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黎平
刘黎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7,027
  • 关注人气:23,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光绪能读英文故事 慈禧爱巴黎高跟鞋

(2012-08-15 10:19:01)
标签:

文化

   读老刘博客,看《丰刘讲古》,最新一期《八卦“武薛恋”?戏说不能无底限》已火热出炉,欢迎广大博友观看。

光绪能读英文故事 <wbr>慈禧爱巴黎高跟鞋

  裕德齡姐妹照片,左為裕容齡,右為裕德齡。

我一直认为,最靠谱的历史,往往是由亲历者记录而成的,因为这种文字的种现场感是无法取代的。

今年以来,断断续续地读一部名为《清宫二年记》的书,这就是由历史亲历者所作的记录文字,作者裕德龄是清朝郡主,中法混血儿,历史给了她一个见证的机会,让她在慈禧太后身边工作了两年,为紫禁城八女官之一。历史给了机会,她本人又很有才,尤其是在观察方面和文字方面极具天赋,因此,想不在中国文化上留下精彩一笔都很难。

/刘黎平

走上岗位:穿着西装见慈禧  见面不跪拜只握手

这是公元1903年的32,对于17岁的裕德龄郡主而言,将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她将走上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岗位。工作性质:翻译,当时名为紫禁城女官;雇主:慈禧太后;工作介绍人:庆亲王。

 在此之前的31,德龄和她的妹妹容龄还在为自己参加面试该穿什么衣服而烦恼,面试时间是在32的凌晨六点,面试人也就是雇主:慈禧太后。面试地点在颐和园。为此,德龄的母亲,一位法国籍女士,特意向庆亲王说明:我们家闺女在欧洲待久了,习惯穿西服,回到国内,还来不及做合身的旗服,能不能通融一下。精明干练的庆亲王早有准备,他说已经就着装问题向太后禀告过,慈禧表示:希望德龄姐妹穿西装来见她,她也很想看看贵族美眉穿西装是个啥样。

 着装的大原则问题解决了,姐妹两又在西装这个选项上纠结起来。妹妹荣龄毕竟年幼,只考虑自身的美感,觉得穿浅蓝鹅绒外褂和自己的肤色体态比较相称;姐姐德龄稍稍年长,思考问题比较周到,她认为穿红色鹅绒外褂比较好,因为面试官老佛爷可能比较喜欢大红大紫的喜庆色,“盖意此或可得太后欢心也。”还是年长者说了算,最后听姐姐的主意。衣服定下来,头饰也跟着这个样式走,都是红色的帽子,用翠羽做装饰,这种红色一直延伸到鞋子和袜子,说白了是满堂红。两位美眉的母亲,则穿海青色长衣,衣服边缘用紫色的鹅绒做点缀。头饰黑白分明:戴黑色帽,用白羽毛做装饰。

对不起各位读者,作为一个对时装天生钝感的老男人,我无法凭德龄公主的文字描述,在脑海中形象地拼凑109年前这三位贵族妇女的服饰,这个使命只能交给对时装比较有感觉的女读者了。

两位稚嫩的郡主,应该知道她们即将得到的这份工作,将是一个大时代对她们的召唤。她们不是重要的人物,却要肩负重要的使命;她们不能决定历史,但历史决定她们必须参与这个进程。她们的父亲裕庚是清朝贵族,外交官,曾经驻日驻法长达六年,德龄在长年的旅外生涯中,精通八门外语,当然,也没丢下自己的母语,更没把日语法语当成自己的母语。

 当时的清廷,尤其是皇室,需要注入一些像德龄姐妹这样新鲜的血液,尤其是在跟国外使节的女眷们打交道时,这些时髦开明的格格或郡主,确实是不可或缺的外交沟通渠道。按照当时的条件而言,确实没有比这批十九世纪八零后格格更合适的人选了。

光绪印象:忧郁羞涩而英俊

在进颐和园的过程中,德龄先见到两位重量级人物:第一个是大内首席太监:李莲英。德龄对此做了记录:“极丑且老,皱纹满面,惟举止翩翩耳。”尚未婚配的德龄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又老又丑的猥琐太监,将会是她摆脱封建家长婚姻制的得力帮手。

第二个是大清帝国第一夫人:光绪的皇后。德龄对此的记录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身材好,体态美,就是长得不够靓丽。相见礼仪就是握手。

