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凭一纸公文就抢棺材有没有法治思维?

(2018-08-01 10:47:01)

近日,江西省强推火葬,有的地方明确提出,全面完成棺木收缴,实现群众家中无棺木存放,从业人员无棺木工匠,流通市场无棺木销售。


于是乎,江西多地出现“抢棺砸棺”的场景:执法队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堆积如山,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场景甚是“壮观”。


 

凭一纸公文就抢棺材有没有法治思维?

图片来源:光明网


相关消息描述说,在江西吉安、宜春等地,不少地方官员或执法队闯入农户,强行搜查棺材,见棺即夺,集中堆放销毁。


 

很多老人眼睁睁看着陪着自己多年的棺材要成为一堆废木,忧愁愤怒无处诉说,有的老人默默流下眼泪,更多的老人则是大声痛哭。还有老人看着棺材被拖走,他们跳进棺材,要与棺材一起‘走’,任人劝说,怎么都不肯爬起来,最后执法队强行把老人拖出来……


凭一纸公文就抢棺材有没有法治思维?

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这样的“壮观”,简直让人悲愤交加,欲哭无泪!




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


一口棺木可能是农人几十年的心血,无论是“收缴”还是“自愿上交”,官方给出的经济补偿是否足以抚慰因丧葬方式骤然改变而落寞的心情?


当老人离世时撞上殡葬改革,刨坟掘墓也要把棺材挖出来、遗体送交火化,极度僵化的地方做法伤透了民心,也背离了殡葬改革的初衷。所谓“执法队”上门抢棺,却无基本的法律授权和程序约束,其对公民合法财产的侵夺甚至损坏必须被追究,这才是权力运行法治化所必须重申的底线所在。


政策新出应给民众以基本的调整与适应期,地方执行殡葬改革政策的粗暴源于时间压力,类似于各地房产限购屡屡出现的“零点突袭”,于逝者、生者而言都无异于在不断消解对权力的基本信任。


“抢棺材”一定不是一种法治方式,更与法治思维背道而驰。殡葬方式改变、移风易俗是一场本就漫长的观念革命,不可能寄希望于急风暴雨般的权力强制从而一夜间实现。现代化的社会治理与权力运行自有其基本准则,它不仅应当是人性的,更必须是法治且规范的。




社会治理本来就是一个民心工程


人们常谓中国国情复杂,由此而对一些倍受诟病弊端的缓慢改进抱以宽容的态度,这常常被视作为“懂事”的表现。那么,在丧葬改革、尤其是农村丧葬改革问题上,难道中国国情就变得简单了,难道就可以一刀切地强迫农村高龄的人们齐刷刷地弃棺入炉?


既然我们可以在理解国情的情况下,等待由历史发展以及几十年剪刀差带来的城乡差异的逐渐抹平,用农村人口流动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城乡公共服务的非均等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稍微等待或延缓一下农村“落后”的丧葬方式的改变?


丧葬火化是大势所趋。对此,即使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也并非昧于此势。对于那些离土打工的中青代农民及其后代来说,改变丧葬观已非难事。人们奇怪的是上述蛮横一刀切式迫不及待地闯户夺棺的动力究竟来自哪里,这种明知道会引起怨声载道而强推的行政究竟出于什么动机。




基层治理岂能“一刀切”?


移风易俗,初衷良好;推进绿色殡葬改革,契合时代语境。


但是,此项改革,是否征求了基层群众意见,在组织动员、说服群众、思想引导、配套服务等方面是否得当合理,是否尊重当地习俗,是否符合群众意愿等方面,值得检讨和考量。对于涉及群众利益的事情,该不该一刀切?如何兼顾公序良俗?有没有理由采取粗暴乃至野蛮手段?


