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恐龟驰骋
恐龟驰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432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十一)——让我轰轰烈烈的《GS美神极乐大作战!!》     文:星川明人

(2015-04-29 10:33:24)
标签:

杂谈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十一)——让我轰轰烈烈的《GS美神极乐大作战!!》 <wbr> <wbr> <wbr> <wbr> <wbr>文:星川明人 

1995年时,我是北京某初中一年级的学生。脱离“兴趣广泛”的小学生队伍一年后,曾经自主加入的“兴趣小组”的手工产物早已经不知道被填埋到了哪个垃圾场里。我,终于培养出了自己最初的稳定爱好——漫画、游戏和妹子。

当然,后两个爱好并不是要聊的重点……

 

从第一次看漫画时算起,到那时大约也有八、九年的时间了,虽然不敢说中国土地上出版的漫画全部都看过,可从《七龙珠》、《圣斗士星矢》、《城市猎人》这些主流漫画到《天才少爷》、《天地无用》这些在国内当时比较偏门的漫画也都没有落下。

当时的同学中,也有一些喜欢漫画的,但基本只看主流漫画,与他们在漫画方面的交流相对贫瘠,再加上我过早患上了“中二病”(当时叫青春期、叛逆期),这些都让我成为了一个朋友不多的个色存在……

学校附近以漫画为主的旧书摊儿是我最常去的地方,这类旧书摊儿大多都是当街放一张折叠弹簧床,上面铺着破旧的床单——也有直接把床单铺在地上的——各种旧书就那样散乱在上面堆成一座小书山。他们的的经营模式都是卖、租、换结合,喜欢的书可以买走或交押金租,再或拿旧书换来看,而太旧或者出版早的书通常要加几毛钱才能换别的书。相比有顶棚的书屋,这些无照摊贩所受“制约”更少,加上有“交换”这种模式,使这类旧书摊儿能够找到更多种类的漫画,且买旧书也更便宜。于是,这些旧书摊儿成为了我们这些喜欢漫画的“特困生”的救济站。

其实,那时我的零花钱在同龄人中并不算少。只是,从初中起,我的零用钱就变为按劳所得:如果我每周晚饭、周末全天饭后刷洗所有碗筷,并且周六或周日把家里的地擦一次,那么在周日晚上我就可以得到一周的五块零花钱。可如果出现了诸如成绩不好、被请家长、在外面打架被邻居告状……等等情况,都会导致我的零花钱被多少罚没。

遗憾的是,我完全不是老师喜欢的“好学生”,再加上中二病的影响,实际每周到手的零花钱只有一、两块而已,而这点零花钱大多也扔在了旧书摊儿老板的口袋里。      

虽然漫画看上了,可旧书摊儿还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书不成套而且新书很少,所以我看到的第一本《GS美神极乐大作战》(以下简称《极乐大作战》)已经是第九卷了。

 

记得那天,我正从旧书摊儿的书堆中挖掘(真的是挖掘)没有看过的漫画,抓出了一本书页泛黄、没有封面封底的漫画,那是我从没有看过的画风,椎名高志也是个从没见过的作者名字。

翻开漫画,内容是一场刚刚开始的比武大会之类的活动,主角貌似是个与犽羽獠、新堂功太郎同类不大正经的男生,比武、灵力打斗、还有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凸凹凸长发性感大姐姐,虽然和当时的主流漫画要素没有太大不同,但还挺有意思。

看完第九卷,顶着老板“买不买?买不买?”的目光,我又从书堆中挖出了第十卷的《极乐大作战》,封面是那个不正经的男主角、可爱的幽灵姑娘,还有那个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凸凹凸橙色长发性感大姐姐。

有了前一卷的铺垫,我慢慢看懂了这段故事:这个“比武大会”是驱魔清道夫执照的考试,最后胜出的考生就可以到驱魔清道夫执照,主角为了阻止魔族的阴谋,带上了一条被赋予意识和灵力的头巾,这条头巾可以把主角的好色之心转换为灵力,男主角的同伴是吸血鬼混血儿、神父、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凸凹凸长发性感大姐姐、穿着超短裙的可爱短发神族姐姐、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凸凹凸褐色皮肤性感长发大姐姐、穿着巫女装的可爱幽灵姑娘,在阻止被当作魔族棋子的人类驱魔师取得执照之前,主角还要与许多考生比试并胜出,比如穿着紧身衣的凸凹凸性感忍者姐姐。

这是多么引人入胜的剧情!

