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惟
石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85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行孝篇之离歌——破碎的脸

(2010-10-04 09:24:50)
标签:

杂谈

分类: 惟儿。述

 行孝篇之离歌——破碎的脸

 

题记:人生如一曲辛酸离歌,道不尽的人世凄凉。

 

夏日炎炎,地面被烈日烫得跟烙铁似的,路上的行人急躁地小跑着,连树上的知了也耐不住性子“吱吱”地叫喊。

 

坐西朝东的老屋在日头下晒得火热火热,木门外飞过几只苍蝇,“嗡嗡”叫着。程姓妇女手举一把扇一边遮阳一边来到老屋木门前,不重不轻地敲了几声。好一会儿没见有回应,她将耳朵贴近木门,右手又用力敲了好几声左扇门,仍是没听见任何动静。透过门缝,她没看见小屋里有人影走动,左手“呼呼”地扇了一会扇子,拉开嗓子又喊了两声,“老太!老太!”

 

许久,仍是没有任何回应,程姓妇女额头上的汗水流进眼睛里,酸疼了起来,她用手揉了揉。这火热的太阳让她心里一阵躁急,于是瞄了眼木门,就转返了回去。她左手“呼呼”地扇扇,右手也不住地擦汗,心里嘀咕着:“这老太好几日不出来了,是不是又病了?”

 

只是这么一瞬的想法,她也就没忧心老太的身体了。正思忖着该怎么向老太要回前两日买药的钱,就碰见了老太的儿媳坐在隔壁小院里乘凉调侃,她乐呵呵地走过去,“哟!你在这儿呢!我还想去找你……”

 

话到了这里,她就有些心虚,声音也低了下去。毕竟债主也得找对欠钱的人,虽是婆媳,但她们之间简直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虽住屋相隔不远,可也不常走动,比陌生人还陌生。老太的儿子是个怕老婆的窝囊主儿,于是枕边人的一切命令就是圣旨,渐行渐远的母子关系也陌生得跟水火似的。程姓妇女一脸的笑脸迎过去,扇着扇,问,“怎么到这溜达来了?”

 

老太的儿媳摆着一张脸,轻“嗯”了声就没继续答话。她不喜欢老太,自然也不喜欢和老太有点儿熟的程姓妇女。

 

热脸贴了别人的冷屁股,程姓妇女也觉得脸面挂不住,顿时语塞。虽然老太买药的钱不是什么大数目,只是这样一直欠着也不是一回事,这该还得总得还,更何况“母债子还”天经地义!这样一想,程姓妇女的自尊和自信一并涌上心头,声音高亢了一些,“你家老太前几天买药向我借了点钱,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我那走走。”

 

那老太的儿媳的听到这话,立时怒瞪她,她的眼神愣是把程姓妇女给震慑住了,以至于话越说越委婉,连最后一句话的调儿和意思也完全变了。身边的其他妇女也略显尴尬,谁知那老太的儿媳偏又答道:“她欠你钱找她要去,来我这儿做什么?”

 

程姓妇女尴尬地扇了扇不住流汗的自己,赔笑似的说道:“这不找不着人嘛……”

 

老太的儿媳站起身来,“找不着人也别来找我呀,又没有什么关系的!难道哪天她死了还得赖上我呀!”

 

“呸呸呸!”程姓妇女有些不悦起来,却还是笑道,“得,要不你陪我去趟她屋里看看,好些天没见她了,我这也不是怕她真出什么事嘛。”

 

“不去!我去她那屋算个什么事儿?不去!”老太的儿媳听到这建议断然拒绝,而且是不留余地的。

 

周围的妇女面面相觑,不敢多言,顿时低头不语。这时,从院外走过一人,大骂道:“这都什么破地儿啊,刚过一个猪圈那叫臭,这会子经过一间老屋子也能臭死人……”

 

院里的妇女心都提到嗓门了,不一会,一少妇嘟囔道:“那老太不会真出什么事吧?”这样一句问话把所有人的心都给搅慌了。程姓妇女带头冲出院子,跟过来的还有那嘟囔的少妇,之后院里的妇女陆陆续续地都跑开,再之后,老太的儿媳也跟了过去。

 

原来老屋的右扇门并没有锁着,程姓妇女一推就推开了,一股尸臭从屋内传过来,令人作呕!因为跟来的都是些妇女,她们双手捂着嘴鼻,大家心里都慌神害怕,心跳得极快,可好奇心都促使她们鼓起勇气走去内屋。

 

程姓妇女左手捂着口鼻,右手心里冒着汗,她握紧了拳头,心里头的恐惧上升至最高点,身边的少妇一直将头埋在她肩后,颤抖着身体,“呜呜”了几声着,这不由地让她也打了几个冷战。

 

老太的儿媳实在忍受不住这般恐惧气氛的煎熬,捂着嘴叫道:“你快开门呀!快开啊!再不开我开!”

