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海诗社
黑色海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505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短诗集合(52首)

(2018-04-22 20:12:59)
标签:

转载

分类: 风铃荐赏
原文地址:短诗集合(52首)作者:大解

《我信》

 

时间有细小的缝隙,未来有窄门,

灵魂出入,也需要侧身。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如最初的一日。

                                2011816

 

《我对这世界心怀感激》

 

最伟大的建筑是星空

而在星空之下  最美的建筑是肉体

和全部的生命

我正好拥有这一切  享受这一切

这是多么奢侈  幸福

因此我对这世界心怀感激

不着急离开  也不愿时间

从我们身边飞速消逝

               200441

 

《谢谢》

 

身体存在了很久  思考是近期的事情

在无限星空和我个人之间  那变动不居的

紧密联系之物就是我的命运

对此我心有所依并深表感恩

谢谢你  设计了这一切又隐身而去的

谢谢你  隐身而去又时时关注我们的

万物之主啊  你还告诉了我

在有限生命和永恒的光辉之间  那瞬间闪烁的

匆忙过客就是我的一生

                            20071024

 

《沉思》

 

五十年前我以为朝霞是红绸贴在天空  一看见就激动

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云彩后面还有更深的天空

值得思考和关注

当孩子们跑向野地的边缘  甚至在风里飘起来

我也只是默默地望着  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想着

明年或者更远  将有怎样的消息在山后出现  不同于朝霞

却更加持久  更加缥缈  让人一遍遍沉思

                2010年1月5

 

《向内走》

 

我曾不止一次寻找道路  试图走向远方

而实际上  一个人走遍天涯也离不开自身

倒是回归自我者获得了安宁  因此我决定

向内走  也许穿过这个小我  就是众生

            2010年1月7

 

《拉萨河》

 

 

拉萨河水从上游流下来  经过我身边  流向了下游

我成了必经的驿站  却不是最终的归宿

这时来自印度的一片云彩有些疲倦  从它慵懒的倒影里

我看见河水闪着灵光  仿佛接纳一位身穿白袍的圣人

                                                   2011620

 

《衰老》

 

衰老是一种病。

从前的婴儿,已经长出了皱纹。

多好的一种病啊。

我想老,成为一个老头。

人们见了我说:嘿,这老头。

我就嘿嘿地笑,一天天老去。

                   2011812

 

《天堂》

 

地球是个好球,它是我抱住的唯一一颗星星。

多年以来,我践踏其土地,享用其物产,却从未报恩。

羞愧啊。我整天想着上苍,却不知地球就在上苍,

已经飘浮了多年。

 

人们总是误解神意,终生求索而不息,岂不知

——这里就是高处——这里就是去处——这里就是天堂。

                                                           2011812

 

《清晨》

 

晨又回来了,还是那些光,从天空洒下来。

我习惯地伸出手指,看了又看,是透明的。

这是早晨的第一件事,总是看了又看。

指缝间的光漏掉了,我的手指是前人的手指。

                                          2011813

 

《肉》

 

欲望太满了  灵魂被挤到体外

走肉充世  人不为人

人世越宽  肉体陷得越深

                 2012718

 

《道与理》

 

伴随着花期  女人将在体内结出果实

即使她不能生出自己  也有望成为女神

并且一次又一次成功脱身

而我则被遗弃  从众望之巅

回到故里  一生又一生  疲惫地走着

难道只是为了

在体内养育一个死神?

                           201365

 

《等待》

 

局外人隐藏在夕阳后面,不与我对视。

这使我的登顶失去了意义。一个人把自己从人群中拔出,

置于孤峰,还要面临内心的险境。你啊!

应该在现场。甚至

在运转的轴心。

但你没有出现。我一个人站在山顶,

等了很久。直到身影在风中飘起来,像一件披风。

                                      2013617

 

《缺席者》

 

我来过了。我可以离开,但你不能缺席。

生命是一场盛宴,来者都是亲戚。

万物各从其类,都在吃。血淋淋地吃。

我也如此。我还需要另一个胃,存放和消化

来自内部的空虚。

我是个路人,终将要离开。而你必须结账。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缺席,不能永远缺席。

                              2013618

 

《假理》

 

有人送给我一个真理。我打开包裹一看,

是个假理。而且已经掉皮,露出了里面的败絮。

这时颂歌已经飘向远方,迎面而来的

是纷纷入世的人群。

没有退路了。没有时间了。我大喊一声:上帝啊!

