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2月22日

(2015-12-22 20:02:19)
标签:

杂谈

我是沉珂。

大家好,7年不见。

 

你问我,死了就死了,为什么要出现?因为我活着啊。自杀未遂,死掉的是属于我自己的那段年少荒唐,你希望我说什么?对不起,我还活着。你让我消失,让我匿迹,我要去哪里?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电脑、手机几乎贯彻所有的闲暇娱乐,满世界WIFI这么多的社交平台,这么多的APP我一如当初仍是在自己的世界发发自拍,写写日常,赞美生活,抱怨天气,写给自己,我不招惹谁,也不讨好谁,与自己平常相处,我是网瘾少妇啊,不上网会闷死,不过是个网络,要怎样?

一度感到不解,不甘,甚至愤怒。为什么从始至终我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因果,包括那些生命中扭曲不堪的疤,都无端端,硬生生被素不相识的那些人剖开来,添油加醋,指手画脚,展露在烈日喧嚣之下。他们最后还要质问我说: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自杀了。

一个真正赴死的人是不会说出那句话的,若是说了,那是求救讯号。而当年的我,并没有说出那句话,因为没有求救的对象。我明白总有人奔波于生活的难,总有人永远热血,目光灼灼,看上去无坚不摧。路遇少年的不想活,不过嗤笑道,无病呻吟,作茧自缚。可是真的有一种病,叫抑郁症。十七岁那时的我已是重度抑郁症。

那些年刚刚开始盛行“网络歌手”,我十五六岁,生活中孤僻叛逆,独来独往。觉得爸爸不疼妈妈不爱的少女啊,总像是全天下都负了自己。性格如此,不哭也不闹,不给人添麻烦,整日整日喜爱听trip-hop锁起房门来写日记便是最好的宣泄,自己与自己置气,文字中也是满满的阴郁戾气。也因为爱好trip-hop,之后接触到一些音乐语音聊天室。听五湖四海的陌生人在聊天室里放rockhip-hopnewage,好多好多我未曾接触过的小众却又好听的曲风。

其实我是不会唱歌的。别扭又僵硬。所以第一首自己录的DEMO,也只是纯粹的RAP。能不唱歌就尽量不唱,扬长避短。那时与网上一些已经熟识起来的,爱好音乐的朋友们,经常通宵达旦录DEMO,白天翘课打瞌睡。现在听来简直要犯尴尬症的那些粗糙音质,走调岔音,也饱含了我当时满腔的情感。

在最离经叛道的那几年,音乐算是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让我的重心也转移到了网络上。
在当年所谓的网络歌手那个圈子,算是小有名气。


那几年陆续发生了很多事情。不免俗就是亲情疏离,友情破碎,恋人分离之类的。一个人待习惯了,什么对错,什么三观,自救或是求救,我哪里知道,又哪里在乎过。消极是怪兽啊,我渺小到尘埃里,颤抖着拳头眼眶干涩,被它吞噬。现实与网络浑浊不分,也罢,分不分得清也都是天地无光。决然摒弃了最后一丝活着的念想。

现在看来所有都是风清云淡,何必呢。

但这些故事不是我今天要说的。
如果你们愿意听,也许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来日方长。
我想说的是,在我做出选择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我的预料。

从我割腕,到朋友的崩溃,到后面突如其来涌入一大群外来者的聚焦,同情,耻笑。当然,在事情越传越开的时候,有过无数次辟谣的机会。我并没有去做。跟当时的那些朋友无关,是我自己的决定。我活下来后的那几天朋友告诉我,网上的好友悲痛欲绝。他说太好了,我这就告诉他们,你没事了。

我说,沉珂死了。
什么也不必再说。永远,死了。
再也不会有这个人。
你去帮我把所有的东西删了。
告诉他们,沉珂死了。
如果他们还难过,如果他们还找你,你就骂走他们,直到他们忘了我这个人,忘了有过这么一件事,断了这个念想。

