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伯夷叔齐饿死首阳山,靠谱吗?

(2016-07-12 14:17:47)
标签:

伯夷叔齐

采薇首阳山

饿死

不靠谱

武侯祠

分类: 发现宝鸡
 巨侃



伯夷叔齐饿死首阳山,靠谱吗?
 陕西岐山县京当镇首阳山碑

迷信历史典籍,探究历史的本来面目,才是尊重历史的一种态度。《史记·伯夷列传》记载的商朝遗老伯夷、叔齐叩马而谏、不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首阳山的典故故事,在中华大地流传了几千年,可谓深入人心。不过,《国语》《论语》《庄子》等主要典籍关于此事的记载和《史记》并非完全一致,有些地方甚至出入很大;加之各地方志记载的夷齐采薇之地首阳山全国竟有八九处之多,真像雾里看花,孰真孰假?
伯夷叔齐的老家人、原唐山市滦河文化研究会学者唐向荣和西周文化研究者魏行,都认为夷齐事件前后过程疑点重重,值得推敲。

质疑一:
咋有这么多的“首阳山”?

著名的赤壁之战古战场所在地,以前至少有七种“赤壁说”:蒲圻说、黄州说、钟祥说、武昌说、汉阳说、汉川说、嘉鱼说。现在争论的焦点主要在蒲圻说和嘉鱼说之间。但不管是七个还是两个,总归都在湖北境内的长江一线上,距离也不远,大家也不太介意:反正赤壁之战在湖北。
首阳山的情况可不一样。首阳山毕竟是不动产啊!地球人都知道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可首阳山这座山到底在哪?
打开电子地图或者百度搜索“首阳山”你会发现,我国境内名字叫首阳山的山有八九处之多,辽宁、河北、山东、河南、甘肃各一处,陕西、山西各有两处。每个“首阳山”上都有伯夷叔齐墓和相似的故事在民间流传,而且都能在地方志或相关文献上找到故事的渊源。
这就奇怪了!因为伯夷叔齐是不可能在不同的地方饿死八九回的。按照一般的逻辑推理分析,这八九个首阳山其中只能有一个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附会的;还有一个判断,这八九个首阳山都是真的,而伯夷叔齐压根就没死,因为只有活着才可能走过这么多的地方。
对历史人物的活动轨迹要参考一下著名的武侯祠。诸葛亮一生的活动范围依次是山东、河南、湖北、湖南、江苏、四川、云南、贵州、甘肃和陕西,所以上述这些省份都留下了很多处武侯祠,诸葛亮一生从没有去过的地方,武侯祠就很少或者没有,比如两广、福建和北方的几个省。这说明,遗址的分布、走向能比较客观地反映历史人物的活动轨迹。
回头来看,如果我们大胆设想夷齐二人根本没有饿死这事,那么所有的首阳山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这分明是夷齐他们从北向南、从东到西走的一条往返路线。这条路线上的所有的“首阳山”,都是他们走过、路过、待过的纪念凭证!
可是,《史记》等典籍不是说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吗?

质疑二:
伯夷叔齐叩马而谏?

伯夷叔齐采薇首阳山的系列故事是从叩马而谏周武王开始的。看看《史记》是怎么说的。
《史记》说:伯夷、叔齐是孤竹国(据考今河北唐山一带)君的两位公子,国君想立老三叔齐为接班人,父亲死后,叔齐要把王位让给大哥伯夷,伯夷不干,说这是老爸的意思啊!结果伯夷跑了,叔齐也跟着跑了,哥俩都对这个位置没兴趣。大臣们只好立了老二做国君。这就是夷齐让国的故事。该故事和周地发生的太伯奔吴的故事惊人之相似,可谓好事成双之典范!
据《史记》描述,哥俩听说西岐是个礼仪之乡和养老的好地方,西伯侯姬昌素有贤名,就一路南下、西进到了西岐。碰巧姬昌刚去世,儿子武王姬发捧着父亲的灵牌,领着大军准备去伐纣。伯夷叔齐在路边拉住武王的马缰,说了一段非常著名的话:“你父亲刚死,还没下葬你就大动干戈,这是孝吗?你以臣下的身份去杀君王,这是仁吗?”武王的手下拔刀准备杀了他们,幸亏旁边的姜子牙拦住了,说:“这是义士啊!不要害他们。”于是手下将两人架走了。大军继续行军。
唐向荣指出,叩马而谏最大的疑点是关于武王伐纣的时间不对;另外,叩马而谏也没有旁证,乃《史记》的一家之言。
《尚书》成书比《史记》早约500年,其中明言:“唯十有一年,武王伐纣。”就是说,武王伐纣是在他继位后第十一年。因为周当时只是殷商西面的一个方国,要推翻纣王暴政,必须有相当充分的准备。但《史记》却说在文王去世武王继位的当天,武王就去伐纣了,而且是拉着父亲的牌位去伐纣,结果引出了伯夷叔齐“叩马而谏”:“父死不葬,可谓孝乎?” 在重视孝道的古代中国,一个国家的领袖连父亲都不安葬就忙着去弑君争位,于情于理说得通吗?
武王有这么不孝吗?非也!据《周本纪》记载,武王伐纣之前特地前往“祭毕”。“毕”是文王陵墓所在地,已经安葬十一年,出征之前又前往祭告,怎么说是“父死不葬”呢?
先前不见经传,这也是“叩马而谏”故事的一个疑点。《史记》以前的各类经典,都没有记录叩马而谏的故事。试问,如此精彩的故事为啥不记?难道孔子孟子庄子等所有的古圣先贤们都视而不见?

