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11987466
1198746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6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齐芙恋

(2010-09-27 20:38:44)
标签:

郭芙

襄阳

绝情谷

英雄大会

豫州

杂谈

分类: 观影后感
他们走过襄阳,江山换了蒙族姓氏,和着满江红杀敌破阵是前朝遗事;他们渡过汉水,江湖涌动夜雨飘摇,射雕英雄神雕侠侣渐成昨日传说。    
他不是大侠,布衣之身誓死捍卫的其实是异族的家园;她不是天人,骄矜半生经历最多的其实是战火和白骨。当别人的深情成为绚丽的神话,他们埋葬之地的荆棘上开出血色鲜花,当别人的声名化作朝拜的巅峰,他们毕生所归的古城畔吹来散淡轻风。    
他们的名字少人纪念,除了作以陪衬的责备与怜悯。    
然而爱非一定要吟成宏大的叙事,有人视作米粒之珠的光华也会成为他人千里清辉的明月。    
谁说他们没有自己的沧海。    

那是豫州不知何处的城郊,离离原上草,马疾风正高,一群少年江湖与赤练仙子缠斗。     
那时他还牵念那个寻仇的敌国少女,为了不可愈合的家恨国殇觉得一丝清淡的惆怅。    
他先听到雕声,然后才看到乘着赤骑神驹奔袭李莫愁的郭家女儿。    
从来没有见过的红衣少女。菡萏芙蓉的光辉。    
有女初长成的美丽,不知地厚天高的清艳。    

一野平川,二三马嘶,四下茫茫,五六少年,各人都有各自心事,只有她,一副朗朗天真怀抱,连待将来日追强寇的赌咒都是稚气的骄傲。    
他对她诚挚感谢,但那微笑与她的容颜无关。    
他看着那彤霞惊虹一般的身影在碧空下驰走,渐行渐远。    
也会慨笑江湖名门小女子的轻嚣。    

再会时    
他已不是相府豪门的公子,只是权阀倾轧,一般的让他家破父亡,一般的让他携妹出逃;    
她还是艳若春阳的郭府名媛,只是误打误撞,无奈的遭人戏语,无奈的命悬一线。    
连珠箭发,不求克敌,旨在救人。    
这样的重逢桥段有些老套,半空旋转更是惹人口水外加讪笑。    
可是他们视线交错,真的像不同星系的星辰在宇宙某一空间偶然相遇。山间的风都寂静,时间染上绯色的涟漪。     
他一身宋人青袍,虽然袈裟披风实在搞笑狐尾头饰实在怪异,他的注视却如关山春风飞渡,始终沉静清和。    
君子救美美人怜。    
迷茫和羞涩第一次将她击中,这眼高于顶的十八九,该是她为他初尝人生的惊艳。    
那时他曾牵念的少女已对他人展露笑靥,她身边曾环伺的少年已向别的女孩递献殷勤。他们还来不及稍作遗憾,命运已迫不及待展示宿命的美好。    

溪寒彻骨的重阳宫外,险惊重重的活死人墓中,是非诡谲的绝情谷上    
她莽撞急躁,行差踏错,神仙眷侣的大半孤苦似乎都由她起,然而故事主角须借了劫难的藉口才好用万古机缘巧合成全补偿,她不过是写书手下一颗棋子,收获的唯有恶名在外和人情烦恶。    
只有他与她共进退。    
不失不忘,不离不弃。    
那年冬天,绝情谷燃起大火,李莫愁歌着“问世间,情是何物”灰飞烟灭,当他们为人间情障悲叹感伤,抬头看到了同样的夜空。山谷还在燃烧,星空被火光映的真红如血,河汉迢迢,星辰辉映,如此深邃,如此美。     
她偷偷瞧他,长长的睫毛还结着莹然泪光;    
他凝神看她,觉得这鲁莽笨拙的少女偶尔绽放的柔弱微笑将他离家去国的生命温暖的照亮。    

春天的襄阳。夏天的襄阳。秋天的襄阳。冬天的襄阳。    
十六年的光阴去如响箭。    
他驻守宋室江山许多年,这必争之地的城池就是他的家乡,他是她的夫;    
她沐浴战火离乱许多年,这屡遭征讨的要塞曾做她的新房,她是他的妻。    

