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姜
大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3,416
  • 关注人气:1,9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2013-10-13 16:57:36)
标签:

转载

分类: 书画论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孙晓云

书法创作,面临的一个实际问题,就是创作的形式。在古人的句子里,是没有创作形式这些个词的。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文化逐渐进入中国,由翻译而形成了许多复合词汇。 创作形式就是复合词。所谓形式主义的定义,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应该说, 创作形式的概念是伴随着现代艺术而来的。形式,起源于实用,起初并非以为形式。就像人当初的衣服,是为了御寒、遮羞。当人们意识到形式,并把形式单独拎出来讨论时,就像现代的时装设计,貂皮衣下可以露着肚脐与实用已经相距甚远了。

现在来谈传统书法的现代创作形式,先将它暂切为三个概念:传统书法;创作形式;现代。

(一)     传统书法

我们可以从大量的古代碑帖中,看到传统书法的各种书体、各种风格。说穿了,古代碑帖就是传统书法。在这里已毋须赘言。

()创作形式。

传统书法的创作形式,都是古人在不同的年代,从实用开始发展的。比如信札、手卷、册页、中堂、对联、条幅、横幅、扇面等。在宋代之前,无论纸张还是缣帛,用于书法,其竖宽不过一尺多,所以那时主要是信札、手卷、册页诸形式。当明清广泛使用大幅纸、缣帛后,才出现了中堂、对联、条幅、横幅,大都是装裱成轴。那时的房子墙壁较高,裱个七八尺长才般配。条幅与使用屏风有关,称作为四条屏、八条屏的,这个,起初就是指屏风。扇面,更是为了实用,随身携带,既可解暑,又可观赏。

古人的纸,是以洁白与光滑为美的。我们在博物馆看到唐宋人的摹本,皆用名贵的硬黄纸,据记载,新的硬黄纸晶莹剔透,而我们所见,却已是深赭石色。就像我们以青铜器的锈绿为美,实际青铜在新的时候是银光闪亮的。碑帖上的残缺,实为年代悠久,虫蛀破损,当初哪里会是这样。

当我们谈起唐人摹本,谈起青铜器,除了不可变化的墨迹与器皿造型,深赭石的纸与铜锈绿已作为我们客观上的审美标准。所谓传统、所谓古典,实际上属于复合审美。这种审美,叠加了许多的东西。当我们把这些东西单独拎出来摹仿、理论,并加以重视、发展时,就称为了形式,而且是创作形式

()我们再来看看现代

再尚古,我们也无法逃避一个事实——我们是现代人。因此,现代书法首先要考虑一个客观条件——展览。展览馆是高大的,与老式住房相差无几。前些年的展览和家庭悬挂差别并不大。而现代的房子高不过 3米左右,比展览馆要矮上好多,所以,展览效应与家庭实用逐渐拉开了距离。家里又是衣橱书柜,又是沙发桌椅,别说七八尺的条幅、中堂,去掉个一半都挂不下。于是,镜框在家庭普遍使用,斗方、镜片的形式使用的多了。斗方、镜片自古有之,古人把他装裱成册页,一般是集数幅为一套。后人不同的是将其单独在镜框中挂出。

我从小学习传统书法,偏向于帖学。帖,就是古代书家的信札、请帖、庚帖之类,唐、宋人将其收罗,或摹或临或刻碑,集为册页,称为法帖。字小,尺寸也小。从正常的视觉看,方寸大的字,挂在厅里,在两米内才能看清细部。若更小的字,就得在一米内观看,有的甚至要贴近才行。如由上而下长条书写,观者必须将视线上下火幅移动。要想看清顶端与底部的细处,须掂脚弯腰方能奏效。若立于大厅中央环顾,此类形式宛如一张灰纸,蒙陇而无精神。最关键的是,我们所欣赏的传统帖学书法,都是竖行一尺左右,所谓章法、变化以及审美,实际上有意无意都在这个形式之中。如果竖行过长,无疑破坏了传统帖学的审美形式。