在那个年代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了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所有漫画中出现的内衣、裸体、半裸画面都被出版社的编辑们涂成黑或白色的短裤、T恤衫、连体泳衣(不是高叉深V那种性感的……),还有更省事的直接把整个画面放大成只剩头部的大头贴,那时看漫画经常会诧异“怎么有的特写画面线条那么粗”。(这种涂改的情况自《七龙珠》第一卷布尔玛掀起裙子起一直持续到香港回归才基本绝迹)

可因为不明原因,我在那本《极乐大作战》中看到了一幅那个穿高开叉旗袍的凸凹凸长发性感大姐姐入浴时的内衣画面!没有任何涂改!

我感觉到我的脸一下红了。

我端着书蹲在弹簧床前,抬起眼睛偷偷看了看老板。老板穿着泛黄的衬衫坐在马扎上,嘎巴嘎巴嚼着半根黄瓜看着我,用眼神问我“你到底买不买?”。

看老板没有揪我去学校举报我看“黄书”的意思,我的眼神又游回到漫画上继续翻看。不想几页之后出现的公共女浴场画面,居然也是毫无涂改!很多女性都是赤裸上身!

这下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当时的我正值青春懵懂的年纪、还是个纯真的少年——虽然患上中二病——这些赤裸的画面对我的惊吓太大!我一下把书丢在书山上,伴着身后老板“诶?!看半天不买啊?!”的失望目光,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学校。

一路上,我觉得我的脸像发烧一样的烫。

十分钟后,我攥着从同学那借来的十几块钱,买下了旧书摊儿所有的《极乐大作战》。

老板的眼神中,充满了欣慰。

 

从旧书摊儿买来的几本《极乐大作战》基本都是零散的,所幸有第一卷让我能从头了解故事。

原来长发性感大姐姐叫美神令子,是日本实力超强的驱魔清道夫,灵力强大、驱魔手段高超、从头到脚没有一丝瑕疵的美女,可在光环下的却是视财如命又小气性格,还是高中生的超好色怕死的男主角横忠夫,也是贪图美神的美貌而以时薪250日元的超低薪水被雇佣成为美神驱魔公司助手这个超高工作的——当时并不明白时薪250日元是什么概念,之后对日本有所了解之后才知道横道有多拼命——而在第一话中因不懂成佛方法又没钱请美神诵经助其成佛的巫女幽灵小娟,更被美神以日薪30日元的价格雇佣为助手。

当时主流的少年漫画要素和现在基本相同,为了调剂剧情,也大多都会增加一两个不大正经负责搞笑的角色,《城市猎人》则是把主角设定成了这个搞笑的角色,《功夫旋风儿》中干脆让包括主角在内的大部分重要角色都成为了搞笑的存在。

在这方面《极乐大作战》的差别很大、做更彻底。这个漫画搞笑并没有很多漫画中的做作,基本都是基于角色在性格、人性、智商等等方面登峰造极的“缺陷”来制造笑料;但凡能有几句台词的角色,没有一个是正经角色,乃至于半数路人甲乙丙丁这样的龙套角色都要冒出来“缺陷”一下。

当搞笑角色多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这本漫画就已经不是少年漫画了,根本就是一本披着少年漫画外皮的搞笑漫画。

当我手头这几本《极乐大作战》看完之后,我真的迷上了这本漫画。(这次真的是因为故事……)

