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地方教会法律诉讼的亲身见证—王生台

(2010-08-20 22:10:51)
标签:

三一神

基督

福音

主的恢复

地方召会

李常受

分类: 诉讼案纪实

前 言

过去二十多年来,有些基督徒一直对地方教会在八○年代的诉讼官司有误会,认为这是李常受不愿意背十字架、违背了哥林多前书第六章的教训、去了外邦人的法院控告弟兄,最后还令被告的组织破产。这个误会使李常受和地方教会被扣上了喜好法律诉讼的帽子,并使一些基督徒不谅解。有些人还以此恶意中伤、污蔑地方教会。那时我刚刚信主,正好在美国加州柏克莱的地方教会,并身处这场官司的风暴中心。最近,美国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 CRI)院长汉尼葛夫(Hank Hanegraaff)公开认错,我愿意藉这个机会作点见证,向您介绍地方教会打官司的原因,并陈述所知道的真相,希望能化解许多基督徒心中的误会。

汉尼葛夫于二○○九年十二月基督教研究院的期刊封面,以大字公开承认『我们错了!』。在西方所主导的基督教世界中,打击异端邪*教的研究院院长竟然公开向两位中国传道人认错,这的确是一件非常为难的事。但汉尼葛夫坦白承认:「或许没有什么话比『我错了』更难启齿;然而,对一个恪守『真理至上』的事工而言,愿意道出此语,不是可有可无的选择,而是基本的要求』。对于一个凭着无亏良心行事为人的基督徒而言,愿意面对真理来认错,能使他的良心坦然无惧。汉尼葛夫勇于认错的心与行动值得尊敬。我也愿意借着这篇见证,将隐藏在黑暗中的诡诈与误会,暴露于光中,使耶稣基督的真理能被高举、得胜。

得救进入地方教会

我是在一九七五年春,从台湾来到美国念研究所时信主得救的。起先我对主、对圣经、对教会的问题都不清楚,因为功课忙碌,没有太多的精力与时间去研究。一九七六年八月,我到了加州大学柏克莱继续我研究所的学习,带我得救的女同学鼓励我到地方教会中聚会,所以,当我搬到了柏克莱,我就参加了柏克莱教会的聚会。

『弯曲心思者』的出版

在一九七七年底,有人给我一本关于邪*教的书,名为『弯曲心思者』(The Mind Benders),指出其中有一整章论及李常受与地方教会,他要我小心。这书的作者史巴斯(Jack Sparks),是加州柏克莱的基督徒世界解放阵线(后改名为伪灵剖析会,Spiritual Counterfeits Project)的领导人。他在书中指控地方教会对其成员洗脑,使用心思控制的伎俩,在地方教会中控制并恶待会员。但我在地方教会一年多,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为什么有人会这么说呢?次年十一月,在南美由琼斯(Jim Jones)所带领的人民庙堂 (People’s Temple) 九百多人集体自杀的事件爆发,史巴斯立即将『弯曲心思者』更新出版,在紧接着地方教会的一章之后,加上关于人民庙堂集体自杀的记载,此举使读者对地方教会和人民庙堂的邪*教组织产生联想,误认为前者与后者都是同一伙的邪*教。

『神人』的出版

就在此时,另一本名为『神人』(The God-Men)的书出版了。此书由伪灵剖析会写成,专门针对李常受与地方教会,书中对李常受的教导与地方教会中的实行更是大加指控。一九七九年,该书经达迪(Neil Duddy)和伪灵剖析会大幅改编内容,不仅出版英文版,还出版了德文版。一九八一年由美国校园团契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再次发行英文版。书中指控包括:李常受教导教友说谎、欺骗,并以欺骗的手段引人加入地方教会;并言李常受以「铁杖」或「强硬手段」如教皇般的管辖地方教会,叫会友与地方教会之外的亲戚隔离,并与社会隔离,使教友无法对自己的生活负责;甚至鼓励教会的会友从事不道德的行为,如:强暴、说谎、欺骗等。

客观的观察

当我读到书中的描述,令我惊讶万分,因为书中所指控的,都跟我两年多来在柏克莱教会中所看到的、所经历的完全不一样。李常受对圣经的教导,使我更认识人的良心(人的灵之一部分),帮助我们活出合乎圣经的最高标淮道德。怎么这些指控会如此离谱呢?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身居社会中各个阶层,不仅为人正常、温文有礼,他们的家庭也都美满幸福,他们的待人接物在在温暖了我这海外游子的心。对我而言,书中所指控的,实在很难跟我所接触到的这些善良、热心助人的弟兄姊妹连在一起!

