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转载]守持的力量

转载 2016-01-14 21:59:55
标签:转载

记住往流作家群自己的进程!

原文地址:守持的力量作者:牛友

守持的力量

——序《淮水·2015》

吕东亮

2013年《淮河流水长》问世,一册在手,令我感怀良久。一是感怀诸君不动声色的文学创意,二是感怀书中选入的散文篇什情思丰盈、底色醇厚,恰如淮河的流水一样,寻常之中却有着不息的秉性。

四年过去,四个选本《淮河流水长》、《淮水谣》、《淮水·2014》和《淮水·2015》相继诞生,令我生发许多感慨。

《淮河流水长》是10位作者散文的合集,在往流文学中很有代表性。他们结集的缘由是由于和往流镇有着难以分舍的情结,他们大部分是往流镇人,还有一些虽然不出生于往流镇,但与往流镇都有着故乡一般的情谊。往流镇并不是一个彪炳史册的历史文化名镇,却在近几十年间涌现出五位中国作协会员,以及更多的省级作协会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现象。关于地方文化问题,学界有一门针对性很强的学科,叫作文化地理学或者人文地理学。它由传统的历史地理学衍化而来,又在近年来分出一门文学地理学来。不过无论是历史地理学还是文学地理学,就目前的研究来看,着眼点还是以宏观的文化区域为主。以一个镇尤其是历史上并非人文荟萃的镇作为探讨对象,似乎还较为罕见。我想,这并不妨碍我们探讨这几部从往流镇生长出来的作品集,反而此番探讨可能会丰富我们对文学地理的认识。因之,我对西平先生的编选行为十分欣赏并且心生敬意,对《淮河流水长》等往流文学作品集的阅读也就饶有兴味了。

我注意到,往流镇的文学空气不是自然得来的,尽管人们可能会按常规的思路把往流镇解读为“山清水秀、地灵人杰”。赵主明先生在《淮河流水长》的序言中提到“新中国建立后,镇子上走出来的第一位大学生是赵承先,后任教往流中学,曾当过我初中时期的班主任,他上大学时发表过诗歌”,我不敢确认赵承先先生是不是往流文学的播种者,但我从赵主明先生的铭感文字中可以确证至少从赵承先到赵主明这一文学的环链至少是接续上了。后来,挚爱文学的胡亚才先生担任往流镇的党委书记,并在此留下了文学的深情,这是有文字可证的。又有熊西平先生担任往流镇第一中学校长,也是影响了一大批人,也是有文字可证的。王散木、张书国、周明金、张弘、魏建东诸位先生都曾担任或正在担任教师这一职务,而身为企业家的周殿传却又是这个圈子里的人物,感染了对文学的挚爱。梁启超曾言,现代社会,学校是传播文明的三大利器之一。在我的理解中,往流中学可能是一个文学传播的中心。往流镇之所以出作家出作品,这些身为老师的人功不可没,尤其是他们不仅言传,而且身教,长期守望文学,人生愈加精彩,所产生的影响力自不待言。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由不得人不相信。丁威就是往流文学人守持相望的一个成果。所以,我不愿意把任何一个地方文化的繁盛归结为玄之又玄、莫名其妙的所谓“江山之助”,而愿意视之为建构的结果。其实,历史地理学、文化地理学的核心精神就是讲人与地理的互动,之所以地理具有人文气息,无非是人与自然相互改造的结果,是人的作为、长期的作为所赋予的结果,易经上说“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强调的就是人力的化成作用。今天的往流文学,也是人力化成的结果,也是建构的结果。西平先生编选的《淮河流水长》等几部往流文学作品集给了我们一个观察这种建构的凭借,有心的人不难看出其中传续的痕迹,尽管这种传续更多是精神上的,润物无声般的依稀难辨。而不管多么难辨,每个人的力量和作用多么渺小,这种传续都是不容置疑的存在。所以,我们应该像赵主明先生所说的“看重自己”,看重自己脚下的一方土地,看重自己经营的一块园地。正是由于这份看重,所以才建构了往流文学的今日图景,才成就了往流清新的文学空气。

《淮河流水长》等文学作品选集选入的文章,皆是入选作家的力作,足以证明往流文学的实力和品质。真挚、深情、从容、丰满是我阅读集子后的强烈印象。对家乡草木、风俗人情的叙写是它们的主体内容,这些文章都写得丰满、坚实,从容的笔致中流淌着对家乡的深情挚爱,也彰显了往流镇风物在自我成长过程中的心灵印记。几部作品选集,让人全方位、立体化、由表及里地感知往流镇的精神时空。赵主明先生笔下的年祭、守岁、唱拳、吃烟等事以及草屋、砖井、水宅子、巴根草、蜂等物,今天大多已难得一见了。但在这里,经年的记忆却在赵先生的笔下鲜活起来,也让我们生出一种淡淡的惆怅,大概是对赵先生的乡愁感同身受吧。胡亚才先生笔下的老家以及旧时老家周围的人物都令人感觉如在目前,一棵枸杞所牵系的对生命的体悟也是真切深沉,对回回民族的中原生态状况的家族史叙述,其历史厚度令人回顾瞻望。王散木先生的赶考经历是一代人奋斗挣扎的侧影,其对故乡老友和乡下酒事的忆念或许可以排遣过去因遭受不公而产生的悲怀吧,对历史人物的侧面书写显示思考的厚度。西平先生的文字出入于历史传奇和现实境遇之间,对大人物的想象和对小人物的理解均迥异于凡俗,笔墨也显得成熟老到。张弘先生的和魏建东的散文书写童年的往事,有欢乐、有烦恼、有希冀、有怅惘,真挚坦率是这些文字的格调。周明金先生和张书国先生等一批作者的文章则集中笔墨书写乡间人物读来别有一番滋味。丁威的文字以感觉的灵动见长,联想、通感在他那里已不是修辞而是一种本体化的存在。从赵主明先生到丁威等更多的年轻作者,对故乡的深情和对文字的热爱不绝如缕,这不正是守持的力量的最好表现吗?

读几部作品选集,我仿佛经历了一场穿越,生活在几十位作家为我建构的过去的往流镇里;读罢几部文学作品选集,我想起了米洛拉德·帕维奇的《哈扎尔辞典》和韩少功的《马桥辞典》,觉得《淮河流水长》等几部往流文学作品选集就像一部《往流镇辞典》,举凡植物、动物、风俗、人情、人物都可在书中查询,而且可以做到文学的深度感知,可不就是一部文学化的《往流镇辞典》吗?愿往流镇抑或更大范围内重视《淮河流水长》等往流文学作品选集的文化价值,更重视其所体现的文学守持的力量,愿往流文学如淮河水一样长流不尽。

(吕东亮,文学博士,信阳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鍛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93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