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老师语文工作室
徐老师语文工作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731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美文欣赏

(2019-04-17 12:15:5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美文欣赏作者:缘木求鱼

初升之月的魅力

[美]彼得·斯坦哈特

①我家附近有一座小山,我常常在夜间爬上去。城市的噪音变成了远远的低语。在黑暗的寂静中,我分享着蟋蟀的欢乐和鸱鸺(chīxiū,猫头鹰)的自信。但我来观看的是月出的活剧。因为,这使我心中重新获得被城市过于慷慨地消耗掉的宁静与明澈。

②从这座小山上,我已观看过多次的月出。每一次月出,就像美妙的音乐一样,激动我的心弦,然后又抚慰我的心灵。

③凝望月亮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对于史前时代的猎人们来说,头顶上的月亮就像心跳一样准确无误。他们知道,每隔29天,月亮就会变得丰满圆润,光华四射,然后生病消瘦而死去,接着又再次诞生。能凭经验懂得月亮的变化模式一定是一件很深奥的事。

④但我们住在户内的人,却与月亮失去了联系。路灯的闪烁和污染的灰尘像面纱一样遮住了夜空。虽然,人类已经在月球上漫步,但月亮却变得不是那么熟悉了。我们之中很少有人能说出当晚的月亮将在什么时间升起。然而,它仍然在吸引着我们的思绪。如果我们毫无预料地突然看到一轮满月,巨大金黄,挂在地平线上,我们会茫然不知所措,只能凝眸回望它那端庄的仪容。而对那些凝望者,月亮是会有所赐予的。

⑤我懂得月亮的赐予是在一个七月的晚上,在山上。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注视着东面,在一道山脊的那一边有一团明亮的桔黄色的光亮,看上去像林中的篝火。突然间,那道山脊本身似乎猛地燃烧了起来。接着,那初升的月亮又大又红,由于夏日大气中的灰尘和水汽而变得形状怪诞,从树林中赫然升起。

⑥就这样,由于被大地灼热的气息所歪曲,月亮看起来性格乖戾,残缺不全。但是,当月亮脱离了山脊而升起时,它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坚定性和权威感。它的面色变化着,从红色变成桔色,变成金色,再变成冷黄色。它似乎是从暗淡下来的大地中吸取着光明,因为,随着月亮的上升,下面的山峦和山谷变得越来越暗淡无光。当月亮脱离了地平线,胸脯丰满浑圆,带着象牙色的清辉独自挂在那里时,山谷已成了这幅景色中的一些深深的阴影。突然间,我感到一种自信和一种几乎想放声大笑的欢乐。

⑦这一幕延续了一个小时。月出是缓慢的,充满了种种微妙之处。要观赏它,我们必须渐渐置身于更古老、更耐心的时间观念之中。观赏月亮执著地逐渐升高就是在我们自己心中找到一种不寻常的宁静。我们的想像力渐渐意识到宇宙的广漠,大地的辽阔,感到我们自身的存在是多么不可思议。我们感到渺小,但享有特殊的荣幸。

⑧我常常回到初升之月的身边,特别是当各种事务把悠闲和梦幻的清晰挤到我生活的一个小小的角落中去时,我更受到强烈的吸引。于是我就到我的小山上去,等待那猎人的月亮,巨大、金黄的月亮升起在地平线上,使夜充满梦幻。

⑨一只鸱鸺从山岭之巅猝然扑下,无声无息,但明亮如焰。一只蟋蟀在草丛中尖声吟唱。我想起诗人和音乐家,想起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想起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创作的罗兰佐说道:“月光睡眠在这岸上何等美妙!让我们在这里坐下,让音乐之声轻轻注入我们耳中。”我思索着,他们的诗句与音乐是否像蟋蟀的乐曲一样,在某种意义上正是月亮的嗓音。带着这样的思绪,我那城市生活引起的茫然迷乱融化在夜的安谧之中。