可是,因为有自称辨识邪*教之专家的书出来指责,我还是小心为妙,便警惕起来,以免身受其害。在聚会中,我观察周边上的弟兄姊妹全神贯注的敬拜主、享受主;他们的一些实行(如呼求主名和祷读)虽然新奇,或许在其它的教会或团契中没有这么做;但我发现这些实行都是圣经里所题到的,并且历代也有许多属灵的基督徒如此做。在平常生活中,我也观察这些地方教会中的信徒是如何来处理、面对问题并如何待人处事。每次教会中发了李常受的信息,我都仔细并谨慎的读,且查考圣经,看看圣经里究竟是怎么说的,李常受所说的与圣经是否有抵触?另外,我也买了一些解经书籍,看一看其它基督徒是如何来解释圣经,验证比较一下。两三年下来,我发现倪、李两位的信息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读了他们的信息之后,让我更得着生命的供应,也更清楚救恩,并帮助我进入与主的交通中。

地方教会的信徒被严重伤害、受逼迫

我的亲友知道我信了主,『入了教』,便打电话来要我小心,以免误入歧途。这时,我对地方教会中的实行与教导稍微有了些认识,但还是小心翼翼,继续观察。我开始听到一些令人吃惊的消息:因着这两本书的流行,有些美国弟兄姊妹们被家人绑走并强迫参加『反洗脑』,以清除李常受的教导;有些夫妇其中一方因在地方教会中,另一方受到这两本书的影响,而导致婚姻与家庭的破裂;有些信徒只因为在地方教会中,就被公司开革;有些信徒被房东与邻居歧视,没法租到房子住。这些消息几乎每一、两周都在发生。这时,我已经结婚、毕业,开始工作,时间与财力也比较宽裕,我便向主祷告,我要多花点时间好好研读圣经,也要认识圣经中许多的真理,例如:三一神、救主耶稣的身位、祂所赐的救恩、教会……等等。我不愿意因为是妻子带我信主,我就跟她去聚会,我要自己搞清楚这些真理。然后,我才能对这些指控有关的真理部分作出公正的评论。

寻求沟通,却完全被拒绝,伤害越来越厉害

在七○年代末了,陆续听到令人难过的消息:因为受到这两本书的恶意攻击,将地方教会被打成邪教,甚至与人民庙堂并列,弟兄姊妹因而受到的损害越来越厉害。而带领的弟兄们一直照着马太福音十八章中兄弟之间沟通的方式,寻求与作者和出版商沟通,以澄清这些误会。然而这些弟兄们虽一再努力寻求沟通,但不仅吃了闭门羹,对方还嚣张地继续出版破坏力更大的版本。另一方面,其它书籍引用这两本书的评论也越来越多,不实的谣言散布得越来越广。几年下来,因为没有一个公开的论坛来澄清这些误会,坊间的书局也封杀倪柝声和李常受的书籍,没有人能读到他们所教导的;反而相信这两本攻击倪、李书的人越来越多,弟兄姊妹所受的损害也如同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每次我向人传了福音后,就有人拿这两本书给我所传的对象,并警告他们(甚至直到今日,这些书籍所造成的伤害还在网络上继续传播,其所造成的伤害继续增加)。许多弟兄姊妹的身家安全、工作都受到迫害和威胁,这些书籍也被翻成另外的文字出版,在台湾和大陆都有中文版发行。

一九八三年,中国大陆政府根据这两本含不实材料的书籍所编写的材料,作出对李常受职事错误的判决,将李常受与地方教会判为邪*教,而产生了一连串的逼迫,许多地方教会中的带领弟兄被关进牢里,受多年的劳改,甚至还有几位因此而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

