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惟
石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85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行孝篇之逆流——承袭的宝贝

(2010-10-26 12:12:07)
标签:

传承

宝贝

杂谈

分类: 惟儿。述

行孝篇之逆流——承袭的宝贝

 

题记:逆流的人生,或许不再在悲伤中继续沉寂。

 

细雨绵绵,随风飘在人们的脸颊上真觉丝丝凉爽。两列行人一路上敲锣打鼓放鞭炮的,似是和风的雨中曲,奏响着喜庆。

 

“大妈,恭喜恭喜啊!”一个穿着正装的青年双手握拳鞠躬,向站在门口乐呵呵的大妈道喜。那大妈眼里闪过得意的眼神儿,暗自高兴,嘴里却念道,“谢谢啊!不就娶了个媳妇儿吗?你家媳妇也很不错啊!”

 

青年一脸的尴尬,自己的媳妇是个瘸腿的,哪儿比得上她儿子的媳妇,一准大学生,还是大家闺秀!青年再度道喜就往大厅走去,不发一言。

 

迎亲的队伍也终于到了大门口,大妈笑得合不拢嘴,拉过身边的丈夫,小声叮咛道:“待会可别丢人啊,怎么说人家也是大学生,见过世面的,咱不能头一天就给比下去了!”她丈夫唯唯诺诺地点着头,连声道:“明白!明白了!”正欲走开却又被拉扯住衣袖,“那屋你注意点,别让出来丢脸!听到没有!?”最后一句话语句严厉,像是发了狠的命令似的,把他吓得赶忙哈腰道:“诶!知道了!”

 

“行了!快去帮忙吧,儿子在那边等着我俩呢!”大妈微微皱眉,急声说道,又匆匆迈步向前走去。

 

雨水聚积,随着瓦缝渐渐滴落,“叮咚”一声溅起水花,地面上的小水洼泛起层层水晕,雨水落得稍快,波纹也显得有些杂乱。

 

屋顶上的蜘蛛网层出不穷,微光下乍一看像是无数蚕丝搅在一起。细听雨声,会惊闻屋内的徐徐叹息声,再一听,果然是病中老人的呼吸叹息。

 

漆黑的屋里看不见床,只隐约见着一个轻微晃动的身影。床上的老人用手支撑着床铺,艰难地坐起身来。刚才的她依稀听得见屋外的吹打声临近,于是慌里慌张的,掀开轻柔的薄被。

 

老人将背靠在床杆上,“吁吁”喘气,直到有些气力了就下了床,摸索着移动脚步。她听着吹打声知道迎亲队伍就停在屋外,整了整衣领和袖口。

 

“吱”的一声,木屋的门被推开了,急急地传来一声“妈,今天人多,就别出去了,好好呆屋里吧!”声音是伴着又一声“吱”戛然而止的,也带来了一声心碎的声音。

 

老人闷吭了一声,却哽咽着始终没咳出声来。她呆立了很久,很久,终究只是深深叹息,转身走进里屋。

 

“他爸!你快过来!”大妈一脸欣喜地拉过她丈夫,“嘿嘿”了两声说道:“咱儿媳妇真孝顺,特地从外面给我买来按摩椅,说是看我每天忙里忙外的,肯定累得慌!瞧,就是那玩意儿!新奇得很,你也试试。”她推着她丈夫到按摩椅前,让他坐下。她丈夫许是很久很久没受到这等待遇,受宠若惊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她根据儿媳妇早上的指导一步步做,却发现按摩椅没有运作。良久,她皱起眉头,“起……起……起来!给我起来!肯定是你给坐坏了!起来让我看看!”

 

她丈夫腾地站起来,咽了咽口水,嘴角抿紧盯着那张按摩椅看。只见他媳妇一个劲地嘟囔着,还不时地轻拍按摩椅,自己的眼神也跟着她的手转悠来转悠去,霎时晕乎乎的。

 

“妈!”一声清脆的喊声从身后传来,大妈转忧为喜地望着身后刚进门没几天的儿媳妇,却又想到什么,渐而又担忧起来,只道了声“你回来啦”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丈夫瞧见她这副模样,就鼓起勇气脱口而出,“儿媳妇,你快来看看,这按摩椅咋的不动哩……”话噎了一半还没说完,他立刻被大妈的眼神给瞪住了,不敢再言。

 

儿媳妇不慌不忙地换了鞋子走进屋,先是宽慰自己的婆婆,然后对公公微微一笑,再瞧了瞧按摩椅,不一会露出笑容,说,“咳,我道是什么事儿呢!妈,这按摩椅的插头没插上去,当然没法运作啦。”她蹲下去拾起插头,“来,好了,爸,妈,你们现在可以试试了。”

 

大妈不好意思地扯动嘴角,斜眼瞪了瞪她丈夫,接着走向儿媳妇,拉着她手说,“人人都说我生来命好,其实我命最好的就是多了你这个儿媳妇啊!”