⑩恋人们和诗人们在夜里找到更深刻的含义。我们也都会情不自禁地提出更深刻的问题——关于我们的起源、我们的命运。在月亮升起时,当我们按照天空的速度减缓我们大脑的节奏时,魔力就悄悄地笼罩了我们。我们打开感情的阀门,使我们大脑中那些在白昼里被理智锁住的部分驱动起来。越过遥远的时空,我们倾听古代猎人们的喃喃低语,看见久远以前诗人们和恋人们的幻梦重现。(选自《读者》,有改动)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节选)

张晓风

山水的圣谕

  我终于独自一人了。 
  独自一人来面领山水的圣谕。 
  一片大地能昂起几座山?一座山能出多少树?一棵树里能秘藏多少鸟?一声鸟鸣能婉转倾泄多少天机? 
  鸟声真是一种奇怪的音乐——鸟愈叫,山愈幽深寂静。 
  流云匆匆从树隙穿过——云是山的使者吧——我竟是闲于闲去的一个。 
  “喂!”我坐在树下,叫住云,学当年孔子,叫趋庭而过的鲤,并且愉快地问他,“你学了诗没有?” 
  并不渴,在十一月山间的新凉中,但每看到山泉我仍然忍不住停下来喝一口。雨后初晴的早晨,山中轰轰然全是水声,插手入寒泉,只觉自己也是一片冰心在玉壶。而人世在哪里?当我一插手之际,红尘中几人生了?几人死了?几人灰情来欲大彻大悟了? 
  剪水为衣,搏山为钵,山水的衣钵可授之何人?叩山为钟鸣,抚水成琴弦,山水的清音谁是知者?山是千绕百折的璇巩图,水是逆流而读或顺流而读都美丽的回文诗,山水的诗情谁来领管? 
  俯视脚下的深涧,浪花翻涌,一直,我以为浪是水的一种偶然,一种偶然搅起的激情。但行到此外,我忽竟发现不然,应该说水是浪的一种偶然,平流的水是浪花偶而憩息时的宁静。 
  同样是岛同样有山,不知为什么,香港的山里就没有这份云来雾往,朝烟夕岚以及千层山万重水的帮国韵味,香港没有极高的山,极巨的神木,香港的景也不能说不好,只是一览无遗,但然得令人不习惯。 
  对一个中国人而言,烟岚是山的呼吸,而拉拉山,此正在徐舒的深呼吸。 



  小的时候老师点名,我们一一举手说: 
  “在!” 
  当我来到拉拉山,山在。 
  当我访水,水在。 
  还有,万物皆山,还有,岁月也在。 
  转过一个弯,神木便在那里,在海拔一千八百公尺的地方,在拉拉山与塔曼山之间,以它五十四公尺的身高,面对不满五尺四寸的我。 
  他在,我在,我们彼此对望着。 
  想起刚才在路上我曾问司机: 
  “都说神木是一个教授发现的,他没有发现以前你们知道不知道?” 
  “哈,我们早就知道啦,从做小孩子就知道,大家都知道的嘛!它早就在那里了!” 
  被发现,或不被发现,被命名,或不被命名,被一个泰雅族的山地小孩知道,或被森林系的教授知道,它反正那里。 
  心情又激动又平静,激动,因为它超乎想象的巨大庄严。平静,是因为觉得如此是一座倒生的翡翠矿,需要用仰角去挖掘。 
  路旁钉着几张原木椅子,长满了癣苔,野蕨从木板裂开的瘢目冒生出来,是谁坐在这张椅子上把它坐出一片苔痕?是那叫做“时同”的过客吗? 
  再往前,是更高的一株神木,叫复兴二号。 
  再走,仍有神木,再走,还有。这里是神木家族的聚居之处。 
  十一点了,秋山在此刻竟也是阳光炙人的,我躺在复兴二号下面,想起唐人的传奇,虬髯客不带一丝邪念卧看红拂女梳垂地的长发,那景象真华丽。我此刻也卧看大树在风中梳着那满头青丝,所不同的是,我也有华发绿鬓,跟巨木相向苍翠。 
  人行到复兴一号下面,忽然有些悲怆,这是胸腔最阔大的一棵,直立在空无凭依的小山坡上,似乎被雷殛过,有些地方劈剖开来,老干枯干苍古,分叉部分却活着。 
  怎么会有一棵树同时包括死之深沉和生之愉悦! 
  坐在树根上,惊看枕月衾云的众枝柯,忽然,一滴水,棒喝似地打到头上。那枝柯间也有汉武帝所喜欢的承露盘吗? 
  真的,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要来看神木呢?对生计而言,神木当然不及番石榴,又不及稻子麦子。 
  我们要稻子,要麦子,要番石榴,可是,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的确也想要一棵或很多棵神木。 
  我们要一个形象来把我们自己画给自己看,我们需要一则神话来把我们自己说给自己听:千年不移的真挚深情,阅尽风霜的泰然庄矜……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适者

