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dsww
ddsw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57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收藏】基米·莱科宁:快车道上的生活

(2010-12-17 22:35:40)
标签:

杂谈

分类: F1

现任世界冠军基米·莱科宁的确是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当中。在车轮上冷酷如冰,在赛道之外他却让人想到了James Hunt那样的花花公子的日子——如果他在闲暇想参加摩托艇比赛,他会伪装成一只大猩猩,这就是他自己会做的。

上个月的加拿大大奖赛的一刻,看起来可以很好的概括F1卫冕世界冠军莱科宁闲适的个性。在那疯狂的一刻里,刘易斯·汉密尔顿刚刚在出维修区通道时撞上了莱科宁的法拉利的后部。汉密尔顿没有看到在安全车下指示车手等待的红灯;他也没有,令人惊讶的,看到莱科宁领先的法拉利已经占据了维修区通道。结果就是:两辆赛车都受到了无法修复的伤害了。

莱科宁,在那时和汉密尔顿在积分榜上都有两场胜利,走向他的对手,然后——没有挥起他的拳头,像其他车手可能做的那样——而是平静的拍着23岁的汉密尔顿的肩,友善的指着红灯,似乎是对孩子说。“如果你看到它们,这意味着你得停下来了。莱科宁后来告诉我,“我从来不参与争论。”他平静的风格让他在这项运动中赢得了最酷男人的称号。

我在Marseilles附近,为摩纳哥大奖赛做准备的保罗·里卡多赛道上遇到了莱科宁。当引擎声停止,宁静降临在普罗旺斯的乡村时,28岁的莱科宁穿着牛仔裤,羊毛衫和深色太阳镜出现了。没穿着鲜红的法拉利行头的他很难被认出。就像他去年后半赛季从刘易斯·汉密尔顿和费尔南多·阿隆索那里偷走,以及从汉密尔顿身上以1分赢得的世界冠军那样,他的个人行为也是低调的。

有着极地的蓝绿眼睛和永冻土一般的表情的莱科宁由于他的自制和不在乎而被人称为“Iceman”。传说中的他有着远离尘嚣,高深莫测,然而发言又很简单,他 被认为更愿意让驾驶替代谈话,但是这实际上是令人惊奇的魅力。莱科宁离开赛道上的生活只比传说中的他差一点点。当问及哪位车手激励着他们,绝大多数F1车 手都会回答“阿亚顿·赛纳”或者“迈克尔·舒马赫”(请车手们参考当代标准答案 by 刘易斯·赛纳·本土英雄 :赛纳,皮老爷,曼塞尔,大叔,Kimi……还有Fernando!)

然 而莱科宁,更喜欢晚期的James Hunt,这个古怪的,有个性的英国世界冠军,以及鹦鹉饲养员。他的世界冠军获得于1976年,比莱科宁出生还早三年。Hunt生活的很直率,他热爱网球,会弹弹钢琴,约会漂亮的女人,经常赤足参加优雅的正式活动。批评家责怪他不把赛车运动当正事。莱科宁也是这样么?“我没有偶像,”他说,“但是Hunt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想这是不错的方式。他做那些别人希望他做的,但是他和其他人相比,却活在不同的道路上。”

现在是莱科宁在法拉利的第二年,他显然比在他以前的车队——迈凯轮的时候更加舒服,这不仅因为法拉利付给他的有争议的2500w英镑(汉密尔顿在 5年中只能谦虚的拿到750w英镑)。他在迈凯轮的五年中除了爆缸和挫败之外几乎没留下什么。他在2002年的17场比赛里面退赛11场。在2004年的头7场比赛之后,他只得到1分,而舒马赫则有60分。(某版:迈凯轮是只追求胜利的车队,积分榜不算什么!)然而,他却用典型的淡泊去对待那些连续的机械故障。

那是在赛道外,也有着各种失望。明显喝醉的莱科宁不停的出现在媒体上,这与迈凯轮严格的禁酒生活格格不入。在辉煌的James Hunt式的时刻,西班牙媒体报道了莱科宁被发现在酒吧外面抱住充气的海豚睡死过去了(在芬兰文化中海豚和欧洲其他地方的绵羊有着同样的含义。)

在2005年的一月,有故事讲述了莱科宁是怎么在脱衣舞夜总会吓倒脱衣舞女的。(Heikki Kulta,芬兰最好的F1记者和莱科宁家的朋友,驳斥这类事件:“Kimi像普通芬兰人一样生活!”)而迈凯轮车队老板丹尼斯则没有意识到幽默的一面,写信给莱科宁警告他。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程当中,丹尼斯信仰零容忍度的哲学。“那就是罗恩的方式,”莱科宁笑了,“或许他试图push别人,让人们干的更好,不过那对我没用,我不需要任何人push我。我知道我是否干的最好。”

