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海诗社
黑色海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565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探索》推荐  一首诗的诞生:李琦《白菊》

(2016-02-15 22:06:14)
标签:

转载

分类: 风铃荐赏

 

        

 

一九九六年

岁月从一束白菊开始

 

每天,用清水与目光为它洗浴

贞洁的花朵

像一只静卧的鸟

它不飞走  是因为它作为花

只能在枝头飞翔

 

从绽开之初我就担心

它打开自己的愿望那么热烈

单纯而热情  一尘不染

它是否知道  牺牲已经开始

 

我知道花朵也有骨骼

它柔弱却倔强地抒情

让人想起目光单纯的诗人

开放

这是谁也不能制止的愿望

从荣到枯

一生一句圣洁的遗言

一生一场精神的大雪

 

今夜我的白菊

像个睡着的孩子

自然松驰地垂下手臂

窗外  大雪纷飞

那是白菊另外的样子

 

                       从一束白菊开始

                                                   

 

    一九九六年的元月,踏着路上的积雪,我走到一家花店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卖花的人是个中年男子。夏天时,每天都在早市上卖花。像哈尔滨很多工人一样,他下岗了。这个人厚道、老实,手脚有点苯。递给你花的时候,好像总有一种抱歉的意思。这样的人做鲜花生意,让人觉得有点不和谐。可是,从他那儿买花,又有一种放心的感觉。

    我走进花店,旧光逐渐温柔起来。窗外大雪纷飞,窗内鲜花盛开,各种各样的花如粉黛裙钗,让人想起窈窕的身段和粉嫩的美肤。尤其是那些镶了各色花边的康乃馨,俏眉俏脸,像一群写娇滴滴散文的女作者化过妆后正在开笔会。

    店主早认识我。他知道我每次都是买玫瑰。就低下头去为我挑选。被叫作红衣主教的玫瑰,总是放在显要的位置。温润的花瓣,沉静的红,气度雍容。玫瑰就是玫瑰.它让人想起最好的绸缎,想到深红的幕帏,想到经典的爱情。它无须镶什么边儿,在不动声色里,独守尊贵。

可我那天不想要它。我走进这家店前甚至都没想买花。新年没给我带来任何崭新的感觉,我觉得仿佛是被谁推进了新年。静静地望了一眼玫瑰,它淡漠,我也淡漠。像稀饭小菜前摆一副刀叉,我们互相配不上。

    忽然看到了尚未插进花桶中的一片素白——用纸裹着,像一堆雪。白菊花!我的心,动了一下。

    这白菊,显然是寂寞。主人甚至忘记了它.就如所谓诗坛有时会忘记真正的诗人。可生性高洁的花.,在一片五彩缤纷中,竟欲挺身而出那样,于无声处散发着一种洗尽铅华之美。它被冷落在房间的一角,还是忍不住要开放。平淡、无邪、不声张。纤秀的花瓣与其说是一瓣瓣,不如说是一条条。那种安静和从容,那种如白衣少女般的纯净,那种抒情的气质,真是好啊。

    在此之前,我从未买过菊花,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菊花。菊花太常见了,它不名贵不稀有,容易被人忽视。我欣赏花的眼睛,原来已经沾上灰尘了。

    我要了花店那天所有的白菊花,我领它们回家。店主帮助我用好几层纸包好,外面北风呼啸,怕冻坏了花。抱着白菊回家时,我一下想起从前,女儿小的时候。她要到外面去看雪,我也是这样,细心把她包好,而后抱着她,走进清冷而明朗的冬天。我记得,透过花毯,我闻到只有孩子才有的那种淡甜的奶香。被紧裹在毯中的孩子望着刚认识的冬天,她美丽的眼睛是蓝的。我真愿意一生都那样怀抱婴儿走下去。这样一想,鼻子有些酸。怀中的鲜花,真就像我小小的孩子了。

    白菊就像懂我的心一样,开始在我每个房间绽放。我从莫斯科带回的水晶花瓶、古朴的木雕花瓶、粗陶罐,都捧起了一片美丽雪白的激情。花瓶与花,就像跳芭蕾的男子.正托举起不染尘埃的少女,一切相得益彰。新年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感觉,我感到了一种崭新的快乐。我的一九九六年,从这里开始了。

  诗歌就这样来了——

 

一九九六年/岁月从一束白菊开始——

 

    室外,零下二十八度的严寒;屋内,白菊花怒放。怒放的“怒”字真生动,花开得真像生气一样。那么强烈,不管不顾的样子。每一个花瓣都使劲地舒展,就像是想飞。

 

贞洁的花朵/像一只静卧的鸟/它不飞走  是因为它作为花/只能在枝头飞翔

 

    白菊花给了我灵感。它不留余地地绽放,非要把自己完全打开。这种单纯和热烈,这种一往情深,多像诗人。

    花儿到底是为什么开放呢?它是为自己,这是花的本性。就像诗人写诗,为什么呢?也是为自己。花儿的心,诗人的心。都具有特殊灵性,都有一种皎洁、一种孩子气的任性、一种徐徐绽放之美。

    我就在菊花身旁,一气写下了这首《白菊》。我庆幸自己写下了这首诗,它的写作过程提升了我。我用一首诗,为自己留下了一个大雪飘飞、白菊怒放的瞬间。

    人亦如花,各不相同。有的镶着花边,有的五颜六色,有的朴素无华。对于诗人来说,写诗,就是一种自我开放,无论是在店堂的中央,还是在安静的角落。

 

一生一句圣洁的遗言/一生一场精神的大雪

 

    白菊开放,雪花飘飞,诗人回到诗歌里面,一切,自然而然。

 

 

作者简介

    李琦,女,汉族,1956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著名诗人,当代女作家。1979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1974年后历任哈尔滨第八中学教师,哈尔滨体育学院中文讲师,《北方文学》杂志编辑、副主编,黑龙江文学院院长,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黑龙江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7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供职于黑龙江作家协会。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