  听惯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使人不觉被绷紧了,仿佛自己正介于适者之同,又好像适干生存者的名单即将宣布了,我们连自己生存下去的权利都开始怀疑来了。 
  但在山中,每一种生物都尊严的活着,巨大悠久如神木,神奇尊贵如灵芝,微小如阴岩石上恰似芝麻点大的菌子,美如凤尾蝶,丑如小晰蜴,古怪如金狗毛,卑弱如匍伏结根的蔓草,以及种种不知名的万类万品,生命是如此仁慈公平。 
  甚至连没有生命的,也和谐地存在着,土有土的高贵,石有石的尊严,倒地而死无人凭吊的权尸也纵容菌子、蕨草、蓟苔的木耳爬得它一身,你不由觉得那树尸竟也是另一种大地,它因容纳异已而在那些小东西身上又青青翠翠地再活了起来。 
  生命是有充分的余裕的。 
  忽然,我听到人声,胡先生来接我了。 
  “就在那上面,”他指着头上的岩突叫着,“我爸爸打过三只熊!” 
  我有点生气,怎么不早讲?他大概怕吓着我,其实,我如果事先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大黑熊出没的路,一定要兴奋十倍。可惜了! 
  “熊肉好不好吃?” 
  “不好吃,太肥了。”他顺手摘了一把野草,又顺手扔了,他对逝去的岁月并不留恋,他真正挂心的是他的车,他的孩子,他计划中的旅馆。 
  山风跟我说了一天,野水跟我聊了一天,我累了。回来的公路局车上安分地凭窗俯看极深极深的山涧,心里盘算着要到何方借一只长瓢,也许长如构子星座的长标瓢,并且舀起一瓢清清冽冽的泉水。 
  有人在山跟山之间扯起吊索吊竹子,我有点喜欢做那竹子。 
  回到复兴,复兴在四山之间,四山在金云的合抱中。 

水程

  清晨,我沿复兴山庄旁边的小路往吊桥走去。 
  吊桥悬在两山之间,不着天,不巴地,不连水——吊桥真美。走吊桥时我简直有一种索人的快乐,山色在眼,风声在耳,而一身系命于天地间游丝一般铁索间。 
  多么好! 
  我下了吊桥,走向渡头,舟子未来,一个农妇在田间浇豌豆,豌豆花是淡紫的,很细致美丽。 
  打谷机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我感动着,那是一种现代的春米之歌。 
  我要等一条船沿水路带我经阿姆坪到石门,我坐在石头上等着。 
  乌鸦在山岩上直嘎嘎的叫着,记得有一年在香港碰到王星磊导演的助手,他没头没脑的问我:“台湾有没有乌鸦?” 
  他们后来到印度去弄了乌鸦。 
  我没有想到山里竟有那么多乌鸦,乌鸦的声音平直低哑,丝毫不婉转流利,它只会简单直接地叫一声: 
  “嘎一一一” 
  但细细品味,倒也有一番直抒胸臆的悲痛,好像要说的太多,怆惶到极点反而只剩一声长噫了! 
  乌鸦的羽翅纯黑硕大,华贵耀眼。 
  船来了,但乘客只我一个,船夫定定的坐在船头等人。 
  我坐在船尾,负责邀和风,邀丽日,邀偶过的一片云影,以及夹岸的绿烟。 
  没有别人来,那船夫仍坐着。两个小时过去了。 
  我觉得我邀到的客人已够多了,满船都是,就付足了大伙儿的船资,促他开船。他终于答应了。 
  山从四面叠过来,一重一重地,简直是绿色的花瓣——不是单瓣的那一种,而是重瓣的那一种——人行水中,忽然就有了花蕊的感觉,那种柔和的,生长着的花蕊,你感到自己的尊严和芬芳,你竟觉得自己就是张横渠所说的可以“为天地立心”的那个人。 
  不是天地需要我们去为之立心,而是由于天地的仁慈,他俯身将我们抱起,而且刚刚好放在心坎的那个位置上。山水是花,天地是更大的花,我们遂挺然成花蕊。 
  回首群山,好一块沉实的纸镇,我们会珍惜的,我们会在这张纸上写下属于我们的历史。

