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黎平
刘黎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7,027
  • 关注人气:23,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朝广东也有好声音比赛

(2012-12-05 10:37:48)
标签:

文化

区及省内各路达人,与市民分享特殊经历、经验和技艺。

广东音乐《雨打芭蕉》

历史的“心”河

  文/刘黎平

  近两年来,喜欢翻阅一个本名为《清稗类钞》的史料笔记,时常从里面找一些写作素材,见诸报纸的已经有好几篇。这几天翻到此书的一个章节:音乐篇,里面有一则很有趣的史料:“粤人好歌”。说古代广东人喜欢唱歌,而且这种习俗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颇有趣,且摘来与各位共享,尤其是广州市民,上了一点年纪的,应该更有同感。

  因为此书的作者徐珂是跨越清末民初的人物,《清稗类钞》记载的基本上是清朝的那些事,所以,本文也就界定“粤人好歌”中的事情应该是清朝的事,因此取名为“清朝广东好声音”,如有谬误之处,欢迎指教。

  文化现象:

  民间经常有好歌赛

  胜出者封为“歌伯”

  《清稗类钞 音乐篇》记载:广东人生来爱唱歌,民间称呼为“粤讴”。而且在歌唱的曲调和写词上是有技术门槛的,尤其是填词,比如说唱“凤凰”,歌词当中就不能出现“凤凰”一词,“不露题中一字”,这其实也是考验作词者的写作能力,要通过歌词具体的描述来让听歌的人知道唱的是啥,同时不能点破歌唱的对象,在和雅俗上和平仄上倒是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是用当地语言和俚语唱起来顺耳就行了。

  歌手不仅要唱得巧,还有比赛耐力,看谁唱得久,这个所谓的唱得久,不是说像拳击手和马拉松选手一样比体力,也不是生拉硬扯地哼哼唧唧,而是要把一个意思进行反复曲折的演绎,似乎快说到尽头了,又峰回路转,把观众的听觉和感觉带入一个新的境界,为了不使听众厌烦,你必须要不停地有新的歌词涌上来,歌词要一遍比一遍香艳,演绎歌曲的感情要一层比一层深厚,要让你的歌声缠着听众不放,“唱一句,或延半刻,曼节长声,自回往复,不欲一往而尽,辞必极其艳,情必极其至,使人喜悦悲酸,而不能已。”能让听众的感情随着你走,无法收拾。说白了,歌要好听,还要能煽情,久久地煽情。

  当时的广东民间,会组织一些比歌会,各地的选手会踊跃参加,如果歌手达到了上文所说的境界,就会被封为“歌伯”,何所谓“伯”?霸也。春秋时候有五伯,后来演绎成五霸;项羽是西楚霸王,其实也是伯,按照这个说法,“歌伯”就是“歌霸”。至于戴上“歌伯”桂冠之后能有多少市场效应,出场费涨多少,可惜此书没有记载。

  迎亲也成娱乐节目

  新郎要过唱歌关 会唱歌的多得糖果

  以上讲的是专业歌手,但别以为唱歌是歌手的事,跟你没关系,其实总有一天轮到你,普通老百姓也有唱歌晋级的要求。

  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晋级之一就是结婚,在那时的广东,不是说有了合法手续就OK了,男方在抱得美人归之前,还有一关:唱歌或写歌闯过女方的拦门关。

  新娘娘家唱“拦门歌”

  迎亲当日,男方会请一批唱歌高手,在新娘门口严阵以待。双方不是兵刃相见,而是以歌相待,必须把女方的选手唱得无言以对,新娘才能走出娘家,新郎才能抱得美人归。“至女家不能酬和,女乃出阁”。

  男方这边,不止要有财,更要有才,所谓的才,就表现在歌艺和歌词上。要唱得女方的拦门人无词以对,才能如愿抱佳人。当然,为了稳操胜券,还得组成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就是伴郎团队,对伴郎的要求是:年龄与新郎差不多,但必须要有才华,“与己年貌相若,而才思敏捷者”。到得新娘家门口,新郎或开口唱起来,或提笔写起来,也可以请伴郎代笔,文笔未必要高雅,但一定要信口而成,能显示敏捷的才思。同学们,由此可见,那时结婚是有难度的,不是跪下来递个戒指就能解决问题的,个人觉得,广东这种传统的对歌方式,还是文化含量高一点。

