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海纺织科技
上海纺织科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165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T台咫尺间斗靓斗创意

(2020-01-06 16:04:42)
分类: 服装

近年,时装秀场有越演越精致的趋势,设计师们把充满想象力的场景搬到T台上。例如2020早春Chanel秀场,设计团队重构T台定义,将巴黎街道的屋顶上空搬到秀场,模特们穿梭于蓝天白云屋顶间。中国奢侈品活动策划人兼导演Christine Low接受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T台作为时装的舞台,“以前一场时装秀,T台设计往往是背景墙上放一个LOGO就搞定。而现在更多时候需要呈现一种意境,包括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现代的T台其实就是讲故事的地方。”

新趋势: 广州T台设计越来越有创意

谈到传统T台,似乎总是与五星级酒店、超大玻璃水晶灯的奢华场景相联系。不过,近年来,不少设计师把T台变成更加广阔的舞台场景,不再局限于室内空间。无论是奢侈品牌还是新生设计师品牌,对T台的设计都有新的玩法。

国内时装圈的业内人士谈到T台舞美设计,依然对12年前,奢侈品品牌Fendi的“长城T台秀”津津乐道,也许对当季时装的印象已经有点模糊,却依然记住这场跨越文化与地域的精彩大秀。奢侈品品牌Chanel在2014年也有一场至今让人难忘的T台秀,设计师把整个超市搬到秀场,让模特在货架旁走秀,让奢侈品和大众化的超市融合,非常有创意。出色的设计师Karl Lagerfeld,在他执掌Chanel的30多年间,旋转木马游乐场、海滩和森林、海港甚至火箭发射现场,都可以是走秀的场景。

广州设计师Alice Yu的同名高级定制品牌ALICEYU HAUTE COUTURE刚刚完成2019年的秋冬秀,她在接受全媒体记采访时介绍,这是其在广州举行的第二场高定秀。从脑海中概念生成到项目落地,她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第一次大秀的T台,我设置在高级办公楼道的扶手电梯上,而这一次我希望再突破自我创意。”

新秀选址在闹市中的一片小树林里,设计师让观众下午4点入场,5点时装秀开场,为的是当时微风中摇曳的落日余晖成为背景。T台布置的灵感实际上是源自设计师每天加班路过红绿灯停车望向天空的时刻。“很多时候抬头只看得到夜色,有一天抬头看到傍晚阳光,那一刻很幸福。”为了分享这份“小确幸”,她的第二场时装秀选择搭建一个室外T台,就算会有刮风下雨的担忧,但更希望观众从场景细节中获得不一样的感受。“我希望舞台设计更多利用天然存在的东西,巧妙营造时装、观众与设计者三者的共鸣,产生碰撞,这是人造场景所不能提供的。”Alice Yu认为,新型的沉浸式秀场,应该是体验日常生活中都市人因繁忙而忽略的日常。

创意T台秀有多难?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Christine Low,中国奢侈品活动策划人兼导演,她在采访中告诉全媒体记者,如果时装秀添加了预设的舞台设计与效果的话,这是十分考验人的工程,从编导、设计师、化妆师以及模特,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以舞台设计举例,单单是灯光与音乐的调配都要花上无数个晚上,其他关于T台搭建、整体色调、时装配合等就更费时费力了。”在Christine Low看来,从前简单的一条走道加一系列衣服,显然不能满足现代观众对时装秀的期待,“观看者在现场看秀时的赞叹,才是时装秀举办的真正目的,现在最难能可贵的是秀场上瞬间的共鸣。”

“记得超模吕燕的Comme Moi有一场大秀,舞台设计走秀前3~4个月开始计划,来回斟酌,当中对设计方案全面地反复考虑、琢磨、讨论、调整,还要预测实现度与预期效果的匹配度。”Christine Low向全媒体记者说,每一次舞台设计时的各种“折腾”,在她看来,都是痛苦并快乐的过程,每一个细节的多番雕琢,以至于在每一次完成表演要拆场时,她都觉得无比惋惜。“比如与爱马仕的每一次合作,从Petit H的小橱窗设计布置到各种国际艺术家的表演,设计布置都呈现惊艳的状态。”Christine Low认为,不管大与小,舞台设计一旦在某个细节出现漏洞或失准,正常时装秀的表演就会大打折扣,在她看来,极致的细节推敲是一场创意T台秀成功的前提。

2019秋冬高定秀,ALICEYU HAUTE COUTURE一共展示了78套衣服,衣服的手工制作部分就花了2年零7个月,从衣身的廓形、材质到线条、细节,涉及刺绣、钉珠以及染色、压褶、彩色手绘、纱面贴金等,设计师Alice Yu经历了多次想放弃却又不舍得再咬牙前行的阶段。