为什么那么做?现在的我看那时的自己,懦弱,任性,自私,决绝,妄图泯灭过去,将经历的所有不顺遂统统焚毁,包括了网络上的一切,挫骨扬灰,一了百了。

被聚焦是意料之外。但我想谁会去和一个死人较真,他们又能好奇几天呢?可似乎不断还是有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聚集过来(这是后话)。

大概有一年半的时间我没有再接触过网络。
这其中的缘由大致是家中的事情。暂时不提。总之有一天我自由了,身心健全,或是努力健全。恋爱,结婚,生子。
在自家公司挂名上班,想去便去,孩子不用我抱,时间宽裕,先生事业也是风生水起,在他支持下我自己也创了几个副业,一切都好。忙碌充实,美满安康。

像什么事都未曾发生。

然后突然,就又到了风口浪尖。
这是第二次,牵连了我的女儿。上一次,卷上了我的妈妈。甚至有人觉得次次都是我自己找的推手。起先几次这种被扒倒还好,倒是自我去年一个脑热跟风开了淘宝之后,涉及到了利益,确实这话题就变得更加敏感起来,辩不辩也四面是箭。

大概是安稳日子过久了,浑身都是软肋。我害怕。

当然,用他们的话说——也确实说得有道理,看上去更像是我蓄意的。
你要真的想平静过你的日子,那你还网上发什么照片等着被人扒?这明明就是她啊。

对不起这里要跳脱一下感伤。哪个五官端正的女孩不觉得自己美?想众人看见她的美,点个赞,飘飘然?你看清高美艳于那些大牌明星,比方有位天后,听了一辈子的赞美,媒体问起,总夸你美,你腻不腻啊?她说:不腻啊,这种夸奖,听一次是要开心一次的。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呢?有一次在微博虽然欠揍但也实诚地说,你要是我,你能憋住不自拍吗?这是女人的天性,这是人类的虚荣本能。

回到正题。不管扒不扒,只要我有出现,我当然知道迟早总会有人指着我问:你是不是她。

我从开始就想好了,也铁了心这么打算:就是两个长得像的人而已。
我不是她。你刀架在我脖子上,把你的那些铁证如山砸我脑门上,我都眼睛不眨一下,仍旧回答你:我不是她。

我几年前就这样对自己洗了脑,谁又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一直这么对自己说,于是总会变成事实的吧。都七八年了,样貌总有改变,我就是不承认,总会有人信的吧。陈年旧事总该要慢慢淡出人们视线了吧。放过我。

她是她,我是我。两不相干。多好。

善良聪明如你选择看破不说破也好,如当年那般一直喜爱她也好,因为她才找到我,并也喜爱了我也好,看着我振振有词地撒谎,做个强词夺理的胆小鬼,仍有人选择了信我,陪伴我。一如既往。

我都知道的。我很感恩。

当然,冠着“自残自杀博眼球”“散播负能量”“吸毒双性恋滥交”的我,怎么可能又被更多粉丝之外的人所接受。

在这里先打个岔,非主流杀马特那些我就不解释了,恕我自己还没有研究明白那些火星文,其他的也不辩,多说多错。但有一点,毕竟为人妻为人母了,对于“滥交”,我真的一直有一万零八条斜线,算来算去这辈子我睡过的男人女人加起来也就三个,一段被迫分开;一段分分合合数次最终收了他;一段我暂不想提,不是别的,对方如今也正要步入婚姻,不给对方添麻烦。哦,网恋。是啊我网恋过,还走心,那个年代很稀奇吗?但我也没有千里之外取人贞操啊。当年日记里的荤段子还没我今天微博里的黄呢,滥什么交?说我出国打胎又是当小三的也有,我先生看见情何以堪?我十六岁认识他到现在,中间陪着我守护我经历过了那么多事情,后来很多传闻我自己看着看着都荒唐笑了,倒是我先生较真,不看倒好,看到了气得跳脚说你也是造孽,少年胡闹,现在这帽子一顶顶给扣得,太不像话,成了邪教代言人,今天有迷途少女厌世跳楼,明天有变态少年肢解路人,你都是他们的精神领袖,祖师爷。 我:???

