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jjzk
jjjz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960
  • 关注人气:1,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2016-11-07 13:16:49)
标签:

教育

分类: 儿童教科书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姜晓燕

浙少社的吴颖编辑发来一段微信,我点开一看,是浩浩荡荡的一连串照片,我得用手指一而再地刷屏,才能看完。这张张照片告诉我,我与方素珍老师一起合写的《绘本读写课堂》(一年级上下册、二年级上下册,还有配套的“学习单”书)终于出版了。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绘本读写课堂》一年级上下册、二年级上下册)

 

★野路子

2012年,9月。一天中午,我接到了作家方素珍老师的电话:“晓燕,您好!新学期开始了,你愿意在小一新生中,尝试绘本教学吗?”我不假思索地说:“我愿意!”她又说:“这次的绘本教学,要有读,也要有写。让一年级的学生在读绘本中,学习写作。”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要知道写作是学生比较害怕的,写作教学是老师们研究中很多时候回避的。但是我在电话的这头,却斩钉截铁地说:“我试试看!”

就凭借着“我试试看”几个字,我真的开始了在自己所教的班级里进行绘本读写教学的实验。

要实验之前,得做准备。我去买了很多的绘本教学书籍来看,看了之后发现那些书里专家们展示的绘本教学是很好,可是要我像专家一样去做,我做不来。毕竟我没有那些专家们所具有的能力。人要有点自知之明。

于是,我打算在方素珍老师指导我教学方向的同时,自己摸索一些自己能掌控的读写教学策略。

说是教学策略,其实说白了,我只做了一个字。这个字就是“讲”。

“讲”什么呢?就是严格要求自己把绘本故事“讲”好。我至今记得2007年,我见到赵镜中老师讲《田鼠阿佛》的故事,他平静且富有吸引力地讲述着《田鼠阿佛》,没有看书,书合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反扣在背后。《田鼠阿佛》从他的嘴里走出来,我们就这样被这个故事感动了。那天,我就强烈地感觉到“讲”好一个故事,是多么厉害的教学策略。

所以,受此启发,我在带领学生读绘本时,我就要求自己先能“讲”这个故事。以前,我以为讲故事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张嘴就能来。直到开展绘本读写教学之后,我才发现要“讲”好一个故事是那样的不容易。可以说相当的虐人。拿绘本《当鳄鱼遇见熊猫》来说,里面都是对话描写,故事讲起来特别难——不仅要把握好鳄鱼和熊猫不同的语气变化,还要把作者语言中的那份幽默恰如其分地平衡好。我常常对着自己的影子练习讲《当鳄鱼遇见熊猫》,内心敲击着不像,不对,不舒服。怎么办?没有办法。只有多练。一句一句地练,再一段一段地练,然后整个故事一次一次地练。直到自己都不嘲笑自己的影子了,我才敢在读写课上,去与学生分享。后来的实践告诉我,这样做是对的:假如老师自己都只是敷衍地、不用心地去读读绘本给学生听,学生是不可能来真正响应你的,教学怎可谈起?相反,当我很用心、用情地去讲《当鳄鱼遇见熊猫》,学生的情感就会与故事产生共生。那些书中好的语言,就会落进他们的心里去。

为了讲好《当鳄鱼遇见熊猫》,我还尝试了相声中的“报菜名”的方法,流行歌曲中的“R&B”饶舌念歌词的方法,还有我小时候一直拒绝,现在狠拼命的“吹口哨”。

练习“讲”故事,让我学会了不急不躁地开始读写课堂实验,更让我学会了无数次地问自己:怎样讲,才是最适合的?