由于用力过猛,我吐出了自己的心。

                                        2013619

 

《仿佛创世之初》

 

我很少倒立起来,把地球举过头顶。

现在我做了,却突然感到两脚踏空。天啊,

我竟然以虚无为支点,找到了通往上苍的捷径。

我看到颠倒的世界上,

践踏大地的人们带着原罪,徘徊又徘徊,不知所以。

而我举着地球,仿佛创世之初,为上帝搬运。

放在这里。放在那里。

到了第七日,我和上帝一起休息。

                                        2013619

 

《秘密》

 

天空越来越薄,快要升到世界的外面了。

我坐在石头上,慢慢地合上书卷。心想,

再过一百年,我就能走到那里,且不必隐身。

我有这个力量,我有来自内部的支撑。

而这些藏在心里的秘密,

只有三个女神知晓,

其中最小的是女儿,最尊贵的是我年迈的母亲。

                                                2013.8.6

 

《风在飘》

 

嚼着口香糖的丫头从汽车里出来,

风衣向后飘,然后是风在飘。

古时候她不这样,一见人就脸红。

时代真是变了,她径直走过来,

余光都不看我,仿佛前世并不相识。

她的风衣向后飘,走过我身边时,

是风在飘。

                                   2014.12.20.

 

《香椿树》

 

香椿树不足一把粗,她稍一用力,

就把它搬弯了,摘光叶子后才肯松手。

小树弹回去,又弹回来,顺便抽了她一下。

“嘿?你还敢打我?”

她有些怨怒。

见我在一旁,她又笑了。这个老太太,

脸大,肉多,笑起来浑身都在颤动。

                                            2015.4.15.

 

《消息》

 

越过太行山的一片孤云已经薄如蝉翼,仍在飞。

年轻十岁,我可以抱着石头,追赶它一百里。

倘若石头太大,膨胀为一座山脉,并且扎下了根子,

我反复尝试,搬不动。

这时孤云飘过去了。

有人在远方起身,从容地接住了来自天空的圣旨。

                                                         2015.4.16.

 

《经历》

 

那一年,我撕掉自己的身影,在阳光下孤行。

有三个人劝我,其中一个抱住我的大腿,哭了。

其实我并未走远,我只是在人生的外面转了一圈,

又回来了。

我只是出于好奇,看见了远处,背影重重,尘土寂静。

                                                            2015.4.17.

 

《看见》

 

高速公路上摆起一溜红色警示桩,

汽车都在减速,

一个警察在指挥,另一个愤怒地指着远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人骑在太行山上,

似乎要逃离人间,又被乌云拦截,

在去留不定的北方。

                                         2015.5.8.

 

《路罗镇》

 

超级胖的饭店老板娘一直在笑,她的幸福,

都体现在肉上。在太行山下,一百米长的路罗镇,

正方形的人不多,倒是一些细如柳丝的女子在风中摇摆,

让人不安。两个下午,我吃了同一家饭店。

两个下午,一个是暴雨浇灭心里的烈火,

一个是烈日当头,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烟。

                                                      2015.5.8.


《南溪》

 

南溪太急,何事如此匆忙?

万世已去,退场者仍在还乡的路上。

往兮?归兮?

我记得人间,有一个荒凉的大海,

比死还要恒久,因为汇集深流而永不平静。

                               2016.4.8.于遂昌

 

《玄天湖》

 

窗外树丛里,小鸟用重庆方言催我起床。

昨日也是如此,我醒来,

看见大日腾空,山河踊跃,乃有兴兴之气象。

我到湖边散步,不觉越走越快,

一下子年轻了四十岁,就像当年,

我辞别燕山,踌躇满志,奔赴他乡。

                   2016.4.20.于重庆铜梁

 

《北辰》

 

受众神邀请,去往异乡。

我走后,北方更加空虚了。那隐在背后的

推手略显迟疑,新来的人们还在路上。

北辰啊,

我受命于恒星,所赐的光环必须佩戴。

我必带着荣耀,回到你的身旁。

                                  2016.4.29.

