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禄堂打擂》(上)

(2019-02-28 20:40:38)
标签:

孙氏拳

杂谈

健康

文化

体育

分类: 纪实

 《孙禄堂打擂》(上)


       一九二一年,初春。古老的北京城内,积雪殆思,寒风朔朔,长安街上,各色各样奇装异服的男人、女人,衣衫褴褛的乞丐和那些在人群中转来穿去高声吆喝叫卖的小贩,汇成了一股股的入流。  

    只见两个报童手举着报纸,跑过府右街,高声叫着:“先生、女士们请看新出版的《神州日报》…”日本大正天皇钦命武士道大力士来京比武,要打遍中华武林,扫平‘东亚病夫’…”

    罗圈胡同甲十号的黑色大门猛地被推开了,李文标大步流星地走出来,齐公博、孙振川紧跟在他的身后。齐公博伸出大手掌,拦住一个迎面跑来的报童,将两个铜板塞在报童手中,孙振川早把一张报纸抓在手。

    两人凝神一看,只见报上通栏标题,“日本大正天皇钦命武士道大力士板垣来华与国术大师孙禄堂比武。”两人不及细看,转身手举报纸,对李文标说:“文标师叔,您看…”李文标哼了一声说:“果然是这样…”

  齐公博紧握双拳,瓮声瓮气地对李文标说,“师叔,俺师父年已花甲,务滋师兄又刚刚去世不久,您千万劝说师父,同板垣比武的事,让我去!”孙振川恳求的目光望着李文标,“师叔,公搏师兄说这回该让我们替师父迎战板垣,师父他老年丧子,正在悲哀之中,万一有个差错…”

  李文标面色涨红,他心中更清楚,半年以来,师兄因为失去爱子,感情上受了很大的打击,自那次病后,一直未能完全恢复,眼下,确实不该去同板垣比武。

       四合院内,孙禄堂身着月白色长衫在打着太极拳,他动作潇洒,功架圆活紧凑,步法灵活多变,袅娜忽闪,似行云流水…虽然他己年逾六旬,却充满活力,目光中透着含蓄、安祥的神态。

  李文标三人看到孙禄堂那一副专注、威严的样子,都停住了脚步,远远地凝视着,只见他:白鹤亮翅、搂膝拗步、进步搬拦锤、退步懒扎衣、转身开合…

      “爸爸,东洋鬼子要来和您比武,您看…”孙书庭(剑云)一阵风似地跑进院。她,刚满八岁,一张稚气的脸,被春风吹得红扑扑的。她把手中的报纸,一直举到了爸爸的眼前。

        孙禄堂从书庭手中接过报纸,瞧了一眼说:“前不久,在东京武道馆搞了一次全日古武道演武大会,这板垣连夺三块金牌,可是这次来到中国,只能给他发个泥牌了。”说着,他哈哈大笑。

       李文标早已沉不住气,他抢上一步说:“师兄,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同那板垣比武,可要慎重,您不同意我去,那么,公博、振川他们…”

  李文标、齐公博、孙振川都把恳求的目光投向孙禄堂,李文标的眼里闪动着泪花,喉咙哽咽地说:“师兄,这半年来,务滋贤侄的故世,使你…你还是要三思啊。孙禄堂长髯拂动,目光闪闪。

     “老来丧子,实在是家门中的大不幸,务滋这孩子从小我就最疼爱他,他的死使我简直痛不欲生…但是,这到底只是咱家门的不幸…那板垣来华挑战,却是我们国家的事…”

     孙禄堂眼中迸出了泪花,他大声说:“我一生苦心研习武术,只有一个心愿,发扬我民族的宝贵遗产,把它传授给亿万同胞,让我们的同胞人人强健,使我们的民族得到振兴。多年来,国运不昌,民气不振,屡受外夷侵辱。我孙禄堂素怀报国之志,终未有机会,我要挫败那来为日本天皇扬威的板垣,捍我国威,振奋民族精神,若有不测,我横尸擂台,也会九泉含笑。”

  万国旅社的健身房内,板垣大力士在用他的表演,接待中外报社的记者。今天是板垣来到中国的第三天,也是这位被称做“日本天皇的骄傲”的大力士第一次公开露面。板垣身材高大魁伟,站在地毯中间,如同半截铁塔。他身穿白色柔道服,肥大的上衣敞开着,浓密的胸毛密匝匝地裸露出来。

  只见板垣双手在胸前合十,双目微闭,一个翻译在旁边说:板垣大力士说,请您们替他向中国武土们讲:我这次来中国,就是要和中国各门派的武士们比武,首先要战胜孙禄堂,因为这是大日本天皇的钦命。我还要到南京、上海,去战胜所有的中国武士。当然,我并不希望我所遇到的对手,都象我在大日本国内听到的东亚病夫一样,因为战胜这样的对手,我是不光彩的…”

  夜已深,朦犹的月光下,孙禄堂独自在院中练着八卦剑。龙泉古剑在他手中寒光闪烁…他一气练完八卦剑,又将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卦变剑…龙泉古剑在他手中,快似飞雪奔电:使人眼花缭乱,莫测端倪。突然,他猛地收住式子,放下了龙泉古剑,举头凝望着那昏暗的月亮,若有所思。

  屋内,孙禄堂的夫人张昭贤正坐在窗前,忧心忡忡地望着丈夫。她听到丈夫的叹息,垂下头,低低地啜泣着,孙禄堂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他知道,这种情绪对于明天的比武,是非常不利的。

     他走到窗前,推开一扇窗子,对妻子说:“哭什么,别看那板垣的样子汹汹,其实只是个有拙力的一介武夫…”说着话,孙禄堂把手边的一枝青竹“咔嚓”折断,笑着说:“你放心吧,打败板垣,我心中有底”。张昭贤没有开口,只是抬起头,默默地看着丈夫。

  孙禄堂语重心长地说:“明日比武一事,惊动了全国,在此国运不昌,民心不振的关头,这场比武,绝非一胜一败的小事,我一旦败了,丢了我孙禄堂的脸事小,怕的是丢了国家的脸,想到这些,我才感到有些不安…”

  孙书庭从屋里走出来,她站到爸爸的面前,紧握着小拳头说:“爸爸,拳经上不是讲:打人如走路,看人如蒿草吗?我看那板垣个头虽大,在您的面前,不过是个大根蒿草,您会把他连根拔起的。”孙禄堂哈哈大笑,一把抱起书庭,“对,对,明天你就会看到,爸爸是怎样把板垣这根大蒿草连根拔起!…”(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