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achel然然
Rachel然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18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翔润/个人连载】仲夏夜之梦 EP03

(2014-04-28 18:06:11)
标签:

翔润

连载

分类: 翔润

距离上次更新又过去好久了w

最近愈发觉得潜水的gn们好讨厌啊w

因为不留言QAQ

好吧,你们就留次言吧,让我知道乃们谁喜欢我的文吧QAQ

我真的很好GD的!!!!

 

 

第三梦

 

樱井有一下没一下地用脚踢着剧场的木地板舞台,他埋怨他的小伙伴们居然在这样的集体大工作时请假不来,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和没怎么见过面的少年们一起,实在是让他恼火。这时,编舞老师拍着手过来说了一下站位和注意事项,然后剧场内就响起了喇叭声。演出是要开始了,樱井便站到了老师规定的位置上。他看到自己的前面站着一个比他矮小一点的男生,超级认真地摆着开场姿势,一点也不含糊。樱井便笑着对他说,哎,你那么认真干嘛啊,都还没正式开始呢。那个男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说,我只是不想被人骂而已。樱井看到他的脸,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地乱跳了,你不就是那个游艇上的男孩吗?认真的男生很认真地说,什么游艇,我没坐过游艇。樱井摇了摇头,不可能啊,明明就是你,你不会是失忆了吧?男生有点烦了,我看你才是失忆了,别说了,都要开始了。樱井抬头看着前方红色的幕布缓缓拉开,聚光灯都打向了他们,下面是黑压压的一片人。樱井默念,哎呀糟糕,好像忘记怎么跳了。

 

2101年

 

拉开窗帘的时候,樱井觉得今天的阳光真的很灿烂。打开窗户透气,夏日早晨微凉的风吹得他心里酥酥的。洗漱过后,樱井为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在桌子边打开了日程本。6月25日,9:00am,松本君家。今天,是他终于要出击,拿回那块被钉子户占据的地的时候了。樱井心想,捣腾了那么多天,真心希望今天能够尘埃落定。于是,选了件不太正式又不会很随意的休闲西装穿上,挑了只比较低调的手表戴上,哼着小歌就出门了。

 

香槟色的宾利停在松本面前的时候,他还一脸茫然。直到驾驶座位置的人摇下了车窗,他才知道原来是樱井,便快步走到副驾驶座上坐着,然后说了声“你好”。松本心想,我还以为会是很拉风的敞篷跑车什么的。

“平时开的那台莲花拿去保养了,才开了这台过来。”

“嗯?!”松本被吓到了,这货会读心术啊?

“我看你脸上写满了一副‘难以置信樱井会开这种车’的表情啊。”说完,樱井看向了他。

“没有……”松本冷静了下来,“其实,我们直接在那边见面就好了。”

樱井踩下了油门,车子就开出了周末早晨依旧安静的住宅区。“顺便嘛。再说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照顾相棒是很正常的事情。”樱井说。

松本鄙夷,“我可没有什么目的啊,不像你。”说完才发现这不应该是员工对老板说的话,又补了句,“抱歉。”

“嗯?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松本也扭头看着樱井问。

车在红灯前停了下来,“为什么没有目的,”樱井也扭头看着松本,“And 为什么要抱歉?我又不是旧社会的财主,大家年龄相仿,说话随意一点也无所谓啊。”

松本像松了一口气似地笑了笑,“好吧。”

“所以说你帮我没有目的?”

“我只是想帮老友的忙而已。”

“即使这个忙会导致你的家要被拆掉?”

松本失笑,“那个地方,我看着烦。”

樱井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他发现此刻的松本又变得像那天在台长室时的样子一样,过于冷静,却又散发着“闲人勿扰”的气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雷区,或许这家店就是松本的雷区,樱井想。

 

车子最终停在了商店街旁的停车场内,樱井和松本相继下车。松本往家的方向走了几步,正想跟樱井说点什么,才发现他还在后头,并且拿着两袋东西。

“你拿着什么?”松本问。

“空手去别人家里总是不好吧。”

“我爸还不一定肯收呢。”

“他收不收是他的事,我拿不拿则是我个人素养问题了。”樱井有点得意。

松本转过身,没有搭理他。

走了几分钟,那锁紧闭的大门就再次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这次,菜刀已经收了起来,只是外墙依旧贴满了“不卖”的字样。

