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jjzk
jjjz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746
  • 关注人气:1,4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班级小说一:老虎的命运(郑儒佑)

(2014-02-16 10:44:13)
标签:

教育

分类: 儿童。创

六年级了,班里的孩子很多热衷于写小说办报纸,小说类型众多:动物、侦探、武侠、冒险、成长、自然、历史……报纸的内容也越来越“小公民”,上个学期,一期报纸写的是一个敏感话题,校长看了以后关心,相关企业看了以后派人来“对话”……。毕业季了,这样做,于应试无益,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赞成也好,反对也好,保留着,留一份文字的回忆吧。

   

                老虎的命运  郑儒佑

 

                                                                                                 

                      仇恨的种子

当最后一只毛茸茸的小老虎从一只母孟加拉虎的腹中滑出来时,星光动物园的卢园长高兴得脸都变形了。

卢园长是星光动物园的园长,五十多岁,身材矮小微胖,脑门光脱脱,杂毛不生,脸蛋跟鸭蛋一样,白白胖胖的。他噪门很大,老远就能听见他的的声音。他也算是星光动物园的主人。这几年星光动物园生意一直清淡,收不抵支,主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动物吸引大家的眼球。前来观看的人少了园里的收入自然也少了。还好有贵人相助,每年都大发慈悲,捐50万,为这个偏远山区的动物园助一把力,要不然,这个动物园早就关门歇业了,动物被卖,员工下岗。可如今那母虎诞生下了三子一女,他怎不开心呢!当地市政府听闻后,也派人前来查看实情。卢园长窃喜,拥有强大经济头脑的他,知道动物园扭亏为盈的机会来了,四只小虎仔改变动物园的命运到了。

那几只小孟加拉虎刚来到这世界,看着四周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好奇。四只虎头虎脑的小脑袋,相互嬉戏着、打闹着。政府派人来,四只小虎仔一点也不怕生,用天真无暇的目光打量他们,还跟他们嬉闹。小虎仔真的是很争气,没有让卢园长失望。他们都被逗乐了,带着满意的笑容回去汇报。从那以后,各大新闻媒体慕名而来,争着枪着采访四只小虎仔,每天都有它们的新闻报道。

四只小虎仔的知名度直线上升,确有点小名星的模样。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都想来看一看这些可爱的小孟加拉虎。大家不远千里而来,想目睹这只有在美丽的西双百纳才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孟加拉虎。

星光动物园门口排队买票的络绎不绝,还经常排起长队呢。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生意一天好过一天。参观的人多了,收入也多了,卢园长的心情像吃了蜜螗似的整天笑哈哈,坐着喝茶时笑,走路时笑,跟人聊天时笑,连睡觉也经常笑醒。卢园长知道孟加拉虎是自己的摇钱树,所以每天都有好肉伺候着它们,那肉真是异常的新鲜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人算不如天算。半年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突然下了命令,要求动物园野化训练这四只小虎仔,使他们恢复野性,最后放生,以挽救稀少的珍贵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孟加拉虎。

这消息如五雷轰顶般砸向卢园长。卢园长刹时火冒金花,脸色铁青,口吐恶气,啥也说不出。这怎么办呢?不执行吧,自己的园长职位被撤销,还得了个违抗罪。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跟政府斗是没有好下场的,犹如鸡蛋碰石头。卢园长静了静,想了想,理了理思路。为了园长之职,为了动物园,痛定思痛,也只有忍痛割肉舍爱了。

卢园长虽然对中国动物保护协会的做法不理解,但他还是很负责任地寻找野化动物专家。要野化训练动物,那个人必须是训兽有素,对动物,特别是对老虎的生活起居还有习性等了如指掌,而且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细致、耐心、周到,要不厌其烦,要经得起孤独寂寞,不恋红尘。

经过层层筛选,卢园长聘请了当地动物研究所的两位专家。其中一位年长点的,姓林,六十多岁,两鬓斑白,眼睛炯炯有神,走起路来精神抖擞,丝毫没有老的异样。还有一位年纪比较轻,二十七岁,姓郑,很精干,他既是训兽专家,又是林专家的助手。当然他们的聘请经费是不用担心的,政府全额拨款。

