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横竖三一宁
横竖三一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850
  • 关注人气:2,5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天的真实悼亡——诗人湘小妃的组诗《祭父帖》

(2020-02-27 20:34:05)
标签:

横竖三一宁

原创

关于别人的诗


春天的真实悼亡
——诗人湘小妃的组诗《祭父帖》



诗人最近写的组诗《祭父帖》,实际上是一组由衷的“悼亡诗”。这组诗的出现,好像给这个令人感到沉闷的春天上了真实的一课;我这样说,主要基于这个春天的“疫情”为人类带来了灰暗的世界。诗人围绕“父亲”这个平凡的形象,以自己独到的语言风格,开始了对“父亲”的悼念之诗——
诗人由于具有发自内心的由衷的情感,致使这组诗显得真实而动人。而这组诗的真实,却建立在朴素的日常的“父亲房里“这样极简的场景以内,这就让诗从根本上告别了那种故作的高雅,从而走向了真正的高贵:”我们准备睡觉了/他的床空着/父亲,今晚要睡在哪里“。

”夜深了,静得可怕
静得能听见血液的奔流声“

——我只向动人的诗篇致敬。尤其在这样阴沉的季节里,诗人湘小妃的《祭父帖》出现,无不令人感动。
我们经常说道真实。什么又是诗的真实?也许通过《祭父帖》,就可以感到。一种原在的真,总是这样一下子占据人类精神世界的全部——

走的人走了
留下了的要好好活着
我们乖乖的
和往常一样沐浴,洗漱
侧耳倾听父亲房里的动静
他会咳嗽,走动
发出响亮的鼾声
他是这么一个不拘小节的人
但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夜深了,静得可怕
静得能听见血液的奔流声
我们准备睡觉了
他的床空着
父亲,今晚要睡在哪里:《悲伤不可抑制》

其实这些年,我们遭遇的诗,很多都是伪诗;只是在很多时候未将它们说出而已。而诗人的《祭父帖》,却是这个时代里出现的真诗之一。这组诗彻底摒弃了那种外在的扭捏作态的形式主义,以她本真的存在性诉诸,叙述在语言的路上,从而写出了新现实主义的最新诗风——

父亲睡的地方
很冷,一片死寂
他不喜欢那里
他想跟着被疫情驱赶的亲人
走出来,和弟妹甥侄
打声招呼
他起不来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离去
今夜灯火连天
今夜哭声一片
有人在哭另一位死者
一个敢说真话的人
他人的悲痛,我管不了
我的心很小,只装得下父亲一个
我的呼喊是万人的呼喊
我的悲怆是山河的悲怆:《悲怆帖》

尤其对于这个时代的“悼亡诗”,如果稍不注意,往往会掉进故弄的玄虚。组诗《祭父帖》却扬扬洒洒,自自然然地,做到了感性与理性的结合,从而达到了艺术的真实之地。

“我的心很小,只装得下父亲一个
我的呼喊是万人的呼喊
我的悲怆是山河的悲怆”——

在看似矛盾的语言里,诗人实际上是在以这样的对应性语言,强化情感与思想的双重性存在的合理性。也就是说,“父亲”既是一个人的;同时也是全人类的。“父亲”这个形象,既属于“我”,更属于整个世界。
较好的真实的悼亡诗的呈现,更可以激发出人类关于生的渴求与欲望。《祭父帖》具有这种作用。因为这组诗,不但从本真的生活入手,且的确以自身率真的艺术性高于了生活——而“我的心很小”,只是以谦卑的语言,对个人谦卑的表达;而这世上,“父亲”,只是一个形象的代表,被诗人写在诗里;当“我的呼喊是万人的呼喊/我的悲怆是山河的悲怆”之时,一种爱,不再是一种小我之爱,而是升华为了关乎人类生存的大爱。
组诗《祭父帖》,几乎以本真的文化素养,成全了诗人全部的艺术之命。其实既在有限的空间,做到了小我到大我的艺术性转变;也在是一种仅限于“父亲”的真切抒写,做到了更为无限的艺术发展。应该说,诗人湘小妃的诗,在时间的流程里,越发耐读与完好了!


——王宁,写于即日病中。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