 

不等程姓妇女伸手推门,老太的儿媳就用脚踹开了房门,几只老鼠“吱吱”地蹿了出来,把门前的妇女吓得够呛!她们看着老鼠蹿走远了,惊恐未定地抬头往房内的床上一看——老太脸上正窝着几只老鼠,而老太却一动未动!

 

几声尖叫惊呼打破了瞬间的沉寂,妇女们纷纷逃出了老屋,像是见着了鬼魅一般,踉跄跑开,脸上无不是惊恐惧怕!

 

老太有一小女儿嫁到较远的邻村,婆家不够富裕却也算是够吃饱喝足,虽偶来照顾老太却也不会常住。当噩耗传来时,老太的女儿从邻村一直哭闹到老太家,嘴里一直咒骂着自己不成器的兄长和那蛇蝎的嫂子。

 

当她到了老太屋里,算是她那不成器的兄长已经做了点前功夫,屋里消过毒了,臭味也消散了不少。她走到他面前,只是含泪地深望了一眼他,就越过跑到了里屋。看到床上横躺着的人儿,她顿时吓呆了,自己母亲的脸上已经是好几个窟窿,只剩半张脸了!她惊呼一声就晕厥了过去……

 

老太的女儿哭了好些天,没日没夜地哭,人憔悴了许多。她始终是个嫁出去的弱女儿,面对恶凶凶的嫂子,她一直是敢怒不敢言,纵然自己母亲这般惨逝,她虽一肚子气却也不知该怎样去发泄心中的怒火和悲伤。她,除了哭自己母亲的悲惨,像是还在哭自己的懦弱。

 

终于到了丧礼的这一天,老太的女儿沉住了气不再哭闹,自个儿掏钱请了面粉匠把老太的半边脸给补上了。直到看到那面粉堆积而成的半边脸,她再次哭得晕厥过去。

 

丧礼办得极其简单,似乎少了锣鼓吹打,那棺材里躺着的不过就是一具惹人嫌弃不已得尸体。日头下,任何事物都早没了生气。

 

近正午,程姓妇女悻悻然地来到木屋,看见堂前的棺材,心里一阵悲戚,不禁酸涩着双眼噙着泪。她踟蹰了许久,刚一脚踏进堂前,就听到一声呵斥,“你还敢来?”话音未落,程姓妇女就听见“啪”的一声,左脸被狠狠地掌掴了,火辣辣的感觉顿时爬上她的左脸。她伸手捂着脸,一脸的惊慌失措,“我……”还未及开口,她又猛地被推在了地上,后脑勺重重地磕在了石槛上,一阵眩晕,好半会才被边上的人拉了起来,睁眼一看,竟是老太的儿媳!

 

老太的儿媳凶狠狠地盯着程姓妇女,“都说我对我家老太不及你好,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乱嚼舌根,硬是把我家老太的死赖我头上!要是你真心地善良的,怎么就等她人死了还跑来要钱?我看我们家的老太就你给逼死的!”她忽而将目光扫了一遍,突然席地坐下,像个顽皮的小孩不堪受骂在赖皮耍泼,哭闹道:“哎呦妈呀,大伙儿都给评评理啊,你们都说我对我家老太坏,可我也还是在她死了在给她披麻戴孝呀!我那老太死得惨,我心里也难受哇!”她赖在地上不起,双腿蹭磨着地,哭闹声逐渐闹腾起来,“我真可怜呀!我要知道我老太病啦,怎么会不管她呢!你看她这一去,谁都把我当坏人了!没天理啊,没天理啊!”

 

程姓妇女这才开始醒觉过来,想说什么却觉得在自取其辱,便尴尬地靠墙站立着不言。以为没一会老太的儿媳会不再吵闹,谁知她却不停歇地叫嚷,全然不顾周围人的劝阻,以及自己丈夫难为情的脸色,继续咒骂道:“我的老太啊,你这么死了,丢我一个人遭人骂啊!你死了倒好,别人知道你可怜,同情你!可我呢?再没人知道我的好,我的孝!你怎么就可以这么……”

 

“啪!”一切吵闹戛然而止,周遭的人全部愣呆了。老太的女儿惨白着脸低骂道:“你这个遭天杀的畜生!”

 

她左手突然被人扯住,不能动弹。于是抬眼一看,正是自己那不争气的兄长。她眼里的泪花复杂地闪烁,从无奈到忧伤,从绝望到愤怒,终于,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右手也给自己的兄长一个耳光!

 

那一声响,断了自己柔弱的无奈和悲痛,沉重地响彻心底。或许,又是一曲辛酸的离歌。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已经忘了具体的人名,具体的时间,具体的地点,只记得就在两年前,我知道了这个故事,心里沉重得快忘了呼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