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achel然然
Rachel然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15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翔润/个人连载】仲夏夜之梦 EP04

(2014-05-01 10:58:34)
标签:

翔润

连载

分类: 翔润

光速更新啊w

继续求留言w

 

第四梦

 

纯白的房间里,闪光灯亮了灭,灭了亮,照得樱井有点头晕。跟他穿着类似衣服的少年倚在阁楼的栏杆上,咧开嘴笑着对樱井比了个Yeah的手势。樱井抬起头,拨开了自己的刘海,看着少年的小树叉也笑得停不下来。他问,听说你喜欢我?少年说,是啊,很喜欢你,最喜欢你了,谁来了都不让哦!樱井听到后更开心了,却有点不好意思,便用手搓了搓鼻子,想着对话要怎么继续下去。他仰头看着少年微胖的苹果脸,看得有点出神,笑容渐渐地褪了下去。也不知道樱井从哪里知道的这种说法,叉着腰一本正经地问起少年,那是爱还是喜欢啊?少年可能也没太听明白,侧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那大概又是不一样的了吧。樱井没有答话,可能是有点失望吧。

 

2101

 

自动在七点钟醒来这样的事情,对于樱井来说已经久违了。最近这几天,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即便睡着了也睡不熟,总是一会儿就醒,一会儿就醒。自从被二宫诊断说可以不用再吃安眠药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吃点安眠药的好。于是就打开手机,发了封邮件给二宫,跟他约好下午复诊。之后,打开窗帘发现今天阳光特别灿烂,想着躺在床上也没事干,既然精力过于旺盛,那么不如去晨跑吧。

樱井很少进行户外运动,因为自己家里设备齐全,便觉得没有必要再到外面锻炼身体。所以当他发现到外面运动带不了那么多东西的时候,就有点抓狂了。最终选来选去,挑了条最多袋子的宽松休闲裤穿上,手机钱包纸巾毛巾巧克力水一塞,便跑出了家门。

没想到在路上居然见到了刚值完夜班的相叶。相叶一副严重睡眠不足的样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走着。樱井跑到相叶身边,拍了他一下。

“哇!”相叶被吓到马上回头看了一眼,“什么嘛!吓死我啊你想!”

“明明是你自己不好好走路。”

“大哥,我刚值完夜班啊好吗?”

“那也不用这么没有精神吧。”樱井看相叶走得越来越慢,干脆也不跑了,“下午我去找Nino,晚上顺道一起吃饭吧。”

“哈?!”相叶猛抬头,“不行不行。”

“为什么?”

“今天可是我跟Nino见家长一周年纪念日啊!”

樱井给了个白眼给相叶,“这种算什么纪念日啊。要是这都算纪念日的话,那岂不是天天都是纪念日?”

相叶停了下来,盯着樱井看。樱井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便回头,摆出一副“怎么了”的表情。

相叶可能想发火或者说点什么,纠结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低下头,边转身往旁边的岔路走去,边使劲摇头。

樱井依旧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站在这个丁字路口上,身后刚好一辆电车呼啸而过。

 

早上通勤时间的电车永远都是那么多人,大家肩膀靠着肩膀,稍有不慎就会引来不满声。此刻的松本却没时间理会后面中年妇女对他的挤压,视线只是直直地定在了自己手机屏幕上,惊讶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爸爸那边我已经搞定,今天就会搬出商店街的。姐姐。”

松本真的说不出任何话来,他不知道姐姐用了什么办法让父亲离开那个地方,也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干什么。思来想去,大概还是先通知樱井一声的好。

电车上的人真的很多,松本觉得自己打字都有困难。

大概快到电视台那个站的时候,樱井发来了回复。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太好了!”

松本没有回复,而是把手机塞进包包里,准备顺着人流逼出电车,走出站台后,松本真的觉得自己全身都是汗。

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时针刚好走到九字,喘着大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再次打开了手机。多了一条邮件,还是樱井发来的。

“今晚见个面吧!”

