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谢:2月23日《湖南日报》发一篇《小孩的年 大人的关》

(2018-02-23 08:18:47)
标签:

2月23日

湖南日报

湘江副刊

小孩年大人关

王家富

分类: 散文随笔
存谢:2月23日《湖南日报》发一篇《小孩的年 <wbr>大人的关》

存谢:2月23日《湖南日报》发一篇《小孩的年 <wbr>大人的关》

小孩的年 大人的关

 

    王家富    

    我们对年的印象,似乎都是从儿时开始的。俗话说,“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年,从来都只属于孩子,对于大人,则是一道关。年关,年关,小孩年,大人关。

    家里对孩子总是很苛刻,吃饭没吃相,会被父亲呵斥;无故喧哗,会被父亲呵斥;夜不归屋,会被父亲呵斥。虽然平时要求严格,但腊月之后,家人是不得随意打骂孩子的,因为乡亲们内心有敬畏,这种敬畏,在年关前后表现得特别突出。

    湘西乡村有句俚语,“正月忌头,腊月忌尾。”意思是说从腊月十二到正月十五之前,是特别讲究禁忌的。这一个月里见人要说吉利话,家里不能有哭闹声,不说令人恐怖的东西,如果非说不可,则避讳。如用“小龙”指“蛇”,用“大虫”指“虎”。乡里人尤其忌蛇,平日里都不得以手指比划蛇的大小长短,非得形容时,则以身边常见的竹筷、拐杖、刀把、锄把等日常物品来形容。

    对未知的敬畏还表现在年关时“讨口彩”。为了让来年有个好收成,母亲会精心准备大年三十夜的团圆饭,即年夜饭。要是我们读书不回家过年时,母亲会说:“叫花子都有个三十夜。”让我们年头年尾直奔家而来。赶回来,不过就是吃顿年夜饭。年夜饭,不仅是因为团圆,而且代表着辞旧迎新。母亲每年都会尽最大努力让这顿饭成为一年里最奢华的盛宴,以讨得孩子嘴里的好口彩,如“今天的饭搞得好热闹”,而儿时的我们总是顽皮,饭菜做得再好吃我们也故意不说热闹、闹热,只直白地说“菜好吃!真香!”让娘无可奈何地回应:“好吃就多吃点吧!”

    当然,不用母亲提醒,我们也会将小肚子吃得滚圆才会放手。从我记事时起,家里就缺吃少穿,经常吃不上白米饭,饭里不是拌玉米粉、就是掺红薯块或土豆。只有过年了,娘才会给我们煮上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而且会在大米里添加一筒糯米,让年夜饭香而腻。为了防止我们将它一餐吃光,每年的年夜饭娘都煮得比平日里多。时下流行的“光盘”行动,在我们乡下过年过节时是特别忌讳的。再没吃饱,都得剩一点点,以示自己确实吃饱了。为保证年夜饭过剩,娘会多煮几筒米。没有吃完的年夜饭,娘用大菜碗盛好藏起来,不能让孩子们发现,等到正月初三过完年时再吃,寓意着“有吃有剩”,“年年有余”。

    过年了,父母不仅不打骂孩子,而且尽可能地满足孩子的各种小愿望,因此孩子的过年幸福指数特别高,玩兴特别浓。一进腊月,村子里或零星地响几声爆竹,或在滑雪溜冰打雪仗时发出几声尖叫,父母都不会呵斥的,有时伙伴们还学电影里玩起“打仗”等游戏,一时间,小小的山村响起阵阵的“冲杀”声……宁静的小山村,因孩子玩耍而显得生机勃勃、热闹非凡。

    过年的感觉不仅是好玩,还有一种特别祥和的温馨感弥漫着。一天到晚总板着个脸的父亲,这时笑了,不时地还会哼几声山歌调调,破天荒地主动上“一线”帮母亲做一些本该由我们这些孩子们做的家务,让我们尽情地去玩。娘一年都绷得紧紧的脸庞,这时似乎也完全放松了。只有过年了,才让我真切感受到家的确是避风的幸福港湾。

    那时,小小的“哑炮”就会让我们的童年其乐融融。哪家过年放鞭炮了,我们会闻声而动,跑过去争捡“哑炮”。大过年的,跑到别人家大门口捡“哑炮”,就寓意着别人家里“有的”而自己家里“无”。同为一村之人,过年了家里年货都没有备齐,是很丢脸面的事,但我们毕竟人小,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大人又不好直接阻拦,只好随口说一句“别人要放就放他们的,我们悄悄发财”以解嘲。

    我们玩“哑炮”的方法多种多样。或找一块青石板,用小斧头背锤击“哑炮”,这样就会不经意地敲响一声爆竹;或将手里的一大把“哑炮”折断,将火药集中“销毁”,一阵电光之后的浓烟,让我们欢呼雀跃;有时将“哑炮”对折,摆成一小圈,中间丢一根引线,让这些“哑炮”里倒出来的火药“嗞嗞”地打着转燃烧;或将有引线的爆竹集中一起,引线对着引线,点一个而其他的也同时响起来,那扩大的爆竹声响,让我们欢快地跳起来。娘会在一边笑着说,“娃娃爱火炮,大人爱毡帽。”直到后来我们大了,知羞耻了,母亲才给我们买鞭炮过年。但在鞭炮里捡“哑炮”的成就感,却成了童年对年的美好回忆。

    但是,不知道是人小不懂事,还是我们真的太自私。过年的我们只顾得自己一天到晚地疯玩,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要主动帮一把娘,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因此,小孩子年,大人关,对大人来说,年关是道坎。参加工作之后,我越来越体会到年关的“关”有多生涩。无怪乎,乡里人用“涩”来形容互相串门的脚步。

    这“涩”与童年的“滑”是对应的。孩子想去哪家就随便去哪家,脚步轻快,如鞋底抹油。而成年后,想再去哪家,就要找个借口或由头了,进了大门,还得注意礼节。过年过节了,看到小孩不是塞糖果,就是给红包。一年到头,能给家里多少余钱,能带来多少年货,能给亲友多少红包,这些都是与往年有一个不成文的对比的,至少持平,不可缩水。年关,年关,对于大人来说年确实是一道非迈不可的关。
(首发2018年2月23日〈湖南日报〉湘江副刊,谢谢杨丹老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