 

地球村画像

作者:唐纳拉·麦道斯

 

  如果世界是一个村庄,那将是什么样子?当世界准备庆祝或者不理会联合国日(10月24日)时,作者通过严格的统计分析,提出了他的奇特构想——地球村。如果世界真的是一个村庄——一个拥有1000人口的社会——这个社会将是什么样子呢?

  地球村的1000人中,584名是亚洲人,124名是非洲人,95名是东、西欧人,84名是拉丁美洲人,55名是苏联人,52名是北美人,6名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人。
  地球村村民进行相互交流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有165人讲汉语,86人讲英语,83人讲印地语或者乌尔都语(印度回教徒的语言),64人讲西班牙语,58人讲俄语,37人讲阿拉伯语,而以上人数只占地球村总人数的一半,另外一半人讲孟加拉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日语、德语、法语以及200种其他语言。
  在地球村1000人中,有329人信奉基督教,178人信奉伊斯兰教,167人不信教,132人信奉印度教,60人信奉佛教,45人是无神论者,3人信奉犹太教,另外还有86人信奉其他宗教。
  地球村1000村民的约1/3即315人是儿童,65岁以上的只有65人。儿童中有半数能免患可预防的传染性疾病诸如脊髓灰质炎等。
  地球村已婚妇女使用现代避孕措施的不到半数。
  再过12个月,地球村中将有28个婴儿诞生,他们中仅有3个一出生就成为200个最富有人家中的成员。婴儿能活到65岁,而上面提到的具有得天独厚条件的3名婴儿将能多活10年,如果他们是女婴,能多活13年。同一年,地球村将有10人死亡,其中3人死于饥饿,1人死于癌症,2人是本年度出生的婴儿。地球村1000人中有1人将被感染上HIV病毒,但也许不会发展成艾滋病。这样到了第二年,地球村的人口将达1018人。
  在这1000人的社会里,200人拿地球村总收入的75%,还有200人拿地球村总收入的2%。
  大约有1/3的地球村村民能得到干净、安全的饮用水。
  地球村1000名村民中仅有70人拥有小汽车(尽管他们中有些拥有的不止一辆)。
  这1000名村民中,有5个是士兵,7个是教师,1个是医生,还有3个是因战乱或干旱无家可归的难民。
  地球村将把83%的肥料用于40%的农田中,这些土地属于最富有的270人。农田溢出的过剩肥料将造成湖泊和井水污染。剩下的60%农田,被施以17%的肥料,生产出28%的谷物,养活着73%的人口,这种农田的平均产量只占富有人家产量的1/3。
  地球村村民人均拥有6英亩土地,共计6000英亩。其中700英亩是农田,1400英亩是牧场,1900英亩是森林,还有2000亩是沙漠、苔原、道路和荒地。森林面积在大幅度减少,荒地面积在不断扩大。
  地球村的670位成年人中,有50%是文盲,其中大部分是女性,她们大部分生活在较贫困地区。
  地球村每年的公共、私人预算总计300多万美元,如果平均分配,每人是3000美元(当然,这样平均分配是不可能的)。
  以上300多万美元的总预算中,18.1万美元消耗在武器及战争上,15.9万美元用于教育,13.2万美元用于医疗保健。