被逼入死路,乃效法保罗的上诉该撒

李常受与一些弟兄们多次祷告并寻求主。基于这些作者与出版商不把我们当作主内弟兄,反将我们视为如同毒蛇猛兽的异端邪*教,避而不见;面临被社会排斥、被某些政府逼迫,地方教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弟兄们能继续把这些作不实的控诉者当作主内的弟兄吗?那些在书中公然说谎的毁谤者难道真有基督徒的基本良心吗?于此,弟兄们看到圣经中不仅有马太十八章,也有保罗的榜样:在他受到犹太人的多方攻击,图谋杀死他时,保罗决定要上诉该撒,好继续为主的真理作见证(徒25:2~12)。各位读者,换了您,您会怎么办?

在这时刻,李常受与地方教会所面对的是:地方教会的会众已经被这两本书视为邪*教份子,不再是弟兄了,我们还能继续照着对待弟兄的原则对待他们吗?这两本书不仅严重威胁到地方教会的存在,使许多信徒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更影响到这份职事实行其所受的托付。李常受并不在意他个人的声望,他所关心的,乃是弟兄姊妹所受的迫害与借着这份职事所传讲的真理。因此,他只有效法保罗,将此事告上美国法院,由『该撒』来作公正的决定,找出事实的真相。

正式以法律方式来澄清、解决

经过三年多哑巴吃黄莲般的日子,在试图澄清误会的努力和沟通,弟兄们却到处碰壁,许多信徒也承受了痛苦的迫害。终于在一九八一年,地方教会把「弯曲心思者」和「神人」这两本书提出了诉讼。

证据确凿

于是,法院展开了一连串的搜取证据的会议,有几件惊人的证据出现了:

第一,作者在书中所描绘地方教会迫害的人与事,根本就是不经采证的捏造;书中对贪污金钱的指控根本是无中生有。『神人』一书的作者尼尔达迪自身道德败坏(如吸毒、尚未离婚就与情妇同居等),却诬指地方教会的道德堕落。几次在美国取证时,请他不到;后来他逃到欧洲,因为他无法面对真相,甚至企图自杀。把他救活之后,他吐出真相,这些指控全是他恶意的、造假的毁谤。

第二,关于神学或基本信仰上对李常受论点的引用,作者都是恶意的断章取义,从未花时间仔细研究整体的教训;有时还故意在所引用的字句中窜改原文,好将错误加诸其上。读者因没有机会直接去读李常受的信息作直接考证,就被误导了。

第三,法院发现了书面证据,写这些书本的原因:这是由一个在美国校园中具有声望的基督徒团体所策划的。因为在六○年末与七○年初,有几位他们组织中的带领人,因为看见了李常受的信息而被这些真理吸引,就转到地方教会中。这个团体因为惧怕他们的工作受到打击,就花钱请这些所谓的邪*教专家来攻击李常受,目的是要将地方教会消灭殆尽,好维持他们原先的利益。这些资料都收集在长达五年的搜证资料中。

专家求证

在诉讼期间,地方教会邀请了一些在神学教义、社会道德、宗教组织等有研究的专家作客观的求证。这些专家参加了一些搜证会议并地方教会的聚会和活动,他们都证实,地方教会的教导与实行都合乎历代正统基督徒的教导与实行,并无逾越之处。

「弯曲心思者」出版商寻求和解并登报回收

『弯曲心思者』的出版商尼尔森托马斯(Thomas Nelson)发现,这些错误在法庭前无法立足,乃于一九八三年与地方教会达成和解协议,并在美国十八份报纸登报收回尚未卖出的书。

『神人』的伪灵剖析会预期败诉,突然宣告破产,逃避赔款的责任

『神人』的伪灵剖析会预期会败诉,竟在法庭宣判的前夕突然宣告破产并且没有出庭。事后显明,他们破产的声明只是想要逃避赔款的责任,并且装出遭受地方教会打击的可怜样子。这卑鄙的手段果然使许多人中计,博取了他们的同情。

