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作家网# 第一章:十年后,他回来了。

(2018-05-04 15:15:15)
标签:

中国作家网

分类: 《我对他的所有回忆》
      窗外漆黑的夜,房间里数不清的玻璃灯罩下烛光跳动,包围着蜷缩在窗边地板上不停摸着自己胸前平安扣的一个安静的黑影。房间没有声音,没有风,就连蜡烛的火苗都没有丝毫的摇摆,直直的向着玻璃罩外无尽的黑暗燃烧着,仿佛只要一直这样直直的烧着,就能烧透玻璃,烧掉无尽的黑夜,烧尽没有一丝活着气息的那个安静的黑影。阳台盛开的蓝色白色矢车菊对着天空的繁星摇摇叶子,一天又过去了。
  “叮~”初冬阳抱起放在身边的电脑查收邮件,靠在沙发背面,对着窗外的黑夜和窗上倒影的跳跃的烛火,开始工作。除了垃圾邮件,会给她发邮件的只有六六。这次翻译的竟然不是文学作品,是核材料。冬阳从不挑三拣四,不只对工作如此,对什么都如此。
  一年多以来,六六浑然变身初冬阳的老妈子,隔三差五来检查一下她还活着没,每天按时定好外卖送到门口,拜托送外卖的小哥把放在门口的垃圾顺手扔掉。给她找翻译文学作品的工作,管理着她所有的钱。冬阳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钱,那些赔款,支付宝账号,银行卡信用卡所有的都在六六手里,她不关心今天是几号,星期几,不知道自己来姨妈的日子。收到姨妈巾和止疼药的快递,她才会知道明天可能是自己要来姨妈的日子。她不穿衣服,只是偶尔冷的时候披着床单。只有在晚上才会拉开窗帘,躺在窗边摸着玻璃上跳动的烛火,摸着胸前的平安扣,摸着腿上那块起起伏伏的伤疤。她就这样不死不活的活着,没有起伏,没有痛疼。
  房里,没有一盏灯,哪怕是夏天防蚊的小夜灯都找不到。边边角角上摆满了各个颜色的蜡烛,大小不一。六六为了安全,给每个蜡烛都配备了一个玻璃灯罩,防止火苗溅到桌布窗帘上,然后冬阳就坦然自若的蜷缩在一片火海里。
  “接电话吧,我是六六;接电话吧,我是六六~”是六六在自己手机上设置的来电铃声。
  “冬阳,刚发邮件的这些资料明天中午12点之前交稿,可以吗?”
  “可以”冰凉的语气把电话那边的六六都带到大雪纷飞的冬季,即使还在酷暑的时节“物业今天找我说要停水断电了。
  “你卡里的余额不足,坐吃山空一年多,房贷加上医药费,钱不多了”六六摆弄着办工桌上那些银行卡,看着电脑屏幕上60多万的余额数字。
  “那帮我找份工作吧”。
  “我们公司现在就在招聘日语翻译,就是你现在翻译的这个柏崎刈羽核电厂的合作项目,是我们新任总裁带回的新项目,你也知道之前我们公司主要是跟欧美合作的。不然你考虑一下?”
  换来跟无尽的黑夜一样无尽的沉默,没有气息的沉默

  六六看了几眼手里公司刚发的两份宣传册,然后将银行卡和存折夹在一份宣传册中锁入抽屉。又重新拿起电话,打给在金融理财公司做副总的徐清风。
  “大括号,我一会儿把冬阳的60万转到你的户头上,在你们公司给她开一个户头,帮她暂时投资这些钱,不要让她知道她还有这笔钱。”
  “你想干嘛?”徐清风从座位起身,看着窗外霓虹斑斓的这座城市,下班点楼下密密麻麻的拥挤的火柴盒大小的私家车。即使在17楼那些着急刺耳的鸣笛声也依旧清晰“我的业绩表已经很辉煌了,还不需要夫人这般热心。”
  “秘密,你只要知道一切都是为了冬阳就好”六六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还有三个月就到举行婚礼的日子了。
  “冬阳,最近还好吧。”
  “老样子,不会寻死,也不想活着”六六拿起公司的宣传册又看了几眼上面从法国刚回来上任的总裁照片。
  清风点起一根烟,背靠在窗户上,没有回应。
  六六敲了敲了总裁帅气的笑脸,合上宣传册,笑了笑。
  “你打什么鬼主意?”清风夹着烟的手揉捏着额头。
  “都说了,是秘密。大括号你还不下班吗,来接我吧,我们去李叔那吃油焖大虾”轻松地转着座椅。
  六六,转完款后关上电脑,把另一份宣传册装进包里去等电梯。

