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史之乱揭秘)永王之乱之(四)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一场虎头蛇尾的叛乱

(2019-04-08 09:26:00)
标签:

历史

军事

文化

分类: 安史之乱

十二月二十五日甲辰,永王李璘以季广琛、浑惟明、高仙琦为将,甲士五千,率舟师由江陵(今荆州)出发趋广陵(今扬州)。一时间,艨艟巨舰载着甲胄鲜明的将士塞江而下,鼓钲相闻,声动百里,激起沿途郡县一阵震动。

李璘出兵,出动兵力可能不止五千。从目前非常有限的史料来看,李璘行动之前在辖区内进行了充分的动员,甚至远在岭南道的部队都被调集参加了这次行动。这些部队走陆路趋广陵与李璘主力会合。

起兵总得有个由头。即便反逆如安禄山,起兵时也要打着“诛杨国忠清君侧”的旗号。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就行。李璘没安禄山的实力,还不敢与父兄彻底决裂,所以打出的旗号更要费一番心思。李璘打出什么旗号呢?针对不同对象,李璘打出了两套旗号:一套是“东巡,移镇江宁”;这是给辖区各州郡听的;另一套是“东巡,移镇广陵,北上讨伐安禄山”,这是给手下将士听的。而实际的战略目标是东下广陵,占领江淮,实现割据。这一目标只有核心团队极少部分人掌握。

(安史之乱揭秘)永王之乱之(四)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一场虎头蛇尾的叛乱
江南西道

李白在永王东巡期间写了《永王东巡歌》组诗,其中就有“诸侯不救河南地,更喜贤王远道来。”“王出三山按五湖,楼船跨海次陪都。”完全是永王打出旗号的诗化版:永王准备要占领广陵,再北上救河南。值得注意的是,在讲广陵的时候用了“陪都”的提法。有唐一代,确认的陪都有五个,分别是东都洛阳、西都凤翔、南都成都、北都太原、中都蒲州。广陵从来没有被列入陪都。如果“陪都”二字不是诗文流传过程中出现的错误,很有可能是当时永王将其拟作为陪都,以此作为下步与肃宗谈判的筹码。

李璘东下所经,绝大部分是其辖区江南西道北界长江段,当时江南西道采访使皇甫侁给李璘上了一道笺,笺中说道:

伏见判官李翥称,有教,幕府移镇江宁,闻命瞿然,不识共故,何者?逆贼安禄山称兵犯顺,窃据二京,王师四临,久未扑灭。自河淮右转,关陇东驰,诏命所传,贡赋所集,必由之径,实在荆襄。朝廷以大王镇之,重矣。自麾旌至止,政令所覃,岭峤华夷,吴楚城邑,公私远迩,罔有不宁。贼庭震慑,莫敢南望。傥左右有司,谋虑未熟,轻举旄钺,僻处下流,既失居要害之津,且出封疆之外,专命之责,大王何以任之?或启寇仇之心,来争形胜之地,则行李坐隔,侵轶滋多,安危大端,不可不慎,既往之失,将且无追。上皇天帝巡狩成都,皇上驻驿灵武,臣子之恋,大王兼之。咏《棠棣》之诗,讲晨昏之礼,其地逾远,胡宁以安?假使别奉丝纶,犹当执奏,一则逆胡间谍,矫诈须防;二则国步艰难,折冲宜近。就闲乐土,恐非良图。伏惟大王天纵仁明,苞含光大。某所以敢申谠议,轻犯威严,伏望广延正人,俯垂考核,刍荛之论,万一可收。不胜忧愤悃迫之至。谨奉笺,惶恐惶恐叩头。

信息量很大,择要说一下。“有教,幕府移镇江宁”。“教”即教令,诸侯发布的文告。可见,在起兵之前,李璘发布告示,宣布移镇江宁。江宁(今南京江宁区)属丹阳郡,丹阳郡归江南东道管辖,已经不属于李璘辖区。江宁所在的丹阳郡西面是宣城郡。宣城郡归江南西道管辖,是李璘的辖区。江南西道的最东界是宣城郡溧水县(今南京溧水区),与江宁(今南京江宁区)在今天都属南京市,距离非常近。李璘之所以宣布要移镇江宁,就是想打个擦边球,选了与江南西道紧邻的江宁作为移镇目的地。这样做不至于在舆论上形成太大压力。只要到了江宁,距离广陵就非常近了,一鼓作气就可以拿下。在信中,皇甫侁强调了荆襄地区的战略意义,“自河淮右转,关陇东驰,诏命所传,贡赋所集,必由之径,实在荆襄。朝廷以大王镇之,重矣。”接着,很委婉地暗示李璘要遵从父兄安排,早日罢镇回朝,“上皇天帝巡狩成都,皇帝驻跸灵武,臣子之恋,大王兼之。咏《棠棣》之诗,讲晨昏之礼,其地逾远,胡宁以安?”最后,表明态度,明确反对李璘移镇,“轻举旄钺,僻处下流,既失居要害之津,且出封疆之外,专命之责,大王何以任之?”一方面指出了永王移镇的失策,同时,一针见血地点出李璘移镇江宁,已经到了辖区之外别人的地盘上。

