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海诗社
黑色海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44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2018-08-31 09:50:28)
标签:

转载

分类: 社员诗作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青蛇︵组诗︶
                              翠儿诗选


4

four

第四幕青蛇之水漫金山十三首


轮  


让酒杯开口,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儿

反复清空的过程,我们又变成一个个崭新的孩子

人,不过是神的一个隐喻,直到发酵

一次次清空,装进不同的酒色

皮囊也可以是新的,心中的至柔也可以是新的

涌入耳中的梵音如咒语

我们成为自己的同义词,反义词

这里和那里都太冷了,杯子是冷的

诗歌是冷的,浪迹深处的牙齿

反复咬空,我们不得不反反复复更换着自己

试图遇见那一场虚无的暖


此恨绵绵


同流的时间,不幸与万幸

此时与彼时,真相与假象

热情与冷漠,无非是自己把自己

陷入极端的追问与应答,我终究不是小青

我恨不起来,离地三尺的魂魄

和你并肩,隔着你手中慈悲的禅杖

我们俯瞰着蝼蚁不如人类和自己

悲悯泛滥,那一丝隐痛,蝼蚁都不如


情终情始


时针里有自圆其说的旋风

秒针也不示弱,旋转的世界各自旋转

示弱的是我,风声,雨声

滴滴答答在身体里走路,消磨着

骨子里的戾气与杂质

大雪就要攀上双鬓了,鱼儿们

摆着尾,划出一波一波优美的皱纹

余下的年轮,为自己捏好一个花环

再以后,收拢用火舌舔舐过的一把碎骨

不能种花,至少也能养养草


何许,何处


岛屿在海上,我在岛屿上

不记得多少年了,漂移

成为一种常态,磕磕绊绊也是

方言伴着我,还有诗歌,带着我

偶尔藏在水中,偶尔飘向云端

高度和水声,给我倾斜的眩晕感

诗歌不需要用腿行走,在时间的

背面,没有足迹,她只用

指尖和眼神。过客而已

无意把自己翻译成别的语种

对于异国人口中,那个念念不忘的

长腿美人儿,也只是,恍若未闻


寂寞地上路


行走和阅读,是两个

有姿有态,有血有肉的惯用词

一个用来逆水,另一个,用来回望

她们从里向外,贯穿我单薄的命途

万物的深处,心扉始终敞开着

她们倾诉,期待,笔尖一次次剥离出

炫耀的皮囊。更多的时候,喜欢赤裸着

魂魄,坐在自己对面,或者举目远眺

尽头的尽头,直到熄灭,始终

形影孤单的自己


埋首烟波里


光与线,源于满月的私囊

是超写实的半截蜡烛,是我

弥漫的灰烬,比黑夜蛇行的藤蔓

还诡异。门扇颤颤有词,梅花点点

雪不认识我,我是清白的灰

扑向炉火,火舌,一次次

探进假寐的深处。我喜欢

此时的我,如一只赴死的飞蛾


一直在坠落


这是第十次,从雪山的顶端滑下来

体力严重不支,沉睡着的细胞,血液

并没有想象中的觉醒和兴奋,跌倒的时候

毫无征兆,我是头朝下,猛冲下去的

帽子飞了,居然也没有想象中自己的

尖叫和鬼哭狼嚎

长发和我,像风中飘零的叶子,除了耳边的风声

天地突然好安静,我不知道是左边

还是右边的悬崖,在向我招手

皮囊——记忆——魂魄,此时只是

百无一用的自由落体

我听不到自己的心在呼救,坠落时,还是那么

一副凭天由命,逆来顺受的死德行


看透千山风景


你的苹果,不能没有颜色

就像我,不能没有你

你用苹果的千娇百媚,倾诉或宣泄

我用五颜六色的心疼,注视你

抵达你,穿过你