我每次坐公交车回家,望着窗外飞逝的香樟树,脑海中会不经意地闪现:绘本中的某一个句子,突然有了新的体会,觉得之前的讲述是不妥的,应该有更正确的。我就会在心里无声地纠正、练习、磨合。

两年下来,我有点明白了,方素珍老师对我说的话:用很自然的声音,把故事带给学生们。

这“很自然”,是需要花心血和智慧的。这些,专家们的书中没有写到,都要靠我自己去琢磨、领会。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讲《当鳄鱼遇见熊猫》)

 

★笨功夫

“讲”,我舍得花时间。还有一个我舍得花时间的地方,就是下水文。写作文之前,老师先写。这样就能清楚写作过程中学生会遇到什么困难,该想什么办法去解决。

在绘本读写课堂上,我引导学生阅读了之后跟进的写作,绝大部分是仿写。有时仿写的是一句话,有时仿写的是一段话,更多时候仿写的是整本书。尤其,是到了二年级,基本上都是整本书的迁移、仿写、创作。因为写作教学中,我觉得仿写一句话在平时的语文教材中,练习得太多了,学生大多不存在问题。如果,再练,意义不大。学生写作中,最难的是成篇。绘本中的故事一般都很简短,300字的有,1000字的有,2000字的有。那么,我们就依照书中的字数多少,循序渐进地训练。因此,我们的绘本读写实验,写作教学先从字数最少的童诗写作开始的。

童诗写作,我先来写。我挑选了一本《家》。这本书,与语文教材中的童诗《家》,既是对应,又是补充。我下水写:“天空是白云的家。草地是花儿的家。草原是马儿的家。地球是我们的家。”别看是这么四句,花了我不少的脑筋。我通过亲历,感觉到写这样“××是××的家”写一句,难不倒学生,难的是像绘本中一样写7组。这就需要帮助学生去打开思路:自然景物、生活百象、喜怒忧伤。

有了这样的教学基点,学生的写作思路一旦打开,才思喷涌而出——

天空是彩虹的家。叶子是露珠的家。小溪是鱼儿的家。田野是玉米的家。果园是蜜蜂的家。操场是足球的家。我的心是爱的家。

学生的作品让我们瞠目,他们真的能写出7组来,而且诗句中透露着一份柔软。他们心里边柔软的面积,要比我们大人明显宽阔。

下水写文之后,我接着试水“改变句型”写诗:池塘是谁的家?荷花。高山是谁的家?松树。滑滑梯是谁的家?小屁孩。

同样,这也烧死很多脑细胞。往往是写了两句就写不下去了。我就暂时放一下,批改一下学生的作业。等作业批改好了,继续写第三句,第四句……我深知绝大多数的学生如我一样有卡壳的时候,所以之后的写作,我也允许学生写写、停停,停停,写写。

学习继续滚动前进。我把这些诗句,放进手制书里,变成看得见的更大的成功出来。我就下水尝试“发明”了一种翻翻书。制作方法超级简单,取两张16k大小的铅画纸,对折,分别裁开,用双面胶粘贴起来,变成一张长方形的纸条就行。童诗中的问句写在上面,答案藏在翻翻书的里面。

这种翻翻书,简单易学,学生就不用费很多时间在手工上,毕竟我们读写课堂是以读和写为主的。班里有位学生在她的翻翻书里这样巧心设计:“海滩是谁的家?贝壳。草原是谁的家?山羊。大海是谁的家?小鱼。泥土是谁的家?蚯蚓。”文字很平常,牛就牛在翻翻书的机关设置上,她画了“1个贝壳” 2只山羊”“3条小鱼”“4条蚯蚓”。画面中渗透进了数学的艺术美,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大导演李安说:“我拍电影很简单,就是朝着靶子,不断地打,不断地打,不断地打!”我也不断地尝试着写啊写。《绘本读写课堂》四册书,就是用这份笨功夫支撑起来的。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学生手作的“翻翻书”)

 

★遇贵人

好友蒋军晶看到我那段时间,一直在记录绘本读写教学中的故事,就对我说:“以后,书没地方出版,我帮你想办法。”我心里清楚,他是希望我能没有杂念地去做事,把精力倾注到学生身上。

