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张修东
山东张修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987
  • 关注人气:3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2019-11-12 22:06:09)
标签:

散文诗

文化

欣赏

张修东

收藏

分类: 放肆心情

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

 载于《大沽河》

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媒体采稿存谢】张修东散文诗新作选载于《大沽河》2019年第3期(总第31期)

橙麦穗

麦子的一生,在经历了秋种冬藏春发之后,迎来了最为辉煌的夏收时候。自从怀上麦穗,麦子看着自己子孙满堂,开始过起含饴弄孙的日子,心里乐滋滋的。实际上自己也清楚,到了生命的尽头,也总比蚍蜉朝生夕死强百倍。

这有点像人生阶段。由黄胎毛至浓密再至稀疏,直至回到原点,光秃秃来,光秃秃走,连一根头发丝都带不走,更留不下。

橙麦穗弯腰驼背,像个看清人间世事的哲学老人,对于身边的一切都不以为重要了。由看人是人,到看人不是人,回到了看人是人的轮回。

一股风儿吹来,橙麦穗有点陶醉,互相碰瓷般,相互摩挲着,摩肩接踵起来,比赛着谦虚的程度,看谁那高贵的头颅能低到田垄。

橙麦穗,在日头下,像闪闪发光的金子,等待人们收获。

白蝴蝶

生长在由煤矿塌陷地改造的“矿工湖”周边,白蝴蝶,冥冥之中有一种寄生植物在依附,伴着梁祝小提琴曲,一只,两只,三只,一会飘来很多只白蝴蝶。

它们嬉戏耍闹,飘然若仙,你高我低,你上我下,你盘旋我停留,一切的一切都在调情中预热、感知、体味。

据说,白蝴蝶在昆虫类最忠贞,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这个,我坚信不疑。要不,三年寒窗不知性别,千个日子不辨真伪,到头来却是为友谊殉情呢。

白蝴蝶,飞翔在我的前后左右,越过芦苇,跨过湖水,躲过风儿,钻过水珠,那欢快的样子,正是我晨起时的气定神足。跟着我的脚步,它们匍匐着,跳跃着,一会儿就撵不上我了,无奈地摆摆手,白蝴蝶们按原路返回驻地,我和它们都有点恋恋不舍。

红矸石

几亿年不见天日,心中即使有火一样的热情,也于事无补,理想中的发光发热,只是代代相传的梦想,深藏于矿井下的矸石。

深藏于矿井下的矸石,一旦被矿工师傅拽到地面,一旦见到红红火火的太阳公公,就激动得难以自持。一路小跑爬上矸石山,便以为接近了日光,等到被烤得浑身炙热,才萌生了后悔的念头,但为时已晚。

它记得,想当年支撑地球时的荣光,抱团结晶,雄起散发,趾高气扬。就因为它的身边有可以点亮人类心灵的物件——煤,矸石才有了粉身碎骨破身求荣的崇高姿态。

看如今,它红红的脸庞,像个喝醉了酒的煤矿汉子,平坑填洼,甘愿低调,虽依旧被踩在脚下,但似乎有点自我慰藉。它心里在想:终归要有人铺路奠基,我不下地狱、谁又下得地狱!

青浮萍

第一次见到水里的浮萍,就觉得它们有后台,有背景,有根基。

有后台,才会这么在水里扎哈;有背景,才会在芦苇荡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有根基,才会在水流湍缓中岿然不动。

青青的浮萍,像个风筝,水流的方向是风,水流的力度是线,泥土的根底是舵。即便如此,它游走的高度却不容改变。它深知,水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

黄井水

矿井下有个大水泵蹲守在封堵残留水的现场,一刻不停地把经过注浆堵水的黄洋洋的井水运到地面、来见清清的河水。

清清的河水没找着,倒是自成体系,沿着专用水道,争相奔涌前行,你排挤我、我收拾你似的,很像不知疲倦的矿工师傅,和一茬接一茬的排水人员,水流不竭,工作不松。

黄井水,遇洼地填平尊崇饱满,遇土堆仰视慢慢吞噬,遇堤坝自筑瀑布成趣,流向哪里,谁也不知道,谁也不去问,反正,前面有辙,后头肯定会有车。

绿柳叶

柳叶,是春青的先行者,是夏绿的点燃者。

绿柳叶绿柳枝做成的柳笛一吹哨,漫天遍野的柳树杨树花树都得了军令一般,按部就班整装待发,轮番装扮起世间万物来。

绿柳叶,对镜湖水,得空就拾掇自个,一会挤挤眉,一会弄弄眼,一会理理发髻,一会拨拨刘海,恰似明天就要嫁给矿工师傅的新娘子,做得完美才是正着。

绿柳叶,是个性格不羁的女郎,温柔起来让人揪心,放荡起来让人担心,发起火来使人伤心,摇摆起来让人寒心。

紫叶菜

春荡夏暖,只需一块领地,紫叶菜便践诺了长势互不相让的说法。

沟河畔,田埂上,树林里,小道旁……到处是我家。荠菜,灰灰菜,马扎菜……都是我的邻居。紫叶菜成员,不是一个家族,却能互助互爱互相抬举,从不去互相诋毁互相拆台。几乎每个紫叶菜都明白,只有这样,才有大家的生生不息,才是地球村的兴旺所在。

紫叶菜,是一个个虽然有爹有娘、但无人豢养的难孩子,是一个个虽然兄弟姐妹就在邻村、但今生不能相拥相见的苦孩子,是一个个虽然无人管教、但能够遵规蹈矩自学成才的好孩子。

黑鲤鱼

在农人养护的众多鱼池边行走,我怕惊扰它们,静静地观察到:早起的、年轻的黑鲤鱼在探头透气吸氧。

年龄大的鲤鱼自然有了深入底层的本能,成熟了,就往下沉,似乎是个规律。越往下沉,得到的信息越多,亲情越浓郁,收获就越大。

这时我发现,一群身壮体魄的鲤鱼,将几只白肚朝上的中年鲤鱼运到流水的围栏边,水葬,是黑鲤鱼最好的升天归宿。

年,来得慢些,再慢些

当年,年兽祸害百姓。人们盼望着,年,来得慢些,再慢些。

多年以后,年兽轻步慢声,左顾右盼,悄悄进村,村头偶遇一老者,着红衣,点燃竹竿取暖。瞬间的噼噼啪啪声响,爆出的火红火红的火花,吓得年兽魂不附体,一溜烟没了踪影。

每年的这个时节,年兽都来巡逻,都来觅食。于是,人们把这个时段叫做了:年。

今年这个年,乌丝缕缕,脸无褶皱,青春激荡;过了年,银丝登录两鬓,脸上的皱纹在悄悄地爬动,于是觉得,年,还是来得慢些比较好。

年幼的喜欢年,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年的味道,一旦让它盯上,过去的就没了回旋余地,童年就成了锁在影像库里的发黄历史。

年,不单单是一个时间符号,还是一个无情的杀手,像想当年危及村民生命一样,年兽,使得人的行进步伐减缓,使得人的眼耳鼻舌身不再聪颖不再敏锐不再身轻如燕不再动如脱兔……

年,来得慢些,再慢些,上了年纪的人都这样子说。

上了年纪的人虽然对人讲:我不是害怕!

那又是什么呢?


张修东qq13294139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