  “您好,23层到了……”随着声音缓缓打开的电梯门,里面站着的人着实让六六震惊了一下,就像一个周前在公司大厅全体员工迎接新总裁,看到人群簇拥中走出的是他时一样的震惊。
  “凌总好,张特助好”六六礼貌性的问候。
  “进来吧,一起下去。”张旭微笑着露出一张完美无瑕的帅气的脸。
  “好的,谢谢张特助”六六走进电梯,按下了电梯按钮。
  凌晨穿着粉色的衬衣,挂着微笑的他似乎比十年前更加帅气了。冬阳说过她喜欢他眼睛上长长的睫毛,总忍不住想去拥抱他的忧郁冷清的眼神,微微卷起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葡萄紫的颜色,他的高鼻梁,有棱角却又不尖锐的线条……他还是她喜欢的那个样子。
  张旭对刚闯入电梯的美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边和身边的凌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之后去哪儿快活,眼睛却盯着六六的工作牌“工程设计师刘丹”在脑海中翻阅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同学录搜索着这个名字,没有丝毫印象,只是觉得熟悉。
  “你……”张旭刚要开口问,电梯在1楼停下,缓缓开了门。
  六六回头:“凌总,张特助,再见”便微笑着退出了电梯。
  凌晨和张旭还要去地下二层的停车场取车,回应了一声“路上小心”就关上了电梯。
  “凌晨,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人有点面熟?”
  “你看美女不都面熟吗?公司的员工不是一周前都在大厅列队欢迎您张大特助了嘛”
  “不是,我是觉得我们好多年前就认识的那种面熟。再说了,那哪是欢迎我,明明是欢迎你好不好。”
  “呦,不会是一笔我不知道的风流债吧”凌晨一脸坏笑
  “我是风流,可从不欠债,她们可都从我这收获良多”张旭笑着捶了凌晨的胸一拳:“你可欠了不少,谈了几个女朋友了都没能得到你的宠幸,你说实话你回国是不是为了她。”
  凌晨低头笑了笑:“她是谁呀?”
  “别装,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估计已经结婚了,说不定还是孩子的妈了。谁知道现在她在哪?只是恰好赶上这个核电项目,就跟着项目过来了”心里默想:如果还能遇到,只想知道她过得很好。
  “也是,你也是订婚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想的,多想想丽莎吧。趁你进坟墓之前喝酒撸串去。”
  “你不是一直想替我进这座坟墓嘛,放心,你会替补的。”

