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谿园集团创始人欧声光
谿园集团创始人欧声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4,427
  • 关注人气:1,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自传体长篇小说《野人之谜》(连载21)榆树随流——欧声光著

(2020-11-21 06:26:27)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厅

新自传体长篇小说《野人之谜》(连载21榆树随流——欧声光

      

1981年农历六月初九,特大洪水暴发的第二天上午,随着天空一阵风暴声,震耳欲聋的雷声,暴雨又来了。乌云越来越厚,雨点越来越密。两小时之后,洪水再度高涨。

独醒枕着道筒加蛤蟆气袋,从资水河漂流到阳化河上游。两河相接,并无明显界线,只是水势与河道变宽大了,河流的方向改变了。根桥小河弯弯曲曲由东向西,到了资水河便曲曲折折由西偏南,到了阳化河就流向正南方向了。

独醒躺在洪水中,雨点打在他脸上。他透过朦胧的雨水,辨别方向,忽然看见前面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段约八尺长水桶粗的榆树。他判断那榆树的力比道筒加癞蛤蟆气袋大得多,是一个好的浮游物,便一手抱着道筒与癞蛤蟆气袋,一手划水,朝那段漂浮的榆树靠近,用手试了试,又把头枕上去,果然如意。

    独醒把由汗帕子缝制成的长筒口袋解开,把癞蛤蟆一个个放出去,对那些癞蛤蟆说:“蛤蟆兄弟,谢谢你们陪我度过一夜,送给我一个难忘的大梦,谢谢!”。接着,他把长筒口袋上的地瓜藤“线”撤了,还原成一根汗帕子,再把它与道筒一起拴在腰上。

他打量着这段榆树,树身有绿色的枝叶,带着种子,还是活的。说不定它到了岸边的泥地里,还能繁殖。细看,原来是一段老榆树,疙疙瘩瘩的树皮上,布满了皱纹,就像爷爷的脸。它被天牛虫钻空了心,经历过风霜雨露之后,被风吹断了落在水中,漂流到这里来了。他把头靠上去,就像靠在爷爷的怀里,感到舒

服。他叹道:“很不错;可惜只有人赞美四季常青的松柏,赞美阿娜多姿的垂柳,没有人了解老榆树坚强的性格与不幸的命运啊。”他有这段老榆树作伴,再大的旋涡,也不怕下沉了,何况他还有一手“旋涡自救法。”

午后,暴雨渐缓,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独醒才想起自己已经三顿没有吃饭了,感到真实的饥饿。他自言自语说:“真正的饥饿总是伴随着才子。在饱足的人看来,烧鸡好比青草。在饥饿的人看来,萝卜便是佳肴。现在,有萝卜真好啊!可是没有。”他四处打量,看见不远的水面上,漂浮着红苕藤。他想:有红苕藤就应该有红苕。他一手抱着榆树段,一手划着水,朝红苕藤靠近。他用手捞起红苕藤一看,下面果然吊着红苕,有鸡蛋大。他摘下一根新红苕,放进嘴里咀嚼,感到又脆又香又甜,接着又连吃几根。他把结着红苕的苕藤一起捞来搭挂在老榆树的枝叉上,再度打量,看见不远的水面上,漂浮着花生藤。他朝花生藤游去,用手捞起花生藤来看,下面吊起有花生。他把花生藤连花生一起挂在老榆树枝叉间,慢慢享受。

他抚摸道筒,牵连着一个个挥之不去的影子。他想,有佳人作伴该多好啊,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不是因为孤独才想她,而是因为想她才孤独。孤独的感觉之所以沉重,是因为想她太深。他想董书,童年时代她在根桥镇小学读书,回来后请她教认字。今天,她已是个美丽的姑娘了,两只手抱着柳树干,两只脚泡在洪水里。他去救她,她爬在他背上,相隔一层衣服,感觉到那一股暖流,象触电一样,迅速传遍全身,永远留在记忆里。他心里是爱她的,他本来想和她好好亲热一番,又想到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慢慢来吧。哪晓得,无情的旋涡把他卷走,彼此成了离今人。天想起来,依然无比陶醉,回味无穷,无法丢开,只能想入非非,还在自己身边似的。

他自言自语地说:“我不是孤单,孤单是因为心里没人;而是寂寞,寂寞是因为心里有人,而不在身边。孤独是一条路,通往寂寞的屋。他走到了路上,又返身回来,作自我解脱。他想:太阳是孤独的,没有另一颗太阳与他作伴;月亮是孤独的,没有另一颗月亮与他作伴;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种孤独;毛泽东‘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也是一种孤独。孤独原本是一种珍贵,应该把它好好地珍藏在心里。”

雨小了,独醒头靠老榆树,漂过简阳县的金马场,浮游在阳化河小峡谷水面上。堂外婆的那块土地一闪而过。这里的洪水落差大,水势急,冲力强,有旋涡。洪水一泻千里,如狂奔的野马,时而又在峡壁和礁石间急速地迂回,声震峡谷。浪涛一个跟着一个,雪崩似地重叠起来,狂怒地冲击着堤岸,发出“哗哗!”的响声。河谷地形呈“V”字形断面,两岸山上,石头更多,千奇百怪,有的象狮子,有的象牛头,有的象青蛙,有的象乌龟,有的象鳄鱼。多少年来,时有悬吊的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立刻被河水吞没,慢慢咀嚼,渐渐消化为细细的砂石。

这一带没有山湾,没有人家,洪水天里,更显荒凉。独醒头枕老榆树,任其漂去。忽然间,有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旋转着跳起来,落入河中,打起惊人的浪花。他以为是暴雨中的洪水冲动的山石,自然滚落。为了避险,他警觉地抬起头来看看。原来是山头上的放牛娃,在玩搬石头放滚子石的游戏,看着一个个石头被他从山上搬起来放滚子,跳起几十丈远,飞落到河中,发出尖声的欢笑来获取少年的乐趣。独醒儿时也玩过这种游戏,但一定得看清下面河里没人。原来这里的放牛娃,没有看见河里的人。那些滚子石有的落到了他身边,非常危险!

独醒立刻骑在榆树上,摘下树枝,不断地挥舞,拍打着道筒喊道:“河里有人!”。山头上的放牛娃,听不见河中的喊声,继续往下放滚子石,但他已经迅速穿过滚石,离开了危险地点。

独醒回头,远远望见山上放滚子石的放牛娃,只顾取乐,没看见身边的一头水牛跑开了。那水牛离开放牛娃,从山头直奔下来。他从那牛青褐的皮色与硕大的前身和健壮的姿态看来,像是自己少年时代放过的那头青牛。

远。有青牛相伴,他不再孤独。此时山头上的放牛娃,还在搬石头,继续放滚子石,不知水牛早已远走。

                                    读者来信qq邮箱:1530974102@qq.com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