抱歉又绕远了,回到现场。

自我发了几张自拍之后,合情合理,意料之中

就有人说 你明明就是,你还否认得这么理直气壮,让人讨厌。
有人说 你明明不是她,你为什么总是闪烁其词,利用她的名字?
有人说 一句话的事情,你不给正面回复,又偏偏要出现,炒作高手。
有人说 你知不知道当年我学你自残,你怎么还敢活着?

他们声势浩大,义正严词的讨伐我,要人肉我。说我欠他们一个解释。

我当时觉得为什么?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未来,我是谁,我自己说了算。

我不愿意,我气呼呼地曾经在一些讨伐幽灵木偶的贴吧发了各种申明。理直气壮,气势汹汹列举了一堆自以为是的证据,大致总结就是告诉你们:我不是她。

我就是不愿意承认。我就是不愿意你质问我的过去。不是因为过去有多见不得人,而是我不愿意像个死里逃生的苦逼,摆出普渡完自己再来普渡你的嘴脸,与你哭诉我曾经如何。谁又没曾经历过坎呢?是我当初自己不堪一击,不提也罢。

可我不曾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并在当时自愿吞下所有苦果。
有一个曾属于我自己的世界,我曾那么决绝的,一意孤行要彻底抹灭它。
我以为自作孽是我,与所有人无关,与这个世界无关啊。

活着便是感恩。

撒谎好累。必须不停地用一个谎言去圆上一个谎言。我过去的朋友,一个个被牵扯进来。即使在现在的没出现之前,也有人质疑这只是炒作。我冷眼看着有过去的朋友在维护我,气愤填膺,流着眼泪跟那些陌生人据理力争:她不是这种人。死者为大,你们都闭嘴!出现后,也不停地有人说你看,这么多的相同点,你为什么就是不承认,你这个骗子。你和你所有的那些朋友,都是骗子,炒作。

我不在乎啊。你们说呗。跟我何干?


直到有一天 看见有人对我说
别害怕。你曾参与了我的青春,我只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确定她如今过得很好,就够了。

就当是一个千年宅的岩石精被外面世界满满的爱与善良感化了吧:)

真的忽然就有了勇气,说点什么,让善良的人安心。

你有没有对着旧照片感慨过你少女时的模样,你有没有听见一首歌想起你苍白的少年彷徨。年少时嬉闹无节操的那些歌谣如今也被禁了,该收尾啦。


谢谢陌生人的眼泪。
参与过你的青春,我的荣幸。


让你看见过我的日记,被我那些消极所影响,让你年少无知时懵懂去模仿

伤害了自己,伤害了爱你的人,我很抱歉。
但每个人的人生都只属于自己,我面对自己的苦果,你也是。

很小时我父亲跟我说,我不会束缚你任何,你记住一点:自己做的,自己担。
所以时至如今我也请你自己做的,自己担。

我曾选择丢下了过去,丢下了自己,丢下了你。对不起。

但仅限于此。青春孽障,我不过是当时你天时地利自作孽的一个幌子。

人生的决定权永远在于你自己,我有什么本领能够再让你迷失了心智。

我缺点满满,何德何能,依旧能有善良的人们在此刻愿意驻足听完这些。

我无数次面对张牙舞爪的舆论与友好询问的关心时都选择了视而不见,只想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我逃避了自己人生中的一部分,我撒了谎,还理直气壮。

我今天这一篇所谓的勇敢,希望还来得及。


Hi,如果你很久以前认识过我

还记不记得我说过

总有一天

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给当年的少年。
给成年后的我们。



                沉珂

                ——对了,我叫陈珂。中二的年代,就不整什么失落的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