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恐龟驰骋
恐龟驰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070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四) ——永远属于你的《城市猎人》     文、驰骋

(2015-03-24 14:08:53)
标签:

杂谈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四) <wbr>——永远属于你的《城市猎人》 <wbr> <wbr> <wbr> <wbr> <wbr>文、驰骋 

提问:假如你经过东京火车站的留言板,最想在上面留下的话是什么呢?

如果你留下的是XYZ,那么说明你和我有着相同的回忆,因为我们都期望着那个人的出现。

还是《圣斗士星矢》和《龙珠》热卖的1992年,我们在这两套书的后面看到一则广告“给年轻人画的漫画——《侠探寒羽良》”。虽然当时不知道这书会讲什么,但是起初多少有一点点的不喜欢。因为前两套书都是热血少年漫画,而这套书的封面看起来很写实,在那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年代,还沉浸在幻想热斗世界的我们,其实并不很清楚这样写实的现实生活漫画会有多好看。

大约过了一段时间,家门口的书摊果然出现了名为《侠探寒羽良》的漫画。也许因为标榜是青年漫画吧,所以定价也很青年,我们小孩子的漫画只卖1.95元,这个漫画定价足足2.20元(我记得是吧),书的厚薄也没区别。这定价还真是不亲民,一卷5本的价格高达11元,足够我买一套《圣斗士星矢》再饶上半星期早餐的。不要说我没钱,剩下一点钱是要留给《圣斗士》的,就算有钱,我也未必会买,于是匆匆看了一下,便径直走开了。

学生最快乐的事之一,莫过于你虽然不是土豪,却有土豪的同学,你买不起的东西,却能看到他拿在手上。

当我到学校时,看到同学手上正拿着《侠探寒羽良》在看,于是我也漫不经心报了名,等着轮到我看。很快书轮转到了我的手里,就这样,我也掉进了城市猎人的世界。

说起来,一个好的翻译会把不好翻的名字翻成大家都能接受的,所谓《侠探寒羽良》是当时那个版本的翻译,现在我们都很熟悉,这套北条司的名作正式的翻译应该是《城市猎人》。也许是秉着“让年龄不大的读者可以直观了解书里讲什么”的原则,译者翻成了《侠探寒羽良》,这样一来,漫画气质、职业和主人公的名字,就被一起呈现在了封面上,至今想来还是不得不佩服翻译的聪明才智。而寒羽良的原名台版直译应该叫犽羽獠,翻译在出版后记里还提到这个,他觉得这名字实在不像名字,就根据读音重新拼写成了“寒羽良”,这比后来港版直接翻译的“獠良”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也广泛被后来的读者们接受了。

《侠探寒羽良》或者用我们现在都已熟悉的正式名字《城市猎人》(之后的行文,我们都用《城市猎人》来称呼就好),这部漫画应该是第一部推了一把,将我们从踌躇不前的少年时代心理推向青年时代,成为我们许多人的情感分水岭。

这是因为,我们过去看过的几部漫画,都是纯纯的少年漫画,主人公年龄在12岁至16岁之间,年龄段还是孩子,故事也不会超越这个年龄段,多是富于幻想。而寒羽良一登场,年龄就已经是20多岁,加上常年从事侦探行业,已经是经验丰富、相当成熟的成年人了,以我们当时的年龄,要大我们一轮多,叫他声叔叔毫不过分。叔叔的世界观和我们小朋友的世界观自然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当我们处在少年时代边缘,朝着青年世界的那一边观望时,寒羽良毫无疑问是成了非常好的领路人。

其实,那个时代的我们和《城市猎人》的世界也并非完全格格不入,毕竟在那个港片横行的时代,现代化大都会、私人侦探、枪战、黑社会都已经为我们所熟悉,于是初看《城市猎人》会觉得离漫画世界有点远,但很快也就接受了。

《城市猎人》第一卷五本的内容,就到阿香的哥哥被贩毒集团杀害,寒羽良为朋友报仇,并开始照顾阿香为止。

当时我看完的感觉是:“原来漫画也是可以这样画的,原来这样的漫画同样够好看。”没有特殊能力,没有魔法,不会拳法,也不用去挽救世界,在大都会里的世界也是那么的吸引人。在那个时代,中国才从一穷二白的80年代走过来,经过十年建设的90年代中国也开始像模像样,有些现代化的感觉。《城市猎人》里的东京比同时期的北京、上海还是要现代化得多,不过生活在城市里的我,还是能感受到《城市猎人》仿佛就是身边的故事,寒羽良也不再是存在于幻想,而是存在于现实生活的人。

