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黎平
刘黎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9,597
  • 关注人气:23,1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把铲子起家的唐朝首富

(2012-04-18 09:33:28)
标签:

文化

两把铲子起家的唐朝首富

唐朝女子打马球,唐朝商人为讨好官员,居然向将军赠送马球场。

两把铲子起家的唐朝首富

唐三彩

  历史的“心”河

  财富就和罗马城一样,条条大路都可以通向它,而这些道路未必都是阳光大道,很多都是羊肠小道,或者看上去是一条绝路,甚至本来就不是道,却让心有巧思的商人走出一条道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商道吧。

  我们今天来看看唐朝的商人在财富的征途上,是怎样从小路走出大路,从没路走出有路来的。

  文/刘黎平

  案例一 将瓦砾场改造为金银库

  唐贞观年间,有个叫裴明礼的山西人,没听说他有多能耐,倒是有个爱好,喜欢收集破烂,“收人间所弃物”,积攒多了就卖掉,久而久之积下了一笔财富。发了小财,要不要继续做破烂王,在原有产业上继续做下去,开一家捡破烂连锁公司?裴明礼的心思可不在这上面,他的眼睛瞅准了长安城金光门外的一块荒地,荒地上堆满了瓦砾,价很低,“非善价者”,卖不起价,估计地产商都没把这地当盘菜。裴老板还是用捡破烂的思维,将这块地贱价买下来。

  地到手了,要清除满地的瓦砾,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劳驾搬运工?不行,这得算算成本:人工若干,垃圾堆放费若干,清理费若干,还有长安市政府环保部门管理费若干……

  不行,这成本太高了,得想个既能搬走瓦砾又不太费钱的法子。裴老板有办法,他策划了一个“垃圾大灌篮”有奖活动,就是在荒地里竖起一根根土式篮球架,就是一根根杆子上挂着筐子,然后宣布:“谁把瓦砾扔进筐子的,有奖。”“垃圾大灌篮”活动获得了长安市民和郊区农民的热烈响应,他们不计报酬,不辞辛劳,来到瓦砾场,一次次地,十有九次徒劳无功地往篮子里扔瓦砾。有奖活动进行得轰轰烈烈,荒地上的瓦砾在群众性活动中,不知不觉地清理光了。而裴老板付出的成本无非就是付出“有奖垃圾大灌篮”的奖品,而“大灌篮”的命中率才十分之一。

  瓦砾清除光了,接下来经营什么呢?放牛放羊!裴明礼将这地盘出租为畜牧业基地。仅仅赚放羊佬的租金吗?非也,过了几年,遍地都是牛羊粪,裴老板就将果核撒在地里,用牛耕耘翻地几遍,第二年,果树长出来了,一车一车卖到市场上去;赚钱了,又盖房子,院子里养蜜蜂,果树开花,蜜蜂传花粉,各项生产活动与商业活动良性互动,奏出一章财富的交响乐。

  裴老板后来受唐太宗赏识,走入仕途,一直当到太常卿,专门管国家大典仪式的。

  点评:以上是《御史台记》里面的故事。裴老板最大的特长在于善于塑造创富工具。一块堆满瓦砾的荒地,在裴老板的蓝图上,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塑造,从荒地转型为牧场,再转型为果树苗培植基地,最后塑造成集果树、蜂蜜和出租为一体的大型农业集团。塑造盈利工具,也是商人的巧思之一。

  案例二 从废弃的鞋子中找到经商成本

  裴老板是唐朝初期的企业家,到唐朝中晚期,又有个叫窦乂的传奇创富人。当窦老板还不是老板的时候,也就是他13岁的时候,他有个舅舅在地方上长期当干部,后来调回首都长安,这个舅舅从地方上带来十几车地方特产——丝鞋,分给外甥侄儿们。窦乂的那帮堂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们,看见鞋子就是鞋子,纷纷上去争抢礼物;窦乂却看见鞋子不是鞋子,能从鞋子上看出其他的东西来,他冷冷地站在一旁不去抢礼物,等大伙争抢完了,还剩下一车,窦乂就要了这一车鞋子,在大伙不解的目光中,推着车子去了市场,贱卖了五百钱。这是窦老板的第一桶金,也太小了点,能做什么呢?拿着这点小本钱,他居然买了两把铲子,拿铲子干吗?别急,十三岁的小窦同学还干了件让人更不解的事,当时正值五月初,长安城里到处飞榆荚,小窦似乎闲着没事干,便拿着扫把满街去收集榆荚,收集了十余斗。