松本回过身对樱井说:“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先去看看情况。”

樱井有点恼了:“打退堂鼓可不是我樱井翔的作风。”

松本无奈地点点头,然后打开了门。

“我回来了!”松本对着里屋喊道。

不一会儿,里屋便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看到松本的时候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小润……”

“妈……我回来了。”

 

自从进入内室后,樱井就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松本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默默地坐在榻榻米上。松本母端来了茶,樱井刚想毕恭毕敬地接过,一个很浑厚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吓得樱井差点把茶洒了。

“你这个忤逆子!你还回来干嘛!”说话的那个人神情也很凶恶。

“孩子他爸……小润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别骂他了,或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呢。”松本母使了个眼色给松本。

樱井看到了,马上拿起礼物递给松本父母,说:“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请笑纳。”

松本父十分大爷款地坐了下来,瞪着樱井问:“你谁啊?”

樱井这才想起自己忘记自我介绍了,连忙拿出名片说:“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这是我名片。”

松本母接过名片,赶紧拉过松本父,“孩子他爸,你看……这不是那个买地的那家公司吗?”

还没等松本父反应过来,松本就说:“是啊,没错。这次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让你们搬出去,把地让出来。”

“我就知道!你回来准没什么好事!”松本父大喊道。

“你以为你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好事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法的!本来就不是你的地,还要霸占着!整条街的人都搬走了,你到底留在这里想干嘛!?你做的不仅是坏事,还是蠢事!”松本反驳道。

“你你你……!”松本父大概是被说中了,气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搬出去也不会没有地方住,这店开着也没意思,我不明白你在执着些什么。”

“是啊,松本桑,我们公司会为各位安排好住处的,绝对不会有差池的。”樱井见机便插话。

松本父的脸已经红透了,感觉就像是火气灌满了整个人一样。松本母看到便劝着:“孩子他爸……”松本父推开了松本母的手,站了起来,气冲冲地不知道往哪走去了。

樱井回过头来看松本,对方依旧是没有表情,一声不吭。樱井此刻只觉得自己很无助。

大概过了几十秒,松本父怀里抱了一袋盐冲进了客厅。松本看到就觉得不妙,赶紧拉上樱井跑。可是已经晚了,樱井边跑边发现他今天戴的积家表上已经全是盐了。两个人就这么一直跑,跑到商店街的入口,发现松本父没有再追来时才停了下来。樱井看着自己手表上的盐,有点不爽,边甩手边挤眉弄眼。

松本也掏出了手帕帮樱井擦掉身上的盐,“对不起啊。”

樱井还喘着粗气,“不是……你爸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拿盐来赶你走。”

“以前还拿过棒球棍呢。这次算好了。”松本一边擦一边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

樱井站得直直得,很认真地问松本:“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松本收回了正在擦樱井西装的手,低头把手里的手帕反反复复地叠了好几遍。

樱井在想自己是不是气得糊涂了,看着松本那个明显是不想讲话的表情和动作,明明是想要生气来着,却怎样都气不出来,一个劲地觉得人家那个小女生般的动作很可爱很可爱。这么想来,人家不想说也是正常的。毕竟他们俩也不是什么有很深关系的人,说好听点是搭档,说难听点其实跟陌生人也没有什么两样。樱井拿过松本手里已经被他弄得有点皱的手帕,帮松本擦拭他身上的污渍。

“你看看,光顾着我,自己身上脏了也不知道。”樱井微笑着,“等你想说了,再跟我说吧。”

松本没有抬头,他不敢看樱井。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他却毫无防备地让樱井窥探了其中一二。他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也讨厌听到别人说他“这个男人不行啊”这类的话语。但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因为世界的樱井翔正在帮他擦掉身上的盐,做着佣人做的事。松本是觉得,这个世界大概要不好了。

 

Home Party是樱井家的习俗,每年都会在初夏来临之际邀请各界名流到樱井家的别墅一聚。在这里,不仅能够认识到许多来自上流社会的人,而且富家子弟或生意人之间也会谈成不少对双方都有良好利益的事情。Home Party就相当于一个桥梁的作用,因此,每年都有无数人想尽办法参加到里面来。