好色本来应该是标准坏男人的恶劣品质(那个时代对生活作风是看得很重的),开始看的时候,单纯的我也并不大喜欢寒羽良,按照当时的标准,寒羽良这样的货色应该属于流氓范畴,赶上严打至少能坐个三五年的牢。但是一个个故事看来下,逐渐发现,他并不是个可以简单从道德上用好人和坏人来判定的角色,虽然在心智尚未成熟的时候会觉得他的许多品质很不好,但是很快还是发现,其实他是个可靠的同伴。

实际上,像寒羽良这样类型的角色在那段时间前后也不是没出现过,但是多数只是配角的配角,主角和主要配角大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单纯愣头青。而寒羽良就完全保持着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小时候固然不能理解,长大后却逐渐能明白,这其实是许多城市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的心态,只不过他丝毫未曾去掩饰地完全放纵出来了而已。

寒羽良好色,只要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原则,恰恰相反,他非常有原则,而且相当温情。

在前五本(当然是当时的小薄本)的故事里,阿香的哥哥被杀害,寒羽良孤身闯入敌人大本营复仇。他的对手投其所好,用美女来引诱他。这一段由于有露点,所以当时的版本把裸女涂黑,并删除了后面好多页数,直接切成寒羽良掏枪击中了对方老大。当时只是觉得寒羽良这时候真正显露出了他的本质,一个可靠、正直的同伴,这让那时的我更容易地接受了之后偶然看起来放纵有些过头的他。

多年后,在看了完整版后,我发现如果当年要是能够把这段情节完全看完,应该是多么感动:

寒羽良来到杀害阿香哥哥的贩毒集团大本营,对方老大推出了一名全裸美女来诱惑他。寒羽良将美女拥在怀里,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披在她身上,并在大衣口袋里塞进了一张名片:“这是我的朋友,他能治好你,帮你戒毒。”然后拔出了枪……

很可惜,只是由于姑娘全程没穿衣服,当初这段被删除了。

当然,有的情节当初也确实不得不删除。有一段是仿照《罗马假日》的故事,寒羽良偶遇一位傻傻的小姑娘,一路保护她免受杀手追杀,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某小国的公主,而公主有着一支美女组成的禁卫军。当时版本经过删节,最后结尾处,小公主满足了寒羽良一个愿望,禁卫军全体的姑娘们都穿着旗袍站在他身边,寒羽良总算在精神上享受了一下后宫的感觉。

等多年后看了完整版,才发现其实后面还有后续啊!加上被删除的这几页,故事气质就完全不同了。在精神感受完后,姑娘们真的给他做了一个星期的后宫,由于人数实在太多,纵欲无度的寒羽良最后形容枯槁,差点直接挂了。

嗯……现在回头看看,似乎当时删除的还是很合理的,要不给我们这些熊孩子看确实不大合适。

此外,寒羽良还有一个特性应该也让当年的编辑们痛苦不已。只要看到美女,通常情况下寒羽良即使脸上还可以保持宠辱不惊的表情,但下面就往往会出现可疑的倒U形。这个可疑的倒U形有时候还会起到意外的效果,比如需要表演意念移动物体的时候,用它撑起巨大的铅块什么的……

嗯……好吧,只能说那时候的我们看《城市猎人》确实早了点,这个展现了许多赤裸裸男性欲望的漫画,分明更适合到了大学生的年龄去看。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心照不宣地看得很开心。最奇妙的是,当时的女生们也看得很开心,而对于书中一些少儿不宜的情节,她们表现出了意外的平静,似乎根本没看到一样,事后也不会和我们谈论,我到现在都好奇她们当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

不光是平静,我们班里的女同学似乎比我们还要爱看《城市猎人》。记得寒羽良受到老亿万富翁委托住院,被漂亮的笨蛋小护士折腾,甚至拔出插在肛门里的温度计直接插进他嘴里的故事吗?当时有个女同学上课偷偷看这到这段情节,我眼瞅着她想乐又不敢乐,脸快憋成包子,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最后憋不住只好趴在桌子上努力抑制要喷出来的狂笑。