松本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开始处理起今天的工作。

 

“今天心情不错?”二宫对着笑着走进诊疗室的樱井说。

“嗯。上次说的那块地,今天终于搞定了,明天可以正式开工了。”樱井兴奋地说。

“是嘛。”二宫看着电脑说,并没有认真回应的打算。

“这么冷漠,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二宫把椅子移到樱井身边,“最近又怎么了?”

“哦,最近又开始睡不好了,老做梦。”

“做梦?”

“嗯,十分零碎的梦,好像是小时候的自己,但又没印象自己经历过这种事情。”

“幻想症?”二宫吐槽。

“不是吧,我觉得挺真实的。哦,对了,上次不是跟你说过那个夏威夷的梦吗?那里面有你和相叶。”

二宫皱着眉头:“这么精细的话,就应该不是幻想了。”

“你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樱井笑笑。

二宫也没有理会:“所以我开点药给你?”啪啦啪啦地在键盘上打着字。

“嗯。”樱井的手机响了,低头看了一眼,“你今晚要跟相叶约会么?”

二宫把开好的药方甩给樱井,樱井上前拿还没开口就被对方用话赶走了。

“不行。樱井翔,你太没有眼力见了。”二宫狂摇头。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了?同一天,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同时以“摇头”这个动作对待,樱井内心真是五味杂陈。

 

松本拒绝樱井见面要求的短信发出去后,一直到下班,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一来,既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理由再跟樱井见面,两人之间没有必要见面;二来是他实在是忙得很,一年一度的人事评估就要开始了,他无暇顾及这以外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被谁抓住小辫子。

盯着手机发呆的时候,国分走了过来,手搭上了松本的肩膀,依旧是陈词滥调:“哎,松润,喝酒去吧。”

松本想都没想就准备拒绝,结果下一秒就听到国分说:“你不想知道这次人事评估的事情吗?”

于是就这么被国分连哄带骗地拖到了一家酒吧里。松本很惊讶,以为是普通的那种只喝酒聊天的吧,结果是间充斥着电子音乐,到处都是人都在跳舞的巨吵无比的吧。松本耳朵疼,心想这还怎么聊天啊。

国分把他带到一个小包厢里面坐下,马上就有人上来问要喝什么。国分要了威士忌,松本还没有什么喝醉的心情,中规中矩地叫了杯啤酒。

“公司附近的居酒屋人多口杂,隔墙有耳,还是这种地方比较安全。是吵了点,但别人也听不到我们讲什么啊。”国分翘着二郎腿说。

松本没说什么,只是暗暗觉得被骗了有点不爽。

“嘿,太一!”一个高大健硕,留着混混一样发型的男人端来了酒给他们。

“哦!松冈!来,我介绍你认识,我后辈——松本润!”

松冈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松冈昌宏!是太一的朋友!”

松本觉得这男人好有魄力,也有点让人害怕,与他握手的时候有点犹豫:“你好,我叫松本润。”

“长得这么好看,肯定能成为头牌!”松冈开玩笑。

“哈?!”松本莫名其妙。

国分连忙分开两个人,对松冈说:“人家可是好小孩,别给带坏了。”

松冈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如果在电视台混不下去了,就来找我!”,顺带做了个“打给我”地手势,然后就离开了。

“你不用管他,他就爱乱开玩笑。”国分对松本说,“他是这间吧的老板。”

松本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对了,说好跟你说人事评估的事情的。”国分喝了口威士忌,“我要回播音部了。”

“嗯……诶?!”松本愣了一下。

“干嘛那么惊讶啊?”国分笑笑,“我本来就是播音部的人。”

松本知道,一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国分从播音部空降到广告部担任部长。那段时间,整个电视台都议论纷纷,说本行主播的人怎么懂广告上面的事情啊。但是,上任第一天,国分就找了松本和一组组长堂本刚谈话,说他不过是来广告部走走程序的,志不在此,所以以后广告部还是他们发挥的地方,国分只管盖盖章签签名就好。也是因为这样,松本才跟国分混得比较熟。

“所以,这次回去就是部长了吗?”松本问。

“嗯呐,上一任部长终于退休了,我也算是够资历了。”国分感叹道。

“那你一年没做生放,还做得来么?”松本笑着说。

国分抬手佯装要打他,“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走了,谁接我这个位置啊?”