  地球村拥有的核武器能将自身毁灭很多次。这些武器被控制在100人手中,地球村的其余900人深感不安地关注着他们,想知道他们能否和平相处;即使他们能这样做,他们也会因为精力不集中或手脚不灵便而造成核武器爆炸。

精神的三间小屋

毕淑敏

面临那句——人的心灵,应该比大地、海洋和天空都更为广博的名言,自行惭秽。我们难以拥有那样雄壮的胸怀,不知累积至那种广袤,需求若何积累每一粒土壤?每一朵浪花?每一朵云霓?

甚至那句恨不得强人人皆知的中国古话——宰相肚里能撑船,也让我们在敬仰至于,手足无措。也许由于我们但是是小小的草民,即使怀有用仿的盼望,也终是盼望而不成即,便以位卑宽宥了本人。

两句关于人的心灵描绘,不谋而合的运用了空间的概念。人的肢体运动,需求空间。人的心灵敏动,也需求空间。那容心之所,该有如何的面积和安插?

人们经常说,安居才干乐业。现在城里人一晤面,就问,你是住两居照样三居室啊?……喔,两居室窄了点,三居室虽说也不充裕,也算小康了。

身体运动的空间是可以计量的,心灵敏动的边境,能否也有个根本达标的数值?

有一颗大心,才盛得下喜怒,输得出力气。于是,宜选月凉风清竹木萧萧之处,为本人的精力建筑三间小屋。( 散文网:www.sanwen.net )

第一间,盛着我们的喜欢和恨。对妈妈的尊喜欢,对伴侣的情喜欢,对后代的心疼,对伴侣的关喜欢,对万物的慈祥,对生命的珍喜欢,对梭哈喜欢……对丑陋的仇恨,对浑浊的腻烦,对虚假的憎恨,对卑鄙的藐视……这些复杂敌对的感情,各种各样,会将这间小屋挤得满满,岌岌可危。你的终身,阅历过的一切离合悲欢喜怒哀乐,似乎以木石制造的陈旧乐器,铺陈在精力小屋的几案上,一任岁月飘逝,在某一个金戈铁血之,它们会无师自通,与寰宇照应,铮铮作响。假若喜欢比恨多,小屋就黑暗暖和,像一座金色水池,有赤色的鲤鱼游弋,那是你的大福泽。假设恨比喜欢多,小屋就阴风惨惨,厉鬼出没,你的精力悲戚压制,形销骨立。假如想重温祥和,就得净手焚喷鼻,洒扫天井。销毁你的精力渣滓,重塑你的精力天花板,让一束圣洁的阳光,从天窗洒入。

无论终身蒙受几多困厄欺诈,请仍然置信人类的黑暗大于阴影。哪怕是只多一个百分点呢,也是但愿永久在前。所以,在安插我们的精力空间时,给喜欢留下足够的容量。

第二间小屋,盛放我们的事业。

一小我从二十五岁开端做工,直到60岁退休,他要在任务岗亭上渡过整整三十五年的光阴。按一日任务八小时,一周任务五天,每年就要为你的职业支付两千个小时。假使不断干到退休,那就是七万个小时。在这个重大的数字面前,置信大大都人都邑始于惶恐终于深思。假设你所从事的任务,是你的喜好,这七万个小时,将是如何快活和充溢构思的光阴!假设你不喜好它,漫长的七万个小时,足以让花容磨损日月无光,每一天都好像穿戴淋湿的衬衣,针芒在身。

我不知道一会儿就找对了行业的人,能占多大比例?从大大都人谈到任务时庸俗麻痹的脸色推算,估量如许的侥幸儿不多。不要轻觑了事业对精力的濡养或反之的侵蚀效果,它以深远的力度和广度,挟持着我们的精力,以成为它麾下耐久的人质。