笺是皇甫侁的幕僚崔祐甫代写的。崔祐甫在后来的德宗时期做到了宰相。有幸的是,出土于洛阳的《有唐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常山县开国子赠太傅博陵崔公墓铭并序》(简称《崔祐甫墓志》)记载了这次永王李璘之乱更多的信息。崔祐甫,乡贡进士出身,安禄山叛乱前任寿安县(今河南宜阳)尉。安禄山叛乱,洛阳陷落,崔氏带着宗族百口,举家南迁。南迁后进入皇甫侁幕府,“寻江西连帅皇甫侁表为庐陵郡司马,兼倅戎幕。”在此期间,崔祐甫还得到永王的青眼,要辟署其为僚佐,被其拒绝:

时永王总统荆楚,搜访隽杰,厚礼邀公。公以王心匪(通“非”)臧,坚卧不起。人闻其事,为之惴惴栗。公临大节,处之怡然。

更为可贵的是,《崔祐甫墓志》中居然还记载了李璘收到皇甫侁信笺后所作的反应:

(永)王果拥兵东下,劫侁爱子,质于军中。

(安史之乱揭秘)永王之乱之(四)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一场虎头蛇尾的叛乱
崔祐甫墓志

李璘率兵东下也引起了江南西道官场的分裂。一些由李璘所提拔的官员被认为是其同党,遭到了官场主流的排斥和防备。江夏郡守董某,为李璘所提拔,在写给肃宗的表章中讲了当时所处境地的尴尬:

顷者潼关失守,皇舆不安,四方之人,无所系命。及永王承制,出镇荆南,妇人童子,忻奉王教。意其然者,人未离心。臣谓此时,可奋臣节。王初见臣,谓臣可任,遂授臣江夏郡太守。近日王以寇盗侵逼,总兵东下,傍牒郡县,皆言巡抚。今诸道节度以为王不奉诏,兵临郡县,疑王之议,闻于朝廷。臣则王所授官,有兵防御、邻郡并邑,疑臣顺王,旬日之间,置身无地。臣本受王之命,为王奉诏;王所授臣之官,为臣许国。忠正之分,臣实未亏;苍黄之中,死几无所,不图今日得达圣聪。

在以江南西道主官皇甫侁爱子为质以后,李璘率军从位于江南西道北界的长江顺流而下,向广陵进发。

广陵属淮南道。淮南道往北,过淮河,就到了叛区河南道。安禄山叛乱以后,淮南道也做了一些防御准备,所属各郡招了一些兵马,但数量有限,也没有统一集中训练形成编制。与淮南道一江之隔的江南东道,根本没作防卫准备,政府阙员严重,草寇盘踞海岛,不时窜入州县抢劫。

当时在广陵都督府中做幕僚的文学家萧颍士在写给宰相崔圆的信中介绍了两地的情况:

江淮三十馀郡,仅征兵二万,已谓之劳人。将卒不相统摄,兵士未尝训练。淮左、江东三十馀郡,无一良二千石,岂惟不才,乃皆中人以下之不逮。其间败衄,略难胜述。比者吴郡晋陵江东海陵诸界,已有草窃屯聚,保于洲岛,剽掠村浦,为害日滋。

江淮以南社会治理无力的状况一直没有改观。几年后,出身河南的将领刘展叛乱,领七千宋州兵横行江淮以南,势不可挡,各地望风披靡。最后朝廷从北方调来田神功部队,才将叛乱镇压下去。这已经是后话。

(安史之乱揭秘)永王之乱之(四)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一场虎头蛇尾的叛乱
江南东道

李璘部队过了当涂,进入丹阳地界。这时,江南东道采访使李希言平牒李璘,责问为何要擅自越界。李璘是山南东、江南西等四道节度都使,李希言是江南东道采访处置使,两者职务不算特别悬殊,之间也没有隶属关系,以平牒方式沟通没太大问题。可李璘正要找越界攻击的借口,于是便抓住李希言平牒做文章,马上复牒,严辞指责李希言失礼:

寡人上皇天属,皇帝友于。地尊侯王,礼绝寮品,而简书来往,应有常仪。今乃平牒抗威,落笔署字,汉仪隳紊,一至于斯!

