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鸣
鹿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001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

(2019-08-10 15:29:17)
标签:

情感

健康

历史

分类: 杂文散文
                                                                母亲
2019年7月24日上午,天气非常炎热,远在北京的我得知母亲病故后,痛苦万分,从此我再无母亲,我再也看不到母亲的笑容了!下午,坐外甥的小车当夜两点返回故乡。到家后,母亲已存放在冰棺中。由舅父挑选的棺材也停放在院子里。为母亲守灵,我欲哭无泪。
母亲张运芝, 于1942年6月15日生于河南省鹿邑县涡北镇老庄乡丁亮村,享年77岁。母亲小时候上过育红班,即扫盲班,能识简单的字。母亲在1961年前增在郑州国棉五厂当工人,后下放回家务农。母亲喜欢听戏,爱看新闻联播。母亲非常勤劳,不怕吃苦,育有我们子姊四人(三男一女)。母亲患有脑梗塞、偏瘫,两腿不能行走,说话吐字不清,每天非常痛苦,为此她经常大哭。 7月26日上午,村里众人为母亲进行了土葬,方入土为安,下午突然来了一阵狂风暴雨,似乎天在为母亲哭泣。
听三弟讲,母亲病故前几天,母亲因身上皮肤感染,连续打过点滴,皮肤感染基本已好。后来故乡连续高温天气,每天36度左右。母亲感到热,三弟家里仅仅有电风扇纳凉,为此,我责怪弟弟没有给母亲房里安空调。因为不久,我给三弟寄过4500元,以为他安装了空调。7月23日,母亲去了邻居家和一大娘聊天,那位大娘后来告诉三弟母亲面色不好,又说母亲非常挂念北京的长子我。7月23日晚上, 母亲自言自语,又笑声不断。7月24日天亮,母亲讲她见到了我刚死去的婶子等等。后一会要躺床上,一会又想坐在凳子上,感到坐卧不宁似的。 上午9点左右,母亲很虚弱,在喝稀饭时,是因呛而死的。这些都是三弟告诉我的。
小时候,我们家穷,母亲借邻居家的面,还面时,总是要多给邻居一些,母亲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宁愿自己吃亏,也不要亏待他人。在吃饭时,若馍框里有黑色的窝窝头和白面馒头,母亲从来都是吃黑色的窝窝头,把白面的馒头让给我们兄妹吃。过去,父亲当生产队长,吃过饭,他就去队里安排工作,而家里地里的一切都是母亲一个人操持的。像喂猪等等。母亲每天非常的辛苦。父亲过去告诉过我:“你母亲干活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谁给她气受。”
孩儿感到不孝。天热了,今年不应该把母亲送到老家,没有想到,老家的条件太差了,吃不好、卫生也不好。本来想把母亲在北京送到养老院,可听了别人的话,没有送,我真晕。另外,早期,没有让母亲坚持锻炼身体,造成母亲卧床不起,偏瘫的人不去锻炼等于自杀。总之,母亲活着的时候,仅仅去宣武医院给她看一次专家号,没有坚持去看,也是我的错。我没有尽孝,这是我终身遗憾的事,说啥也晚了。母亲的恩情我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去报答,我有罪也!母亲虽然有脑梗塞、偏瘫,如果照顾好她,她还是能再活一些时间的。母亲今年五一回家前,看她的精神面貌,最低也能再活一年没有问题吧。一年之后,也可能再继续活下去。母亲在北京的时候,她经常告诉我:“活不好!”。我劝说她,别说这样的话。如今母亲真的走了,让我措手不及。每天我都在思念母亲,可是,这一点用都没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旧书店印象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旧书店印象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