  捡种子捡出林业生意

  两把铲子,一大堆榆荚,窦乂到底要干什么?接着他去找他的伯父,窦伯伯是朝廷里的官,检校工部尚书,手里掌管着一块地——长安城嘉会坊街区的一处宗祠。窦乂跟伯伯说:“伯伯,侄儿我想借住您名下的宅子,用功读书。”那宗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况且年轻人读书也是件好事,窦伯伯也没多想就答应了——还是朝中有人好做生意啊。窦乂提着铲子,背着几袋子榆荚来到嘉会坊街区的宗祠,也没读书,却开垦院子里的荒地,他掘出一条条宽五寸、深五寸的浅沟,挖出来四千多条,把榆荚种下去。

  原来窦乂是想发展林木种植业!生产工具——两把铲子,是卖鞋子的钱挣来的,生产资料——榆树种子,是免费扫来的,生产基地是通过亲戚关系搞过来的,这三个因素缔造了小窦的梦想——经营林木种植。榆树长出来了,窦乂进行筛选淘汰,剪除掉那些看上去不中用的树苗,让树与树之间的间隔距离为三寸,“相去各三寸”,但这些被淘汰的也不是一无是处,可以卖到木炭市场上去;剩下那些茁壮的,就可以苦心经营。五年后,树成材了,粗大的卖到建筑市场上去,用来建房子;枝杆大的,卖到车厂去做车辆生产原材料。这么一下来,小窦乂赚到了四万钱。

  小窦乂应该算是一个很成功的木材生产商和经营商了,然而,窦乂是个有创业雄心的人,这点小树苗之类的生意,根本容纳不了他滚滚滔滔的商业壮志。接下来,他把目光投向了京城里那些个高官的宅子。窦乂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点评:窦乂的长处在于,他能把生活中任何一种跟自己有关无关的现象,都当成一种商业的媒介。亲戚送鞋子,兄弟姐妹们之想到是弄双新鞋子而已,他却想到以其赚到生意工具——两把铲子,长安城里漫天飞的榆荚,在诗人眼里是满天飞的诗意,他却看到了木材生意的萌芽,而且是免费的原材料。商人总是透过无厘头的事情现象,看到财富的本质。

  经营奇迹

  将军院子里的大树也砍下来卖

  长安城里住着个大将军,叫李晟,是一代名将,这可以说是当时军界的老大,当时他的官阶是太尉,而且还兼丞相职务,朝廷里的重要公报签字,他是有份的。而他的儿子大家可能都知道——就是那位雪夜奇袭蔡州的李朔。这么重要的政界军界人物,跟小商人窦乂有啥子关系呢?

  分拆大树制成骰子

  且说李太尉的宅子旁边有个小宅子,传闻闹鬼,既然闹鬼,当然就卖不出去。窦老板却看中了它,超低价买下来,然而拆了原来的房子,将木料、瓦砾归类堆放起来,窦乂这样做是想重新建房子吗?非也,因为,他打听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李太尉想要买下这栋宅子,改建成一个马球场,“晟欲并之为击球之所”,李太尉听说有人先下手了,于是派人去跟窦乂谈判,要买下他手里的宅子。窦乂故意卖关子,没答应。李太尉毕竟不是高太尉,也没把窦乂咋的。

  过了几天,窦乂却亲自到太尉府上拜访,拿出房产证来,恭恭敬敬送上去,很好爽地说:“小的我本来想把这套宅子借给一个亲戚住,不过呢考虑到这套房子比领导您的宅子高,小老百姓的,天天在自家阳台上俯视您的院子,这也太不尊重领导的隐私了,今儿个小的我就把这套宅子免费孝敬给将军您啦。”