松本犹豫了一下:“论资历,我们部门也就堂本前辈可以胜任了吧。”

“上面的人都觉得堂本好,毕竟这还是个按资历说话的社会嘛。”国分又喝了口威士忌,“但是那家伙太自由了,又爱标新立异,我内心还是偏向你。”

松本吓得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啤酒吐出来。“什么?!”

“你不想升职么?”国分很疑惑松本的举动。

“肯定想啊!”松本激动地说,“但是怎么也轮不到我嘛,论才华论经验都是堂本前辈更胜一筹啊。我还是安心当我的二组组长好了。”

国分敲了一下松本的脑袋,“没出息!”

松本吐了吐舌头。正当他想反驳的时候,店里的灯光突然变了,原本彩虹般的光芒,变成了蓝色单调的寂寞。然后,松本就听到了有人在台上熟练地唱着Rap,声音很轻,很低。他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只觉得声音有那么一点耳熟。

国分抓住了经过他身边的松冈问:“又是翔君吗?”

松冈点头:“是啊。就他才敢在我们店里这样搞吧。”

“我以为他早不玩了。”

“是有快一年没唱过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来了。”松冈耸耸肩。

松本不着痕迹地听着前辈们聊天。他知道他们口中的“翔君”就是樱井翔,他不知道的是樱井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Rap唱得温柔又不失气势,帅气却也不做作。松本听他唱听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变身脑残粉摇着应援扇一般。周围还是很吵,但松本却听得入迷,仿佛这世界他就只听到樱井的声音一样。充满磁性地声音从内而外诱惑着他,包围着他。

好吧,松本承认,樱井翔是不止那么一点帅气啦。

 

一年前,樱井被二宫诊断为“焦虑症患者”后,夜店和Rap便从他的生活中逐渐褪去。二宫说,那种地方空气质量差,压迫感强,对他的治疗没有任何好处。被再三强调后,樱井也就只好戒掉这种癖好。

把混夜店说成是樱井的癖好其实也有点夸张了。他会到这种地方,也仅仅因为他喜欢Rap。在这里他可以任意发挥而不会被人说,快看,那里有个人像发了神经一样地念念有词。所以夜店对于樱井来说,并不是什么一夜销魂的地方,而是自己个人兴趣爱好的发散地。因此,每当狗仔队在门口辛勤等候他从夜店走出来,然后狂拍照的的时候,他都是一笑置之。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当自己被挚友抛弃,被下属拒绝后,樱井内心有说不上郁闷,他是想骂人的,但没舍得骂出口。从医院出来,开着车乱晃,就晃到了这个已经有一年没有踏足的地方。犹豫再三要不要进去,害怕着自己的焦虑症会复发,但是内心的乌云又依然褪散不去。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进去,就当是骂人的另一个方式。

从后台随便找了顶棒球帽戴上,跟当晚的DJ打了声招呼,塞了点辛苦费,樱井就站上了台上。很久没唱了,他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唱点什么好。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麦克风,疯狂的电子音乐依旧充斥着店内,周围的人都在跳舞,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也许是灯光颜色的原因,他想起了那晚穿着深蓝格子西装的松本离去的背影。

“あの日 君は僕になんて言ってたっけ

なんて言ったってもう関係ないね

散々あって 段々分かって

季節迫り来て散々泣いて

君は君 夢でっかく描いて

僕はここから成功を願ってる”

樱井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首歌,可能是因为松本的那个背影让他感到了那种成长与离别的伤痛。明明只是见过两三次面而已,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从松本的身上感受到这种复杂的情怀来。

“待ってるだけじゃ明日はないから

動いた ここじゃ始まらないから

先の見えない暗い道路も

それが例え迂回路でも

今は少し二人とも辛い表情 しまっておこう

これは別れではない”

樱井越唱越大声,尽管聒噪的店内并没有多少回应他的人。他抬起头,视线越过舞池,最终定格在尽头的一个小包厢内。

“出逢いたちとのまた新たな始まり

ただ 僕はなおあなたに逢いたい

また

いつか笑ってまた再会 そう絶対”

为什么刚好松本润也在这呢?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