其实,和方素珍老师合作,我是不担心书能不能出版的。因为跟着她学,本身就是价值的所在。

我每次把绘本读写课堂的教学故事,写下来的时候,心里是忐忑不安的,极其多的担心,冲击着我。那些忐忑,一两句话根本不够说,仿佛火车车厢一样,一火车,一火车的。

我写好一个案例,就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方素珍老师看。第一个案例,她看过后,说“好棒哦”;第二个案例,她看过后,说“不错哦”;第三个案例,她看过后,说“可不可以下次这样写……”她一字一字帮我修改,原本黑色的文稿,全都写满了她修改后的蓝色字。我仔细研究她写的蓝色字,发现那些字把语句修得更简洁了。“我写的语句,太繁琐了,不便于阅读。”我对自己说,“方素珍老师没有当面指出我的缺点,是不想伤我的心。”我就很有意识地在“简洁”上努力。可是,人生光喊努力是没有用的,它会受到你自身能力的限制——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没法把语言做到“简洁”。方素珍老师就默默地把那些语言修改好了,背后付出的汗水,是我没法想象的。除了修改,她还写上了许多自己对绘本教学的想法,和她亲自实践绘本中的一些有意思的经验。有一回,我们一起探讨绘本《米莉的帽子变变变》的读写设计,她对我说:“我在台湾小学教学时,画了一条直线,让学生在直线上,构思出一顶别样的帽子来。”我当时一听到,拍案叫绝。就这样,我不但跟着方素珍老师学到了文字基本功,还学到了教学中如何去创生有张力的创意。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绘本读写课堂》制作团队)

 

2013年春天,西湖边的星巴克咖啡馆,方素珍老师、浙少社的编辑吴颖、陈曦,美编潘懿和我,聚在一起商量打造一部品质上乘的《绘本读写课堂》。我们为一字一句找到阅读的最佳入口,为书中的每一张照片找到最理想的呈现方式。还打破了惯有的排版,在书中的空白处,配上了有趣的卡通图案。与《绘本读写课堂》配套的《学习单》由美编亲自操刀设计。现成的学习单,方便以后老师们在绘本教学中,节省下时间拿来就可以用。这是其他绘本类的教学书,所从来没有过的。书,被设计得异常精致、大气。方素珍老师说:“能够打动人心的,才是好书。”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与《绘本读写课堂》配套用的《学习单》)

《绘本读写课堂》出版了,我第一时间感谢了一同走过来的这个团队,方素珍老师称它为“生命共同体”。周益民老师看到了,对我说:“你还漏掉了一个要感谢的人。”我说:“是谁?”他说:“‘日落先生’啊!”他没有告诉我真名,却提醒我:“‘日落先生’为你们的书,费了很多的心,他逐字逐句修改了文字,你拿到书后,可以对比一下。”原来,还有看不见的良善的人在帮我们。

我依照周益民老师的提示,去读《绘本读写课堂》,的确文字上发生了改变,变得通畅、贴心、有力。我马上翻到了书的版权页,看到编辑中有三个人名:“吴颖、陈曦、孙玉虎”,难道“日落先生”就是“孙玉虎”?

无巧不成书。一天,我在微信里看到了《来自十年后的语文课》一文,开头竟然用的是我上《最完美的王子》一课的照片。我深信这“日落先生”就是孙玉虎先生。我于是在“四十四次日落”上点了“关注”。在微信后台留了言:“在周益民老师的提醒下,我终于找到您了。想跟您说一声‘谢谢’。”

《绘本读写课堂》出版后,方素珍老师带我去了北京,在农大附小的校园里,我看到金色的落叶飞舞,我伸开双臂,说着:“ LOVE   YOU LOVE   YOU!”我接住了一片落叶,夹进了书里……

阅读中的柔软,我想把它接住 <wbr>——写在《绘本读写课堂》四册套书出版之际

(▲学生做的《小精灵的飞翔梦》长条幅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