从那天起,我开始尽量减少零用钱被罚没的情况发生,卖掉旧漫画、录音带、玩具,一定要买到新的《极乐大作战》,可问遍学校那些经常或偶尔会交换漫画看的同学,没有人对这个漫画有印象,于是我每天下课就骑着自行车四处乱撞,以家和学校为两个中心,四面八方做地毯式搜索……大约半月后,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书店、书屋、书摊儿,也没有找到这个漫画。

接着,我冒着违反校规的危险骑车到更远的其他区去寻找书店——当时我就读的中学有“在没有家长的陪同下不得前往其他行政区”这样一条诡异的校规,虽说我本来就不在乎校规就是了——不过因为距离和时间的限制,我只有在周末才能行动。

 

两个月后,夏天到了。

我用了两、三天时间,集中搞定了暑假作业,开始了每天揣着钱和北京市地图、早出晚归的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四处乱窜找书店的暑假,好在期末考试成绩还说得过去、又提前完成了作业,父母也没有说我太多——当然,他们不知道我是出去找漫画,当时我的父母对漫画基本上还是持否定态度的。

暑假过了一半的一天,我流窜到离家很远的紫竹院公园附近发现了一个书店。那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店,大门左右敞开,客人不多,靠近门口的旁边柜台里面坐着的可能是老板,店里一排排的书柜摆放着很多书,颇有现在超市的样子。店里书柜有两排相对的位置摆放的都是漫画,不过都是扉页向外插在书架上,寻找起来不是很方便。

我仔细翻找了两圈,没有发现《极乐大作战》的影子,探头问老板:“所有漫画都在这了么?”

“漫画都在上边了,都只有一套,要买抓紧啊。”

我悻悻地准备转移却听见背后一个声音说:“美神极乐大作战你看过么?”

我猛扭过头,在小说那排书架的最里面,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学生捧着本漫画,是《极乐大作战》。

“没看过……”答话的是个从隔壁漫画书架那排绕过来的便服男生,看起来两个人的年纪都与我相仿。

我随手从书架上抽了本漫画,假作翻看着蹭过去,又假似偶然一瞥男孩手里的漫画,说:“极乐大作战啊,这漫画可没劲了。”

“你看过?”有人搭话,两个人都扭过来看着我。

“嗯,出了的都看了,没什么意思,模仿幽白的,可比幽白差远了。”说话的时候我撇了老板一眼,他脸上的青筋在跳,是以为我在坏他生意吧,我接着说:“功夫旋风儿看过了么?那个好看多了。”

校服看了便服一眼,便服点了点头。

“谢了啊哥们儿~”,说完两人就去隔排了,我守着《极乐大作战》假装翻看着书柜上的小说,直到两个人买了一大摞《功夫旋风儿》离开,我也抱着漫画去结帐了。

“我给你打个折~以后多来啊~”老板脸上堆满的笑挤没了青筋。

当时的漫画,基本已经涨到了3块多一本,我身上只有五十多块,即使老板给我打了折还差了十块钱。我把身上所有的钱拍在柜台上和老板说:“这些书我肯定要了,留住了,我马上回来!”

距离这个书店一站地距离的地方有一个修车摊儿,是我在流窜时看到的。我把自行车卖给了修车老板,拿着二十块钱跑回了书店。

没了交通工具,又在一个完全不知道怎么坐公交车回家的地方,我朝着家的方向徒步而去,所幸书包里有二十几本崭新的《极乐大作战》,一路边走边看,路程似乎也没那么远了。

因为边走边看,注意力都集中在漫画上,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我右腿踩进了一个栅栏状下水井盖断裂的洞里,膝盖往下一片血肉模糊,到家和老妈说是骑车走神摔河沟里了、自行车也弄不上来了,老妈赶紧带我去了医院,两个伤口缝了11针。之后好长时间,有人问起我的伤口,我都会引用第一版《圣斗士》某本副标题骄(中)傲(二)说“伤痕!男子汉的勋章!”。