合适你的事业,白桦林不靠天赐,首要靠自我寻觅。这不单由于适宜的事业,并非像后的菌子一样,俯拾等于,并且由于我们对本身的看法,也是抽丝剥茧,需求真相大白的流程。你很难预知,将在十八岁照样四十岁甚至更沧桑的时分,才真正触摸到倾慕的喜好。当我们太年青的时分,由于尚无法真正自力,受各种前提的制约,那附着在事业外壳上的金钱位置,或是其他显赫的光环,也许会灼晃了我们的眼睛。当我们有了足够的定力,将事业之外的赘生物逐个剥除,显露它纯真的实质时,能够已消耗半生。然费时弥久,精力的小屋,也定需住进你所喜好的事业。不然,鸠占鹊巢,李代桃僵,那屋内必是鸡犬不宁,不得安定。

我们的事业,是我们的野外。我们背负着它,播种着,耕作着,收成着,欣喜地走向生命的远方。规划本人的事业生活生计,使事业和人生,出现缤纷调和相得益彰的场面,是第二间精力小屋巩固优雅的要诀。

第三间,安放我们本身。

这仿佛是一个怪异的说法。我们本人的精力居处,不住着本人,又住着谁呢?

可它又确是我们经常犯下的严重掉误——在我们的小屋里,住着一切我们看法的人,只有没有我们本人。我们把本人的思想,酿成别人思维汽车驰骋的高速公路,却不给本人的思想,留下一条细细的曲折小路。我们把本人的思想,酿成网罗最新信息收集八面来风的集装箱,却不给本人的发现,留下一个小小的贮藏盒。我们说出的话,无论声响何等响亮,都是其余喉咙嘟囔过的。我们宣布的定见,无论何等周全,都是其余手指圈画过的。我们把世界万物保管得好好,偏偏弄丢了开启本人的钥匙。在本人茕居的房子里,找不到本人曾经生活的证据。

假如真是那样,我们的精力小屋,不用等候地动和潮汐,在和风中就悄无声气地坍塌了。它纸糊的墙壁化为灰烬,白的顶棚变作泥泞,露珠的地上成了池沼,江米纸的窗棂决裂,显露惨白而真实的世界。你的精力,孤单地在风雨中漂荡。

三间小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十分世界,树立精力的栖息地,是聪明生灵的义务,每人都有如斯的权益。我们可以不漂亮,但我们安康。我们可以不伟大,但我们肃静。我们可以不完美,但我们起劲。我们可以不永久,但我们朴拙。

当我们把本人的精力小屋修建得美观健壮、储物丰厚之后,无妨扩展边境,增修新舍,耸立我们的精力大厦,开辟我们的精力原野。由于,精力的宇宙,是如斯地广宽啊。

 

旅行的欲望

赫尔曼·黑塞

时值隆冬。天空不是飘雪,就是刮燥热的风;忽而冰封大地,忽而遍地泥泞。田间的路无法行走了。我和邻居的地方已经隔绝。在寒冷的清晨,湖面上升腾着白色烟雾,湖水四周结出一圈光洁易碎的薄冰。可是,待到燥热的风一吹,湖水便又翻起深色波浪,顿时活跃起来;对着东方,它又会像在春天阳光明媚的日子,变得蔚蓝蔚蓝的。

我坐在暖烘烘的书斋里,读并非必要的书,写并非必要的文章,而且怀着并非必要的思想。不过,总得有人阅读年复一年创作和出版的作品。只因无人想读,所以我就读。我这样做,半是出于兴趣和友情,半是为了使自己在读者和书堆之间充当评论者和替罪羊的角色。实际上,许多书写的很好,充满智慧,值得一读。尽管如此,我也会怪自己多此一举,觉得自己所要追求的目标完全是错误的。

我常常去卧室呆一会儿。那儿的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意大利地图。我的眼光贪婪地扫视波河和亚平宁山脉,穿过托斯卡纳的绿色山谷,掠过沿海地图黄色的和蓝色的海滩海湾,斜扫西西里岛,最后迷失了方向,眼光一闪,落在科孚岛上,到了希腊。亲爱的上帝,这许多许多的地方彼此离得多么近啊!人们很快就可以到处游逛一遍。我兴奋地吹着口哨,回到书斋,读并非必需读的书,写并非必需写的文章,进行并非必需的思考。