两位专家来到动物园后,迫不及待地去看四位小家伙。小家伙们确实淘气,也很可爱,时而看看来来往往的客人,时而跟伙伴玩摔跤,时而抓耳挠腮,逗得两位专家禁不住哈哈大笑。

训练四只小孟加拉虎的野化开始了。训练地方就是动物园的后山。

第一步,是要消除它们对人类的感情。

自出生到现在,它们都像被服侍婴儿一样小心地伺候着。饭来张口,衣来抻手,好肉喂养着。伺养员当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生怕有什么闪失。所以它们也变得像婴儿一样依赖母亲,依赖伺养员。如今要消除它们对人类的依赖,消除它们对人类的感情,两位训兽专家的方案是:要折磨小老虎,怎么折磨?用铁鞭吓唬它们,甚至抽打它们,抽得它们害怕,直到痛恨你才行。因为他们明白,老虎生性孤傲,很会记仇。

年经的专家时不时地挥动铁鞭吓唬它们,还找机会使劲抽它们。四只小虎仔可怜地颠跳着,躲避着,身上已布满条条红筋,老远就能听到它们委屈地咆哮着。它们的咆哮就像婴儿的啼哭声,声声牵动卢园长的心。卢园长实在坐立不住了,站起来径直走到训练场所。

正当年轻专家扬起铁鞭往其中一只虎仔身上抽时,卢园长不顾一切扑到小虎仔的身上。给它挡了一鞭。那一鞭不偏不斜正好落在卢园长的背上。虽然卢园长穿着比较厚的衣服,但这一鞭也着实让他疼得大叫了起来。两位专家也吓坏了,赶忙扶他起来。卢园长一把推开他们,不顾疼痛,夺过铁鞭,扔得远远的。看着一只只身上血迹斑斑的虎仔,卢园长像一头掉了毛的积愤已久的雄狮,破口大骂:“你们怎么回事?把它们打成这样,它们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怎么能这样残忍地虐待它们?万一打死怎么办?”卢园长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接连地责怪它们。

“对不起!对不起!”两位专家无意中伤害了他,也诚心诚意地道谦。他们又说:“我们这样做也是让它们对人类记恨啊!”

“我不管!反正你们不能再打它们,不准碰它们一根毫毛,否则,你们就卷铺盖回家吧!”卢园长一字一板地说了清楚,说完顾自走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两位专家想想也没撤,只好改变训练方案。

他们拿出一把亮瞠瞠的猎枪,连续朝天空“拍、拍、拍”开了几枪,那枪声吓得老虎们不知东南西北方向,吓得魂飞魄散,吓得屁股尿流。

接着一头野牛被赶了进来。这头野牛足足超过3只幼年孟加拉虎的大小。小孟加拉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膨大的动物,吓得它们不知所措。它们全都躲到了小山后面,只能用耳朵仔细聆听。伺养员拿着木棒强迫把它们赶了出来。年轻专家趁此机会在它们面前射击野牛,野牛一下子在它们面前倒下了。孟加拉虎们全都惊呆了,这小小的枪,威力实在太大了。此时孟加拉虎们的心里肯定也在咒骂:可恶的人类!残忍的人类!恶毒的人类!

从那以后,它们对人类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对人类的感情也消失了。

 

 

强迫自食其力

四只小虎仔生下来到如今还没名字呢!所以首先得先给他们取个名字。他们把一个脑袋上长着一颗痣的虎仔叫一颗痣,脑袋上的王字特别明显的叫虎子,还有一只屁股上有一个斑点的叫白斑点,最后一只十分淘气的个子最小的叫淘气包。他们把一颗痣与淘气包分一组,另一组当然是虎子和白斑点了。

训练场所仍然是动物园的后山。这么大的一个后山,训练这几只小虎仔还是绰绰有余的。

若能让孟加拉虎举手表决自由选择的话,所有人都相信,此时此刻,它们一定会举双手同意回到狭窄的铁笼里。宽广的胸怀才能享用宽阔的空间,被囚禁的猥琐的心灵一旦置身于一个开放的世界,是很难一下子就适应的。曾多次看到类似这样的报道:一个坐了几十年的囚犯刑满释放,跨出监狱大门后,面对自由的花花绿绿的世界茫然不知所措,已完全不能适应正常人的生活,恐惧疑虑,陌生隔阂,在巨大的压力下,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不得已,他又要求重新回到监狱中去。