怎样才能让传统书法与现代展览的条件和谐统一呢?怎样才能既能展现传统书法的功力技巧,又能在展览中有良好的视觉审美?能不能有一些新的形式呢?我从80年代初便尝试解决这个问题。1981年,我在北京荣宝斋买了些信笺纸,在上面写小字,当时仅仅是因为这种纸不太洇(我不喜欢用生宣尤其净皮写小字,涩而滞,细微处难以表现),又有红条纹,挺可人的。我就将四张信笺连在一起,刊于1981年底书法杂志。十年后,我在全国五届书展中获奖的作品就用了这种形式。1985年,我将朵云轩的笺纸分别3幅裱于一条屏,展览发表。这种形式适用于独立的几个内容,集成条幅式。几个圆形、扇形等均可。全国四届书展中,我的获奖作品是3张斗方裱成竖条。这样,既可以避免单独一张而过小,又可以不破坏信札的审美形式。同时,我又在对联纸上按现有的瓦当图案,分别几段写连续的文字,又可以集成条幅的形式。利用瓦当图案的效果,既增加了古典色彩,又能将文字整体化。或在整张纸上分几段横写,又可以整体作中堂形式。80年代末,我在一些展览中都用了这些形式。

在全国四届中青展中,我在一张4尺整纸中写书论,我分成四块横式,在每一块横式中,分别写一段隔一条竖线,书论有长短,隔段就有大小。这样一来,保持了4尺整纸的整体效应,又像将一页页帖笺拼贴而成。后来,我又将此演化为隔段的四条屏。

90年代初,朋友送我有底画的四折小笺纸,大概是女性的原因,不胜欢喜。配有精致的指甲盖大小的行书与小楷,非常好看。当年宋代女诗人薛涛自己做薛涛笺,深红色,很精小,为书家所喜爱,得以广为流传。在全国六届书展中,我的获奖作品就是将两张四折有底画的小笺纸,上下裱为条幅,很小,可以让人靠近了看细处。

宋代的,为对齐剪裁、编页号,在每一页的中间都画上鱼尾的标志,我就此采用,在一张纸上画一个至四个不等的鱼尾。我在全国首届行草书大展上获奖的作品,是以两页纸相连的形式出现的。

80年代后期,我常利用裁下的纸条,将其折成约3寸的窄册页,能拿在手里翻看,又能展开整体作手卷看。后来,我在店里买到了这样的册页。这种窄册页,其实最早起源于君臣上朝时手里拿的狭长木板,叫,可随时在上面记事。稍方些的册页显然起源于。我尝用仿古宣写这样的册页,并在前后接上了册页的面与底,在上下分别用赭石或花青颜色勾边,作为贴边。另外,我平时还将一幅作品上面用另色的纸衔接,换一种书体写一段叙文或跋文,也很古典雅致。

当然,还有不少形式可以挖掘。说到底,形式是外壳,是表象,是打扮,书法本身才是实质,才是核心,才是长相。又有俗话说,三分长相,七分打扮。为什么说七分?看来这个打扮还是要紧的。打扮得体,令长相增色三分。毋庸置疑,长相当然重要,虽说只有三分,可是缺一分不可的,若缺,打扮得再起劲,也是东施效颦。

故此,在传统书法,尤其是帖学书法的现代创作形式中,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形式,可以在一夜之间学会,而传统书法的书写功力与技巧,不是一朝一夕能掌握得了的。这是实质。我们要大量临习古帖,耳濡目染,得肯花时间,甚至每日不辍。

()用以上形式书写,字须在方寸之内,不宜过大,否则实质与形式不符,会产生大人穿小人衣服的感觉。

()不要一味摹仿、套用现有的形式,避免唯形式而形式的形式主义,从实用、自然出发所产生的形式才是有意义的。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转载]孙晓云:传统书法艺术的现代创作形式初探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