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百定安
百定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059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看见草原沙漠化

(2010-07-13 22:44:00)
标签:

草原植被

三北防护林

鸽哨

人字形

通辽

杂谈

分类: 百定安散文

 这是真的

 我们有美好的时光

 只要时光仍然是时光。

         ——米沃什:《一个错误》

    我看到凤凰卫视的一部专题报道,内容说的是内蒙古通辽一个草原(具体名字记不清了)的古代文明以及草原植被的严重沙漠化,内心很沉重。通辽一带的草原我数年前去过,并在那里与著名的蒙古族歌手一起放歌。我眷恋那片土地。

    主持人介绍说,这里的一条河比黄河的文明还要长,这里曾经是大片美丽的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如今这里河水昏黄,天空昏黄,草原植被严重沙化,风起时,沙尘暴袭击大半个中国。从画面上,再也看不见绿树红花,鸟飞草长,没有那像云朵一样洁白的羊群,没有王者风范的牧民英姿飒爽凛凛打马而过的影子。草原必须更改它的名称了,草原不能再叫做草原了,沙漠已经成为它的核心:贫瘠的核心,松散的核心,远离生存和希望的核心。

    我知道这是谁做的孽。拥有者总是不介意毁弃。文明的底座被一处处无情摧毁。几千年的文明原来如此脆弱,可以在几年、几十年的野蛮狂啃中丢失殆尽。我痛心的是,文明的毁弃,并没有发生在那些荒蛮的历史年代,成吉思汗的远征恰恰是为了维护这一片阔大丰硕的草原,蛮夷的铁蹄也没有能消灭这一片土地的丰饶,反而在今天——这个被叫做文明社会的年代,大片大片地被吞噬。这些年政府在三北防护林绿化种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草原沙漠化的步伐却以比此更快的速度,向南,向东,向西,像一面巨大的扇子,风扫残云,势不可挡。

    似乎总是这样,人不可一世,要做天下的主人。他们首先做了人的主人,接着就做了自然的主宰。短视的政客、利欲熏心的开发商,他们是同路人、合伙者和共谋者,是假借文明名义、消灭文明的真正屠手。而爱着这片草原的草原的儿子,却只能为这母亲的戕害默然泪流,黯然神伤。当大华北的天空不再是蓝色的、甚至不再是乌云的,它们便只属于风沙,一百道长城也无法阻挡。没有人能听到春天的鸽哨,没有人能看到人字形的大雁,绿色正从春天无可奈何地退却,牧歌成了即将封存的历史。我们究竟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修复这一片千疮百孔的河山?

    当然,在人与人的斗争中,总是一部分人战胜另一部分人,比如战争,甚至比如拆迁,这种强制性的改变,终究会遂了某些人的心意;但是,在人与自然的较量中(虽然自然总是呈现出任人宰割的状态),弱者的反抗,无声中总是蕴含着必胜。一定是这样:先是我们听到了江河的呜咽,沙石的捶打,接着我们听到的,将是人类咎由自取的哀鸣。有罪的,你必受惩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