莱科宁总是认为他的私生活和别人无关,也和自己作为赛车手的能力无关。不过他承认迈凯轮有些事情“相当糟糕”。“新闻试图在我和车队之间制造战争。不过现在,或许因为我获得了世界冠军,或者因为法拉利让我自由自在,更好了。我不介意别人怎么写我。没什么东西能够伤害我到改变个人生活的地步。”“法拉利尊重我热爱的东西”,他继续着,“只要我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们就不会抱怨,他们让我的私生活自己决定。这不像有人总是在我背后说,‘你什么时候睡觉呢?’”

法拉利的宽松管理使得莱科宁能够保持他奇特的兴趣。去年三月,在他代表法拉利初次登场之前几天,他用“James Hunt”的化名赢得了芬兰的雪地摩托越野比试。一周之后,他赢得了澳大利亚大奖赛。“James Hunt”在去年晚些时候再次现身,穿着猩猩服在芬兰的Hanko参加摩托艇比赛。

莱科宁通过包含以下元素的运动放松:雪、冰、速度以及危险。他爱滑雪、单板以及雪地越野,一周打四次冰球。他渴望试试蹦极,虽然他的东家法拉利可能不会对此让步。

莱科宁的粉丝为他的勇气和与生俱来的天赋而倾倒。“他像狮子一样勇敢,只要他状态好,没人比他快,”Kevin Garside,每日电讯的赛车运动记者称。然而他不及孩子气的、惹人喜欢的汉密尔顿或者狂野的阿隆索惹人喜爱。“他可以更多的流露他的感情,”Garside加了一句。

莱科宁在过去三年都没能赢得芬兰的年度体育人物——最近输给了国内越野滑雪家和标枪冠军(谁爱精神就精神去……我们要实质!)。这不是说他在家乡不受欢迎。不过在已经产生两位F1世界冠军的国度中——科科·罗斯伯格和米卡·哈基宁——以及许多优秀的拉力车手,莱科宁的成就可能是理所应当的,虽然Kulta坚持说“Kimi绝对是芬兰的赛车手当中最好的”。

是什么让芬兰车手那么好?“我们的道路和漫长的冬季,”Kulta说。“你得是个好车手才能在芬兰生存。那里总是又滑又崎岖。”

莱科宁和他结婚四年的太太,前时尚模特、斯堪地那维亚小姐Jenni Dahlman,他们的阿尔萨斯牧羊犬Ajax,以及杰克·拉瑟短腿狗Pepe住在芬兰(就是赫尔辛基郊外)以及瑞士(在苏黎世附近的Wollerau)。以F1的标准衡量,他的生活看起来很朴素。当他的对手们大量发行聚集财富的自传、囤积跑车、游艇和喷气式飞机的时候,莱科宁的车却没有比Fiat 500更华丽了。“它停车方便,驾驶得手。”他说。

 

 

 

 

在家,他会做饭(囧囧囧囧):驯鹿肉(orz,能吃么?),意大利面以及许多米饭和鱼。他自己买调料,小心的躲避超市中的人群。在天黑之后,他和朋友一起打发漫长的冬夜,喝点司木露(一种著名的伏特加),唱唱卡拉OK。

他哪里有时间做法拉利的训练功课呢?“驾驶F1赛车所需的健康程度完全是身体上的工作。”Mark Arnall,莱科宁的训练师和理疗师说。“你需要能撑过整场比赛的健康程度。你越健康,恢复的越快,越能适应温度变化和脱水的环境。然后还有身体上的G力。脖子会由于驾驶而变得健壮。由于坐的离地面很低,脊椎骨出现很大程度的变形。稳定性的一面开始发挥作用。我们对臀部和前部做很多工作……”许多工作,不过不太多。“如果我喜欢,我就会训练。”莱科宁说。“如果不喜欢了,我会或多或少的做我喜欢的事情。我没有计划。我从来不做任何计划。我恨计划。”

“Kimi极度有天赋。”控制F1的伯尼·埃里克斯通告诉我。“问题在于,他不像阿亚顿·赛纳,或者刘易斯·汉密尔顿那么全身心付出,对他们来说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世界的末日。我不认为Kimi会放弃赛纳放弃的那些;赛纳为了比赛会住在伦敦只有一个卧室的公寓里面。不过Kimi是他自己,就这样。”(墙头草的白发老怪!!!!!!!!)