不过,我再也不敢边走路边看书了,这三个伤疤至今也没有褪去(还有一个是打架的下场……)。

    

一年后,我常去的旧书摊儿老板发达了,每天不再用小三轮拉书、换成了一辆“面的”(这款小型面包车是北京最早的出租车,之后便对这款车及相似车戏称为“面的”,取“面包车”与“打的”的结合)。

《极乐大作战》的故事到了香港篇,GS、神族与魔族冲突的剧情达到高潮,横忠夫也在与上位魔族美杜莎的战斗中造出了连载以来最强笑点:“像蝴蝶一样的华丽出击!”(画面:横岛发动新能力灵力光剑开始攻击)“像蟑螂一样飞速逃窜!”(不理美杜莎直接向画面远处逃跑)“趁敌人麻痹大意时……”(横岛脸部特写)“再像马蜂一样给敌人以狠狠致命一击!”(对着刚转身面对美神的美杜莎后脑拍上一剑)“然后像蟑螂一样逃之夭夭!”(见第二格、加上美杜莎捂着脑袋的大骂)。

靠着这个笑点,我笑了半个多月,甚至上课的时候想起来笑出声被老师臭骂,时至今日,想起这个桥段时还会忍俊不禁。

好奇心太重的几个同学来问我最近怎么老是没事自己傻笑,我也很大方的把《极乐大作战 》借给他们,借来借去,成为了我们学校漫画迷们手中的热门漫画,去学校附近书店找来买的同学也越来越多,没过多久,学校附近的书店也有《极乐大作战》买了。

我再也不用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买漫画了~

《极乐大作战》的传染范围是很广的,从我传染到了看漫画的同班同学,又从他们传染到了整个学校的漫画迷,第二学期,传染到了偶尔看漫画的学生,终于传染过了头,传到了老师们最喜欢的“好学生”那里……

年级主任带着校风纪队学生来围剿我是在一个周一邻近放学的时候,那天外班同学刚刚来还我借走的《极乐大作战》,我连人带书被押到了副校长办公室。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我就读的学校是当时北京规模超大的某国有企业的子弟中学,虽然归属教育局,但据说从各年级主任往上统统是从企业各部门调来的干部——一个同班同学的父亲曾跟我们说过学校副校长原本是他的科长——整个学校从上到下官僚作风严重且迂腐不堪,乃至有的老师平时数落学生都要上纲上线。

副校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桌子上泡着茶,放着一摞我的《极乐大作战》,旁边陪着年级主任,我的班主任坐在我左手边的椅子上,她对面的墙上挂着风潮已退的“泳装大美人儿挂历”,我则是在两个风纪队“好学生”的看管下在房间中间罚站。

副校长随手抄起一本《极乐大作战》严肃的问我:“知道自己犯什么错误了吗?”

“……在学校看课外书?”我试探的回答,虽然校规上有“禁止看课外书”这么一条,可到底哪些书算课外书、名著包不包括这些问题一直没有成文,所以老师实际上对我们休息时漫画是不大干预的。

“什么课外书!是黄书!”副主任啪的把书摔在了桌子上。

您等会,黄书?怎么是黄书?这可是正经的少年漫……好吧,是披着少年漫画皮的搞笑漫画,而且不是那么正经,可绝对不是黄书啊!

我刚说一句“这不是黄书”,副校长又把书拿起来拍着封面吹胡子瞪眼的质问我:“穿成这样还不是黄书?!胸都露出来了!”

副校长手中那本的封面是穿着短裤和吊带装略有乳沟的美神,我撇了一眼墙上那个布料至少比美神少一半的“大美人儿挂历”,争辩说“这真不是黄书”。

主任站出来语带讥讽教训我:“你是不是以为老师好骗啊?我就随便翻了一两本就看出来是黄书了!净是穿泳衣的!有那么少布料的泳衣么!?我警告你!别把老师当傻子!”