“其实这场秀在落地之前,同样经历了波折,小树林走秀是第四个方案。”她解释,第一个方案是预想在某商厦楼顶打造一棵20米高的仿真大树,但最终因场地方担心风速过大造成危险而被更换;第二个方案同样因为场地改造过于耗时而被迫放弃;第三个方案是在小岛,但最终因为担心天气变化而再度更换。“其实最后方案也是努力沟通多次获得的结果,有时候我在想,这种坚持会不会太辛苦了,但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我又会觉得无怨无悔,下一季可以继续折腾。”Alice Yu笑着告诉记者。

美学输出:T台时装能穿还能被“品”

“从前有许多时装秀,T台设计就在一个背景墙上放一个LOGO就搞定,太不够意思了。”Christine Low告诉全媒体记者,时装输出的远远不止一件衣服本身,它更需要承载的是从时装延伸出来的独特美学以及品位。“今年MiuMiu在上海的大秀中,我与电影《猫妖传》的美术指导屠楠老师合作,将华尔道夫酒店大堂变成了一个周遭摆满中式家具装饰的大宅。”这样的场景才能让设计师、秀场编导等拥有无限的发挥空间。

“近年,中国时装品牌在舞台设计方面有不少优秀范例,比如吕燕的Comme Moi、MO&Co.和Comon Gender,它们都拥有与自己品牌DNA完美接轨的舞台设计与美学。”她回忆道,几年前有一个国内男装品牌,大秀舞台上设计了巨型缝纫机、线轴以及过山车,十分夺人眼球,“它当时传递给观众的现场真实感与震撼感,回想起来还是相当清晰的。”

毫无疑问,舞台设计是T台最有力的美学输出。舞台设计灵感多数来自设计师,但让想法创意真实落地,更多依靠秀场策划人和导演。而最终呈现效果则落在主角“模特”身上。

广州星力模特总监Oscar接受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舞台设计是设计师以及当季衣服设计的直观体现,也就是说,模特如何演绎时装以及设计师概念很重要的。”Oscar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未来T台设计思路更加宽广,从海边沙滩到屋顶,从香水香氛营造气氛到真正的薰衣草香场地,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创意。“例如Common Gender 5月在黄浦江边的男装秀,鄂尔多斯品牌在上海秀场上的天台设计,都让人印象深刻。”

在国际舞台走过很多大牌秀的超模倪浩然对全媒体记者说:“国外时装行业有悠久历史,所以在舞台设计上,他们拥有丰富经验。虽然国内在这一块尚有差距,但近年,就我走过的国内时装秀来说,两者差距正在快速缩短。”

倪浩然分析,模特的审美与个人品位,实际上是通过在每一场每一步的积累中逐渐养成,“一些高质量的舞台设计T台秀,会让这种美学养成更快速深刻。”

业内思考:“舞美”预算值得“浪费”吗?

这里说的“舞美”,在业内一般指的就是舞台美术以及舞台设计的范畴。在采访中,全媒体记者不断听到各方业内人士提及“预算”这个词,与之高频相伴的还有“浪费”。

Christine Low提到一个现象,不少时装品牌的团队会不约而同地认为“钱需要花到聪明的地方”,而“舞美”往往是大家最不想“浪费”经费之处。在Christine Low看来,这当然不妨碍她作为专业人士的工作成效,但作为资深业内人士的角色,往往觉得可惜又无奈。

全媒体记者就时装秀举办所需费用进行了一个小调查。数据显示:一般来说,一场国外举办的“上档次”时装秀合算大约在85万~200万元,当中不包括秀场上展示服装系列所产生的成本,其中场景设计搭建费用约13万~70万元,约占总预算的15%~35%。如果是LV或Chanel这种级别的顶级奢侈品牌,费用更是翻数倍。

那么,“舞美”预算真的被“浪费”了吗?以2007年Fendi长城大秀为例,当时Fendi全球总裁Michael Burke公开表示:“这场秀,奠定的是Fendi未来50年内在奢华品牌中的绝对地位。”现在看来,在舞台设计与美学输出上,Fendi这一步走得更前卫、更深远。

记者观察

“如果今天开秀时突然下雨,预设的落日余晖没有了那该怎么办?”全媒体记者看秀后不禁对Alice Yu提出疑问,她笑着回答:“那尽管不完美,但其实也是我们的日常。”也许观众都会疑惑,大部分时装秀为什么要设置在室内?一方面是场地更可控,另一方面是舞台设计的预算更低。关于时装秀设计环节的创意都需要与预算挂钩,场地也是关键考量。

当下,如果站在商业角度看,一位时装设计师的影响力,已经不只是贩卖衣服这么简单,设计师也需要通过自我运营来圈粉,不过无论如何,对美和创意的追求,是时装设计的根本。就让我们期待,更多精彩的时装大秀出现在未来。来源:广州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