 

儿媳妇红着脸低下了头,轻声唤了句,“妈……”不一会又抬起头,“来,妈,你快坐下试试。爸,你也试试,这按摩椅可好用啦!”

 

这时儿子也回来了,看到自己的老婆和父母的关系如此融洽,心里不免松了口气。拉着自己的老婆回到自己房间,转身就给了她大大的拥抱,“老婆,谢谢你!”

 

“啊,快闷死我了!”她好笑又好气地推开她老公,问,“有什么好谢的,孝敬长辈是应该的!更何况那是你爸你妈,我当然更敬重啦!”

 

听到自己老婆的话,他亲吻了下她额头,“谢谢你!老婆。好了,妈在楼下喊了,我们该去吃饭了。”他拉开房门,忽然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又警惕地关上门,低声在他老婆耳边说道:“对了,今天早上我跟你说的那事你没跟爸爸妈妈提起吧?”

 

“什么事?”她一脸的莫名其妙让大妈的儿子松了口气,回了句“没什么”,就双双下楼吃饭了。

 

看着一桌的菜,儿媳妇不好意思道:“妈,你怎么又张罗这么多菜啦?多辛苦!要吃不完怎么办呀?”

 

大妈乐呵呵地笑着,“没事,你们俩在外工作更辛苦,回来多补点应该的!来,吃块肉!”她顺手夹了块鸡肉给她儿媳妇。这个儿媳妇,她现在是越看越喜欢!

 

“谢谢妈!”儿媳妇微笑着向自己的婆婆道谢,低头吃了起来。

 

其乐融融间,似乎真就少了几分纷扰,几分纠葛。

 

“妈,我问您个事。”儿媳妇打断了这个氛围,全家人都望着她这张好看的脸,“奶奶住哪啊?我进门好些天了,没去拜访她老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她没继续说下去,原只有四人的饭桌在大家面面相觑下显得气氛异常怪异。桌底下,她老公用腿轻踢了踢她,她更是好奇万分,只是没再说话。

 

倒是大妈先开口说了,“你奶奶最近病了,你才刚进门。她怕你晦气就没领你去看她,等过些时候吧……来,吃饭……”

 

此话之后,饭桌上再没有人吭一声,一片安静的咀嚼声。

 

“喂!你干吗呀?你拽疼我了!快放开!”儿媳妇低声呵斥道。她看着眼前一脸隐情的老公,又不忍心继续责问他,只好任由他拽着自己到房间里。

 

“不是让你别问爸妈吗?你怎么还问呢?”儿子也不忍心说重话,毕竟眼前是他心爱的老婆,这个单纯善良的女人。

 

“你又没说清楚什么事,我哪知道?好了好了,我下次不问了,可你,总得告诉我具体什么情况吧,不然下次我还出错怎么办?”

 

看着一脸无辜样的老婆,他叹了口气,将事情娓娓道来。

 

次日清晨,大妈的儿媳妇偷偷尾随自己的公公来到屋后的小木屋,她看见她公公端着一碗稀饭和几拨青菜来到小木屋前,敲了敲门,就推开了。她小心翼翼地上前,紧靠在木屋前的大榕树后,紧紧盯着木屋里的一举一动。

 

“妈,吃早饭吧。”她看见公公说完这句话就将手中的那碗稀饭倒在了木门边矮桌上的破瓷碗里,转身关上了木门就走了。她闭住呼吸,侧身躲了起来,直到她公公消失在眼线中,这才跳出来。

 

她蹑手蹑脚地来到木屋前,踟蹰着该不该敲门。这时一阵风吹过,本身没有紧闭的木门随风开了条缝。她鼓起勇气,向里探了探头。

 

矮桌离木门很近,她透着清晨的光看得仔细。只见矮桌上的灰尘厚厚一层,风吹着露出了几处隐约可见的地方,刮坏了好几次的木屑刺突兀的有些可怕。再看桌上的破瓷碗,由于瓷碗很久没清洗过了,那碗边无不是脏兮兮的,让人不觉作呕。她突然就想到了猪用食槽了。

 

清晨的小镇隐约有些叫卖吆喝声,但仍是安静得让她不自觉地哆嗦起来。她忽然听见里屋传来脚步声,抬眼一看,竟是一个衣衫褴褛,外面仅裹着薄薄的一层棉被的老太太!她惊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却听见里屋传来,“谁啊?”

