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大猫子
夏大猫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75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马丁如是说 Part 1 论坛部分

(2011-11-01 12:03:12)
标签:

杂谈

分类: 《冰与火之歌》资料库

【乔治马丁(George R.R. Martin)简介】

   

    本文主要刊登的是《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在各种场合下的发言内容及答书迷问。原载于《冰与火之歌》官方资料站点“学城”。

    翻译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973351788

    翻译:百度冰火贴吧suerhine

    《马丁如是说》分为:Posts to Forums (论坛)、Correspondence with Fans(粉丝互动)、Reports from Signings, Conventions, Etc (签售会,讨论会)和Chats, Interviews, Etc (聊天和访谈)
    四个部分,首先我尝试翻第一个部分论坛部分,顺序是时间顺序。

   

    就像奇幻界上很多作家一样,乔治马丁也是一位同时涉足科幻奇幻领域的作家。他出生于1948年,1971年也就是他23岁时便开始从事职业写作,其间多次获得雨果,星云,locus和史铎克奖。如78年的雨果奖:Dying of the Light,84年的世界奇幻奖决选提名作品:The Armageddon Rag。 

  但从1989年开始,马丁淡出文学界,转而投身演艺界发展,其中包括《美女与野兽》的编剧和The Twilight Zone的剧本编辑。96年他才重返文坛而开始奇幻文学的创作,处女作便是《权力的游戏》(The Game Of Throne),即为《冰与火之歌》(The Song Of Fire And Ice)的首部曲。虽然封笔几近10年,但大师风范犹在,《权力的游戏》甫出便拿下了British Fantasy Society 世界奇幻奖和星云奖年度最佳幻想作品提名,即使是由其中抽取章节编成的Blood of the Dragon也获得多个最佳中篇奖。在科幻奇幻界引起极大的反响。Anne McCaffrey看完后形容"我看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I read my eyes out)。之后的A Clash of Kings,和A Storm of Swords更是把作者的实力体现的淋漓尽致。在非官方的不记名奇幻作品投票中,《冰火之歌》俨然已经可以和《魔戒》平起平坐,作者网站的访问量也是和斯蒂芬大叔,罗林阿姨等不相上下。其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他的读者群早已是远远的超越奇幻科幻爱好者的范围,而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  乔治马丁正安居在他新墨西哥的居所里,完成他拖了三年的第四部,A Feast Of Crows以及剩下三部的构思。
 

     

一、发表在论坛上的部分(按时间顺序先后)
1998年10月6号
    概要
    在最近这些日子我大概还会继续写一些关于邓肯和伊戈的故事,但我不会没完没了地一直写那么几年。还有几千页坑没填的冰火这个系列才是我目前的任务的重中之重。
    我才不喜欢写神马“前情概要”之类的狗屁玩意当开篇呢。取而代之,我会试着用“列王的纷争”的头几章节的POV的描写来唤起大家对“权力的游戏”中的情节的记忆。此外,我还列了族谱来帮大家搞清复杂的人际
关系。
    玫瑰战争
    宏观上看,“权力的游戏”及其续作的情节都是受到玫瑰战争这一我最中意的历史事件的启发的。但我并没有说我在照抄历史。我写作有一个很大的兴趣就是把事件搅得模棱两可,以及制造悬念。还有,书中那些角
色,他们大部分都是产自我的脑子里,只有小部分的原型来自历史。
    是的,这个系列原本构想时只是三部曲,但是初步创作时已经爆棚到四部,现在我更倾向于比那还要多。我能说什么呢?这是一个宏篇故事,涉及数千个角色。

 