寒羽良就是座随时能爆发的水管,为了给这个水管安个闸门,免得超越少年漫画的红线,阿香终于出现了。

《城市猎人》里从不缺女神级的美女,勾得寒羽良成天流口水。可偏偏阿香不是女神,而是个假小子,没有丝毫女人味,短发的假小子。她虽然也很漂亮,但一没有女神气质,二也不屑拥有女神的温柔,而且嫉恶如仇,时时视寒羽良为女性公敌。在他即将对委托人(他的委托人经常是美女,或者说如果不是美女的话,他根本懒得去接案子,不过因此他也经常干了活不收委托费,导致他的事务所经常连房租都交不上)下手时,根据状况严重性,用分量100吨至10000吨的木槌将他体内好色的恶灵打成肉饼。

当然,阿香作为助手实在是个噩梦,她甚至从始至终都没能用枪如意打中过任何敌人,即便她瞄得准准的,最后还是会打偏。由于有乱射的特性,她也因此造出了诸多的搞笑情节,有时还会歪打正着地射中不该射的东西。

阿香烂到没边的射击总是出笑话,这也是《城市猎人》里的一大笑料所在,但直到我们看了《城市猎人》两年,故事接近结尾……寒羽良在美国时的老搭档和好友米克发现了其中的秘密,阿香的枪准星是歪的,是寒羽良故意弄歪的,但他和任何人都没讲过。因为。他希望阿香能像普通人那样快快乐乐地度过一生,不要像他一样,他的手上已经沾了血,手上的血即使洗净,心里的血却是永远无法洗净的。他不想让阿香和他一样,时常从噩梦里醒来,他宁可阿香是个笨蛋,也不要她成为自己真正的助手。

米克的到来解开了许多谜,由于看《城市猎人》的这两年里,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见的人也多了,对情感和人性也逐渐有了了解,此时对米克解开的这些谜团,感悟才更加深刻了:

寒羽良是孤儿,他的父母在飞机坠毁中死去,他作为幸存者不幸地成了反政府武装的少年兵,在杀人与被杀的生活中成长为了杀人不眨眼的佣兵。他的童年、少年,都是在地狱中长大的,所以他没有国籍,没有身份,是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而他的养父海原神,是教会他打枪和杀人的人,也是当初杀死阿香哥哥的真正的幕后老板,希望获得新生的寒羽良一直笼罩在这位养父黑暗的阴影下无法自拔。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寒羽良,一个有着黑暗过去,有着细腻情感,承受着巨大压力挣扎着活着的人,他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生活,其实只是想要忘记可怕的过去。看到这里,我的心揪了一下,在这之前我从未接触过这样的漫画,原来最恐怖的不是从死亡皇后岛地狱般的圣斗士训练里爬出来,而是现实社会,真正的恐怖地狱是在城市最黑暗的角落。在黑暗中成长的寒羽良,见识过一切人类最黑暗的东西,他能活下来,能快乐地活下,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他给了阿香阳光,把黑暗留给自己,这才是成熟爱,真正成熟的爱,并不会挂在嘴边。第一次,那是我第一次,懵懵懂懂的心里,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的,也是第一次被成年人的爱情感动。

当然了,要说寒羽良的好色只是为了忘记黑暗的生活,这也是扯淡,只有三流电视剧才会那么演,其实好色也是他的本性,是另一个真我。而能治这病的医生只有一个(阿香?不不,她只能阻止),那就是野上寒子警官。

嗯……其实应该说,野上寒子是《城市猎人》里真正的女王,她每次出场都会让小男生们心动又仰视。作为警察,她总是穿着非常性感的包臀裙,领口拉得低低的,她作为警方势力和寒羽良合作,确切地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寒羽良这样的灰色势力合作为警方做一些警察不能做的事。她知道寒羽良吃什么,所以总是能把寒羽良不松不紧地拴在狗链上,既能放他去咬,又能随时拉回来,给他闻肉味又不给他吃。

寒子拉起裙子,就会露出藏在腿上的一排飞刀,你要知道那时候的小男生们是多希望寒子姐姐出手……嗯,总之寒子总是能利用自己的美色诱惑寒羽良替她白办事,然后一分钱都不给。顺便说下,在所有野上寒子的扮演者中,我最喜欢梅艳芳扮演的版本,当初第一次看到本来就爱露大腿的梅姐姐拉起裙子扔飞刀的情节,我就激动地想:“没错,这就是寒子女王,没有之一!”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四) <wbr>——永远属于你的《城市猎人》 <wbr> <wbr> <wbr> <wbr> <wbr>文、驰骋 