我又撇了一眼只穿了泳裤用双臂遮胸的“大美人儿挂历”。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从同学那借来的《北斗神拳》翻到有“你已经死了”的几页,反问:“这下水满天飞的漫画都没事?我那漫画怎么就……”

话没说完,书就被主任抢走了,他和副校长大概看了一下,又把书拍在桌子上发飙“现在说你的事儿呢!别扯别的!”、“好好认识你的错误!”等等。

再也听不下去的班主任终于站出来了,挡在了我和副校长、主任之间。

那一瞬间,她那瘦弱的的背影在我的眼中是那么的伟岸。

在班主任激动通过我“素行不良”、“不思进取”、“毒害同学”等等论证我原本就是个“坏学生”与她的教育无关并暗指“不要扣奖金”之后,我彻底进入了“嗯,好,随便吧”的状态。

想必我的沉默被他们认为是无力反驳吧,批判一直持续到夕阳落下。

翌日到校,我又被风纪队押到副校长室,在批判了十几分钟相同的内容后,我被告知要请家长、挨处分,周一在校会上做出深刻检讨,视我的悔过态度决定是不是要把我送到工读学校(当时惩戒初、高中生的特殊学校,类似监狱的半封闭式管理)去。

我的事情,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消息灵通和我关系不错的同学偷偷告诉我,据说“好学生”在上月前就报告这个事了,学校为了捉不良典型、树立反面教材,让老师和风纪队暗访半个月、逐层倒查线索才锁定我这个“罪魁祸首”……隔日下午,主任又把我找去,突然说对我的所有处罚暂时保留,也先不用请家长了。又弄得我不明所以,只好又买了一本《北斗神拳》还给了同学后,狐疑并欣喜的度过了这周。

周一清晨的校会上,副校长通报本校一名初三学生因作风不良、购买并传阅色情书刊、辱骂师长,被送去了工读学校。

之后我才知道,原本这个典型就是我了,可上周三早晨,某个“好学生”向班主任举报“传看色情书刊”的现行犯——就是这个被丢去工读学校的学长——尽管言语激烈与前来检查的年级主任、班主任、风纪队对峙了半小时,学长还是被拿下了,还从他的书桌里缴获了2本《D.N.A²》……

《D.N.A²》,桂正和老师继《电影少女》之后又一部科幻爱情题材漫画,作品中戛然而止的情色(注意,是情色,不是色情)桥段几乎达到少年漫画极限,在国内一出现便受到正值青春期的男性读者大肆追捧,一时间甚至成为“黄书”的代名词。

相比桂正和老师笔下穷尽勾挑撩拨之能的情色桥段、栩栩然呼之欲出的女性曲线,《极乐大作战》健康到无以复加……

别了,我的学长。

 

升到初三,为了提高我的学习成绩,老妈让我转学到了她做老师的学校,在她和同事们的“贴身防守”下,想偷出点时间看漫画也变得很困难。

升上高中之后,虽然补全了被没收和落下的《极乐大作战》,但已经是便于学生们课堂学习的小本漫画,也记不得哪个出版社的翻译,普通话中夹杂不清的混着一些粤语,虽然大意没有什么变化,但读着终归不是很舒服。而且,自那之后也再没有过那么“轰轰烈烈”的经历。看漫画、打游戏、画画、翘课、打架还有依然严重的中二病,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几年后,大陆市场上的单行本漫画基本绝迹,已经是“四拼一”的天下,完结的《极乐大作战》也是其中。

我在下班的公交车上翻完了最后一页,没有大喜大悲的感动,也没有长跑结束的唏嘘,我脑中浮现出的是美神令子的灵魂被亚舍塔罗粉碎之后横岛大喊“小娟你看清楚她的尸体啊!死去的角色脸上该贴着网!没贴的话表示她装死啊!”(西条在一旁吐槽:“那是其他漫画的处理手法!”)那一幕……

这本连载了十来年的少年漫画,愣是没有真正“死”过一个人,即使死了也是连铺垫都没有就变成幽灵继续登场,你们到底有多阳光……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自行车,和我的学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