我比你调色板上的油彩更好色

无论冷色,还是暖色

你变吧,变成法海,魔障,雄黄酒,小野兽

你来吧,千姿百态的来,或弃我而去

我始终都是你的,是你的那一只

痴情不悔的小青蛇


此生长,破梦深


梦里的洪水,呼啸着,漫了金山

雷峰塔倒塌了,冒充我的

和我冒充的小青,小蛇,也该谢幕了

梦里的表情,又返回破旧的词典中

我还是不能发出声音,我的母语太老了

我怕我轻轻喊出你的名字,饥饿的风

就会迫不及待,把你吹得支离破碎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5

five

番外篇: 青蛇给白蛇姐姐五首


白  


命里缺一个姐姐,梦里缺一个姐姐

诗里,我是小青,我的姐姐姓白

白得百媚千娇,白得销魂蚀骨

她还没有学会,人类的贪婪与冷血

虚伪与无情,她只会用心,用全部的魂魄

千年的道行,为了一个老实的官人

倾其所有,疼彻心扉,不知悔改

直到把自己逼上绝境


白素贞


我喜欢这个从水墨中走来的姐姐,她太轻了

我执梦的姐姐,赤足在水面上,手臂上

缀满莲花与星辰

我担心,风一吹,她手中的油纸伞

就会把她带到天上去,她太干净了,她的魂魄

一尘不染,她的眼神,明亮清澈

我看到她对一杯雄黄酒的义无反顾,我心疼她太过用情

她的痛太轻了,除了刺伤了我的心,几乎没有人察觉


白娘子


我眼中最冷艳的女子,端庄,娴雅

她把妩媚藏在骨子里,寂寞留在血液中

她是山中的幽兰,人间的仙子,以鹤为伴

把大雪的凉,梨花的轻,披在身上

在洁白意念中,等她的许公子

她的许公子,一直唤着她

我的娘子,不枉我家姐姐的一片痴心

这样的剧情,是我欢喜看到的


白小蛇


我唤她,我的小 姐姐,她调皮,乖巧

又娇羞得不动声色,惹人怜爱的小 姐姐

古色古香的小 姐姐,西湖的水里

她的妩媚,一波收敛而又一波潮涌,她凭栏

夜凉星落,晓露轻尘,她唱:

“半匀花上露,一盏酹何处

渺渺水云间,浮灯相映还。”

可是,她的老实人呢


青蛇给法海小徒弟的《心魔》


人类总是在荒诞、滑稽的剧情里
才会兴高采烈的样子,于是小青蛇悲催了
苦苦修炼了五百年,多牛叉,多神气啊
玩点什么不好,非要化身为泥塑凡胎的人类
被众人骂成妖孽不说,还被道士和尚们整天
追着,打着,到处逃窜。这也算了
还非要爱那个法海。那可是一只法精病啊
就算人家动了一点凡心,思了那么一点小春
与你个小青蛇又有半毛钱干系呢
你说你都修炼了五百年,道行,定力修哪里去了
非要学着人类玩自作多情,还喂养出一只心魔来
唧唧歪歪,自己折磨着自己,这不就是倒霉催的
嫌命太长,使劲儿作死吗
你瞧吧,看戏的人类都乐了,你傻了吧,蛇精病了吧
回你的紫竹林,偷着哭去吧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翠儿……

一次开花,约等于一次拥抱

我借小小的青梅, 等一支竹马,还在那年的树下

其实,我一直都在……

多好呀!从你的远方,回到我的天涯……

爱不是别的什么,她只是心动的颜色和温度

她的香,在随意的一滴水里,在随意的一片草叶中

她们都捧出甜蜜蜜的小果实,多像我对你的倾心啊

哎呀,妈妈,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如何忍住母语,反复溅出春天的泪水

月光花,肆意的盛开,穿透栅栏,围墙

降龙十八爱(组诗)

这凝固的时光,低到尘埃里

恍惚的人间,你在,所有的意象就都是你

还可以更轻,开成空中的花朵

翠儿诗选十首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转载](翠儿原创)青蛇(组诗三十九首)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