  坐在清风车里,六六回忆着刚才的和凌晨他们偶遇的那一刻,他们不记得她了,那他们会记得冬阳吗?会记得的,他们本来就不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高中的时候在宿舍排行老六的她,冬阳给她起的六六的名字,人前人后都叫她六六,从没叫过自己的名字。真的还能记得吗?毕竟样子也变了很多,现在的她……
  “在想什么?一路上这么安静”清风看着一脸沉思的六六发问。
  “你还记得凌晨吗?”
  “冬阳高中追了三年的凌晨?”清风一脸惊讶。
  “边吃边聊”六六拿着包和清风下了车,一起走进之前他们和冬阳林嘉常来的那家小店。似乎他们常光顾的店面都是曾经冬阳推荐给她的,贪吃鬼的冬阳甚至可以说吃遍了盐城所有的餐馆都不为过,从地摊到五星级。
  六六,从包里拿出那份宣传册,翻开第一页递给清风。
  “这就是你说的,秘密”清风指着宣传册上完美无瑕的凌晨的笑脸,让男人都有几分爱慕的帅气成熟的笑脸。
  “我想让冬阳到我们公司做凌晨带进来的这个项目的翻译,想……”
  “这么多年了,冬阳不一样了,凌晨可能也代替不了林嘉。”
  “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刚刚我在电梯遇到凌晨还有那个天天在凌晨身边阴魂不散的张旭,他们没有认出我。我又开始害怕再次相遇会不会让她更伤心”六六想起现在的冬阳眼圈开始泛红,筷子无精打采的拨弄着眼前冬阳曾经最爱吃的油焖大虾。
  “把钱藏起来就是想让她去你们公司上班?”清风点起烟,把宣传册推回六六眼前。
  “嗯,日语翻译。”六六抬起头看着清风。
  “在火化场晕过去醒来之后再也没掉一滴眼泪,甚至连林嘉的墓地都没去过,她现在的情况的确不会更糟了,或许所有的改变对她都是好的”清风吐了口烟。
  “要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六六哽咽住侧头看着窗外过往的车辆,摸着脸上的眼泪。
  “那就试试”清风捻灭烟,伸手轻抚掉六六嘴角挂着的泪珠“让她去你们公司上班。”

  六六对着电脑里冬阳刚发过来的翻译材料,还有审核通过的HR通知,脑海里不断响起昨晚清风说的“试试吧”的声音,还有一年多以前冬阳无忧无虑的笑脸,拨通了她的电话。
  “冬阳,公司看过你的简历和翻译材料了,明天你能来面试一下吗。”
  “嗯,好。”
  冬阳打开空气净化器,这是六六担心她天天点蜡烛给她送来的,摸着身边一个一个蜡烛杯,六六的确为自己做了太多。她拿起桌角的小蜡烛,看着里面满满的烛油,轻轻一侧,烛油一滴一滴滴到自己右腿的那块梅花形的胎记上,烛火随着烛芯滋啦滋啦的声音晃动,她咽了一口口水身体一颤,然后睁开眼看着这个在白日里依旧昏黄空荡的房子,窗外随风微动的矢车菊。
  听到答案的六六,闭上眼“林嘉,你要保佑冬阳。”
  初冬阳挂上电话,用手刮掉已经凝固在自己胎记上的蜡。这样重复了一年多,腿上的胎记已经变成层层的疤。
  “如果我也跟电视剧里的那个女的一样毁容了失忆了,你可以靠我腿上的胎记找到我”冬阳依偎在林嘉的怀里吃着薯片看着韩剧,窗外阳光懒洋洋的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长在这里怎么看,难道我要不停的撩女人的裙子一个一个找你吗?”
  “你敢”冬阳用抱枕捶打着林嘉的脸。
  “这么帅的脸你都舍得打,我有什么不敢的”林嘉撩起她的裙子。
  “啊……”冬阳慌乱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林嘉追着她,总是趁机撩起她的裙子,两人互相咯吱嬉闹着,那是他们刚搬进这个房子的第一个周末。
  初冬阳摸着被烛油烫得面目全非的胎记,如果你再也不会回来找我,留着它又有什么用。