啊,最后还想说是海怪和美树这对温馨的孽缘父女兼夫妇。

海怪开的猫眼咖啡店是从作者北条司的另一部《猫眼三姐妹》里继承来的,这店在三姐妹手里生意好得很,到了海怪手里就完蛋了,很少人有人喜欢去面貌凶恶的筋肉大叔的店里喝咖啡。更何况,海怪原本是杀手,这凶神恶煞的气质摆在那里就吓退99%的顾客了。不过,海怪在《城市猎人》里应该是相当受欢迎的角色,因为他只要和寒羽良在一起多数都会因为身高发生笑话,而且他其实有颗温柔的心,所以才能小心翼翼地呵护孤女美树长大。当然,他从内心是把美树当女儿养大的,但美树却爱上了他,在死缠烂打好久后,两个人终成眷属。

美树温柔又体贴,一心一意照顾着海怪,在当时也是男生心里当之无愧的女神。

万幸的很,当年《城市猎人》的版本很纯净,没有出现各种版本掺杂的混乱景象,我们就是看着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的版本看完了整个故事。后来,《城市猎人》因为比较露骨的画面出了不少事,有关部门几次因为他的图片问题查禁过,不过人民喜爱的东西,用高压是查禁不了的,最后我们至今还可以开开心心在网上看到《城市猎人》的漫画。

《城市猎人》后来又出了好几个版本,虽然因为是未删节版吸引我又去补了下故事,但始终无法在其中找到当年的感觉,这大概是由于主人公的名字不叫寒羽良吧?我记忆中的那个人是寒羽良,不是犽羽獠或者孟波什么的。

许多年后,北条司画了《天使之心》,在这个故事一开头,阿香在前往和寒羽良结婚的婚礼现场路上因车祸死了,她的心脏被移植给了另一个女孩,之后寒羽良开始和这个女孩展开了新的故事。

当初连载初开,我们是怀着看望老朋友的心情翻开了连载杂志,但看到阿香死了,就气得把书扔到了一边。阿香怎么可以死?就算是作者,你有什么权利让阿香死,把她的心脏移植给别的女人?这女人可以代替阿香吗?可以吗?

我还是把记忆保留在阿香活着的时刻吧,在我心里,阿香是不会死的,她永远活着。

也许她可以不穿婚纱,但她即使不穿婚纱,也是最美的女人。

在《城市猎人》的最后一幕,寒羽良舍弃性命,孤身解救下了被军阀劫持的阿香。阿香扑在了寒羽良的怀里,她始终相信着这个男人会保护自己,这不光是来自哥哥临终的嘱托,更在于,这个男人是爱着自己的,虽然两个人从不会说出来,而寒羽良因为身份问题,也许永远无法正式给她披上婚纱(至少此刻她是那么想的吧)。但是,那又怎么样?两个心意相通的人能够在一起,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只要,这个温暖的胸膛属于自己,能听着的他的心跳,听着自己的心跳,让两颗心的频率走向同步,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寒羽良看到怀中的阿香领子上插着什么,便问:“阿香,你的领子旁边有什么?”

“唉?”阿香摘下来一看:“美树丢花束时落下来的花。”

她想起来了,美树在和海怪的婚礼前对她说过的话,她要把捧花扔给阿香,她希望阿香是下一个幸福的女人。阿香当时几乎要接到花时,杀手的枪声响起,子弹穿过花束射中了美树。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美树也安全了,她的心里却有点小小遗憾,因为没能抢到美树的捧花。谁知道,在捧花被打散的瞬间,却有一朵杜鹃花落在了她的领头。

阿香小心地抱紧了这朵小小杜鹃草,这朵只是捧花里不起眼配花的小小杜鹃草,这朵也许预示着她小小幸福的小小杜鹃草。也许我不能成为你法律上的合法妻子,但我会和你在一起,爱你,照顾你,和你快乐,和你悲伤,和你斗气,和你吵嘴。

只因杜鹃草的花语是……

 

永远属于你。

​那些年,我们看漫画(四) <wbr>——永远属于你的《城市猎人》 <wbr> <wbr> <wbr> <wbr> <wbr>文、驰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