首先,我们一整天都不给它们喂食,饥饿是最好的老师,在饥饿的催逼下,动物会变得十分的听话。下午,我们提着新鲜的肉块,孟加拉虎的嗅觉十分灵敏,远远的就闻到肉块的血腥味,争先恐后的从狭窄和石头的那条弄里拥出来,兴奋得两眼放光,扑到画格铁门上,朝卢园长嗷嗷的叫着。卢园长挑了一块大小合适的牛排,先隔着花格铁门在孟加拉虎们的嘴吻前逗引了一会儿,然后扬起手臂像掷铁饼似的把一块牛排抛掷出去,牛排在空中打着旋,越过花格铁门,在四双孟加拉虎的注视下,足足飞出六七十米远,砰的一声掉在野化中心里那片乱石滩上。血淋淋的鲜红的牛排在白垩色的岩石上显得十分醒目,又正处在上风口,随风送来一股甜甜的血腥味。四只孟加拉虎馋涎欲滴,快速朝牛排跑去,但刚跑出三十米,便不经而同地都停了下来。

毫无疑问,是无形的铁丝网拦住了它们的去路。

两个专家接二连三地朝乱石滩抛掷肉块,以增加诱惑的力度。那只名叫白斑点的猎孟加拉虎大概是实在饿极了,站在三十米那道无形的铁丝网前,哀哀地吼了一声,眼一闭,心一横,大有慷慨赴难的架势,一头朝前撞去。它没有任何阻碍地蹿出十多米远。它似乎不相信自己有这等能耐,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回首张望,确确实实,它已跨越了心理障碍,把人为的羁绊抛在了脑后。它惊喜地狂吼一声,纵身一跃,跳到乱石滩,大口嚼咬新鲜的牛排。

表率的力量是无穷的,其他三只孟加拉虎跟随在白斑点后面,也都跃起跑向乱石滩,享受美味佳肴。

我们又沿着野化中心的围墙走了一圈,在四面八方各个角落都抛掷了一些肉块,让这些孟加拉虎在觅食的过程中,开阔眼界,熟悉新的生存环境,培养起勇于探索善于开拓的进取心。

心的囚笼一旦打开,生命就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解放。

很快,这四只孟加拉虎就适应了宽广的自然环境里生活,它们不屑再钻进围墙与磐石之间那条狭窄的夹弄,也不再对风声雨中和草叶摩擦的沙沙声感到害怕。它们在宽阔的草地和乱石滩纵横驰骋,沿着溪流尽情跳跃,溅起一片片晶莹的水花,玩累了,就闭起眼睛懒洋洋地躺在阳光下,享受大自然的温馨与美妙。

我们理应生活在一个开放的充满朝气与活力的世界。

过去喂得食物,都是有厨房提供给小孟加拉虎。出于道德上的考虑,从没有给过它们活的食物,不管是鸡鸭还是牛羊,都是屠宰好了以后切成肉块扔进笼舍里的。换句话说,它们是连鸡鸭牛羊是什么模样都不认识。真正使四体不勤,六畜不分。

接下来就是强迫自己捕食。表面来看,自食其力能吃饱肚子,靠别人喂养也能混饱肚子,但是精神上的收获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靠别人喂养,你很难挺直脊梁,就像一根软弱的藤,只能依附在别人的洞穴里,偷吃食物,吃抢劫之食,看别人的行动行事,命运掌握在人类的手中,获得卑微而渺小。自食其力,在猎食过程中,不断发挥生命的潜力而获得食物的同时,也获得了难能可贵的自信心,自尊自爱,养成独立无羁的高贵品性。靠别人喂养。专家们告诉他们牛和鸡这些食草动物是可以猎杀的,想眼镜蛇这些蛇类是无法猎杀,因为惹不好会引火烧身,因为蛇对老虎来说即使猎物又是猎手,所以干脆来个退避三舍。而且毒蛇的毒性很大,像那些花里胡哨的蛇而且有很鲜艳的蛇最好悄悄的离开为妙。最重要的是如果遇到了西双百纳的优秀猎手的时候躲起来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通常会带上几只猎狗。卢园长希望放生能顺利成功,于是才教他们这些捕获技能。

卢园长打算分组进行放生训练。先把一颗痣与淘气包放生到野外去。首先要求它们能捕杀鸡兔这些低等的容易捕捉的小体型的草食动物。只要它们有一次捕获成功,就会找回信心,进而恢复自己原有的野性。

第一次遇见兔子和红角野稚时,他们吓得抱在一起。“这是什么东西,我好害怕呀”!从它们的眼神中看出,有种责备的语气来问专家们和卢园长:“我已饿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怎么还不给我喂食物呢?”    