莱科宁认为他的成功部分原因是芬兰一处奇特的地标:在赫尔辛基郊外的Espoo,他家的室外盥洗室。Kimi和他哥哥Rami在他们祖父修建的33平米的家里长大。他们的父亲Matti开压路机;他们的妈妈Paula在国家养老金办公室工作。孩提时代的Kimi和Rami绕着一个垃圾站开卡丁车。“我们为了谁能开的更长一点而打个不停。”莱科宁说。

莱科宁家需要第二辆卡丁车。不过怎么才能买呢?Matti已经有了出租车司机和夜总会保安的兼职,以支持他儿子们的赛车爱好,本来打算用做修室内厕所的钱就被挪用了。不过孤注一掷的时代需要孤注一掷的财富,室内厕所为卡丁车而牺牲了。

“对于我们来说,室外厕所很正常”,莱科宁耸耸肩。“我们总会这样,还有,这让你在冬天早上能醒过来。这就是决定,当然也有帮助。”莱科宁的父母现在奢侈的住在海边别墅,不过他们仍然拥有Espoo的房子,那里家庭的席位仍然骄傲的坐落于花园里面。

莱科宁通过雷诺方程式进入了F1。就在一年以后的2000年,他成为了索伯F1车队的测试车手。车队老板皮特·索伯对于莱科宁的速度非常惊讶,因此他签下了芬兰人作为一名全职车手,虽然莱科宁是F1历史上最没有经验的F1新人,他的简历上只有23场比赛经验。他在处子赛上获得第六名,第一年就获得了总积分第10名。然后他加入了迈凯轮,不过看起来厄运缠身。

“那不是运气,”克里斯·戴尔,莱科宁在法拉利的比赛工程师说,“在建造以及驾驶一辆可靠的赛车当中没有运气。总体目标就是除掉运气。”(拍手!!!)

莱科宁现在的F2008就是精密技术的结晶。由碳纤维和蜂巢符合结构构筑的F2008有着95公斤重的2.398升V8引擎,它由半自动电子调控的快速换档变速箱而操控,可以跑上2500公里,赛车由8000个预制部件而构成。

加上水、润滑油和车手,它总重600公斤,并且,有着那些空气动力学的套件的赛车理论上可以在直线上达到400km/h,虽然没有哪条F1赛道允许这样的速度,因为这样的话你在进弯的时候一定会飞出去的。这也是头饥渴的野兽:一升燃料只能让你跑上两三千米。

法拉利对本周末的英国大奖赛(我承认我拖工了一周……)取得好成绩非常有信心——莱科宁去年在这里获得了胜利——虽然这是件复杂的工作。莱科宁的的团队中敬业的工程师会用数以百计的不同方法衡量车和车手。不过多少数据积累也不能取代在座舱内体会赛道。因此车队依靠莱科宁自己的“反馈”。

“Kimi在辨识如何使车变得更快方面非常好,”戴尔说。“有时并不清楚正确的解决方向是什么。我们有可以帮助我们的模拟工具,不过最终真正有意义的是赛道上发生的事情。”

戴尔曾经在舒马赫驾驶的三座赛车上兜过风。在刹车的时候加速度和速度给他的冲击力无以伦比。“这就像在你家后院跑,然后撞上了一道玻璃门。”他说。“这都在同一刻发生。你几乎没时间在下一个弯角之前想你刚才感到了什么。当我们给车手作出简述的时候,他们能立即分析出发生的细节。他们会抱怨一档不大对,然后你看看数据,你会发现它用了25毫秒而不是15毫秒。他们有着我们这些人无法理解的敏感。”

戴尔和七冠王舒马赫一起工作过。“Kimi比Michael更加放松,更少关注技术细节。如果我们拿出一个新部件,Kimi会说,‘让我们把它扔进赛车,看看会发生什么。’Michael会希望知道模拟测试的结果。你看到的就是Kimi本人:他从来不玩游戏。但是在赛道上,他的心智非常强大。他不为压力所动。”

我问过莱科宁他从F1中学到了什么。“做自己”,他说。“如果你想成为别人,那没有作用。你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每个人都开心的。”他没什么改变工作方法的想法,这似乎是学到的收获。“当你不用想太多的时候,这通常是正确的方式,”他笑了。“有时你会有场艰苦的比赛,你会考虑,然后努力尝试,这就变的更加糟糕。”

流言一直宣称莱科宁时代会比舒马赫(或者Hunt的)短许多,他明年就可能退休。一家德国报纸最近引用了朋友的话,“Kimi热爱驾驶,不过他恨此外F1中的一切。”

不过这名赛车手发出了强有力的宣言。“只要我热爱比赛,我就会继续,”莱科宁告诉我。“在那之后,我没有任何计划。某天我会有家庭以及孩子,不过现在还不合适。我现在到处旅行。当你有了孩子,还是看着他们比较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