在樱井翔的记忆里,他是每年都会来参加Home Party的。小的时候,被妈妈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然后被无数发出感叹声“哎哟,这就是樱井公子啊”的人团团包围;长大以后,自己把自己打扮得帅气有型地来,照样面对着一群又一群发出感叹声的人。大概是从小家教的原因,樱井一直保持绅士的笑容来面对这些根本就不记得他们到底是谁的人,并且亲切地跟他们交谈。后来有一次,二宫对他说,小翔,你笑容特别假你知道吗?我拜托你不想笑就不要笑了,看着感觉会出事一样。二宫总喜欢狠劲地吐槽。

樱井自然是没有办法反驳二宫,因为他说的的确是事实。樱井也不会生气,因为人生中要有一个敢讲真话的朋友,也实属难得。特别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

这样想着的时候,樱井就毫无防备地遇见了松本润。对方穿着深蓝色的格子西装,戴着蝴蝶结领带,一扫白天的狼狈感,此刻他就像一个王子一样闪闪发光。松本很快也看到了樱井,便走上前跟他打招呼。

“很好看。”樱井微笑着。

“嗯?”松本有点不明所以,看了看自己的西装才说,“哦~西装么?谢谢。管朋友借的。”

樱井很想说其实是松本你很好看,不过始终说不出口。正当两人沉默的时候,第三个声音出现了。

“润~”出现在樱井眼前的是一个身高挺高的男人,小麦色肌肤,一看就是很受欢迎的类型。

“哦~旬。你也来啦?”松本笑着回应道。看上去两人很熟。

“我还以为你不来呢。”对方回应。

“部长说他临时没空,怎么也得让我来顶替一下,没办法啦。”

樱井忍不住插话:“这位是?”

“哦哦,对不起,这位是小栗旬,我们电视台的导演。”说完就面向小栗说,“旬,这位是樱井翔。”

小栗恍然大悟地“啊啊”叫了起来,差点就想说“世界的大少爷”什么的了,还好忍住了,不然估计饭碗不保。冷静下来后,就跟樱井握手,算是寒暄了一番。后来,三个人发现彼此好像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小栗便以要介绍朋友给松本认识为由开脱,脱离了那个略显尴尬的氛围。

樱井喝了口红酒,一直看着松本和小栗的背影,直到再次有人跟他攀谈。

旬和润啊。樱井想着想着就有点心塞,前来跟他攀谈的人说什么他也没有听清,只是一个劲地微笑和点头。

 

在樱井身后的不远处站着同样喝着红酒的二宫,还有吃着炸鸡的相叶。

“讷讷,Nino你觉不觉得刚刚跟小翔说话那个男生很眼熟啊?”

“男生?哪个啊?”

“就浓眉大眼的那个啊。”

二宫放下了红酒,也没有搭相叶的话,因为他根本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他觉得相叶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你是怎么认识到大少爷的啊?”走到比较少人的地方后,小栗问松本。

“家里有点事。”

“诶?家里?什么事情会闹到家里去啊?松润,莫不是人家看上你了吧?”

松本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小栗,好像十分惊讶一样:“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我对这方面一向很敏感的好么?再说了,同性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是?”

“我是没什么感觉。”这是真话,松本在没见过樱井之前,对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几乎每周都会有这个人的好的坏的新闻出现,老百姓也热衷于把他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松本对他从来就没有过强烈的感觉。在与樱井相处过后,这种本身已存在的感觉也没有改变太多。可能樱井是有点帅有点绅士有点温柔,但也有点自大有点少爷脾气,所以好坏一中和,他也就没觉得樱井有什么特别的魅力点,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想法。“何况,也不可能。”

“为什么?”

“不是说他是‘世界的大少爷’么?”

小栗听到后笑出了声。松本完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不耐烦地看着他笑。

笑过后,小栗搭着松本的肩膀问:“哎,润,既然你对他没感觉,那不如我们俩在一起吧。”说完还特魅惑地看了松本一眼。

松本根本看都没看小栗,气场全开地来了一句:“一边玩儿去。”

小栗旬的第33次告白以失败告终。

 

TBC

我觉得下次更新会很快了(认真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