专家冷笑道:“自己守着金山,却要学着乞丐的样子去乞讨食物,真是可笑”。

红角野稚闻到了老虎身上的野兽味,吓得眼睛都直了,使劲地挣扎着想要飞走。可是翅膀的部分好象被割掉了一块一样,飞不起来了。兔子还算正常,在紧急时候,开始挖洞。没想到啊,专业人员竟在泥土底下埋了一块金属块使兔子根本挖不动那金属块。卢园长直称高明,兔子一见挖不成,所以就哭丧的脸到处乱跳,它狗急跳墙,企图冲出人们的封锁线。但被卢园长一脚踹的满天飞。红角野稚病急乱投医,心慌意乱,不知所措,到处乱窜乱跳,一跳竟跳到了一颗痣的嘴巴里。一颗痣还没反应过来,竟然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美味食物,把红角野稚拔了出来。

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可怜的一颗痣还饿着肚子呢。红角野稚又跳到了淘气包的嘴巴里,可是阴差阳错的淘气包不小心把牙齿碰到了红角野稚的嘴巴里,红角野稚发出了惊天动地地哭喊声。淘气包怒火中烧,用那锋利的爪子,狠狠地刺向了红角野稚的胸口,也许是老天爷的开恩,一点不差地刺入了它的心脏,红角野稚一瞬间一命呜呼,命归西天。鲜艳的鲜血留在了地上。毕竟淘气包的心里还是跳着野生孟加拉虎的心脏,所以遇到了血腥味就异常兴奋,两眼发光,张开血盆大口狂咬狂吃。红角野稚成了淘气包的美味。

专家说:“以饥饿野兽遇到食物,好比毒瘾君子吸毒一样,会不顾一切的攻击猎物”。一颗痣看见了淘气包吃得津津有味,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心里暗骂自己是傻瓜笨蛋,到嘴的食物竟拱送给别人,自己饿肚子。如今它也明白鲜艳的红角野稚可以吃,那么兔子也一定可以吃。所以它不顾一切地扑上抓兔子。到这时兔子已经是筋疲力尽,一颗痣三下五除二轻而易举地毫不费力地抓住了它。很快地地上又多了一只兔子的尸体,成为一颗痣的腹中之餐。

卢园长对它们今天的表现十分满意,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笑得一双眼睛都成了一条逢。

接着卢园长又接到了动物保护协会的信,信上说道:经市政府和动物保护协会协商会议决定,只要放生两只,另二只可以留在动物园。

这不失为一个好消息啊!

卢园长十分的激动。他立即召集两位专家商量:哪二只虎野化放生?哪二只虎留动物园呢?这是前提,必须先定下来。

年长的专家提议:一颗痣与淘气包放生,白斑点和虎子留在动物园。原因是一颗痣和淘气包经过前面的捕猎,已经有一些捕猎技能,训练起来相对容易些。

卢园长听了也没疑义,所以也就同意了他们的方案。

“明天训化前要准备一头猪和一头牛”,年轻的专家提出。

在孟加拉虎的食谱中,野兔和红角野稚好比是豆腐一盘小菜一碟,野牛和猪这些食草动物才是它们的主食。

第二天,卢园长就从猪圈牛圈里赶出了一头猪和一头牛。它们被赶进了动物园的后山。

一颗痣与淘气包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眼睛发绿,肚皮贴到了脊梁骨,一颗痣饿得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淘气包则如丧考妣,用嘶哑的嗓门哀嚎着。

在动物园的后山,除了一颗痣与淘气包两只虎仔,还多了一头猪和一头牛。这头猪和这头牛慢悠悠地在草丛里吃着草,在树林间来来回回的走着。一点也没发觉它们的噩运即将降临,等待它们的就是死神。也许它们还没有发现现两虎仔,也许它们根本没把两虎仔放在眼里。

饥饿中的老虎仅过了昨天的引导,认为这些食草动物都是可以吃的。两虎仔当开始发现这个膨大动物时,心里也着实害怕起来。它们躲在角落观察,发现它们虽然个头很大,也没有什么本领。所以大胆冲地走了出来。心里开始有点蠢蠢欲动。