 

《恍惚之间》

 

恍惚之间,一个人走到了我的前面。

恍惚之间,逝者换了一副身体,重新来到世上。

恍惚之间,我再也认不出我自己。

恍惚之间,人们找到了出口而原乡还在故地。

这就是人间?恍恍惚惚晃晃悠悠,

我尚未失败,却已然向清算者举手投降。

                                            2016.5.1.

 

《地老天荒》

 

乱草,石滩,流水,远山,夕阳……

对岸的树林外面,鸟群消失了,说不定还有谁,

跟着退场。在凉风去往之地,草木弯曲,

我也有了屈服之意。

我知道地平线的边缘,天空正在塌陷,

有人硬撑着,不计生死。而我走下高坡,

早已认命,承认这地老天荒。

                                             2016.5.3.

 

《随感》

 

我已多年没有来过沙河了,古老的河滩上,

石头在减少,一些死了,一些溜走或隐藏。

就在不远处,流水和时光都被水库截住,只有云片

在飞翔。

它飞呀飞呀,慢得让人着急,

但又不得不承认,凡是太快的事物,都容易消亡。

                                                     2016.5.6.

 

《悲歌》

 

落日压垮了天边,大地在倾斜,

逐日者已不在此世,悲歌也停在了远方。

北方已无壮士,只有众生在死活。

自此,北方也无悲歌,只有小小的忧伤。

                                         2016.5.21.

 

《其实我也害怕》

 

闷雷在天上翻滚,火车吓坏了,

大叫三声后钻进了山洞。那横卧在平原边际的,

是太行山吧,它窝藏巨石,也宽容怂包和胆小鬼。

其实我也害怕。贪官,恶霸,小人,我都怕。

此刻我最怕的是,

铁轨竖起来,火车开到天上去,

身体留那里,而乘车返回的都是灵魂。

                                                      2016.5.26.

 

《北方》

 

北方有草原,天马在云中。

北方有天马,而驭手失踪了,万里之外不见其背影。

呜呼,天地如此荒远,我该何去何从。

                                               2016.6.2.

 

《黎明》

 

天空刚刚升起,北方还未清晰,红日在天外,被众神推举。

其中一个推手是我的兄长,他已累死无数次,第二天再新生。

还有一个跟我重合了,北方的人们都在找他,

并不知,他在我的身体里。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体内,住着一个伟大的灵魂。

2016.6.6.

 

《转眼之间》

 

悬在天边的夕阳,突然掉下去,吓了我一跳。

坚硬的太行山,渐渐变成远方的一道剪影。

再剪一刀,也许就没了。

我不得不转身,查看背后的失踪者,是否留下姓氏。

我不得不掏出手机自拍一张,以便在天黑以后,

发送给那些看不见的人。

                                                  2016.6.9.

 

《起风了》

 

太阳忽地飘起来。起风了,滦河在燕山里摆动。

我领着七个仙女来到河边,其中口口口,是口口的姐妹。

起风了。她们的衣裙飘起来,

比蝴蝶再瘦一些,就可以成为飘忽的白云。

                                      2016.6.19.于周台子村

 

《暮色埋葬了太行山》

 

暮色埋葬了太行山,但它未必真的死去。

有灯火的地方就有活人。我去过山里,万物都在,

山河有自己的住处,亡灵发光,不低于星辰。

我要到山里看看,你们不用担心。

北方如此辽阔,为何只怜悯我一个人?

                                            2016.6.24

 

《死是永恒之门》

 

人生没有成本,连本带息还账,也只赚不赔。

命在肉里,肉在老去,生命是个还乡的过程。

有人从远方回来,传口信说,

终点也是起点。死是永恒之门。

                                              2016.6.24.

 

《众生拥挤在一日》

 

众生拥挤在一日。闪烁的脸,分叉的腿,

摆动的手臂,都是谁?众生拥挤在一日,惶惶而行。

而死路上,只有一个先知。

                                                   2016.6.24.

 

《草原》

 

天空长满了青草。牧人走出帐篷,

紧了紧腰带,在云彩上面找到了自己的马群。

更远处,隐身的冒犯者正在天顶上施工。

神在远方行走,还不知道此事。

神在犯错误。

而越界的工匠们从天上回来,长着相似的面孔,

尽管我一个也不认识,但我相信都是熟人。

                                              2016.6.25.

