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看”孩子的童书们

(2016-06-03 16:46:04)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书评


 

1

给孩子著书难,编书亦难,因为在通晓儿童心理的基础上,分寸的把握是微妙的。目下有一套北岛主编的“给孩子系列”,算是特殊的“种类”,因为对孩子们的“高看一眼”:即并不把孩子当成只能欣赏“小狗跳、大狗叫”般读物的水准,而是视界大大拓展,台阶渐次铺高,欲将孩童引入文学及艺术的门槛乃至殿堂。这个想法自然是极佳的,实现起来虽不易,但已在做,如今可看到四种:《给孩子的诗》(北岛编),《给孩子的散文》(北岛、李陀编),《给孩子的古诗词》(叶嘉莹编),《给孩子的动物寓言》(黄永玉著)。

如何将台阶渐次铺高,不妨看看黄永玉绘著的动物寓言。卷一中,袋鼠图,配文字:“根据我的教训,子女要有出息,不能养在口袋里。”小老鼠图配文字:“我丑,但我妈喜欢。”黄鼠狼图配文字:“我总是在临走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此这般,简白、可爱、有趣,即使是幼童亦理解无碍。而卷二,如猫头鹰图(黄永玉曾因画此物遭难),下有文字:“白天,人们用恶毒语言诅咒我,夜晚我为他们工作。”水獭图,云:“当鱼确信我是舞蹈家时,它就完了!”这样的寓言,须对事物有更深的认识,那就是大一点的孩子方可接受了。到了卷三,黄永玉以浅易文言书写,如毛驴图,曰:“日中,驴独行于道,四无所顾,欣然放歌。众村民午睡为驴歌所扰,群起以棍棒逐之。驴衔之曰:‘人不识宫商若是。’”较之前两卷,这显然“进阶”许多,社会及哲理涵蕴大大增加,能否为孩子读懂,可能存有疑问,但若从“提高”的角度,多接触一些更深的汉语及寓言的机会,看到“向上”的可能,于孩子而言或不乏裨益。

 

2

在文体的范畴、视野之拓宽上,《给孩子的散文》的用心可见。编者说,散文“绝不是只有抒情和记事,无论文体、风格、样式,还是内容、题材、立意,都没有一定之规,没有什么人人都必须遵守的标准”。因之,选入竺可桢《唐宋大诗人诗中的物候》、闻一多《贾岛》、俞平伯《记在清宫所见朱元璋的谕旨》、《傅雷书信: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夜》、陈从周《小有亭台亦耐看——网师园》、黄裳《怀素<</span>食鱼帖>》、冯象《太初》、孟晖《妙饮沉香一缕烟》等,这些文章,大约都不是曾被约束得极狭窄的所谓“散文”,有翻译家的家书,有科学家的科普文章,有人文学者的文史笔记,大大给散文这种文体松松绑解解乏。“散文绝不能只是自由的表达,散文世界后面还应该有更广阔的知识世界”,的确,不要急于给散文限定一个框子,予以不拘一格的机会反而是好的。

在作者的选取上,大致还是能分出一条界线的,即“现代”(一九四九年之前成名或成年的)与“当代”,前者略多,但并未太失衡,大体保持均势。若细看,会发现有一段时期是基本空白的,即通称“十七年文学”的段落(而动荡十年之“黑屏”理所当然),以散文名世的杨朔、秦牧、刘白羽等亦踪迹不见,而后来名气颇大的余秋雨散文也是未入选,其间,选家的春秋笔法是耐人寻味的。

至于作者的身份,比较杂糅,鲁迅、郭沫若不必说,朱自清、梁实秋散文为主(还搞文学研究、翻译等),巴金、老舍、萧红是小说家,沈从文、废名、汪曾祺的小说散文俱佳,傅雷是翻译家且美术、音乐均擅长,闻一多是诗人、文学研究者(出身美术专业),俞平伯是学者、散文家、诗人,丰子恺是画家、散文家,另如竺可桢是气象学家,饶宗颐是史学家,陈从周是园林专家,新凤霞是评剧演员,高尔泰是美学家,李零、冯象是人文学者,在在可见选家意欲拓宽散文范畴及不受作者职业局囿的用心。