在森林里有头猪,二熊,三豹的叫法。而且猪是真正的拼命三郎。有一篇报道,一只牛与十只狮子在森林里厮杀,牛用自己锋利的角,使好几头狮子死于非命。单独一只老虎与这些动物厮杀,必须懂得这些道理。

老虎们开始掉以轻心了,专家说:“这是正常状态,因为老虎们是得到了一次胜利的果实以后就会有一点骄傲之心,但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它们稍有一点闪失就会马上被自然界淘汰。”

忽然,他们听见了一声牛吼,原来他们光顾着说话,忘了老虎的危险。年轻专家马上拿出一支枪上了膛,一旦老虎有危险,他们就击伤或击毙这头牛。

只听淘气包一声怒吼,对一颗痣发出最后的通告:告诉它,这只牛,现在归我了。而一颗痣则朝淘气包发出威胁:告诉它这只野猪归我了。淘气包敏捷的溜到了牛的后面,刚准备纵身一扑,但是野牛似乎背后长了一个眼睛,用锋利的牛角对着淘气包,准备与他同归于尽。淘气包回转虎腰,躲过了致命伤,却把腰闪了,在地上痛得打滚。而一颗痣,则准备伏击。野猪有拼命三郎的称号,敏锐的鼻子闻到了一股只有食肉动物的气味,于是,拼尽全力,殊死一搏,把一颗痣所隐藏的树打折了一颗痣吓了一跳,结果踩到了一块石头,把自己的脚扭伤了,一瘸一拐的,真是狼狈。它们的脑子实在不开窍,依然独自上前,与他们一对一。在野外,一只很有经验的孟加拉虎,很难一下子将像公牛和野猪这样的大型草食动物,一下子秒杀,而需要一公一母合作将其宰杀。淘气包趁野牛吃草的时候,扑倒它的背上,两位专家十分高兴,但是马上又垂头丧气,首先,淘气包缺少一股狠劲,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该咬哪里,东咬西咬,结果一口咬在屁股上。野牛发起了牛疯,一下子,它被狠狠地摔了下来。野牛刚要发威时,麻醉剂迅速打在了它的身上,但还要过一会儿才会发作,于是,不假思索的朝淘气包扑上来。专家唉声叹气,觉得它好没天赋啊。终于,野牛倒下了。

另一组,是白斑点和虎子的一组。它们是要留在动物园的。既然不放生,也不需要野化训练了。但两位训兽专家却发现这组里的白斑点非比寻常。白斑点在四只虎仔中体型最大,是唯一的雄性。毛发茂盛,杏黄色,黑色条纹较窄;颊部生有鬃毛,腹部呈白色,头部条纹则较密,耳背为黑色,有白斑。而且每次吃饭时,要是和虎子一起,白斑点总是先抢得吃,虎子根本没有机会抢到食物。叫声响亮,而且喜欢扑击猎物,动作十分敏捷。它的性格似乎刚好满足野生老虎的条件。这是在虎中少有的精品老虎。两们专家不约而同地说道:“它是属于大自然的”。

夜间,两位专家发现它白斑点经常偷偷地练习捕食能力,他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倒同为老虎的虎子身上,并能快狠准的撕咬脖子,高大的身躯又为它的攻击上了一个档次。现在,虎子根本无法与它抗衡,只能当缩头乌龟。现在它的基本技能上已经超过了一颗痣和淘气包了。但专家们没有告诉卢园长,而是把这个秘密隐藏了起来。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天下着蒙蒙细雨,一片厚乌云飘了过来,这个时候连一点儿亮光都没有了,地上也只有小白鼠的唧唧叫。谁都不愿意走进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可不知怎么的,门似乎被敲开了。白斑点是个智商极高的动物,知道铁门是不可能被自己打开的,但是,它还是轻轻碰一下铁门,奇迹发生了,门竟然被它打开了。白斑点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这是谁给它开的们啊?那就是那些心地善良的专家们,他们十分愿意保护它。他们又十分懂得老虎的习性。

而事实上,两位专家也根本彻夜没睡,他们用望远镜偷偷地注视着白斑点,看着它悄悄地离开星光动物园。专家们都十分高兴,他们希望中国的一级保护动物能够更加繁荣昌盛。

 

