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2011-11-28 13:16:49)
标签:

裴艳玲

京昆梆

新水令

洪洋洞

话剧园子

分类: 看戏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中央电视台某戏曲节目主持人曾说过:“我为自己是裴艳玲的同乡而感到骄傲!”尽管对该主持人极其反感,对这句话却很赞同。况且在下也算河北人,所以这种骄傲当有我的一份。

裴艳玲先生堪称当代中国戏曲界的奇人,不但以女儿之身出神入化地演绎出一个个铮铮铁骨的热血男儿形象,还以如今已罕见的“京昆梆三门抱”独步剧坛:其京剧,13岁即挑班走南闯北;其昆曲,可在汇集南北昆名家的专场上以独角戏《夜奔》位列大轴;其梆子,曾在《南北和》中与有“正宗河北梆子”美誉的张惠云先生唱对手戏而不逊色。在“艺术家”满街跑的当下,裴先生绝对是实至名归的真正大艺术家!

基于此,当听到裴艳玲先生将来京演出“京昆梆”专场时,心情格外激动,理所当然以为裴先生将在三个剧种中各选一个折子戏荟萃一堂。待网上看到节目单,心便凉了半截,显然与我的猜测不符。“那就是前半场清唱后半场彩唱”,抱着这种幻想,到底还是首次走进了首都剧场,但最终事实依然与我的想法大相径庭。

大幕拉开,舞台上泾渭分明,左侧是化妆桌和道具架(勒头、系大带包括饮场都在台上),右侧是一堂场面。裴先生绕过化妆桌,来至台口向观众鞠躬致意,一阵碰头好自然难免。而后,裴先生便操起她那略带河北乡音的普通话娓娓道来——演出没有主持人,由裴先生“自说自唱”。

开场白便奠定了本场演出的基调:“这种形式是对付外国人的!”此后的演出坚定地证明了这句话——这确实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戏曲演出,有些讲座的意思,对台下大部分不懂戏曲的观众来说无疑是很好的普及,但对为“听戏”而来的我等就实在……

当然,专场还是亮出了裴先生京昆梆三个剧种之造诣的冰山一角,已令人叹为观止。在下愚见:昆曲最佳、梆子次之、京剧垫底。

昆曲板块,裴先生分别表演了《夜奔》、《探庄》、《乾元山》、《蜈蚣岭》四折戏的“新水令”部分。古老的昆曲通过卓越的演员散发出它历久弥新的永恒魅力,那些认为戏曲“过时”的人来看看吧:同一曲牌,根据人物不同的身份、心理、状态,舞台呈现截然不同。

《夜奔》——林冲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探庄》——石秀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乾元山》——哪吒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蜈蚣岭》——武松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前辈艺人多么高明啊!老祖宗留下的艺术财富是后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让那些试图用舶来品改造传统戏曲的人见鬼去吧!

据说裴艳玲先生早年曾得侯永奎先生传授,确是一口正宗的北方昆曲,大气得很。至于梆子,裴先生戏称自己是“没师父、没门户”,不过倒着实有些“老梆子”味,与京梆子、卫梆子不尽相同。但裴先生的梆子竟然是无伴奏的“干唱”,颇为减色。节目单上还大书“《南北和》选段、《哭城》选段”——分明是《南北和》中的《哭城》选段嘛!忒外行了~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中场休息之后,请上两位保定河北梆子剧团的演员任福生、刘二巧彩唱《走雪山》片段。用裴先生话说,这是“淘宝淘出来的”。我可没觉得,认为此二人水平很一般。当然,可能因为唱的是“行路”,除了走八字跑圆场不剩什么,又全是上下句,没有大段唱腔,况且用伴奏带伴奏,与现场配合相去甚远,乐队不能傍着演员,演员反要适应录音节奏,效果自然欠佳。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最后的京剧版块,裴艳玲先生选取了《洪洋洞》的末场,乐队复古,仅京胡、板鼓、三弦(弹三弦者兼用唢呐吹挑子)、大锣、小锣、铙钹六样。裴先生依然是清水脸不扮戏,上穿水衣下着厚底而已,同台演员亦如此。观戏二十载,从未看过如此形式的京剧演出,相当别扭。

不算戏曲演出的戏曲专场

 

《洪洋洞》乃骨子老戏,戏核是所谓的“洪三段”,末场中占了两段,极考验演员、琴师之功力。因裴先生与特邀的北京京剧院最资深琴师(也不知是从哪论的)配合生疏而基本无精彩可言,某人“杂学唱”的说法未免有些夸大,却也差不多是“面上不见底上见”了。

戏毕谢幕,观众要求加唱,裴先生不负众望,又献上一曲《连环套》的“西皮流水”,据说此举开创了首都剧场返场之先河。这段本工倒是满宫满调,我却没听好,说白了:是本人根深蒂固的听戏习惯与话剧园子所谓的规矩格格不入的矛盾——虽不属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却也发生了些不愉快。最终以我的妥协结束,倒不为别的,《乌龙院》中阎大姐“四猜”时有句词说得好“就是那卖瓜卖果的,也得瞧他个老不是?”我的人生哲学,全是从戏里得来的呀!昨日上网浏览,此事还经官动府、被大肆宣传了一番,也使本人首度陷入娱乐圈中一门——想到金老爷子1958年那番经典言论,本就不窄的心立马就更宽了……老合一般都能活的比较愉快,头好几年,可就有朋友称赞我是观众中的老合了,呵呵~

豫剧大师马金凤先生近些年清唱前铺纲必会说:“岁数大了,唱得中不中观众同志们多原谅,看看人就得了!”而年近九旬的老太太一开口,依旧醇如美酒的豫东调唱腔立即就会用实力而非名望赢得观众的真心喝彩。话说回来,这次裴艳玲先生的“京昆梆”专场,起初绝对是冲“裴艳玲”而去,因难以接受的演出形式就剩下了“看裴艳玲”,但最终又绝不仅是“看看裴艳玲”那么简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