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邮票大王周今觉(5)

(2010-07-06 14:43:36)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物春秋

 “邮王”的最后岁月

如今邮票大王周今觉仙逝已经半个多世纪了,海内外纪念他的文章不知凡几。谈到他的晚年,总不免要谈到他最痛心的一件事,即不得不忍痛出让他那件最珍贵的“红印花加盖小字当壹圆四方连”,后来不久就去世了。然而,他究竟为什么原因必须做这件违心的事呢?均语焉不详。

最近,笔者有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拜访了一代邮王的最小的女儿周稚琼、殷惠千夫妇。周稚琼因为最小(八小姐),婚后一直与父母住在一起,即现在建国西路襄阳南路路口东南角上的那幢房子。周今觉先生去世时他们正在其身边,目睹了并参与了事情的全过程。说来实在是令人拍案惊奇!

原来周家在清末民初在镇江荷花塘有一祖产,是个发电厂,名大照电灯公司,是在周今觉之父周学海手里创办的。周今觉原先随父住在扬州(扬州至今有“小盘谷”名胜,为周家祖居),后来办盐。至1911年辛亥革命事起,全家迁至上海。盐业就不办了,因办盐太危险,官盐和私盐的斗争一向你死我活。把办盐的牌子(执照)卖了25万元,5兄弟分了。周今觉就南下上海办房地产和投资工业及股票。而在镇江的这个发电厂则归周今觉名下。但他人在上海,不及北顾,就委托朋友代为打理。镇江那时还很不发达,用电的用户少,发电量也有限,所以基本上是不赚什么钱的。抗战爆发后,镇江沦陷,这个厂子被日本人占领了。抗战胜利后,理应发还。最初由国民党的敌伪产业管理局接管,周家申请发还,他们讲不出什么理由不还,只得发还周家。可是没过多久,竟然闹出一场官司来。   据说因为有人揭发,说是周今觉通日本人,这个厂子也是为日本通情报的,还说在日本人进攻镇江时,厂里有人打信号灯……所以不仅厂子是敌产,不应发还,而且周今觉本人也是汉奸,应交法院审判。于是镇江法院即刻派了好几个人来到上海周今觉家,要带人上路,去镇江开庭。

这样一来麻烦大了,周家上下急成一团。商量下来,此事一定有人在捣乱,必须把情况摸清楚,而人,一定不能让他们带走,一旦带走了人,恐怕凶多吉少,说不定有去无回。于是先在家里摆下宴席,好吃好喝招待,把几个法警先稳住,然后由小女婿殷惠千即刻去找大律师江一平。

殷惠千和江一平到南京找司法部长居正,又找殷的一个朋友,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的夏勤,说明情况,力争澄清事实,求其帮忙。可是居正正在作寿,为避寿到焦山旅游去了。他们就赶快叫了船,前去送上一桌酒。然而传下话来,说是“官场不挡财路”,有关财产的问题,应由主管部门解决。夏勤也表示,此事来头甚大,他作不了主。

南京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周家又派人去镇江。去找镇江法院院长张鹏,并由殷惠千和大照电灯厂的其它几个董事一起去,如会计陶某,董事高某和徐某。结果镇江那边回话:其他几个人不要来,只需殷惠千一个人来。

此时周家已经轧出苗头,他们一定是在敲竹杠,找个借口,编造一起假案,敲诈你一下。你不是“邮票大王”吗?你有钱买邮票,还没有钱救命吗?要命可以,拿钱来!这时明知是敲诈也不得不去,因为那几个法警还呆在家里呢!他们执意要带人走路,周家是商人加书生,连律师和朋友都帮不上忙了,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期间殷惠千频频往返于上海、南京、镇江之间,最后情况弄清楚了:要了结此案,非得几十根金条!

然而历经抗战8年的周家,厂子被日本人拿去,房地产连连受损,20年代时还受外国人橡皮风潮的欺骗,一夜间亏损股票50万,不得不把陕西北路那占地15亩的大花园洋房卖掉。多年来周今觉独自出钱出力,出版《邮乘》杂志,还买下大量邮票,时至今日,哪里还拿得出几十根金条?而家中值钱的并且容易脱手的东西,就是周今觉的邮票了。为了救人,商量下来,只好先吞下这个苦果。那“红印花加盖小字当壹圆四方连”就在这个情况下,不得不易手的。是周炜良拿去卖的,价数十根金条,算是买回了父亲一条命。

殷惠千携了一皮箱的钱去镇江,除了几十根金条,还有若干美金,通过镇江的高律师,交了过去。殷惠千至今谈及此事,仍感慨万分。他说当时手里拎着一皮箱的钱,真是左右为难,万一钱交上去了,案子仍没了结怎么办?若不交上去吧,眼前又无法对付,思来想去,只好硬着头皮去交了。还好,当他要了张收据回到上海时,那几个法警已得到上级指示,走了。

原来就是这么一个经济诈骗案!

1947年,“红印花加盖小字当壹圆四方连”不得不被卖给了上海滩另一位著名集邮专家、永安纱厂的老板郭植芳。

1948年春天,上海又举办一次大型邮展,周今觉应邀前去参加。他看到自己的“红印花”被贴上郭植芳的名字,已经属于人家的收藏了,联想到自己这一窝囊的案子,精神上大受刺激。回来以后,不久就中风了。九个月后,便离开了人世。

后来郭氏携其邮品到了美国,二十年间,几乎把他的除这张“四方连”以外的所有邮品都出卖了,只有这件珍品,他表示决不卖给外国人,只有中国人,他才可以割爱。1967年,郭植芳去世,此宝归其夫人刘兆珊所有。又过了十五年,到了19822月,刘兆珊才将其转让给香港的集邮大家、著名的实业家林文琰先生,据说当时价为28万美元,现在仍在林先生手里。

这件珍品一个多世纪以来(从1897年“红印花”从税票转变成邮票算起),在中国人手里只经过三家:周今觉、郭植芳夫妇、林文琰,一直是“躲在深闺人未识”,直到198311月,在北京举办的全国邮展上,林文琰先生慷慨地让其亮相,人们才有幸一睹这件“华邮之王”的风采。

周今觉的其他邮品,一部分精品由他的儿子周炜良带去美国,剩下的在他去世之后,有一部分由周今觉的后代继藏。

邮票大王周今觉(5)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