                    白斑点逃离动物园

也许是第六感,白斑点一开始就走上了正确的路。

当它走出星光动物园20分钟左右,第一声鸡叫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白斑点是一只懂人性的孟加拉虎,它心里十分清楚,当第一声鸡叫传来的时候,那么卢园长也就要起来给自己喂早餐了。想到这,白斑点心里不免有点紧张,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但是它的四条腿不但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拼了命得跑,甚至比普通的孟加拉虎捕猎的时候跑得还要快。它漰着脸,睁大眼,使出全身力气,在公路上飞奔着,地上飞起蒙蒙细沙。

卢园长也确实按时过来给它们喂早餐。。。。。。

本来这些活根本不需要园长来干,随便派一个伺养员干就可以了。可这两只老虎实在太珍贵了,对他来说也太重要了。它们不但是卢园长的摇钱树,也是动物园的希望。所以卢园长对它们的爱护,远远胜过爱自己的孩子,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铁匣门怎么是开的?

可想而知,卢园长是个聪明人。平时白斑点一听到他的脚步声,就会跑过来站在铁匣门口等候,亲妮地看着他。可现在,卢园长差点昏厥过去,手上的牛肉袋子不知不觉地掉在了地上。

他觉得白斑点是不太可能跑太远的,原因是他看到地上的爪印还没有干。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希望。没有任何一点犹豫,卢园长立刻带上二个人,一只麻醉枪,一个封闭铁笼,还有一些食物就出发了。他开着大卡车沿着白斑点的脚印飞快地驾驶着。

白斑点一路狂奔,但它必竟是未成年的孟加拉虎,体力支撑不了很长时间。白斑点一边跑,一边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而且由远及近。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过多久,一辆大卡车已快到它的屁股后面了。白斑点灵机一动,奋力一跳,跳到了路边的狗尾草中去。

大卡车继续往前驶,白斑点暗自庆喜,卢园长没有发现它。

它沿着狗尾草继续向前探索着。到了中午,太阳火辣辣的,它又渴又饿,它勉强跑到了河边喝水。但喝水不能当饭吃,所以,它的肚子一直在咕咕地叫着,差不多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于是它开始在这附近开始觅食。算它运气好,看到了一只落队的麋鹿,虽然只是个小麋鹿,但也够自己吃上六七天了。白斑点使出全身力气,一鼓作气捕捉了这只小麋鹿。这是它第一次捕食就成功了,白斑点心里不免有一些自豪。

这连续五天,白斑点基本上是吃饱喝足了。但它发现这辆大卡车经常在这附近来来往往地驶着。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白斑点苦思冥想,希望自己尽快地找出办法来。

虽然这里离原始森林不远了。但因食物关系不得不停下来,也许这是一种天意,大概老天爷也不愿意灭掉这希有珍贵的孟加拉虎,天上竟然掉下来一只摔伤的雏鹰,让白斑点吃了一个饱。现在,它又赶往原始森林方向的路狂跑。

在离原始森林只有五分钟的路时,已经能听到野鸟的啼叫和隐隐约约其他动物叫声时,它竟然被大卡车上的人车发现了,它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向前跑,卢园长马上令人掉头,自己则拿出了麻醉枪,正瞄准要开枪时,白斑点猛然一跃,又跳到了狗尾草中。卢园长说:“怪不得这几天没有发现它,原来都是这个“狗尾草”造的鬼。”卢园长和其它二人各自拿着麻醉枪,慢慢地走进狗尾草丛中。他们都穿着老虎咬不进毒蛇没法咬的安全护衣,他们走进了狗尾草丛中,仔细寻找。忽然一片草在动,一名成员慌忙地向他打了一枪,可只是传来了一只牛犊的哀叫而已。就趁着这一回的功夫,白斑点离原始森林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了。                      慢慢的白斑点似乎听到了人的喘息声,它继续奋力地跑,原始森林的影子慢慢地出现了。那支小队的成员不停地追击,而且在不停地用麻醉枪往前面射击,地上被打出了一个一个坑。

终于,白斑点如愿以偿,躲进了人烟稀少的原始森林,两位专家用嘲笑的口气说:“我们也不虚此行,虽然损失了一只“孟将”!可我们的收获也不少哦”。

是的,地上躺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物,有:牛犊、野生金丝雀、刺猬、穿山甲,甚至还有淘气的鬣狗仔呢!现在,卢园长无奈地命令把这些动物全部装到车上。

 