交涉失败。

长江两岸的淮南道、江南东道都匆忙做出防御准备。

江南东道方面,江南东道采访使、吴郡太守李希言派将领元景曜协助丹阳太守阎敬之守丹阳,自己反身跑回吴郡。同时,江北的淮南道也做了防御准备。淮南道采访使、广陵大都督府长史李成式一方面派出将领李承庆迎敌。另一方面,派判官评事裴茂带步兵三千屯于瓜步洲伊娄埭(今扬州瓜洲镇)。这时,肃宗派出的特使宦官啖廷瑶、段乔福也赶到广陵。在广陵,啖廷瑶恰好遇到河北招讨判官、司虞郎中李铣。李铣带着一百多名骑兵。啖廷瑶便和李铣拉关系,与其结为兄弟,请他带领麾下骑兵屯于扬子(位于今仪征)。

再说李璘方面。李璘派出季广琛攻击江北的广陵,浑惟明攻击江南的丹阳。两方部队一接触,广陵方面的李承庆就放弃抵抗,带兵投降季广琛。丹阳方向也进展顺利,希言的将领元景曜也未作抵抗,痛痛快快地投降浑惟明。浑惟明拿下丹阳,杀丹阳太守阎敬之。

一时江淮大震。

目前能对李璘形成威胁的只有广陵方面屯于瓜步洲伊娄埭的三千人马。这支部队战力相当有限,而且人数远少于李璘部队。解决了这部分力量,广陵就唾手可得。拿下广陵,淮南、江南地区基本上可以传檄而定。

永王李璘的霸业已经近在眼前,仿佛一抬手就可以得到。

多年来,李璘幕府中薛镠、韦子春、李白诸人,他们饱受打击、屈沉下僚,老之将至,才看到命运之神似乎打开了一扇窗。他们此时的心情如何?已不得而知。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行程。从他们走这条道路开始,已选择了逆历史行程而进,与命运之神对赌。是一飞冲天,还是永沉深渊,他们做好准备了没有?

(安史之乱揭秘)永王之乱之(四)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一场虎头蛇尾的叛乱
作战地区图

这时,有消息传来,出事了。

派去攻打广陵的季广琛突然集中部下将领,对他们发表演说:“逆胡叛乱,国门不守,太上皇帝播迁西蜀,道路不通。我与诸公追随大王,非有他故,以上皇诸子,唯王最贤。若总江、淮锐兵,长驱河南、关中,则大功可成。而今不然。大王擅越防区,加兵邻境,陷我等于叛逆,如之奈何?不如趁兵锋未交,各图去就!否则身死家灭,贻羞后世!”诸将听后,都同意季广琛意见。于是大家结盟起誓,由季广琛带领,转投广陵。李璘派骑兵去追,季广琛对来人说:“今日之事,不过想保全性命、不做叛臣而已。我记王恩德,不忍反戈决战。如王苦苦相逼,我等将回头决死一战!”骑兵才不再追击。

部队继续溃散。江南方面,浑惟明也反水,带兵投向江宁。来自岭南道的冯季康看大势已去,也投向白沙(今仪征)。

转瞬之间,李璘几乎已成孤家寡人。他怎么也想不通,连打胜仗、士气正旺的部队,为什么一夜之间,雪崩瓦解一般作鸟兽散?