去年,我旅行六个月,前年旅行五个月。其实,这对一个一家之父、园丁和乡下人来说够多了。前不久,我在旅途中病倒在异国他乡,动了手术,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回到家里,我觉得应该是——虽不能说是永远,但可以说很长时期内——安静下来,享受家庭生活之乐的时候了。可是,身体还在日渐消瘦,疲劳尚未消除,我与书打交道和写作,还没有几个星期,心又开始动了。有一天,太阳似乎又充满青春活力,把灿烂的光芒洒在公路上;一只深黑色小船,扬起雪白的大帆,荡漾在湖水上。我不由得想到人生的短暂。突然间,一切决心、愿望和认识又统统化为乌有,惟一留下的是强烈的无法满足的旅行欲望。

啊,真正的旅行欲望不是别的,它无异于这样的危险欲望:无畏地思索,彻底让世界翻过来,对所有的事情、所有人都能做出回答。它靠计划、靠书本不会得到满足,它要求的东西更多,它要求付出更大代价。满足它是需要呕心沥血的。

燥热的西风掠过深色湖水,吹过我窗前。它没有目的,没有目标,然而却带着激情呼啸而过。它不断消耗自己,它不能抑制,无法满足。真正的旅行欲望,任何认识与经历都满足不了的求知欲望和体验欲望,亦是如此不能抑制,无法满足。这种欲望远比我们强大,远比任何锁链坚实。它控制了谁,它就想一再要求谁作出牺牲。不是有人疯狂追逐金钱,追逐女人喜欢,追逐达官贵人宠信,竟然发展到敢冒最大风险和不惜自我毁灭的地步吗?

现在,我们怀有旅行欲望的人,追求的是:了解和亲眼看看母亲大地,和她融为一体,全部拥有和彻底奉献无法拥有、无法追求、只能幻想、只能渴望的东西。也许我们的这种追求和激情,与赌徒、奸商、唐璜(原为西欧传说中的虚构人物,后为著名的文学形象,浪荡子的象征,先后出现在莫扎特歌剧和莫里哀、梅里美、拜伦、萧伯纳等的作品里)式人物以及到处钻营者的追求没有多大区别和好不了多少。但是,面对黄昏,我觉得我们的追求较之他们的追求更美好,更有价值。

每当大地呼唤我们,每当回归之路招呼我们漫游者回家,每当床榻示意我们不知疲倦的人休息,我总觉得,一天的结束绝对不意味着告别和畏惧屈从,而是让人怀着感激之情,贪婪地品味最深的体验。我们对大地无处不感到好奇:南美洲,未发现的南海海湾,地球的南北极,还有风,江河,闪电,山崩——然而,我们对死,对最后和最勇敢地经历的死,更是感到无限好奇,因为我们知道,在所有的认识和经历中,惟独我们乐意为之奉献出生命的认识和经历才能是理应获得和令人满意的。

 

做一棵苍凉的白菜

(作者:王小妮)

今天,我真想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和某一个人争论一下,该做一棵什么样的白菜。

这是一个极端严肃的问题。

在深圳的一间商场里,我陪着两个客人逛。他们几乎要把所有的货物看过问过。我在心里发誓,我今后再也不陪任何人逛商场。最后,在他们打算离开商场的时候,我看见了那棵摆在陈列柜里的白菜。

它比一般的山东的白菜要略微细弱一点。每条叶片都精致。尖儿青脆。根是乳汁一样的白。它全身透明。躺在一只盘子里。它是玻璃的。标价888元。

客人从内地来。他们说,深圳人真是什么钱都不放过赚,连棵白菜也敢卖到888元一棵。我们干脆回家去,收购旧玻璃,成立一个玻璃制品厂,专门生产白菜、土豆和大萝卜吧。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继续看着那棵白菜。客人们又转到黄金首饰柜去,只把我一个留下来。