  无利不早起,李晟是何等精明的人,他马上意识到窦乂有所求,于是问:“窦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尽点绵薄之力的吗?(不要某微力乎?)”窦乂却把关子卖到底:“将军别说这话,日后有事我再来麻烦您。”一转身,窦乂就找到工商界的巨头,问他们:“各位,你们有什么子弟在朝廷需要照顾的吗?”这帮奸商也明白窦老板的意思,委托他去跟李太尉打通关节,窦乂一一记录下来,造了个表,这张名单可贵了,想要登记上去,每个名字需要二十万贯钱,收钱的当然是造表人——窦乂。然后,窦乂将名单交到李晟将军那里,李晟都答应了,通过自己的权力将名单上的人都安排了好位置,“各置诸道膏腴之地重职”,在各个土地肥沃的地方安排了要职。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可以打住了,窦乂不是个良善商人,扯出李太尉出来玩权力寻租的游戏,他利用免费送球场,租借李太尉的权力,为自己赚取财富,无论是在唐朝,还是在今天,都是非法的,是要坚决抵制的,本人只是讲讲反面故事,大家千万别当真。所以我还是来讲讲他合法致富的事儿。

  同样是个将军,中郎将曹遂兴住在长安市崇贤街区,院子里有棵大树,正好遮住了客厅的光线,曹将军想砍掉,可这树已经到了树大根深的地步,砍伐的时候就怕操作失误砸倒堂屋,曹将军正烦恼的时候,窦乂找到他,愿意替他解决烦恼。

  曹将军乐了,表态:“窦先生,我把树贱卖给你,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的要求就是既能把树弄走,又不影响我的居住环境。”这等于是外包了,窦乂用五千文钱的超低价买下这棵树,然后请来专业拆除队,将树一段段进行区隔,按照从树梢到树根的顺序,将这个大家伙安安静静地拆卸了,砍成二尺多长的若干部分。这些小木材段子拿来干吗呢?当然不能卖做柴火,要加工,要有附加值。窦乂早就想好了,根据锯下来的形状,做成骰子,卖到赌场。从木头变成骰子,从原材料变成加工品,附加值比购买价升了一百多倍,也就是说赚到五十万钱。

  结语:

  商人的眼光往往是最直接的,裴明礼也好,窦乂也好,他们刚一接触到某些具有商业盈利潜质的外界事物,就立刻在脑袋里完成了一份商业可行性报告书。从瓦砾场到农业畜牧集团,从一车鞋子到木材经营,中间隔着不知道多少曲折,裴老板和窦老板却一眼从原始状态看到它的商业终端形态,然后果断地一步一步将看到的过程变成现实,于是,商业奇迹实现了。

  什么是眼光,就是能从事物最初的状态,一下子看到最终的状态。什么是经营,就是果断地按照眼光所预测到的一步一步去做,去实现。

 

微国学:

@李白将洞庭当成大酒杯

  刬(chan)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唐 李白《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

  公元759年,碰上大赦的李白在“轻舟已过万重山”之后,碰到了同样被政治边缘化的族叔——李晔,同是政坛沦落人,浩渺洞庭是他们最好的解愁媒介。人生路途中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障碍物,李白想要清除这些障碍,于是面对湘江上的君山,产生一种要把君山铲除,让湘水无阻碍前行的冲动。人生障碍清除不易,于是愁绪满怀,需要美酒来浇灌块垒,要有多少美酒呢?要有巴陵八百里洞庭那么多的美酒,要醉到什么程度呢?要醉到像八百里洞庭的秋色那么深!

  @墨子主张官员能上能下

  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

  《墨子 尚贤上》 

  当官的不会长久尊贵,做百姓的不会永远处于低贱位置,有能力就提拔上来,没能力就放下去。社会阶层不固化,上上下下有一条通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