1998年10月14号
    诸多问题
    【问题总结:山德鲁同学问,“雇佣骑士”中高个邓肯爵士的后裔会不会再冰火系列中出现?为什么伊蒙·坦格利安没有出现在“雇佣骑士”这个故事中?明焰伊利昂被放逐后有没有在里斯给丹妮同学留下什么亲属?】
    嗯,头两个问题的答案等到我写更多的关于邓肯和伊戈同学的故事,并且也有可能要等到后面几卷的冰火时才会揭晓。
    关于第三个问题,厄,当时伊蒙正在旧镇的学城,为他的学士项链打拼呢。他不会跑“雇佣骑士”系列的龙套,因为我没想到什么把他扯上台的理由。
    最后,第四个问题,明焰同志并没有在里斯呆一辈子,只待了几年。也许他在那里留下几个杂种,可能意味着丹妮在里斯有几个某种意义上的“亲属”……但那他们也是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况且还是私生子。

 

1998年10月21日
    奇幻故事中的魔法元素
    这是个好问题,杰森。如何正确地处理魔法元素是奇幻故事写作最棘手的方面之一。如果搞砸了,作品的平衡性就破坏了。
    就我来说,我首先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重读托尔金大师的作品。事实上,现今所有优秀的奇幻小说,包括LEGENDS上大部分作家的作品,都广泛地受到托尔金作品的影响。
    重读《魔戒》,最让我感受深刻的是托尔金叔叔对魔法的使用是如此的小心和微妙。中土世界自然是一个奇妙非凡的世界,但是登场的魔法却少如凤毛麟角。就拿甘道夫来说,他是一个巫师,但他大部分打戏的道具竟然是剑……
    这样的描写看上去比起大段大段的写某人喃喃咒语要显得有力得多,所以,我在“权力的游戏”中也尝试了类似的方式(指低魔法)。

 

1998年11月5日
    伊戈和坦格利安家族
    是的,最终伊戈会成为国王,但践座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还有涉及到之后的一些故事……嗯,我希望在我完成百万乃至千万字数级的史诗巨坑冰与火之歌系列后再去写伊戈和邓肯他们。
    坦格利安家族是高度近亲通婚的家族,就像埃及的托勒密家族一样。每一个给狗或马育种的人都会告诉你,近亲杂交不仅会突显出基因中优秀的方面,而且也会更加暴露出其中的缺陷和短板,这种做法会把血脉的特征推向极致。有些时候,伟大和疯狂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戴伦一世,这个引领了征服战争的少年国王,还有即使是圣洁贝勒这样伟大的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我都可以将他们定义为“疯狂”。(我必须坦诚,我喜欢灰色的角色,因为他们被怎样解读都不为过。而且无论我是身为作者还是作为自己作品的读者,我都务必要求我的作品是复杂的,和难以捉摸的。)
    最后,有些读者在解读“权力的游戏”中龙出生的那段场景时解读得太过了——事实上,才没有只要姓坦格利安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怕火这回事呢。

 

1998年11月17日
    布兰没参加晚宴?
    【概要:回答 Arion214 问的为什么布兰没有参加《权力的游戏》开头部分的临冬城晚宴(招待劳勃一家)】
    帕姆,谢谢留言,以及感谢你对《权力的游戏》还有“雇佣骑士”系列的厚爱。
    关于你问到布兰的那个问题……嗯,他其实是有参加那场晚宴的,必须的。琼恩的确并没有提到他,但是,还有好些百个人参加的人琼恩也没有提到呢……布兰是琼恩每天都看到的人,熟得可以忽略了,相比布兰琼恩会更好奇那些新来的客人……国王啦,王后啦,他们的孩子啦,还有詹姆和小恶魔。
    这只是一种解释。
    另一种解释是,作者纯粹就是搞忘了没有提到布兰。-_-!!
    但不管怎样,他在场,绝对的。在《列王的纷争》中有个场景,布兰还想起那场晚宴来着。

 

1998年11月18日 
    维斯特洛诸神
    安达尔人带来的七位新神依次是:圣父,圣母,战士,铁匠,少女,老妪,陌客。
    而先民和森林之子信仰的旧神则没有名字,数量众多。
    对世界上其他受到崇拜的神的描写——例如铁民的淹神,Qohor的黑色山羊, 多斯拉克的牧神和马神,在东方诸地受到崇拜的火与暗影等等——则在《列王的纷争》中占重要的篇幅。