这日晚上,江北驻守瓜步洲的官军点起篝火,士兵人持两支火把,在江边列阵,以为疑兵。火光经江水倒映,从江面到江北岸,仿佛无数士兵打着火把。江南江北李璘倒戈的部队也打起火把,与官军互相呼应。李璘登上丹阳城楼,看到江南江北火光四起,以为官军已经过江,不禁大惊失色,连夜带上家人及余部弃城逃跑。到了天亮,才发现官军还没有渡江,于是又匆匆忙忙返回城中,让襄城王李准备船只,逃往晋陵(今常州)。

官军派出的斥候探知李璘弃城逃跑,回报江北。于是广陵判官评事裴茂、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带领所部兵马渡江齐进。并派出赵侃、库狄岫、赵连城等二十人组成的敢死队,先行追击到新丰(今丹阳辛丰镇)。这些敢死队士兵到新丰后,不再往前,开始聚众饮酒,直到大醉。李璘得知官军已渡江,即派襄城王李、高仙琦回师拒敌。沿途的驿卒得知消息,赶紧通知新丰的敢死队。赵侃等敢死队士兵出队迎战。双方还没有交手,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带队也赶到,展开骑兵左右翼攻击李部队。交战中,李头部中箭,部队随即被打败。

高仙琦带几名骑兵保护着李璘往南奔逃。到了鄱阳郡(治所在今江西鄱阳县),郡守司马陶备闭门不纳。李璘大怒,举火焚烧城门,入城后抢夺武器库,又大掠余干(今江西余干县)。之后再往西南,到达大庾岭(今韶关大庾岭),准备逃往岭南。此时皇甫侁派出的追兵已经追及,双方交战,李璘受箭伤被擒,随即被处死。襄城王李也被乱兵所害。高仙琦逃走。

李白有一首诗《南奔书怀》,记了这段经历:

遥夜何漫漫,空歌白石烂。宁戚未匡齐,陈平终佐汉。欃枪扫河洛,直割鸿沟半。历数方未迁,云雷屡多难。天人秉旄钺,虎竹光藩翰。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不因秋风起,自有思归叹。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自来白沙上,鼓噪丹阳岸。宾御如浮云,从风各消散。舟中指可掬,城上骸争爂。草草出近关,行行昧前算。南奔剧星火,北寇无涯畔。顾乏七宝鞭,留连道傍玩。太白夜食昴,长虹日中贯。秦赵兴天兵,茫茫九州乱。感遇明主恩,颇高祖逖言。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

李璘未败之前,至德二载元月,玄宗下诰,废李璘为庶人,房陵安置。诰文如下:

顷以凶孽乱常,关畿暂阻。朕乘舆南幸,遵古公避狄之仁;皇帝受命北征,兴少康复夏之绩。犹以藩翰所寄,非亲莫可,永王谓能堪事,令镇江陵,庶其克保维城,有裨王室。而乃弃分符之任,专用钺之威,擅越淮海,公行暴乱。违君父之命,既自贻殃;走蛮貊之邦,欲何逃罪?据其凶悖,理合诛夷,尚以骨肉之间,有所未忍。皇帝诚深孝友,表请哀矜。虽解绶全体,礼可行於曩制;而削土勿王,义亦著於前史。昔广川有罪,因废为人,常山免诛,爰将徙地。是用矜其万死,屈此九刑,宜宽伏之命,俾黜折之典,可悉除爵土,降为庶人。仍於房陵郡安置,所由郡县,勿许东西。朕存训诱,勖之忠孝,不虞孱懦,遂至昏迷。申此典章,弥增愧叹。

诰文结尾完全是一位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的口吻,千载以后读起来依然使人动容。

李璘被杀以后,妻子儿女被送往成都,玄宗伤心了很久才平复。肃宗对这位从小养大的兄弟怀有感情,没有公开其罪行。

李璘幕府的谋士薛镠、韦子春等,被处以死刑。李白原定死刑,后经多方营救,才免于一死,改判长流夜郎。

回头再看李璘叛乱整个过程,有一件事百思不得其解,就是为什么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部下将领突然反水?直到笔者陆续读到与这一事件有关人员的史料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下面看我分析。

先说李璘方面的季广琛、浑惟明。

季广琛、浑惟明,两《唐书》均无传,有关行迹散见于正史,以及各种诗文、墓志、传奇,根据这些零散的记载,基本能还原其以往经历:

季广琛于开元二十三年应武举“智谋将帅科”及第。长期在河西节度任职。天宝元年左右,任河西中马军副使。哥舒翰镇河西时,任瓜州刺史。后又调剑南任职。曾任剑南支度使、御史中丞。安禄山叛乱之前,任成都大都督府长史。大都督府长史,从三品,是一名高官。

浑惟明,铁勒浑部人,袭封皋兰府都督,长期在河西节度任职,为河西节度使哥舒翰部将,天宝十三载以功加云麾将军。云麾将军,武散官,从三品上,也是一名高官。高适有一首诗《送浑将军出塞》,就是写给浑惟明的。浑惟明也写诗,敦煌遗书中发现有浑惟明所作的诗4首。其中有一首《谒圣容》写道:

法雨震天雷,祁山一半颓。鳞鳞碧玉色,寂寂现如来。

缧髻从烟合,圆光满月开。从兹一顶谒,永劫去尘埃。

水平一般,属于唐朝的老干部体。

季广琛、浑惟明都有以下共同特点:军事将领,长期在河西节度任职,都曾为河西节度使哥舒翰部将,安禄山叛乱以前,都是从三品高官。李璘出镇江陵,两人又都在李璘麾下任职。不同的是,叛乱以前,季广琛已经调到剑南任职,浑惟明仍在河西任职。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

季广琛、浑惟明不是李璘出镇以后辟署的官员(辟署对象都是低级官员或无官职人员),也不是荆襄本地官员,只能是李璘赴镇时带过来的朝廷命官。关于季广琛的来历。玄宗入蜀期间,剑南的主官崔圆曾赶到凤州河池郡迎驾,季广琛应当是随员中的一位。恰好此时李璘要去江陵赴任,就被玄宗随手派去辅佐李璘。关于浑惟明,应当是守潼关河西军中的一员,潼关失守后追随玄宗入蜀,途中也被指派辅佐李璘。

回头再看朝廷方面。当肃宗得知李璘有割据图谋时,首先找的是谏议大夫高适商议。之后便作出三项任命:高适为淮南节度使、韦陟为江南东道节度使、来瑱为淮南西道节度使。来瑱当时正在新设立的淮南西道一带作战,根本抽不出身来处理李璘问题。而且设立淮西节度使的目的就是隔断安禄山叛军与李璘可能的联系。实际赴任的只有高适、韦陟二人。但是,无论是两《唐书》,还是《资治通鉴》,在平息李璘叛乱的过程中,都没有有关两人参战的记载。可以说两人连打酱油的角色都不是。那么,肃宗当时郑重其事地找高适商议什么?他作出的高适、韦陟任命决策到底起什么作用?

谜底就在高适、韦陟二人的任职经历中。

谏议大夫高适,长期在河西节度任职。哥舒翰任河西节度使时,高适任掌书记。安禄山叛乱爆发,高适升监察御史,辅佐哥舒翰镇守潼关。潼关失守后,高适西逃,走骆谷追赶玄宗入蜀大队,在河池郡追上玄宗。之后,随玄宗入蜀。肃宗灵武称帝后,又被派往灵武行在。永王李璘起兵,被任命为淮南节度使。

从高适的任职经历看,高适与李璘的两员大将季广琛、浑惟明原来都是河西节度的同僚,而且很可能关系相当不错。肃宗任命高适为淮南节度使,目的就是让他去策反季广琛、浑惟明这些军队高层,根本就不是让他去带兵平叛。

再看看韦陟经历。韦陟,出身京兆韦氏。父亲韦安石,曾在武后、中宗、睿宗三朝做过宰相。韦陟做过礼部侍郎、吏部侍郎,后又外任襄阳太守,山南道采访使。杨国忠做宰相时,因事被贬为昭平平乐尉。肃宗灵武即位后,起复为吴郡太守。还没有到任,恰逢永王李璘起兵,肃宗“令陟招谕,除御史大夫,兼江东节度使。”

韦陟做过吏部侍郎。吏部负责干部人事工作,官员的年考、迁转都要经过吏部,可以说当时的官员没有不认识韦陟的,官员的祖宗三代、从政经历等七七八八的也没有韦陟不知道的。更绝的是,韦陟还在荆襄地区做过主官,而李璘部下大部分出自这一地区。所以让韦陟去招谕,肃宗算是选对人了。

讲到这里,能够看出,肃宗在处理李璘问题时,一开始就定的政治解决的调子。后来事态的发展,也是按照肃宗的设定的步骤走的:季广琛、浑惟明等将领被高适、韦陟策反,临阵倒戈,部队解体,李璘叛乱失败。按照这一结果,李璘还能保住一条命。但让肃宗没想到的是,江南西道采访使皇甫侁居然将李璘给杀了。据《新唐书 玄宗诸子传》记,肃宗在听到永王被皇甫侁所杀后:

谓左右曰:“皇甫侁执吾弟,不送之蜀而擅杀之,何邪?”由是不复用。

所以说,在对待永王李璘上,肃宗是做得相当厚道了。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