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路:众筹耗散福德

(2016-09-22 13:55:50)
标签:

杂谈

​我的公众号后台经常收到网友发来的众筹消息,希望我帮忙发布,我都不予回复。有天,一个头像是小姑娘的人,跑来留言,说她妈妈得了红斑狼疮,家里急需用钱,看病已经花了好几万,难以支撑,希望我能救救她。

 

我没有回。第二天,她又在我文章下评论,说她是我的忠实读者,求求我帮忙,发布众筹消息。我回她说,不便发布。打开后台,又看见她发给我的诊断书、住院证明、户口本、身份证,以及一个中年妇女躺在病床上输液的照片等等。她强调自己不是骗子。

 

我说,你给我个支付宝账号吧,我个人给你打200块,但这种消息,确实不适合发布。她就给了我支付宝账号。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很多公众号后台都这么留言。但我想,无论她是不是真的需要帮助,只要想筹钱,多找几个公众号总会好些。


我没有办法、也没有精力去核实她的信息,之所以转钱,不是为了她,是看到照片,为了安抚自己的恻隐之心。

 

老实讲,我不喜欢众筹。


众筹虽然有好处,但很容易被人利用。一旦流行之后,你会发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往往得不到帮助。并不需要帮助的人,反而会得到很多钱。

 

我春节回老家,去乡下看几位亲戚,他们都疾病缠身,活得很苦。有个姥爷,坐在我爸面前抽烟,他有严重的哮喘病。他说,我不能吸烟,但今天你来了,我就吸一颗。吸完,我爸还给他递,他还吸。舅舅当着他的面说,你没几年活了。他面无表情,也不生气。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需不需要看病。从身体情况看,当然需要看病,不看病就死了。但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他们比在乎身体更在乎钱。有钱就治,没钱就不治,活一天算一天,就是他们的看法。治病是个无底洞,钱倒进去都白搭了。他们这么想。


他们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叫众筹。他们想象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跟你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愿意出钱让你看病。但即便他们知道,也不会接受。他们虽然把钱看得比身体乃至生命还重,但还有一样比钱更重的东西:面子。


我爸从每个亲戚家出来的时候,都给他们拿二百块钱,没有一个不拒绝的。无论他们多么穷,穷得连过年也只能炸些油条馓子吃,依然不愿意接受人家的钱。你来看看,他就很高兴了。


这世界上,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常常会拒绝别人的帮助。倒是不太需要帮助的人,会非常积极地寻求帮助。


有人曾资助陌生人几千块钱,陌生人写了借条,说将来一定还你。资助人没当回事,借条也丢了,事也忘了。隔了好几年,突然收到一笔汇款,莫名其妙,打开感谢信,才想起来几年前的事,非常感动,发了条微博。那条微博被大量转发,然后有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而来,找他借钱。


碰到这种情况,不是不借就完了的。有人会骂你,黑你,甚至恐吓你,造你的谣言。那位先生把感谢信晒出来的做法也不是太妥。你做了一件好事,也要低调。要让很多人知道你做了好事,就一定有人逼着你继续做好事,直到你做不起。然后会被人掉转矛头痛骂。


任何一件事情,哪怕开头非常好,只要往前多走一步,就会变得十分糟糕。但又没有人有力量阻止它。


像众筹看病这种事情,我敢做个论断,也许在现在,还有不少真正需要看病的人众筹到钱,到最后,众筹到钱的大部分会是骗子。


为什么?因为骗子比真正需要钱的人更专业。他们知道怎样把相关材料做得更真,把照片拍得更打动人。这事会慢慢形成产业,一堆人靠这个吃饭。骗子知道怎么做更容易让人掏钱。


我最近搬家找房,发现中介手段真是越来越高,他们假扮成房东,明确要求只租女性,男性和中介勿扰。两年前租房,要求“只限女性”,基本可以把中介排除掉,因为中介不在乎房子到底是男的住还是女的住。但现在,中介为了冒充房东,会装得比房东还像房东。


骗子对大众的熟悉,比大众对骗子的熟悉多得多。真房东出租房屋,往往因为懒,不传照片或者照片拍得不用心,介绍写得不到位,没有几个人点开。真正的房东一年出租不了两三次房子,中介天天都在租房子。


同样,真正生病需要众筹的人,根本不知道怎样抓住大众痛点,但骗子谙熟此道。


国内的众筹,将来会变成什么情况呢?会变成买卖。


如何贩卖情怀、恻隐之心,越来越成为流行的生存能力。


二十年前沿街乞讨,能赚挺多,因为赚钱,一大波真假乞丐都涌进来,慢慢乞不到钱了。穷则变,变则通,新的乞讨模式就出现了。比如,穿着光鲜漂亮的小姑娘,走到你面前说,来北京旅行行李箱丢在机场了,让你给她一顿饭钱;或者一个穿着骑行装、身边放一辆公路车的男子,说骑行途中出事没钱了,让路人资助他回厦门。


那种还可以说是骗,但众筹,让骗和帮助之间的界限模糊掉了,这才是最可怕的。比如,有人想骑行,发起众筹,让人资助,同时搞些回馈,资助100块,能得到几张明信片,资助300块,能得到徽章纪念品。一试,效果很好,很快,那些对骑行根本没有任何兴趣的人也跑过来发起骑行的众筹了。


你想去巴黎,没钱?不要紧,可以资助一个去巴黎的众筹者,让他替你去巴黎,十块二十块就够了,他会寄给你一张据说是他亲手拍的塞纳河畔的明信片。你喜欢纪录片,没钱拍?不要紧,你可以资助一个拍纪录片的人,让他帮你实现梦想。但凡你想做任何事情,无论力量有多绵薄,都不会被这个时代放过的。从这个意义上看,众筹是个伟大的发明。它无孔不入地让一个人的绵薄之力全部贡献出来。


佛教讲布施。众筹和布施相反。布施,是无条件地施与他人。因此,布施是福德之源。而众筹反过来,它是千方百计地从大众那里得到。布施是利益大众,众筹是被大众所利益。因此,众筹耗散福德。


庙里的佛菩萨被供养,被顶礼,不叫众筹。佛不说话不吃饭,你给佛钱佛都没地方花。一个修行的僧人,不蓄财物,一天能吃多少饭?只是众人需要表达礼敬的机会。佛菩萨不会说,你往功德箱里塞一百块钱,就保佑你,他不塞钱,就不保佑他。如果有谁那样讲,一定是借着佛菩萨的名义行骗的。佛菩萨对众生是平等无二的。但众筹的人呢,你赞助一百块只能得到明信片,赞助三百块才能得到徽章。这种差别就把它变成了生意,久而久之,大众的善意、情怀就被贩卖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