法院的判决:造假、恶意毁谤

由于造假、恶意毁谤的证据确凿,法官对被告一方的动机与态度,并对地方教会所提出之证人的水平与资格,均有深刻印象。法庭乃宣判作者与出版商是恶意毁谤,书中主要部分均属虚假、毁谤及僭越法定的合理权利,诽谤罪成立。然而法院所判的巨额赔偿,因被告破产的缘故而无从罚起。被告的阴谋得逞,换了名字,再起炉灶。

亲自求证:作者缺乏基本写作道德,恶意罗织莫须有的罪名

而我本人也将『神人』一书中所引用的与李常受对圣经的教导作了一番比较与研究,发现这本书中居然擅自窜改李常受所说的话,有时是一个字,有时是断章取义,对李常受所言之正统、平衡的真理故意不题。当这些被窜改过或故意错引的句子被引用时,李常受的教导当然被扭曲了,使之成为有讲论异端之嫌。这种不道德的手法对于我这从事研究的基督徒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遑论写作的道德。作者的手法简直就是故意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凭这样的水平怎能自居为负责监督邪*教的专家?包括背后的支持者在内都是基督徒,居然恶意说谎,企图打击无辜的『弟兄』?在他们的眼光中,地方教会的信徒岂真是他们的主内『弟兄』?可是,他们在恶意指控之后,却装作是被地方教会控诉而破产,瞒骗了许多人。他们可有良心吗?这实在令人震惊!在基督教里,竟然有『弟兄』为了自身的利益,不顾圣经的教导,如该隐杀弟兄一般,心怀这么大的仇恨,要将地方教会置之于死地,他们将来要如何面对基督的审判?

事件真相大白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今天还是有许多基督徒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清楚,错以为李常受虽教导要背十字架,不可控告弟兄,自己却违背圣经的教训,打官司控告弟兄。岂不知,原告背后有这些不可告人的阴谋与私心,不把将地方教会的人当作弟兄,亟欲消灭为快。而且,从出书到法庭宣判至今,还自居正统,造出假形像,误导大众,这是基督徒该有的行为吗?

地方教会谨守圣经的教训寻求沟通

在这两件诉讼案之后,有一个更诡诈的谣言流传着,说地方教会试图用法律行为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然而我多年来在其中可以见证:地方教会一直谨守着圣经的教训,从不以法律诉讼作为威胁。弟兄们都是多面的寻求与对方沟通,此原则从未改变。水流职事站(李常受的信息出版社)发言人克里斯•怀尔德(Chris Wilde)说:『当我们注意到某些出版品报导的与实际情况完全不合时,我们就依据圣经的教训予以劝告,并与我们的弟兄有接触,以图消除误解。诉讼绝不是我们最先的回应和愿望』。

基督教研究院(CRI)的公开道歉

最近,美国基督教研究院公开认错,承认他们在七十年代早期对地方教会进行的评估是错误的。基督教研究院院长在详尽研究之后公开承认说,『我们第一手研究的结果,一言以蔽之,就是「我们错了!」』

七十年代初期(比前述两本邪恶的书之出版的时间更早),基督教研究院曾与巴莎迪诺夫妇(Bob & Gretchen Passantino)二位研究人士合作,对地方教会进行评估。期后,巴莎迪诺夫妇在两本小册里描绘李常受的教训介于背道和异端之间,基督教研究院当时的主持人马丁在《新邪*教》一书中也对李常受的神学提出严峻的批评。其它研究人员便开始将邪*教的标签贴在地方教会上,并指称该运动不仅是神学上的异端,更会对人的心理、对社会造成伤害,甚至引起犯罪的行为。这些研究的结果成了日后许多错误信息的来源,成为许多指控地方教会为「邪*教」者所引用的根据。基督教研究院承认:『我们极具批评性的评估,日后被许多评论所参照并引用』,他们当时的评估结果『竟成了日后错误信息的主要来源』。

基督教研究院态度转变的原因

因着愿意与地方教会敞开沟通,基督教研究院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基督教研究院杂志的主编米勒(Elliot Miller)见证在二○○三年他们开始接受地方教会的邀请,就着信仰展开对话。他说,『随后几年,我们发现自己对他们某些教导有极大的误解』。在这六年对话中,基督教研究院和巴莎迪诺夫妇愿意沟通的态度,以及地方教会乐意把所有相关的数据提供,都使他们能全面地对地方教会作出研究和评估。这次,他们不仅在美国,更远赴中国大陆、南韩和英国,收集第一手资料。他们甚至审慎地评估数以百计的书籍文章、教会文件、影音纪录和法庭档案。这次的研究与三十多年前的评估在研究方法上截然不同。借着这样全面详尽的研究,他们便发现他们对地方教会某些教导有极大的误解。

