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你在高原_张炜
你在高原_张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759
  • 关注人气: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套上“长生术”皮囊的成长小说——读张炜的《独药师》(顾齐)

(2020-01-02 14:47:47)
来源:《北京晚报》2016年8月19日
  “长生术可能是文学表达中最困难的部分,很容易就弄得庸俗不堪。所以纯文学几乎不能触碰它,除非是傻子。”的确,一说长生术,大多数人想到的大概都是修仙门派、怪力乱神。要是说起以长生术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倘若以学院派的眼光审视,大抵也该是世俗文学的神鬼魔幻之类,纯文学着实很少谈及这类极具东方神秘主义的东西。但曾经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张炜自己一边这么说,一边却甘愿冒这个险,写了一部围绕长生术展开的小说《独药师》。
  “作为声名显赫的季府的主人……自己是半岛和整个江北唯一的独药师传人……”故事就从这段自我表白中直接开始。清末民初,季昨非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继承了养生世家的家教,对振兴养生事业有着勃勃雄心。他与山东半岛上的另一养生大家邱琪芝亦敌亦友,一边与邱琪芝斗争,一边也认可从后者那里学到的“餐饮、目色、膳食、遥思”之类的养生主张。在这些颇具老庄色彩的养生术理念中,季昨非探索着他的养生秘方。
  但这探索并不顺利,原因很简单,因为革命的炮火打响了。张炜毕竟是一个纯文学作家,长生术这“食材”虽不是纯文学的,但他并没有舍弃纯文学的“烹饪方式”:为传统的长生术寻找到“革命”的二元对立视角。就这样,革命的元素以及西医的视角被引入小说。整部书中,季昨非的长生术与基督教会建立的西医医院,构成了全书最基础的二元对立,并由此衍生出了传统与科学、保守与革命、东方与西方等一系列的对立。
  二元对立就一定要有判断,无论是张炜,还是他笔下的季昨非都要面临选择。出乎意料的是,他选择了革命。最初,季昨非也疑惑革命为什么一定要流血,他也信奉邱琪芝那饮食要熟烂、餐餐要喝粥的养生守则。但最终,他还是偏离了传统。随着邱琪芝承认称自己有140多岁高龄纯属虚假报数,季昨非彻底放弃了对长生的探索,离开家乡,远赴燕京参加革命。
  从一个继承养生世家衣钵的少爷,到国民革命的拥趸,季昨非的转变是怎样完成?这就不得不提到全书中着笔墨最多的部分--爱欲。纵观全书,张炜对爱欲的着墨甚至比对长生术更多,因为季昨非正是通过身体喜好的选择,完成了从长生术到西医、从保守向革命的转化。
  季昨非这一生中有三个重要的女人,分别对应着他三个不同阶段的心理状态。白菊是他最先钟情的姑娘。当时他笃信长生术,把邱琪芝当成师傅,而白菊所住的“小白花胡同”也因深陷“采阴补阳”的传闻,昭示着她与神秘长生术之间的密切联系。季昨非对白菊的爱近乎痴狂,他自己都觉得必须克服,这种既向往又要克制的感觉,也是他对于邱琪芝乃至长生术的态度。为了克制自己的欲望,季昨非把感情转移到了他的第二个女人--朱兰的身上。朱兰是他的家仆,是他在痛苦地挣扎时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的女人,而那时,也刚好是他在家里闭关的日子。
  他的纠结因第三个女孩儿陶文贝的出现得到治愈。这是一个完全西化的女孩儿,不仅有着高隆的鼻子、低陷的眼窝,她还是教会医院的助理医师,崇尚西医,信仰基督,推崇革命。她的西医医术治好了季昨非这个长生术世家子弟的牙痛,还让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在追求她的同时,季昨非也慢慢地认同了她的价值观。
  用身体的选择完成革命的救赎,这在文学史上早已不是新鲜的套路,最经典的例子大概就是杨沫的《青春之歌》。女主角林道静先后爱上三个男人,分别是带有小资情结的“诗人兼骑士”余永泽,组织学生工作的卢嘉川,最后,了解农民疾苦的江华带领林道静完成了共产主义信仰的救赎。个体的爱情取舍象征着信仰的抉择,在爱欲的指引下,完成的却是心灵的成长史。由此对看,《独药师》也不过是“长生术”外皮包裹下的个人成长小说。张炜看似选择独辟蹊径选择独药师作为切口,但最终呈现的仍是并不新颖的文学套路。
  成长小说的故事本可以就此结束,但正文后附有的“管家手记”颇为引人注意。本来,全书正文就是以季昨非的第一人称口吻自述,在全篇结束时他远赴燕京参加革命,故事已经很完整,但附录的管家手记却以半编年、半纪事本末的体例记录几十年间季府的遭遇。从故事情节上说,这样的补充并非必要,难道真是狗尾续貂?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大概才是这个故事的独特之处。这一手记呈现的,依旧是养生术与西医、传统与革命的对立,还补充出许多季昨非没有讲述以及他不知道的背景事件。与其说这是一份管家手记,不如说是张炜提供的一个全知的上帝视角。在这个冷静的、全知的叙述者面前,季昨非的叙述就变成了私人化的“自爆”。正文中那些暧昧情欲,自此都化作季昨非一己之口的个人表达,读者的阅读行为也就变成了一场盛大的“窥私”。季昨非的信仰抉择,在这份全知全能的记述中,再次被打回个人化的情欲叙事。形式的对立与反复,构成了它区别于一般成长小说的审视维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