质疑三:
不食周粟该怎样理解?

首先说说“不食周粟”这个故事的由来。
《韩非子·奸劫》篇记载:夷齐到周地之后,“武王让以天下”,但夷齐不受。《庄子·让王》篇记载:武王让周公接待夷齐这两位远道而来的贤德贵宾,周公表示要为他们“加富二等,就官一列”,二人相视而笑,对周公讲了一大堆话,大意是:高官厚禄不是他们的追求,以暴易暴也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所以他们准备避开,洁身自好。
从两篇典籍可以看出,夷齐到周地,受到了武王的热情接待,武王想拉他们进入伐商联盟,但两人婉拒后离开,注意--只是离开,并没有到决裂乃至绝食的程度。
而在《史记》这里,却成了“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到首阳山绝食而死。
古代文字学专著《尔雅》释义:“粟:俸禄。”唐代李德裕做《夷齐论》,明确解说:“所谓周粟者,周王所赋人之俸也。”面对周公“加富二等,就官一列”的优赏,夷齐不受。“耻食周粟”要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来理解,就是说,这里的“粟”不是指粟米、粮食,而是指官员的俸禄;这里的“食”,也不是“吃”,而是享用之意。所以“耻食周粟”,意为“耻于享用周王给的俸禄”。因为夷齐本是孤竹国君之子,如果享用了周俸,就有违初衷,愧对故国,所以坚拒不受,他们的品节确实是纯正崇高的。
汉字具有一字多义的特点,义项与义项之间有的相差甚远。人家伯夷叔齐只是不想当周官领“公务员”工资,并没说不吃饭,况且商朝那个时代,还没有确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纲常理念,天下是大家的。这从远古民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与我何有哉!”也可管窥。如果我们用今人的思维望文生义,的确会害死人的!

质疑四:真的在山上饿死了吗?

既然你们二位“耻于吃周朝的粮米”,那就采野菜吃吧;接着又冒出来一位大嫂,说野菜也是长于周土属于周王的--司马公啊,你这是赶尽杀绝的节奏呀!那就只好什么也不吃了,于是就“饿死首阳”了。这是《史记》的逻辑。
笔者看到此忍不住插一句,问下这位大嫂:“你既然这么严谨,请问你挖野菜的时候是不是该给新兴的周王朝交点税?”
西周文化研究者魏行指出:“饿死首阳山”同样和其他典籍的记述相龃龉。最早提到伯夷、叔齐的《论语·季氏》说:“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只要玩味一下这段文字,可以看出“饿于首阳”的意思并不是说“饿死”,而是指在首阳山过着贫困的隐士生活,它是针对齐景公的豪华生活而言的。《吕氏春秋·诚廉》中也说“二人北行,至首阳之下而饿焉”,皆未提及饿死。 
伯夷叔齐到底饿死没有?笔者个人认为,既然《论语》和《吕氏春秋》成书都比《史记》早,显然《论语》要更接近真实;而且,通过前面的几点质疑,也实在找不出他们绝食而死的理由。他们应该是四处漂泊、游历,过着一种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凡是他们到过的地方,后人都称之为“首阳山”。首阳山,已经衍变成一个文化符号,无处不在;而那个真正的首阳山,《庄子·杂篇·让王》已为我们点出了大致的方位:“伯夷、叔齐至于岐阳……二子北至于首阳之山。”首阳山--在岐阳的北面(今岐山县京当镇西坞村就有一个首阳山)。

质疑五:
《采薇歌》是夷齐作的吗?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与嗟徂兮,命之哀矣。”这首《采薇歌》出自《史记·伯夷列传》,描写了一对奄奄将息的人的怨愤之情,作者正是伯夷叔齐。
魏行质疑说:“《采薇歌》名气很大,传唱甚广,我奇怪的是,对伯夷叔齐非常推崇的孔子,为什么没有把他们的这首绝唱收录到《诗经》里?而由晚了好几百年的《史记》首次公布?而且,歌里流露出的怨愤口气,也与孔子赞许他们‘不念旧恶,怨是用希’的品性不合,未必真是他们所作。” 
唐向荣则从歌词形式上提出质疑。春秋时期的北方民歌,一般为二字句、三字句、四字句,手法朴拙,句式短促。夷齐尚在春秋之前千年,不可能产生这种悠扬曼妙、一唱三叹的长句歌词。其次,以“兮”作语气词是古代巴楚民歌的特征,后世屈原多用之,但与北方民歌的语气习惯不同。所以他认为,《采薇歌》是在夷齐之后很久,由中州南部或巴楚人所编造而伪托夷齐,不可能是夷齐时代的人所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