以往的批判采取先入为主的看法,仅抓住一些与传统神学不同的发表字句,便随便或故意地断章取义,草率判断,将地方教会描述为『有类似邪*教的特征』。这种草率的断言却竟又被有心之士一再引用,成为罗织地方教会罪名的根据。这些错误的评估一再地被引用,使日后对地方教会的批评都陷入一种以谎言堆加的恶性循环里,对一些跟随正统信仰的信徒造成严重的伤害。在远东有无数在地方教会聚会的信徒因这些错误而遭受逼迫。当米勒和巴莎迪诺往远东访问研究时,就分别遇了一些因这些错误而被判囚十七年和二十四年的弟兄,他们都诚挚地向这些曾经被囚的弟兄们道歉说:『我错了!』米勒在公开的道歉中也承认:『我们几度前往远东访问之后终于认清,此一运动乃代表神在该区域及关键的工作,而我们以及其中西方反邪教工作者所发表的评论,已对其造成了严重的阻挠』。

巴莎迪诺道出她的心得:『我们所作第一次有限的调查,是在一九七五年和一九八○年间;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有机会全新地、彻底地重新调查并评估地方教会的教训和实行,包括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教训。我可以取得该运动所有的印刷和录音材料。我也能接触任何成员,不论是新进的,或是已服事地方教会数十年的领头弟兄。我进行了审慎、透彻的研究,长达数月之久。我深信,如今我有一个更好、更淮确、更全面的根据,来作以下结论:此运动确为一基督教运动,其教训和实行全属正统基督教范畴。她特别对父母作出以下承诺:『地方教会是正当的、在神学上是正统的、在属灵上是忠信的团体。在其中,你的子女能够培养出真实基督徒的忠诚和成熟』。

富勒神学院的公开声明

不仅这几位研究异端邪*教的专家作了这样的研究,连美国著名的神学院也愿意与地方教会有敞开的沟通并研究。二○○四年,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也与地方教会带领弟兄展开一次广泛且审慎的检视和评估。富勒神学院提到双方的对话:『诚垦、敞开、坦率,且毫无保留』。经过数年审阅之后,他们发表一份公开声明,其结论为:『地方教会及其成员的教训与实行,在每一基本面,均体现出纯正、合乎历史并合乎圣经的基督徒信仰』。他们在报告中指出:『某些圈子的人对倪柝声与李常受教训之理解,与两人著作中的实际教训,有极大的差异』。

香港的苏颖智牧师的声明

这些差异仍然存在,我诚挚地相信,地方教会的带领弟兄乐意与这些仍然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对话,以寻求基督徒的沟通。就如香港的苏颖智牧师多年来一直指责李常受讲基督是受造物,是与亚流异端和耶和华见证人同类的。但当他与地方教会的弟兄们有足够的沟通后,他在二○○八年十一月发表了郑重声明,承认地方教会是『我们的弟兄姊妹』。

恳 求

为了真理的缘故,希望借着这几位愿意沟通的专家所作的结论,并这篇见证能帮助一些对这事还存有误会的主内弟兄撇下成见,欢迎您与我们沟通。在神的儿女间,真正唯一的仇敌乃是那恶者,他从起初就是说谎的,也是说谎者的父(约8:44)。它最邪恶狡猾的伎俩还非来自罪、世界,乃是利用神儿女的热忱,包装在『替天行道』的义愤里;在神儿女中散播谎言,以掀起仇恨、撕裂合一,使基督身体的建造不能达成。但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主耶稣所要得到的教会。求主在这黑暗末世,发出祂真理的亮光,照亮所有被谎言蒙蔽的角落,以父神赐给我们主内弟兄的生命与爱,一同见证基督的身体是不能被仇敌所破坏、撕裂的。(王生台

◆文章来源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695c120100gy3w.html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