 

声音极度沙哑,令她更是不寒而栗。她深吸了口气,移步迈了进去,说,“是奶奶吗?我是您孙媳妇。”

 

她怕自己的声音会传到屋外,特地压低了声音,却好像还是把眼前的老人给吓到了。老人惶恐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孩,不,应该是女人了,这个美丽的女人便是她的孙媳妇!

 

她以为老人仍旧没听清她的话,稍稍提了提声音,“奶奶,我是您的孙媳妇。”

 

老人“唉”了一声,用邹巴巴的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又将被子紧紧裹住,生怕自己吓坏了眼前美丽的女人。老人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她细细端详着她,好似只能见着这一面似的。

 

大妈的儿媳妇被盯得不太自然,却不好让老人伤心,就转手轻触摸了那矮桌上的破瓷碗,“呀,这稀饭都凉了!奶奶,我再给您盛碗吧。”

 

老人听到这话,立即慌了神,“不……不……不用了!我……我就吃这碗,不用换了!”说着她就端起破瓷碗,生怕谁跟她抢似的,紧紧揣在怀里。

 

屋外的风依旧在吹,凉飕飕的。大妈的儿媳妇轻轻抖了抖身体,不知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只好一直站在木屋门口。老人似乎真的饿了,直直地盯着破瓷碗,没再看她孙媳妇。很久,老人终于开口说道:“快回去吧,被看到了……不好。乖,回去吧。”说完,她转身走进小房内。

 

大妈的儿媳妇在她进房的那一瞬,竟看见老人伸手掏着碗里的稀饭……她呆立了很久很久,最终转身关闭了木门,离开了……

 

夜,结束了一家人欢聚共餐,结束了微笑融洽的气氛,各自在饭桌前散场。大妈的儿媳妇坐在客厅沙发上和丈夫一起看着电视机,目光却始终紧紧盯着她公公的一举一动。

 

终于,她看见公公又在婆婆的指示下夹了几样菜端着一碗剩饭经过她侧身。她忽的站起身,“爸,我来吧,您肯定累了!来,让我端去吧。”

 

她不由分说地抢过饭碗,边说边示意她公公坐着,无视那三双惊讶和惶恐的眼睛,踱步离去。

 

她来到木屋前,并没有直接把饭倒进破瓷碗里,而是端起那破瓷碗,走进里屋。她推开房门,对床上的老人轻声唤道,“奶奶。”

 

床上的老人睁开眼睛,却见自己白天见到的孙媳妇站在自己床前,慌神地问,“你……你怎么来了?”

 

“嘘……”她将饭碗放在了床前的小凳上,做了噤声的手势,继续说道:“奶奶,以后你跟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住!”

 

老人听到这话,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看着这美丽的女人脸上无不是肯定的表情和善良的温柔,她不由地心里一阵温暖,却还是说道:“不要了,奶奶在这挺好的……”

 

美丽的女人弯下腰,说,“奶奶,相信我,我等会把这碗砸了,你可千万别吱声,知道了吗?”

 

一听自己的孙媳妇要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老人急得坐起身来,慌神地急声道:“不行啊……”

 

可惜话没来得及说完,“砰”的一声,瓷碗立时碎了,清脆的一声摔碗声盖过了她的声音,却还没来得及惊慌又听她孙媳妇大声喊道:“哎呀,奶奶!你怎么把这宝贝碗给砸啦!这碗我还打算传宗接代给我婆婆用的呢!你砸了可让我怎么办呀!我以后拿什么宝贝碗给我婆婆用呀!”

 

此话一出,不只是吓坏了床上那一脸茫然的老人,还让屋外的三人惊了神……

 

(惟儿题外话:我们承袭的,可不是所谓物质上的宝贝。孝义,亦须传承下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