“高看”,或说平视孩子,观叶嘉莹选《给孩子的古诗词》之方式有极佳的体现。这个选本有二百一十八首古体诗词,除一篇序之外,无一注解,这在诗选里是罕见的。毕竟现代人做此类选本,笺注多有,如钱锺书的《宋诗选注》、金性尧的《唐诗三百首新注》等,是编选者说出想法、表现水平的最好途径。而叶嘉莹不给这两百多首诗词加任何注释,其用意,想来是让孩子接触本真无饰的诗,不必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扰吧。自然,就选目而言,如王之涣《凉州词》、贺知章《回乡偶书》、孟浩然《春晓》、李白《静夜思》、杜甫《江畔独步寻花》、张继《枫桥夜泊》、韦应物《滁州西涧》、孟郊《游子吟》、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贾岛《寻隐者不遇》、张志和《渔歌子》、晏殊《浣溪沙》、李清照《如梦令》等许多诗词,事实上无注解也罢,朗朗上口,词句浅易,理解无难度;不过,如《诗经·秦风·蒹葭》、《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崔颢《黄鹤楼》、杜甫《闻官兵收河南河北》、欧阳修《玉楼春》、苏东坡《水调歌头》、秦观《浣溪沙》、周邦彦《浣溪沙》、岳飞《满江红》、辛弃疾《鹧鸪天》、蒋捷《霜天晓角》、杨慎《临江仙》等,若无相应的注解,孩子未必能全然理解。但就古体诗词的音韵特点,诵读为一好的法子,旧时私塾教育虽有许多弊端,而讲究大声朗读,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其实倒是一定程度上符合学习语言乃至文学的特性的(“在这一份感发生命中,蓄积了古代伟大之诗人的所有心灵、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所以中国传统一直有‘诗教’之说”)。就此看来,叶嘉莹选出好的诗词,未加注释,的确是高看或说平视孩子,但对教育的潜在规律的某种溯源及探索,是可以尝试尝试的。

 

3

现代诗歌方面,是由北岛来尝试,一百零一首外国诗和中国诗构成《给孩子的诗》。他既选入了如布莱克《天真的预示》、彭斯《往昔的时光》、荷尔德林《致大自然》、海涅《星星们高挂空中》、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雨果《当一切入睡》、莱蒙托夫《帆》、泰戈尔《仿佛》、叶芝《当你老了》、里尔克《秋日》、R.S.托马斯《孩子们的歌》、谷川俊太郎《河流》、金子美玲《积雪》、余光中《乡愁》、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等,尚在孩子的理解范围内的诗歌;也选入了如博尔赫斯《老虎的金黄》、阿波利奈尔《米拉波桥》、希梅内斯《我不知道……》、曼德尔施塔姆《林中雪地的寂静中》、茨维塔耶娃《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暗》、马雅可夫斯基《已经过了一点》、艾吕雅《自由》、蒙塔莱《英国圆号》、布莱希特《关于爬树》、洛尔迦《吉他》、帕斯《诗人的墓志铭》、特朗斯特罗默《写于1966年解冻》、迪伦《在风中飘》、废名《十二月十九日夜》、卞之琳《音尘》、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舒婷《致橡树》、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这样一些未有一定的阅历和鉴赏水准未必能读懂的诗歌,不过想到北岛说,“雪花与花瓣,早春与微风,细沙和风暴,每个孩子的感受都是独特”,那何不给孩子们的感受以更多的机会呢?

北岛为何会做此选本,是因亲历的一件事:“三年前,我的儿子兜兜刚上小学一年级,被选入普通话朗诵组,准备参加香港学校朗诵节比赛。那天下午,他带回一首诗《假如我是粉笔》。这首诗让我大吃一惊——这类普通话训练教材不仅滥竽充数,反过来伤害孩子们的想象空间。我试着朗诵了《假如我是粉笔》,把鼻子气歪了。好在兜兜不委屈自己,一早就跟老师说:老师,我不想当粉笔。”那这是一首如何的大作,不妨看一看:

“……假如我是粉笔/我会很乐意牺牲自己/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但求你们不要让我粉身碎骨。”

是不是可以说,对孩子来讲,这里面渗透的某些意识令人发指?乃所谓带着毒素的东西。

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有一首《无题》:

“把地球交给孩子吧,哪怕仅只一天/如同一只色彩斑斓的气球/孩子和星星们边玩边唱/把地球交给孩子吧/好比一只大苹果,一团温暖的面包/哪怕就玩一天,让他们不再饥饿/把地球交给孩子吧/哪怕仅只一天,让世界学会友爱/孩子们将从我们手中接过地球/从此种上永生的树”

这样的诗,予孩子以信任、自由及想象的空间,是真正的好诗,所谓的“学校朗诵节比赛”却去选用“粉笔”云云,是闻所未闻美与善及自由为何物?抑或丧尽了人气?因之,北岛言道,“让孩子天生的直觉和悟性,开启诗歌之门,越年轻越好”,诗歌如此,所有美好的文学艺术门类均如此。

成年人世界的缺失或缺陷,时时让人无可奈何,但供给孩童们的营养却是我们无论如何要尽量满足的,哪怕有再多的阻碍与困难。物质是一种,精神的食粮亦是一种,“给孩子系列”作了多层面的尝试,可喜,据说仍将延续下去,那是我们乐于拭目以待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