  晚上,六六拎着大包小包到了初冬阳的府邸。
  “现在这么瘦以前的衣服估计都穿不了了”六六把柜子里的衣服全都搬出来扔进提前准备好的编织袋,塞到柜子最下面,然后把新买的几件衣服洗好风干,熨好叠好放在冬阳的床头。
  “今晚不走了?”初冬阳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六六。
  “不走啦,结婚之前我打算都住你这了,周末我把行李搬过来,你上下班坐我的车也方便。”
  “面试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我这还没有灯?”
  “没灯算什么,只要有网我就能生存”拉上卧室里的窗帘“睡吧,我把你翻译的那份资料给HR看过了,面试肯定没问题。”
  凌海集团,没卡寸步难行。而且卡根据级别有不同的限制,比如六六的卡只能从23到1楼,地下1楼的餐厅和地下2楼的停车场,别的楼层是无权去的。每个楼层负责不同的项目,核电,军工,船,橡胶……凌海集团在机械材料工程方面在全球可算屈指可数的企业了。
  六六特意和初冬阳早到半个小时,想带她提前了解一下公司。冬阳穿着一件浅灰连衣裙,长过膝盖,遮挡住她腿上的伤疤。戴着大大的眼镜,头发披散在肩膀处,中分的发型挡住她二分之一的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六六却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等着电梯一层一层的落到自己的脚边,然后,缓缓开门。
  “额,凌总好”六六感觉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没想到这么早,这么快,又是这样的相遇。
  初冬阳盯着电梯里的那个加了一夜班,疲惫不堪又挂着笑容的那张熟悉的脸,仿佛出现了重影,眼前的这个人在不停的晃,不停的晃直至光晕与他完全重合。未觉得陌生,一年前的日子里偶尔在心里偷偷看着他,这也是她对林嘉最愧疚的地方,直到林嘉离开自己。
  “这么早?”凌晨笑眯眯得把西服甩到肩上从电梯出来,本该直接这样走掉去取车的他,忽然停在初冬阳面前,注视她盯着自己看的木木的眼神。
  六六感觉自己都不能呼吸了,甚至觉得接下来的一幕凌晨会直接把她抱在怀里,可是他没有。
  “你怎么没戴工作卡?刘丹,这是你朋友吗?我们这外人可是不让进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凌晨侧头看着六六。
  “她是来面试的,是凌总带的RB核电项目的翻译工作,一会儿到一楼前台领面试卡。”六六慌忙平复心情解释着。
  “奥,这样子。那你们上去吧”凌晨看了一眼眼前毫无生活气息的初冬阳一眼,侧身走过。
  六六拉着依旧冷冰冰的冬阳,走进电梯,盘算着该怎么样向她解释,一边观察她的反应。没有一丝反应,仿佛刚才遇到的不是她十年前深爱的男孩,只是给她送外卖的小哥。
  “等一下”在电梯刚要关上的刹那,伸进一只手腕戴着红绳的手,电梯门又缓缓打开。“你叫什么名字?”凌晨靠在电梯门边,看着冷冰冰的她。
  “她……”六六冒了一身冷汗,该说吗,说了会记起来吗,记不起会不会又伤害到冬阳。
  “Summer”初冬阳有些沙哑的声音。
  “Summer,夏天。好名字。OK,面试顺利。”凌晨微微一笑,掏出车钥匙向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六六,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看着眼前纹丝未动的初冬阳,自己竟然鼻子酸酸的想笑又想哭。对他,的确不是外卖小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出于什么心理,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是谁。
  初冬阳随着电梯门的关上,松开了在身后掐着自己大腿的手。的确,这不是梦。十年后,他回来了,可是她已经不是那个能容纳所有雾霾的容纳器了。他也变了,虽然就短短的几分钟,她依旧感觉到他变了,只是还有一双忧郁冷清的眼睛。

  “初冬阳小姐的专业技能掌握的很好,翻译的材料我请领导看过,也很满意。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HR经理翻着她的简历。
  “您请问。”
  “为什么停了一年没有工作”。
  “病了。”
  “初小姐,已经29岁了,可以说到了试婚年龄段,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那又为什么留在盐城?您并不是本地人,而且您的家乡江城也发展得很好。”
  “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在这上的大学,毕业之后就留下了。”
  ……
  初冬阳面试结束之后,跟六六打了个招呼独自回家。好久没出门了,忽然很想溜达溜达,以前就习惯沿着路边的盲道延伸的方向漫无目的的走。路过一所中学,注视着栅栏里的橡胶操场,暑假,操场很空,一个人也没有,和那时一样。
  初冬阳和凌晨并肩交叉躺在足球场最中央的白色发球点。
  初冬阳问:“你想去哪个城市读大学?”斑斓的星空,打破了操场只有两个人的安静。
  “盐城。”
  “盐城?很难考的。要是考不上呢?”
  “再考一年。”
  “要是还没有呢?”
  “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那我也要去盐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