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墓应为曹宇、曹奂父子王原陵(之七)

(2010-08-25 12:26:30)
标签:

曹宇和曹奂父子

王原陵

分类: 国学专论

曹操墓应为曹宇、曹奂父子王原陵(之七)

                        方北辰

 

七,相关问题的简略讨论 

第一,这一陵园的真正墓主虽然不是曹操,但是曹宇和曹奂却是曹操的直系子孙;墓葬出土的带有“魏武王”称谓的“慰项石”,也确实是曹操生前的遗物;其他的刻石文字石牌,以及整个陵园本身,又还蕴含了当时丰富而特殊的文化信息。另外,曹宇和曹奂王原陵的中轴线的西端,其指向应当就是曹操高陵所在的“先王之位”。沿着这条中轴线进行探查搜寻,极有可能发现曹操高陵的大体位置。因此,王原陵的发现和挖掘,依然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第二,关于曹奂墓的误传。魏元帝曹奂墓,民间曾有一种说法,说在河北临漳县城西南的赵彭城村。当地有一土丘,高约5米,东西长约30余米。曾被盗墓者多次盗掘。200410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组成的考古队,曾对此处相传的曹奂墓进行了抢救性挖掘。结果发现这并非帝王陵墓,而是北朝一座寺院的木塔塔基。当时曾有多家媒体,对此加以报道。而赵彭城村的方位,在安阳大墓所在的西高穴村正东约10公里。两地相距原本不远,加之口耳相传,不免发生变化转移,因而将曹奂墓误说成在赵彭城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第三,关于安阳大墓最早被盗掘的时代。考古发掘证实,安阳大墓早就被盗掘过。但是最早的盗掘是在何时,相关考古专家没有说明。由于该墓的地理位置,在魏晋时期属于邺县一带,由此可在历史文献当中发现相关的信息。《晋书》卷107《石季龙载记下》云:

勒及季龙,并贪而无礼。既王有十州之地,金帛珠玉及外国珍奇异货不可胜纪,而犹以为不足;曩代帝王及先贤陵墓,靡不发掘,而取其宝货焉。邯郸城西石子上有赵简子墓,至是季龙令发之。初得炭深丈余,次得木板厚一尺,积板厚八尺,乃及泉;其水清冷非常,作绞车,以牛皮囊汲之,月余而水不尽,不可发而止。又使掘秦始皇冢,取铜柱铸以为器。

史文记载十六国时期后赵政权残暴的君主石勒、石虎,公然大规模发掘所辖境内的帝王和先贤墓葬,攫取其中随葬品的珍宝。而当时的邺县,正是在他们的中心辖地之内,而且石虎夺取权位之后,还将都城迁到自己一直盘踞的大本营邺县。近在咫尺的魏元帝曹奂陵墓,自然是其绝不会放过的目标。安阳大墓的被盗掘,应该是从此时开始的。

第四,关于安阳大墓中刻字石牌被毁的原因。考古专家发现,安阳大墓中带有“魏武王”称谓的刻字石牌,都出现了人为的断裂破损。他们判定,这是被后来进入墓穴者有意击破。至于击破的原因,则认为是针对“魏武王”的称谓而为,属于曹操政敌的仇视报复行为。刻字石牌的毁损属于后来进入墓穴者有意为之,这一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有意为之的原因,说是仇视报复,却并没有点到要害。因为同样刻有“魏武王”称谓的“慰项石”,并未受到任何毁损,由此可以窥知,破坏者所针对的,并非“魏武王”所指称的曹操。事实上,知道安阳大墓的被盗掘是自十六国的后赵时开始,这一问题也就有了合理的答案。刻字石牌上“魏武王”的称谓,下面紧接着有“格虎”的措辞。而这个“虎”字,正是后赵君主石虎的大名。《太平御览》卷341引《邺中记》记载:“石勒为石虎讳,呼‘白虎幡’为‘天鹿幡’。”类似记载也见于四库本《十六国春秋》卷13、四库辑录《永乐大典》本《邺中记》。所谓“白虎幡”,乃是当时军中标志主帅身份的特殊旗幡,其上有白虎图案,故名。使了为了优待石虎,特地为其大名“虎”字避讳,那么石虎自己当上君主后,避其名讳肯定更加严厉。当后赵的盗墓军队奉石虎之命,挖开盗洞进入墓穴之后,发现刻字石牌上竟然出现了当今君主的名讳,而且措辞还是“格虎”的大不敬语言时,一一检查然后全部击破毁损之,乃是必然的结果。因此,毁损者所针对的,乃是众多石牌上的“格虎”措辞,而非曹操的称谓“魏武王”。

(全文完)

 

博主声明:在标明作者姓名、文章出处(新浪博客)的前提下,允许引用、转抄和摘编。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