再说白班点,它刚刚逃进那所有动物都向往的原始森林里,就被大自然的神秘给感染,里面有丰富的食物,优美的环境,而且上山打猎的猎人十分的少,偶尔来打一次猎,或者几个月来一次大型打猎。如果在其他山头就没有这么走运了,几乎是一天至少有二十次打猎,一周至少有五次大型围剿,那里的动物才是生活在所谓的水深火热中。白班点很幸运地能来到梦寐以求的原始森林。它现在正是黄金年龄,所以学习东西异常地快。因为它的捕猎水平并不是很高,几乎每天都会饿肚子,除非遇到了饿死的动物才能勉强填饱自己的肚子,它每天跟在成年的优秀孟加拉虎的后面,仔细地跟它们学习一些在野外的捕猎技能。它还学习优秀的孟加拉虎捕猎方法,先是找到舒适的石洞,哦,那儿有一个钩子型的石洞,估计是死掉的狼酋的洞,周边没有其他食肉动物的足迹,白班点决定把这据为已有,把它作为自己的藏身之处。这洞很深,假如遇到了猎狗和猎人,那么,抢是肯定打不到的,一只孟加拉虎对付猎狗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而且,这一块饮食丰富,离自己一百米左右就是臭水塘了。附近牛马猪羊的到处都是。

有一天,白班点刚从洞里走出来就遇到了鹿群,它用力一扑,没扑中,它再用一个二级跳跃,就扑到了一只小鹿,哈哈,日子简直象在天堂里一样舒服。

好景不长,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白班点也一样。刚到原始森林安居下来,就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捕杀。当时,白班点正在森林里觅食,忽然闻到了一股又熟悉又是敌人的味道,它的脑袋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哦,原来是人类的味道。接着,它马上又听见了很响的声音,是枪声。又有一些声音传了过来,它的耳朵像一个大仓库,声音是猎狗吠吠声和动物的绝望声。白班点马上就跑,准备逃到自己的洞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卢园长回到了动物园,把所有员工都狠狠的骂了一顿(包括专家),然后带上粮食,压缩饼干,汽油等等的装备,然后辞退了专家们,自己再雇几个打猎能手,就开车上路了。他开了几十辆车,其中一半多都是空车,是要收集一路上的猎人,很多猎人欣然同意,坐上了他们的车,带上了自己最亲爱的枪。这次,而且告诉他们:“你们可以乱打,但是一旦遇到了屁股上有一块白斑点的孟加拉虎时要用麻醉枪狠狠地打。只打到它不会动时,才停下来!”猎人说那是自然的。卢园长一脸怒笑道:“白斑点,等我抓到你时,你就永运逃不出去我的手掌心了。”

  但是,白斑点并不知道卢园长来抓它,以为是普通的围剿,就没有认真,用得是普通的快速本跑。忽然,它听见了猎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立刻逃,拼命的跑,但是白斑点不敢叫出声来,因为会被猎人发现。它憋足了劲,可是它隐隐约约地听见了狗的吠叫,好像是在告诉主人:“主人,前面有一只动物,好像是孟加拉虎!”可惜主人听不懂狗的叫声,以为是想告诉自己:我为你打了这么多猎,我是不是很厉害?主人笑着,并摸摸了它的头,表示自己很喜欢自己的狗。白斑点在心里不服气得大骂道:“这个狗崽子,真是动物里的杂种,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无恶不作、为虎作伥、心如毒蝎,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宰虎全杀尽,虎在天上泣。本是同种心,何必全杀尽。”白斑点心里默默地唱着这首诗。正巧,一阵风穿了过来,它听见了卢园长的声音。白斑点立刻跑得远远的,然后用它那比较笨拙的脑袋仔细的想了想,明白自己是遇上了十年不问百年不知千年不遇的事,所以就飞快的跑,像一阵风一样,它觉得躲在洞穴里是最安全的,因为是钩子型,所以,根本不用怕猎枪,那么猎狗呢?应该不用怕,什么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吗!我是老虎,虽是幼虎,但也是幼虎中的精英,岂有怕狗之理!这个猎人一看就知是一个老手,那密密的胡子,猎狗都是狗中的精英,他拿的都是连发麻醉枪和连射自动步枪,他用那眼睛目测了一下,一看就发现是一个钩子型的洞穴,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嗯,肯定是虎中精英或是狼或豺的老王,那么,还是赶紧走吧,避免以火烧身。”