我非常想用手去摸一摸它,虽然我知道不应当触摸商品。我一直想伸出手去。好像我们在许多年前就认识。我们必须打个招呼。我知道它没有体温,无论真假,白菜都是凉的。我的老友,它永远这么沉默,这么冰凉。带着我过去生活的味道,我多想马上把它买回家,摆在我的桌子上。

客人转回来,发现我还在端详白菜。他们说,做人不如白菜,要做,就做你们深圳的白菜。888元,不沾灰尘,又不会烂,只要不失手打破,放上十年、百年,都是一棵好白菜。

这是深圳的白菜。我好像被什么陨石击中。它不是我的老友。

我回到街上,风是真实的,它的本质是流动。树木是真实的,它的本质是翠绿。我的家门是真实的,它阻挡一切人,只接受一把钥匙。我不再想那玻璃的白菜。

真正的白菜,怎么可能在这种大商场里,被灯光照射着。我来到秋天的地上。菜们都劈着棵,它们完全熟了,青的帮儿,白的心儿,在内里运足了力气。某一天,有手抓住它,它从泥土里升起来。那手粗糙干裂,使白菜受到第一次创伤。许多的白菜,成为山,垛在寒风里,等待车,等待秤,等待进入一个温暖的门。

冷空气在凌晨落地,最临近风的那些白菜,被寒冷打过,叶子透明、起泡,全身变成石头一样的硬。买菜的人裹着大衣说,这菜我不要,冻菜!这样,它们被拨落在地,用它们最后的心力坚持着。冰冻,使它们不再倒伏,日夜立着,孤独而坚硬。最后的一日,它们看见自己头发上的腐烂。这种结局,在它们还是一棵棕色小种子的时候,还来不及想。由此,它们成了泥。

从生到死,能够躲在烈风背后的白菜,比那些过早成泥的,多活了几个月。像人,有的夭折,有的长寿。

在尼采降生的那一刻,他的母亲回忆说,这个孩子的眼睛充满了全部世界的悲哀。是这个世界的,而不是他自己的。

我不能买那棵888元的白菜。假如那商场的经理出面,拿出他窄薄的名片,说,多谢我的光临,请我任取一样东西作为留念。我也不会再要那棵白菜。它太无瑕疵,太歪曲生命,它美化了真实,因为它不腐烂。

有一个一生不顺的人,别人说他的直率、袒露,恐怕要远离开中国,换到另外的一块大陆上去,才能被理解和接纳。这个人在内地拥挤的公共汽车上,对一个壮年人说,请你让出你的座位来,那边有一个老人!车上所有的人都诧异,有小孩子问,他是售票员吗?最终,人们像看一件异物,目送他到站下车。那个壮年人始终没离开座位。事情发生的这座城市,在外国游客中,有恐怖之城的美誉。侥幸,他那天没有遇到拳脚。没有一个流氓冲上来说,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我喜欢他。这棵苍凉、孤独的老白菜。

尼采的眼睛睁开又合上。悲哀之流,怎么可能被一两个人盯视而退却。悲哀不可能干枯。我看见许多不真实的、类似玻璃、宝石、珍珠、玛瑙的物体,从商场的柜台里出来。他们公然走到市面上。这是一个新的人种。在他们光滑精致的仪表之下,他们微笑着,说行的时候,往往是不行。他们婉转着说不行的时候,往往暗示着行。眼睛流动时,他在琢磨你。直朴地望着你,他却在想另外的事情。有最好的做工和设计,我们不用专门去买一棵玻璃的白菜。一日所见已经眼花缭乱。

像游乐场里的老虎机,只认那种铁片制造的硬币。这个时代,认那些精明剔透的玻璃人,爱怜他们、纵容他们。财富向他们倾斜,使他们一次次旗开得胜。

而另外一些人,像迎着风,苍凉直立的白菜。他们天赋了失败的人格。这些失败的白菜,过早成泥的白菜。我极少数的老友们,你们永远不会走开。就在我的近旁。我们互相为伍,在这世界的残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