使蛮动粗,哪怕有了些许效果,怕也伤了人心,毁了形象,甚至激发了民怨,埋下了不安。移风易俗固然重要,但必须以人民的意愿为前提、以群众认可的方式去推进。如此,改革的初衷才不至于变成一厢情愿,改革的效果才不会事倍功半。 


人民利益无小事,群众工作无小事。为人民群众办实事,把好事办好,更要倾听民意,尊重民意,敬畏民意。

近日,江西省强推火葬,有的地方明确提出,全面完成棺木收缴,实现群众家中无棺木存放,从业人员无棺木工匠,流通市场无棺木销售。


于是乎,江西多地出现“抢棺砸棺”的场景:执法队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堆积如山,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场景甚是“壮观”。


相关消息描述说,在江西吉安、宜春等地,不少地方官员或执法队闯入农户,强行搜查棺材,见棺即夺,集中堆放销毁。


 

很多老人眼睁睁看着陪着自己多年的棺材要成为一堆废木,忧愁愤怒无处诉说,有的老人默默流下眼泪,更多的老人则是大声痛哭。还有老人看着棺材被拖走,他们跳进棺材,要与棺材一起‘走’,任人劝说,怎么都不肯爬起来,最后执法队强行把老人拖出来……



 

凭一纸公文就抢棺材有没有法治思维?

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这样的“壮观”,简直让人悲愤交加,欲哭无泪!




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


一口棺木可能是农人几十年的心血,无论是“收缴”还是“自愿上交”,官方给出的经济补偿是否足以抚慰因丧葬方式骤然改变而落寞的心情?


当老人离世时撞上殡葬改革,刨坟掘墓也要把棺材挖出来、遗体送交火化,极度僵化的地方做法伤透了民心,也背离了殡葬改革的初衷。所谓“执法队”上门抢棺,却无基本的法律授权和程序约束,其对公民合法财产的侵夺甚至损坏必须被追究,这才是权力运行法治化所必须重申的底线所在。


政策新出应给民众以基本的调整与适应期,地方执行殡葬改革政策的粗暴源于时间压力,类似于各地房产限购屡屡出现的“零点突袭”,于逝者、生者而言都无异于在不断消解对权力的基本信任。


“抢棺材”一定不是一种法治方式,更与法治思维背道而驰。殡葬方式改变、移风易俗是一场本就漫长的观念革命,不可能寄希望于急风暴雨般的权力强制从而一夜间实现。现代化的社会治理与权力运行自有其基本准则,它不仅应当是人性的,更必须是法治且规范的。




社会治理本来就是一个民心工程


人们常谓中国国情复杂,由此而对一些倍受诟病弊端的缓慢改进抱以宽容的态度,这常常被视作为“懂事”的表现。那么,在丧葬改革、尤其是农村丧葬改革问题上,难道中国国情就变得简单了,难道就可以一刀切地强迫农村高龄的人们齐刷刷地弃棺入炉?


既然我们可以在理解国情的情况下,等待由历史发展以及几十年剪刀差带来的城乡差异的逐渐抹平,用农村人口流动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城乡公共服务的非均等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稍微等待或延缓一下农村“落后”的丧葬方式的改变?


丧葬火化是大势所趋。对此,即使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也并非昧于此势。对于那些离土打工的中青代农民及其后代来说,改变丧葬观已非难事。人们奇怪的是上述蛮横一刀切式迫不及待地闯户夺棺的动力究竟来自哪里,这种明知道会引起怨声载道而强推的行政究竟出于什么动机。




基层治理岂能“一刀切”?


移风易俗,初衷良好;推进绿色殡葬改革,契合时代语境。


但是,此项改革,是否征求了基层群众意见,在组织动员、说服群众、思想引导、配套服务等方面是否得当合理,是否尊重当地习俗,是否符合群众意愿等方面,值得检讨和考量。对于涉及群众利益的事情,该不该一刀切?如何兼顾公序良俗?有没有理由采取粗暴乃至野蛮手段?


使蛮动粗,哪怕有了些许效果,怕也伤了人心,毁了形象,甚至激发了民怨,埋下了不安。移风易俗固然重要,但必须以人民的意愿为前提、以群众认可的方式去推进。如此,改革的初衷才不至于变成一厢情愿,改革的效果才不会事倍功半。 


人民利益无小事,群众工作无小事。为人民群众办实事,把好事办好,更要倾听民意,尊重民意,敬畏民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