英雄大会的前夜,她将软猬甲为他披挂。    
他惊讶注目,她只是笑得轻巧。    
说是“不但要丈夫,还要做帮主夫人”,但牵挂担忧在眼中湿了一层薄光。    
他看着她。    
夜色中明眸似星子闪亮,她望着他的眼睛,坚韧宁静,千言万语。和那个当初在豫州城外骄矜盛气的公主,山道上偷看他还要害羞低头的少女,绝情谷中因为不会斗嘴气得要哭出来的野蛮女孩,已经多么不同。    
他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少年时憧憬过名为幸福的时光;    
她透过他的眼睛看到少女时描摹过名为幸福的时光。

那是英雄大会召开前的深夜,也是蒙古大军挥师进攻前的深夜,襄阳城内一盏小小灯光照亮他们的面庞。   

英雄大会后来变成神雕侠为郭二小姐贺寿的会客场。   
丐帮帮主之位成为杨大哥慷慨施与的囊中物。   
他仍然恬淡从容,举棒接任时始终庄重自若。他的锋芒,他眼神里的明利,都要留给群侠聚义的筹谋和孤城奋战的忠勇。   
只有她在他接受唾礼的沉静里看到细微的酸楚。   
她在烟花下凝视他淡淡微笑。   
这笑容像阳春和风,给予他温暖的了解和隐忍的力量,退而求其次的闲言又何妨,有她在身边,他的生命已经归于完美。   
他回她以微笑,目光炙热犹如紧紧将她拥抱,拥抱他最珍贵的所有。   

大战那日的太阳在襄阳疲惫的寂静中徐升而出,惨淡的光线描绘出城池悲壮的轮廓。   
城外早已没有村庄和田野,火炮撞击而腾起的烟尘把天空都染成灰暗。天地失去颜色,将士失去生命,若有一天战争结束这土地上累积的白骨会比覆盖它的青草更多。   

她屈膝跪在那个被称为神雕大侠的男子面前。   
为了求他去解救重兵围困下筋疲力尽的丈夫。   
看见的人都惊讶不复言语。   
愤怒么?痛苦么?   
愤怒,想到拥有助他脱困能力的不是他的妻子就对自己感到愤怒;   
痛苦,想到再听不到他声音看不到他身影就觉得灵魂被撕裂的痛苦。   
“所以我可以这样坚定的跪在你面前,奉你为我的恩人,恳求你保得他的平安。”   
敌兵终于退散,他站在水门之前,力竭带伤,却还是保持惯常的尊严斯文。   
她径直奔向他,突然的放松让她变得小女孩般乍悲乍喜的惊惶,他用劫后余生的残余力气把她搂在怀中,无限欣喜,无限沧桑。   
他们都满面血污,却对彼此绽开明快、毫无阴霾的笑容,奇异地动人。   
那是当日苍茫硝烟中最美的景象。    

时间在他们身边慢慢流淌。   
十三年后,襄阳还是被攻下城防,他们还是要面对国破家亡。   
曾在她和他身边的人,逝者如河川。   
以为永不衰老的父母与城共亡,以为要照拂一生的小弟战死沙场,妹妹选择去别处的江湖流浪,更多人不知去向散落四方。   
生命里一切都物是人非,只剩他们两两相望。   

许多年以后,中原的某个地方,或许是豫州城外的草坡,或许是绝情谷外的山道,或许是襄阳城畔的村庄……阳光落在他们的坟茔上。   
天空蔚蓝,绿草如茵,花朵盛开,刻着他们名字的墓碑旁,年轻男女好奇的目光把他们的往事探究。   

 

耶律齐……   
他曾喜欢过别的少女,含着笑描画过她的影像,她楚楚可怜,她欲说还休,他喜欢她,这情感却因为家仇而无望,他那时还是少年,痛苦和迷惘都纯洁坦荡。有人因此说那少女是他毕生最隐秘的眷恋。   
并不是要否认,但那确实无法同爱相提并论。   
他只爱过一个女子,她叫郭芙。   
她是豫州城郊一骑绝尘的那个红衣女子,是多年前永远不够敏巧的少女,迟钝得听不懂讥诮讽语,随心所欲得像是跋扈无忌,然而却会为了曾置自己于险地的魔头赴死哀怜情伤,会为了上一刻还是死敌的丑陋老妇起心救助。只因为爹爹妈妈名头太过响亮,这江湖从不曾成为她的试练场,她行走其间,好似在孩童的梦里玩耍,甚至快乐恣意。她后来是他温柔的妻,为了他变得勇敢坚强,她不知道她早已是他一生所求美好理想。   

郭芙……   
她也曾喜欢过别的少年,带着怨斩断他一条臂膀,他特立独行,叛逆倔强,她喜欢他,这情感注定在师徒恋前绝望,她那时还是少女,思慕和憎恨都黯然神伤。有人因此说那少年是她毕生最奇异的心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