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黎平
刘黎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7,027
  • 关注人气:23,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光绪老师考场吃人参中状元  曾国藩考试前被室友欺负

(2013-05-29 15:21:35)
标签:

文化

反映清朝江苏社会风貌的《姑苏繁华图》,翁同龢是江苏常熟人。

  记得当年念大学时,每学期初都要痛下决心:从这个学期开始,缓慢而从容地用功,及时地消化课程,不要等到临考前一两天开夜班车。

  然而,人的劣根性比江山还要强大,每到期末,才发现誓言已顶着厚厚的灰尘放在高阁上,还是在考前四十八小时才想起要用功,还是在深夜的烛光中怀着对学分的恐惧做背水一战,还是眨巴着疲倦的眼皮在考场上拼搏。

  从容的学习对于我而言,永远只是一个神话和笑话。

  其实何必内疚,当年的大清状元翁同龢何尝不是眨巴着疲倦的眼睛在考场上一搏呢?

  本版撰文/刘黎平 (除署名外)

  清代奇闻:

  爆竹声中争状元

  翁同龢,光绪皇帝的老师,咸丰六年(1856年)殿试一甲一名,也就是常说的状元,当时才26岁,可谓少年得志,然而,翁老师当年逐鹿科举考场,却也有些狗血的故事。

  当翁老师还是翁同学的时候,最大的对手是孙毓汶。孙同学来头不小,算是科场江湖的世家,他爷爷是大学士孙玉庭,他爸爸是尚书孙瑞珍,他哥哥孙毓桂是道光二十四年状元,讲这些只是想证明两点:第一,孙家人读书很厉害,孙同学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自然也厉害;第二,混得好的人从来不会知足,总是有锦上添花的冲动,既然哥哥是状元,何不来个兄弟状元?

  看看翁家这边的人口素质,也非等闲,翁爸爸翁心存也是大学士。

  两位同学学习成绩差不多,很难分伯仲,偏偏赶在同一年考进士,同一年殿试,可状元只有一个,从不会有双黄蛋,也不会有什么荣誉状元或者最受欢迎进士奖之类的安慰奖项。谁考第二都没面子。刘禺生所撰《世载堂杂忆》说,“是科状元,无第三人敢争,非两人莫属也。”

  想法让对手睡不着

  如果实在要找出二人的差距,那就是距离考场的远近有差距。清廷规定,考生在离殿试的前一夜,必须住在离考场不远的地方,例如可寄宿在朝门附近。这样规定可能是为了防止考生迟到。孙家住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翁家住得稍远。在这个时候,于是不正当竞争手段浮出水面。

  就在考试前一晚,孙家忽然邀请翁同学来吃夜饭,两家都是世交,翁拗不过这个面子,于是赴宴。这赴的虽然不是鸿门宴,但至少是不怀好意的宴。吃吃喝喝,聊天谈地,不觉就是深夜。孙家的人忽然很关心地说:“小翁,明儿个大早就要殿试,你赶紧回吧。”翁同学吃喝得累了,聊得也累了,然后还得三更半夜赶回家,也累。

  更累的在后头,翁同学回到家,倒头要睡,却不知道宿舍外面的人家有什么喜事,放了整夜的鞭炮,那时候还没有烟火管制,由他放去,“彻夜不断”。翁同龢一宿没睡。

  而他的竞争对手:孙毓汶。早在翁同学在他家吃喝聊天的时候,就熄灯就寝了,精神养得足足的。

  第二天天未明,入考场,孙同学精神抖擞。翁同学拿起笔来毫无精神,不由得心中长叹:“状元必属孙同学无疑了。”

  翁同学正仰天长叹间,忽然想起袋子里还有一样法宝:两颗人参。人参不是作弊武器,考官未没收。翁同学将那人参当成齐天大圣的救命毫毛,拿起来往嘴巴里一塞,顿时,奇迹出现,《世载堂杂忆》记录:“神志奋发,振笔直书,手不停挥,一气到底。”

  反而超常发挥

  此刻,全大清王朝的人们,哪怕是全地球的人们,都不能阻止翁同龢同学成为状元了。一气呵成之后,翁同学拿起试卷得意地笑一笑:“对不起,不管你们孙家用什么手段,状元是我的啦。”

  那一年,清王朝的状元是翁同学,孙同学屈居第二。从此,人们都称他“人参状元”。按照周星驰版唐伯虎的说法,这人参实在是考取状元,临场发挥,提神补脑,化险为夷,对付敌人暗算的考试必备良品。

  趣闻:

  曾国藩考前被室友欺负

  据笔记《清代之竹头木屑》记载,晚清重臣曾国藩年轻时赶赴乡试,住在长沙岳麓书院,跟某位考生同屋。这位室友的书桌隔窗户有一段距离,可以放下一张书桌,曾同学为了取光,于是将书桌挪到窗户边,室友咆哮起来:“我就靠着这扇窗户的光读书,如今被你遮住了,我还能读书吗?”曾国藩很为难地说:“那你说,我书桌放哪里好?”室友指着光线比较暗的床侧说:“可置此。”曾同学也不计较,将桌子放在室友指定的地方。

  责怪曾国藩坏风水

  曾同学可能为了从学习状态进入应试状态,半夜还在用功。

  偏偏还是很大声地用功,曾国藩家书里曾经说过,读书要读出声来,要“吟咏”再三。看来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在实践这个理论了。这妨碍到室友睡觉了,室友狠狠地教训曾同学:“拜托啦,平时不用功,如今在睡觉的时候来聒噪,还叫人睡觉吗。”曾国藩也不回嘴,于是压低分贝,低低地念书。

  若干天后,乡试放榜,低调老实的曾国藩上榜了,那位很张扬很嚣张的室友名落孙山。不想这位同学真是朵奇葩,居然也能为自己的落榜铩羽找到风水的理由,他用拳头敲打着床咆哮:“此屋风水,当为我得,今乃为汝夺去。”我老早看中这屋子的风水,偏偏被这个姓曾的占了便宜。

  同考的同学们实在看不下去,于是质问这位“奇葩”同学:“曾同学怎么坐都是你摆布的,怎么能说人家占了你的风水呢?”这位室友更怒了,强词夺理说:“风水就是这样被他抢走的。”

  从翁同学和曾同学的例子来看,任何的暗算和嚣张,对于有真料的人而言,只是一种逆向帮助而已。

  分析:

  人的应急功能促发才华大爆发

  翁同龢能转危为安,化被动为主动,固然和人参的刺激提神作用有关,但主要还是和人的应急功能有关。有些人被誉为“急才”,越是紧急时刻越能发挥,这就说明他的应急功能比较发达,这类人如果处在从容淡定的状态,反而不能促发他的才华。状况越是紧急,形势越是危急,反而倒是形成一个狭窄的出口,让才华呈喷发状态。

  从这一点,得出一个感悟,学习状态和应试状态有的时候未必是一回事。

  鄙人过去设想的缓慢而从容地用功,淡定地应对考试,不用三更半夜点蜡烛用功,这种状态或许是不存在的。

  人除了有学习状态,还有应试状态,在应试前夕,必须跳跃性进入战斗状态,高密度地,高频率地重复过往学习过的知识,在这种“剧烈运动”的刺激下,会产生新的灵感和能力。高强度的“温故”,导致“知新”。

  如果孙家人“暗算”翁同龢属实,那翁同学得感激孙家,因为是孙家用非常手段促使翁同学进入应试状态。

  当然,平时的学习状态才是最根本的基础,否则,在翁同学嘴巴里塞一百根人参,也换不来一个状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