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5-27

(2012-05-31 02:04:32)
标签:

杂谈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5-27 (with 北京博物馆通票vip参访团)
第二份作业,古陶文明博物馆,带着朝圣归来的惊喜与虔诚。
在路上便听说这是北京首批私营博物馆之一,由路东之先生私人出资建设,投入了大量心血维持这个博物馆。我对这个名字只是觉得熟悉,并不了解路先生的画和诗,也就无从体味路先生对文化的执著和投入,直到走入了这个精致而厚重的博物馆,充满惊喜。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这个博物馆藏在大观园后门的巷子里,曲径通幽,古色古香的雕梁。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展厅并不大,栖身于大观园戏楼的地下室,但是细节的设计如此值得细细品味,每个角落、每幅画作、每句解说,都能看出是投入了心血的东西,有种不可言说的张力,细节处更是有峰回路转的惊喜。
不知为何,从步入展厅的那一刻起我便带上了朝圣的虔诚,这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得能够倾听自己的心。讲解员也是轻声细语的娓娓道来,好像怕吵到静思于兹的灵魂。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与我想的不像,这里的古陶只是展览的一部分,此外还有瓦当、封泥、印玺,穿插点缀其中的是路先生的艺术作品。
先说瓦当,这是个有趣的东西。记得当年还认真研究过古人究竟从何时开始使用瓦来盖房,而看到早至春秋燕国的瓦当就已经精美至斯,我不禁心中大赞古人的伟大智慧与艺术美感。
春秋战国秦汉时期的瓦当,图案内容丰富,有栩栩如生的动物、日月山川、吉语祥兽,质朴可爱。汉唐以后,瓦当逐渐变为模具制造,更精致,却更程式化,便也少了那份匠人赋予的灵气。其实这也好理解,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越来越多的东西沦为单纯的“用品”,而所谓的艺术也越来越割裂于日常生活,真不知这是进步还是退化,但也许这便是所谓历史的必然。想想战国或秦汉也是个欢乐的时代,劳作一天从地里回来,经过大户人家时候抬头瞥一眼房檐,猜猜那瓦当会是何种风格内容的美感?【好吧,我还是不要yy奴隶制时期了,还是歌颂下现代社会的平等自由好了,嘻】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除了瓦当,让我眼前一亮的绝对是封泥——这个我在小说里经常写到,却从来没见过实物的东西。
所谓封泥,就是古人封缄文书、信件、货物时候盖有印章的泥团,传说中的火泥封缄。馆里收藏的很多是大臣给皇帝上疏时使用的封泥,皇帝阅读时随手拆开封泥,这些用过的封泥便被皇家统一收敛起来,废弃一处,一并出土了很多。有三公九卿的,有地方官员的,也有侍从宦官的。很有趣有木有,一个大坑里这些过往的废弃物,变成今人倾听历史的媒介,细细品味追寻那些古人的故事,暗暗猜测哪一块是真正被传说中的秦始皇摸过,哪一块封缄过史书上有记载的上疏,又有哪一块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狡诈阴谋……
以前闲着没事研究佩绶的时候就听说秦汉时期的印是要挂在身上的,大小也就如纽扣,或是稍大点的纽扣。到后世印才越来越大,收于盒中,不再随身携带。看来这些封泥便是佐证。小篆真是好看哇,被这浓浓的秦汉风带得兴奋异常,可惜没找到卫青帅大叔的大将军大司马封泥。【唔,表犯花痴!】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还有一些有趣的冥器,古人一向视死如生嘛,缩小版的羊圈哇、罐子哇、牛畜哇(如下图左上),精致小巧,随墓主人往生极乐,若是不小心被挖出来,便也算是为当代考古工作者提供了研究素材,省的一众教授、研究生无以发论文,也算是功德一件。【咳,标准工科女一枚,这是哪里来的文科生的怨念……】
貌似跑题了,古陶一个字都木有写呢。可是,貌似也没什么好写,那些瓶瓶罐罐,挺难给我强烈共鸣的,不如就不写了。有封泥自然就有印玺、有印玺便顺便也有木简(下图木简上写的是个清单,好像是某某公主的陪葬物),都很有趣。
猜猜下图右下那是什么?豆子!有黄豆,有黑豆,有蚕豆,竟然是为了标记序号,多么有趣的设计。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展品中间还有路先生的画和诗,现代艺术和古典文化有机的交融,那些现代诗、那些色块和线条组成的抽象画,与远古的陶器、秦汉的陶俑摆在一处,却一点也不突兀。这种感觉很妙,整个展馆更像一个私人收藏,这是有灵魂的美感。
下图是个行为艺术,远古的陶器与现代的计算机,东方与西方,古代与现代,有人说突兀,有人说碰撞,有人说别具匠心。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下图是精心布置的纪念品区,更像是展览的延伸,这里出售的是文化的延续,而非单纯的贩卖商品。一样一样细细看过去,余味悠长……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当然,下面是狗仔时间,透过镜头去看那些伯伯阿姨脸上的专著与着迷,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沉醉的事情。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朝圣——访古陶文明博物馆 <wbr>5-27

许是因为对路先生英年早逝的惋惜,或是感染于路夫人清秀的眉目间那丝混杂着坚定执著的淡淡忧郁,或是展厅本身的沉静大气,或是瓦当封泥带出的浓浓古风,或是讲解的阿姨语言间流水的诗意,我久久沉浸于一种朝圣的心境中无以自拔,享受这种繁嚣背后静得醉人的禅意。这座博物馆真的让我惊喜,安安静静,心间如水洗过,清澈见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