 

《我想》

 

长出一片叶子,不像生孩子那样费劲。

森林有自己的法则,需要光,空气,水,神的恩宠。

这些我都有。

从肉里长出一片叶子,我想是可以的。

我想拥有一身叶子,像鸟,长出自己的衣服。

                                                 2016.6.26.

 

《创世疑问》

 

北方有三兄弟:一个去了远方,一个隐在幕后,

一个在人间卧底。我认识他们的父,就跟了他。

已经走了很久,忍不住还是要问:

创世者是原生的,真的没有母亲?

                                          2016.7.4.

 

《在时间的序列里》

 

回头望去,有无数个我,

分散在过往的每一日,排着长队走向今天。

我像一个领队,

越走越老,身后跟着同一个人。

                                 2016.8.11

 

《走在彩云之南》

 

从小到大,腿越走越长。

从大到老,腿越走越沉。真有些累了,

可是,群山如此动荡,让我怎能平息。

                       2016.9.5.云南昭通

 

《岷山》

 

把云彩放走,把雪冠固定在山顶,

把红叶修改成火焰,在绿水和蓝水边,

画出桑吉妹妹,她的心在发热,

而佛在远处发光。

回到河北,我才能画出岷山的全景。

回到河北后,佛找过我,他宽大的红袍里,

有我欠下的尘土,也可能有

来世的荒凉。

                                 2016.11.21.

 

《大海航行》

 

星空里有大海的回声,也肯定有

我的倒影。在深夜,我认出一个光环,

但不敢前往。

神啊,我有一尺之忧,你有万世的虚空。

                                         2016.12.13.

 

《金沙江》

 

金沙江边,饭店女老板有白皙的脂肪美。

所谓肥而不腻,是紧绷的青春里,含着大量的水。

 

肉肉的:丰满的:光滑的:金沙江,

在群山里拐弯,故意扭动着身子,吸引你。

 

流水发光。凉风习习。在江边,

别他妈跟我提酒,要说,就说醉话!

要走,就带着白娘子,在众目下私奔!

                                          2017.2.20.

 

《宽恕》

 

沿着山脉的走向,河流找到了去路。

风没有家,因此也没有归宿。

飞机不这样,它曾经飞到天空的背面,回来时,

向我道歉。在西藏贡嘎机场,我宽恕了它。

还有那些不懂事的云彩,还有

懒惰的雪山、行走的佛、反复出现的红日,

它们不认识一个从天而降的人。

                                   2017.3.22.

 

《长恨歌》

 

沉默的群山在北方聚首。我迟到了。

时间通过我而拐弯,引开了散去的人群。

我请过假,但没有获得批准,还是来了,

迟到了。可是,

凉风为何如此急迫,不原谅我奔波的一生?

                        2017.3.20.

 

《长歌》

 

北方已老。

何人兮,唤我归乡。

              2017.6.1.

 

《过西江》

 

西江肥胖,而且慵懒。

所以慢啊宽啊平啊,我都能理解,

深流早已安顿了波澜。当大船行至中游,

来点风行不?别磨磨蹭蹭行不?

在我们北方,河流暴躁,一日千里,

当然活着也是,来去匆匆,

什么也攒不下,却总有人,

不断降临。

                写于2017.6.7.海寿岛

 

《大凉山》

 

大凉山的凉,是爽而凉。

峡谷不是冻裂的,嘴唇也不是。

为了说话,我沉默了多年。

为了接近天空,诸神居住在山顶。

我来晚了。

抱歉。

我做不了什么大事,

只是补个缺,替换天上的一颗流星。

2017.6.

 

《大渡河》

 

缓慢,温柔,清澈,是不可能的。

在绝壁下,在大凉山里,在吓死人的

咆哮和轰鸣中,镇定也是不可能的。

大渡河太急了,它没有闲心跟你扯淡。

它不容忍败笔。

就像人潮从地平线上涌过来,不可阻挡,

凡是人,就必须赴死。

                        2017.6.14于甘洛县

 

《我有看落日的习惯》

 

华北平原上,落日连连。

到处都是时间,只是人短。

又到傍晚了,

散去的人们飘起来,浮云飞往人间。

                                2017.9.4.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