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所谓“昼颜”

转载 2015-09-21 15:01:03
标签:文化杂谈


鲁迅译荷兰望·蔼覃的《小约翰》时,为之写了“动植物译名小记”,内有云:“旋花(Winde)一名鼓子花,中国也到处都有的。自生原野上,叶作戟形或箭簇形,花如牵牛花,色淡红或白,午前开,午后萎,所以日本谓之昼颜。”

中日对此花的叫法颇有意味,或具文化区隔的缘由。《本草纲目》于旋花有记载,“其花不作瓣,状如军中所吹鼓子,故有旋花鼓子之名。一种千叶者,色似粉红牡丹,俗呼为缠枝牡丹”。或鼓子花,或缠枝牡丹,均基于形态的比拟,落于实处。而日本取其开放的短暂,名为昼颜,大约是中国为植物命名很难想到的,因为这里面所蕴涵的对人生之情绪及态度,并非我们这个民族所具有的。

可以想到另一在中国有大名的花来,昙花。恰与昼颜相反,昙花仅在夜晚短时间绽放,转瞬即凋谢。昙花的名字,出自《法华经》,“如优昙钵花,时一现耳”,此花之神秘,在虚无缥缈间,仿若动物界的龙、麒麟、貔貅等。如今的昙花之名,仅为移植借用而已。国人对待昙花,有珍惜、惋惜意,却少虚空之感,所以宁借来梵语译名,也不会取如“夜颜”之类的名字罢。

以时序来为花起名的,还可提及晚饭花。汪曾祺曾写过一组短小说,名为《晚饭花》,有题记:“晚饭花就是野茉莉。因为是在黄昏时开花,晚饭前后开得最为热闹,故又名晚饭花。”如此的命名缘由,可算俗到家了,亦看出文化习俗中不尚虚的成分。汪曾祺又引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野茉莉,处处有之,极易繁衍。高二三尺,枝叶披纷,肥者可荫五六尺。花如茉莉而长大,其色多种易变。子如豆,深黑有细纹。中有瓤,白色,可作粉,故又名粉豆花。曝干作蔬,与马兰头相类。根大者如拳、黑硬,俚医以治吐血。”这里,又提出除晚饭花、野茉莉之外的另一种叫法,粉豆花,因子如豆,可作粉,全取其实用性,起名之思路一以贯之。

说回旋花,其形状呈漏斗形,花为合瓣,其花片图案极对称。摘一朵,手指稍一捻动,对称的图案旋为一体,观之挺有意思。怪不得传统古建筑中,早就使用了旋花纹状,所谓旋子彩画即是。

旋花又可叫喇叭花、牵牛花,喇叭之谓,一望便知,而牵牛有些费解,说法纷杂,不一而足,其中一种略显玄妙,说是因为花朵内有星形花纹,花期又与牛郎织女星相会的日期相同,以有此名。此名之曲折,倒是突破了某些条框,有些意味。

对旋花的钩沉及联想,原起于读鲁迅的注解,其时认为只是在翻译《小约翰》时,原文出现此花,鲁迅查阅资料写了这一条目而已。后来看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方知并非如此,许寿裳记在东京伍舍住时,伍舍的庭院既广,隙地又多,鲁迅和我便发动来种花草,尤其是朝颜即牵牛花,因为变种很多,花的色彩和形状,真是千奇百怪。每当晓风吹拂,晨露湛湛,朝颜的笑口齐开,作拍拍的声响,大有天国乐园去人不远之感。朝颜与昼颜,均属旋花科,花朵有近似处,如鲁迅所说,花如牵牛花是也。有此经历,想来鲁迅写关于旋花的译注时,虽仅区区数十字,也会引发愉快的回忆罢。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閬嗗瓨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50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