如果那位猎人知道洞穴里的是白斑点后,一定会怒火中烧,然后气得头昏眼花,再然后分不清东南西北、眼冒金星、怒发冲冠,哈哈哈哈。白班点心里这么想着。

   现在,卢园长告诉猎人继续打,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副园长,自己做着车就回到了动物园看管那些动物。几天过去了,白班点没抓着,却打死很多野兔之类的不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猎人们个个都喜笑颜开,都为自己打了这么多的猎物感到开心,但子弹很快就打完了,所以猎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卢园长足智多谋,马上花钱买来了几百箱的子弹,这样猎人就不会走了,他又接到了中国野生保护协会的信,说:“我们知道你现在很苦恼,因为损失一只孟加拉虎是非常可惜的,我们会尽自己的所能帮你们的,请你最好退出原始森林,不要伤害那些无辜动物因为有可能会伤到国家积极保护动物,一但被捉到你击毙了它们,就将会被捉去的。我们知道你很难过,所以我们会提供大量资金的,放心。”卢园长不干,他婉转的提出不可能停止,但他会注意的,放心。卢园长怎们想也怕伤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所以又把猎人赶回了家,只留下了一些枪法极准,枪枪命中的猎手帮忙打猎。白斑点的生活越来越糟,整天要觅食,而且有要躲避那些隐蔽而又恐怖的陷阱和心如毒蝎而又机灵狡猾的人类,它的身体早已可以看见筋骨了,一条条的颈都崩裂出来,生命之火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现在摆在它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第一,回到动物园,与它的朋友虎子一起玩耍,可是那么辛辛苦苦盼来的自由的憧憬终于实现,它是一只聪明的老虎,明白回到动物园是什么下场,要被关进那狭隘的笼子,而且永远都不可能跨出动物园半步,它慢慢的听到了两个来自内心而又不同的声音,一个告诉自己赶紧回到动物园,一个告诉自己不要回到动物园,它的内心好像在主持一场辩论赛,双方打得异常激烈,可是,又有一种神奇的声音从自己的耳朵边响过,那是大自然的呐喊,大自然的呼唤,大自然的力量,心中爆发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吼声,那样震耳欲聋,那样响彻云霄,那样生机勃勃。卢园长当然听到了这一声熟悉又有一点陌生的怒吼,白斑点的这一声怒吼,代表了野生动物的强势,也证明了白斑点是一只顶天立地的老虎,老虎就是百兽之王!

卢园长不相信白斑点能发出如此势气盎然的吼声,于是继续捕杀。正当卢园长发出最后麻醉白斑点的命令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停止捕杀!停止捕杀!拒绝任何请求!五天时间立即撤离。

 

五天=五小时=五分种=五秒种?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朝卢园长飞跑过来,卢园长定睛一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是白斑点!

卢园长做梦都没有想到,白斑点会自己跑回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不假思索地拿起枪,望着那明亮的瞄准镜,准备随时射击白斑点。

白斑点望着黑黝黝的枪口,似乎看到了里面那带着死神的子弹。但它还是相信卢园长不会致它于死地。白斑点心里默默的数着:三、二、一。眼看卢园长仍然没动静,白斑点见时机一到,费力一跳,飞起前脚,一下子踢掉了卢园长的枪,卢园长吓了一大跳,但毕竟是个老手,打了一个滚,跑到了枪的旁边,赶紧拿起枪,对准了白斑点的脑袋。白斑点的眼神好似一把燃烧的火焰。卢园长犹豫了,不知道是否应该开枪,白斑点发出了一声震天地,泣鬼神的吼声。那声音响彻云霄,森林里的动物都停下了手上的事,卢园长也忘记了一切,把枪扔在了地上。卢园长没有把枪捡起来,而是自言自语道:“我已经明白了这一切,白斑点”。说完,带着枪上了车。正当这时,一声枪响打破了森林里刚刚恢复的平静。原来一个猎人刚朝白斑点开了一枪,幸亏没打中。当那猎人上了膛,准备下一击时。卢园长眼疾手快,朝空中放了一枪,对白斑点大喊:“白斑点,快跑”。白斑点这才如梦初醒,白斑点一边跑一边用感激的目光投向卢园长,然后不顾一切地逃进了原始始森林。

就这样,白斑点逃回了山洞,不久,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你觉得还要不要写下去呢?

 

 

觉得还要不要写下去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