六点左右,终于见到雇主:慈禧太后。这个当时帝国的头号重量级人物给德龄的第一印象就是:华贵,和蔼。慈禧身上有一款渔网状的披肩,缀有三千五百粒明珠,这位小姑娘不可能当时就数老太太披肩上的珠子,如果这样,面试就砸了,估计是人云亦云地记录下来的。见面礼仪也不是传说中的跪拜,而只是握手而已,“太后见余辈至,旋即起立,相与握手”,面谈一番,雇主发话:我希望和这两位可爱的姐妹朝夕相处。这等于是发聘用通知书了。

女士们待在一起,就喜欢谈时装。面试一过,几乎所有话题都集中在巴黎时装上,聊来聊去,慈禧对法国的路易十五式高跟女鞋赞不绝口,表示自己对这样款式的鞋子最中意。有没有委托带几款,就不得而知了。然后,慈禧吩咐:在宫里头要多穿西装。

在这期间,有一男子在咫尺之外站立,他离这种时装话题当然就不止一两尺了。正当该男子觉得索然无味的时候,慈禧从巴黎时装高跟鞋的包围中脱身出来,介绍:眼前这位蜀黍,就是当今的皇上,就叫万岁爷好了,你们叫我呢,就叫老祖宗。

在德龄的眼中,光绪是一位忧郁、英俊、又比较羞涩的王者,身长五尺七寸,高鼻子,高额头,虽然时时欢笑,然而笑声中“含忧色”。

 

工作第一天:不懂俄语却担任俄语翻译 

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遇上糗事。德龄精通八门外语,却漏了俄语这门大语种,偏偏工作的第一天就是俄国公使夫人勃兰康来访。眼看上班的第一单业务就没法做,幸亏德龄懂俄国国情,她带着侥幸对慈禧说:“不要紧,俄国人大多懂法语的。”事实证明她没有猜错,俄国公使夫人果然懂法语,双方会谈期间,都是用法语沟通。

上班前仍在为着装纠结。既然对方是公使夫人,我方翻译的着装就要得体,要得体就得穿长衣,但姐妹两入宫的时候都是着短装,当时不穿长衣的顾虑是因为宫里头没有地毯,长衣拖在地上只能当扫把用,尤其怕被太监踩,到时候穿相会很难看,哪里想到俄国公使夫人当天会来。幸亏会谈是在上午十一点举行,时间上还充裕,于是慌忙着人从家中找来欧式长衣。姐妹俩穿的是水红绉纱外褂,用普鲁士线带装饰;两位郡主的母亲则穿灰白色绉纱外褂,上绣黑玫瑰花,领衣及衣带略带灰青色。

这些时装到底是啥样,我还是一头雾水。当时的慈禧见了,有两个印象,第一是惊艳:简直是三位神仙妹妹;第二是担心:好是好,就是不干脆,尾巴太长,你们走路时老是用手挽着衣服,累不累啊?“尔等行时,以手牵衣,曾觉倦否?”说实在话,看电视上威廉王子大婚时,王妃那长长的礼服,也让我有过类似的担心。

慈禧不只是对西方礼服很关心,也很关心西方的交际舞。有一天,她忽然对德龄说:“你跳个外国舞给我瞧瞧。”德龄高兴起来,找来妹妹伴舞,又问太后索要留声机,慈禧不解:“跳舞还要伴乐吗?”德龄于是普及舞蹈知识:“这种舞,如果不配乐的话,就没法跟着节奏迈开舞步。”姐妹二人舞了两曲,宫里头的人都跑过来围观,当时清廷宫里的人,大多也只能对外来的文明围观而已。舞蹈完毕,大家都说是两个疯子在转圈圈,慈禧一面吃饭一面笑:这种事情,我是干不来的,不就是在屋子里转圈圈吗?你们就不嫌头晕吗?“尔等频频旋转室中,不眩晕否?”。

每天给光绪上一小时英语课

      德龄除了担任翻译工作,还要从事教学工作,学生就是光绪皇帝,课程就是英语。当时的安排是每天教授一个小时英文,德龄夸自己的学生:“天资颖悟,记忆力绝强”。当时的教学成果还颇不赖,学生光绪能够阅读并默写短篇英文故事,尤其是英文书法极佳,惟一的缺点是发音不够清晰。这个教学成果极大地鼓舞了慈禧,当时年近七十的她,也闹着要学英文,但岁月不饶人,学了两课后,就挂科了。

 

