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海诗社
黑色海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565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探索》推荐:优秀诗歌作品展示(二)

(2016-02-15 22:05:49)
标签:

转载

分类: 风铃荐赏

编者按

我们从近年编辑出版的诗歌年选中选出部分优秀作品,6首分为一辑,展示给大家。

这些作品具备了诗歌艺术的最基本品质,即汉语诗歌语言的艺术性和内在的生命感知和情感经验性。将这些文本呈现给大家,让更多的写作者研究它,或许会对我们的诗歌写作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意外相逢

              毛 子

 

有一回,一辆大篷车载着一群耍艺

来到村子里。

 

我们捧腹大笑——

为滑稽的小丑,驯兽师和他的狗熊

而一个赤膊汉子,让我们提心吊胆

他将铅球吞到肚子里,又大汗淋漓地吐出来

直到魔术师上场,从空箱子里

变出蟒蛇和女郎,我们才轻松又亢奋

如果你见过一个艳舞女郎和缠绕的蟒蛇接吻

你就知道什么叫色情和挑逗……

 

那是一群多么乐天的人,像生活的大杂烩

我嗅到他们身上混合的尿骚、汗馊与热情

那是属于盐的、流浪的、草莽的气味

 

天不亮,大篷车就走了

他们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

 

许多年后,在马尔克斯的书中

一群吉普赛人的出现,我才再次

和我少年的性、事物的神秘和生命

欢乐的体验意外相逢。

       

两代人的爱情

                  西

 

我爱过许多男人

每一次都用尽全力去爱

每一次都爱的遍体鳞伤

为了在母亲面前完好如初,我只能

像一只苹果,腐烂从苹果核开始

一层一层向外蔓延,外表总是新鲜的

 

母亲也爱过许多男人,最爱的是父亲

她常在白雪飘飞的夜里诉说——

二十年来,她一直思念他

二十年来,她像一只桔子

表皮一点一点枯萎,她逐渐衰老的身体

在我面前暴露无遗

       

父亲的遗物

                玉上烟

 

父亲没有留下遗物

那只老式的旧手表,在生病前就不知去向

小提琴和柳条箱

是他下放在小山村时所带的全部家当

如同一部旧电影里所看到的

我因此觉得父亲与众不同

但不知什么时候都被母亲丢弃

在母亲家我找不到父亲一点遗物

手帕、烟灰缸、帽子……

它们随父亲一起消失了

我知道母亲看到那些,会难过

我知道它们被母亲藏到一个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但就在去年夏天

在母亲的床底下,一堆旧物间

我看到了父亲曾藏在柳条箱里的那本书:

《演员自修》……

算起来,这本书在我们家已经潜伏近五十年了

小提琴从没发出过声音

书,也不曾在月亮下翻看过

一个想当演员的帅哥

一个因家庭成分而不走运的男人

成功地控制了自己的生活——

瞧,他悄悄地将他的梦想藏在黑暗里

不为人所知

我带走了它

当我研究装订线、繁体字、泛黄的纸张

突然有什么浮现了出来:

不是别的

是父亲的脸,甚至有点羞涩……

       

1979年的秋天空空荡荡

              龙红年

 

我们一前一后走在田埂上

田埂瘦成了一条绳

他瘦成 了秋后的蚂蚱

 

一只青蛙咕咚跳进河里的蓝天

要上大学去了

我看到的远方是一片茂盛的松林

 

他拄着拐杖送我

蹒跚的步履

离我足有一个时代的距离

 

我知道 此时 他花甲的身体里

藏着多余的糖 那可是

比苦更要命的甜啊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只有蝉儿 在那个九月

替我们说了很多

 

汽车把他的儿子带走了

卷起的尘埃将他掩埋

1979年的秋天 空空荡荡

     

今夜酡红色的天空

                北 野

 

今夜酡红色的天空,像一张巨大的布景

悬挂在艺术学院爬山虎

爪痕密布的楼顶

 

一股热泪涌上心头

这鬼魅的时代吞噬了多少催情的药粉

才使得自己神采飞扬

 

天空看不见一个亲人

天空像棺材罩子喜气洋洋笼罩着

十八层地狱里的黑暗与辛酸

 

一群少女在磁带音乐里练习劈叉

孩子们柔软的骨头

将为了适者生存而弯曲

 

昏昏欲睡的守门人守着电脑监视器

他把根留在母鸡打盹的乡村

把黄鼠狼抛到脑后

 

不知为什么我悲从中来

当我一抬头看见今夜酡红色的天空

看见今夜那切开的腹腔像新剥的牛皮挂在头顶上

      

杏  树

                冯 娜

 

每一株杏树体内都点着一盏灯

故人们,在春天饮酒

他们说起前年的太阳

实木打制出另一把躺椅,我睡着了——

杏花开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还拥有一把火柴

每擦亮一根,他们就忘记我的年纪

 

酒酣耳热,有人念出属于我的一句诗

杏树也曾年轻,热爱蜜汁和刀锋

故人,我的袜子都走湿了

我怎么能甄别,哪一些枝桠可以砍下、烤火

 

我跟随杏树,学习扦插的技艺

慢慢在胸腔里点火

我的故人呐,请代我饮下多余的雨水吧

只要杏树还在风中发芽,我

一个被岁月恩宠的诗人就不会放弃抒情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