  比歌不只是新郎新娘两方的事,亲友们也要唱,这叫“坐歌堂”;入洞房后的接连几个晚上,还有唱歌节目,奖品就是糖果,亲友们比歌,唱得好的,糖果就多,这叫“打糖梅”,“歌美者,得糖梅益多矣。”

  讲了一大堆,到底唱的什么歌呢?且看下文。

  古代广东歌手的最佳境界是:“唱一句,或延半刻,曼节长声,自回往复,不欲一往而尽,辞必极其艳,情必极其至,使人喜悦悲酸,而不能已。”

  粤人多才:

  民间歌手才华堪比刘禹锡李商隐

  这些歌曲,基本都有着健康阳光的情调,又有着真挚深厚的感情。从长度而言,最长的有“数百言千言”,这里的“言”不是指一句话,而是指一个字,伴奏方面,主要乐器是三弦。

  具体歌词如下:提醒心上人记得我的一片深情,如:“中间日出四边雨,记得有情人在心”,估计这个“情”应该是“晴”的谐音,有点刘禹锡的味道:“东边晴时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刘禹锡老师的诗歌也是从民间学来,民间歌手还是刘禹锡的老师呢。

  说一位姑娘伤心了,于是就唱:“一树石榴全著雨,谁怜粒粒泪珠红。”多形象啊。说做娘的为家庭为儿女操心,于是就唱:“灯心点着两头火,为娘操尽几多心。”用的是比喻,图的是形象,感召的是孝心,《清稗类钞》说此类歌曲多讲的是“可劝可戒,令人闻而感泣。”

  小伙子暗暗地爱上了一位美眉,或者美眉爱上一位帅哥,还不得表达,那颗爱的心日夜不休,于是把自己比成黑夜里织丝网的蜘蛛,有民歌《蜘蛛曲》唱道:“天旱蜘蛛结夜网,想晴只在暗中丝。”晴者,情也;丝者,思也,跟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同妙。

  经得起考验的爱情才是真爱情,“蜘蛛结网三江口,水推不断是真丝(思)”。

  女儿家长大了总要嫁人的,老爸老妈不着急,自己都着急,姑娘我总不能年年是树上的花,年年不结果,总不能年年是闺女吧,迟早总得为人妻为人母,于是就唱:“妹相思,蜘蛛结网恨无丝。花不年年在树上,娘不年年做女儿。”

  歌曲涉及婚恋各阶段

  家里的姐妹出嫁是要有顺序的,从大到小接着来,当然,也有例外,妹妹嫁出去了,姐姐还待字闺中,似乎很没面子。于是就唱:“大姐姐,分明大姐大三年,担凳井头共姐坐,分明大姐坐头边。”《清稗类钞》解释说:“言女嫁失时也,妹自愧先其姊也”,妹妹觉得自己赶在姐姐出嫁之前嫁出去,蛮不好意思的,但歌里面唱的“大三年”,对于尚未出嫁的姐姐而言,估计听起来很刺耳。西方过去似乎也有此俗。英国小说《傲慢与偏见》里,五个姐妹里面,大姐二姐尚待字闺中,三妹妹已经嫁人,一家人出去的时候,老三很得意地说:“不好意思,大姐二姐,我先嫁出去了,我走前面。”

  结婚之后,讲究的是婚姻幸福,家庭美满,如果老公常常不归呢?老婆的心态如何,于是就唱:“岁晚天寒郎不回,厨中烟冷雪成堆。竹篙烧火长长炭,炭到天明半作灰。”

  年末了,天气转寒,老公却还不见归家,厨房里生火做饭菜,连烟火都是冷的,因为心冷;那冰冷的雪,也想是老婆寂寞的心,一层层堆积,越堆越寒。除了寒,还有煎熬,煎熬成啥样?就如同在火炉里,首先是被煎熬成黑黑的炭,到天明时,又成了灰,木头从炭到灰的燃烧分解过程,象征了心从煎熬到失望的过程。

  广州日报国学版

  登足羊城学堂讲座

  广州日报国学版登上广州图书馆举办的“羊城学堂”系列――“达人故事fun享会”。2012年12月1日下午,广州日报国学版编辑刘黎平在广州图书馆作题为“从婚姻关系看三国人物”的演讲,他认为三国人物的婚恋观点和家庭状况,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决策,也会提升他们的战略思想。演讲中,广州日报国学版和读者形成了良好的互动。2012年10月起,“羊城学堂”公益讲座推出子系列――“达人故事fun享会”,网罗广州地区及省内各路达人,与市民分享特殊经历、经验和技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