结局:在李莲英的帮助下摆脱封建婚姻

总的来看,德龄姐妹在紫禁城的工作很愉快,待遇也很高,雇主对她们也实行人性化管理,但是,德龄还是萌发了辞职出国的念头,促发这个念头的有两起事件。

其一,头发事件。1904年的农历五月十五日,早晨,一太监给慈禧梳头,梳落两根头发,这位太监是新手,也不知道将掉落的头发隐藏起来,慈禧回头问:我掉发没有。这个太监为人实在,回答说:老佛爷掉头发了。这诚实也得看对象,对一个女人,千万不要说她胖了,不要说她头发掉了,这个女人是你老婆的话,跪一跪搓衣板也就算了,可这个女人是慈禧啊。这位有着诚实美德的梳头太监被关进黑屋,当时李莲英的建议是:“扑杀之”。要知道,李莲英就是靠给慈禧梳头起家的。结果虽然没杀,但毒打了一顿。

掉头发让慈禧很没心思吃饭,又把脾气撒到厨师身上,说饭菜不合胃口,于是厨师也被一顿狠打。慈禧还是不解恨,看见德龄一帮青春靓丽的女翻译,一个个秀发密如乌云,忽然发狠话:“你们别把尾巴翘天上去了,我以后上朝,也用不着你们这帮人,你们老老实实回屋去,把头发重新做一次,要是再让发髻垂得那么低,小心我剪了你们的发。”德龄当时的感觉就是“惊惧之甚,实生平所未有”。慌慌张张回房换了个发型,慈禧的怒气却已经消了,正坐着看书,看见神色仓皇的德龄,慈禧倒和蔼起来,招呼德龄坐下,很和气地解释:今天的事情,不是冲着你来的,当然,你以后也要适当注意自己的发型,不要垂得太低,尤其是搁在脑后,我看着不舒服。

其二,婚姻事件。说实在话,慈禧还是真心喜欢德龄郡主的,德龄用她的青春、美丽、博识、聪颖,给暮气沉沉的慈禧甚至清王朝带来很多快乐。长辈喜欢一个女孩子的表现,就是给她许个好人家。在慈禧看来,大臣荣禄就是户最好的人家,他们家的公子巴龙就是德龄最好的老公。思想西化的德龄很不待见这桩婚事,想尽办法推脱,德龄在回忆录里写得很隐晦,只说对方是“某亲王”。慈禧却将德龄郡主的拒绝理解为惧怕未来的婆婆,于是安慰说:实在怕婆婆的话,就住在宫里头,有我在一日,你婆婆就不敢一日欺负你。德龄还是拒绝,慈禧做不成红娘,不免觉得没面子,于是生气,不过还好,后果不严重,慈禧一直有礼貌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在这样的氛围下工作,总觉得不踏实。该找谁想法子呢?

 德龄想到了一个翻云覆雨的人物:李莲英。“盖宫内诸人,能左右太后者,惟李一人而已。”有些人,看上去很猥琐,甚至你觉得和他说句话,打个招呼都很难受,然而,山不转水转,很有可能你有求他的时候。德龄苦苦哀求李公公想办法,李公公说了声“尽力”。果然,他一“尽力”,老佛爷就不再提这桩婚事了。另外,光绪同学也帮了德龄老师一把,就在慈禧提亲提得最厉害的时候,光绪建议德龄去天津采办年货,毕竟是皇帝,这点权力还是有的,德龄由此也躲过一次尴尬的提亲。那些丑陋的,或者边缘化的人物,有时候很可能是你职场上最重要的帮手。

 1905年,德龄以父亲病重为由,请假离开皇宫。慈禧也恩准了,临别那天,宫里人一个个哭得泪人儿一般,慈禧也是这泪人儿当中的一个,一口一句“记得回来啊。”光绪也很神伤,用英文说了一句:“good  luck”,算是对英文老师最好的道别。殊不知,师徒二人在英语课上曾有过政治观点的交流,光绪希望德龄能感化慈禧变法,也向老师透露过想去欧洲考察,甚至参观万国博览会,但一切成空。

 出宫后的裕德龄,不再回宫,因为再回宫,那个她效力过的王朝已经覆灭;随后,她嫁给外国驻华使节,再后来她用英文在报刊上发表小说《清宫二年记》,引起海外轰动,秦瘦鸥等人又将这些翻译成中文。接下来,裕德龄跟随中国一个更重要的女士:宋庆龄,为抗日救国四处奔波。到最后,1944年,这位58岁的前清郡主在加拿大死于车祸,惜哉!

 

刘哥曰:对于年轻时代的裕德龄,我是羡慕的,羡慕她能走入一幅历史画面,见证一些历史事件,结识一些历史人物,然后,栩栩如生地记录下来。做历史的创造者,非吾才所能承担,但做历史的记录者,余心有所许焉。

 一路地走,一路地记录,作为一个新闻从业人员和历史爱好者,乐莫大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