1998年11月23日
    关于美版《列王的纷争》的一些改动
    其实改动是非常小的,大部分只是些错别字,在英国版已经印出后我们及时赶在美国版印出前纠正了它们。
    美国版的成书背后会附上一张英国版所没有的地图,其余的老地图也是更新版的。

 

1998年11月27日
    其他一些论坛:
    我乐于看到在论坛上讨论奇幻故事,特别是我的书时那副热火朝天的情景。但通常我会避免直接卷入讨论,我不想打扰读者们讨论和猜测的热情。以及,我更不想创作的思路受到这些讨论的影响。
    非常高兴看到读者们这么细心地来读我的书,同时那么热爱我所创造的角色。
    有关于玫瑰战争
    我对玫瑰战争是很中意啦,同时也承认冰与火之歌受到了它的影响。但真的没必要将我作品中的人物和事件跟历史上的人物事件一一对应。我喜欢用历史感来调剂我的奇幻作品,以增加纹理和逼真感,但是单纯地抄写历史这种事我可没兴趣。我更喜欢将所有元素打乱重构,将它们带到一个出乎意料的新方向去。

1998年11月30日
    跨度五年?
    我还不是很确定,冰与火之歌中发生的故事究竟会跨越多少个年头。但从《冰雨的风暴》的结束到《魔龙的狂舞》的开始会有一个五年左右的空白,但具体是多少……好吧,到时侯再看。
    “雇佣骑士”的故事发生在大约冰与火之歌时代的一个世纪之前。

1998年12月18日
    一些问题 
    【概要:回答一些麦克贴出的问题。他问:1,下一卷的POV人物会有什么变化么?2,马丁大伯你对冰火系列的结局已经想好了吗,还是在主线没有完全展开前给自己留一个变化的空间?3,还有,你丫是不是故意把好与坏的界限写得这么模糊,然后把好人全部杀光什么的也是故意的吧?】
    谢谢你的问题,以及感谢你对《列王的纷争》的厚爱。
    下面回答你的问题:
    1.当然,每一卷我都会增减POV的阵容。
    2.我知道冰火故事大致的宏观走向,但我并不确定一些小细节该怎样写。是的,我有一个结局的设想,但是列出一个缺少血肉的故事梗概只占了乐趣的一半。
    3.当然是故意的。无论是从作者还是一个读者的角度出发,我都更喜欢故事的情节是难以预料的,我更喜欢将我的角色染上一种灰色的色调,以避免他们变得脸谱化。

 

1998年12月18日
    多恩人
    多恩人将会在《冰雨的风暴》中具体的登场亮相,而且会在《魔龙的狂舞》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至于东恩人为啥那么“离群索居”这个问题,厄,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都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很少跟其它六个王国往来。
    长季节设定
    是的,“雇佣骑士”的故事是发生在七大王国中的。同时丹妮故事中 她横穿的大陆的确也比维斯特洛要大些。
    长季节这类构想在科幻和奇幻故事中都很流行,流行了很久了。我曾经在我20年前写的一篇短篇小说“Bitterblooms”中也用过。
    勇敢的心
    不是的,勇敢的心不是我故事的原型。那些元素——弓手射出的箭如雨一般落在头上,重装骑士的冲锋,等等——在大部分中世纪的战斗中都很常见。
    勇敢的心中的打斗场面看上去非常震撼,但其实并不精确符合史实。其中的一个例子是,有一场战斗叫“斯特林桥之战”结果连斯特林桥都没有。

1998年12月21日
    第五本书
    《凛冬的寒风》将会成为第五卷的名字。
    我还没有想好第六本,还有最后一本书的名字呢。
    洛拉斯·提利尔
    洛拉丝爵士没有具体的历史原型。

1998年12月28日
    诸多问题
    谢谢厚爱。
    对你问题我进行简短的回答。

    1.对极乐塔之战的进一步描述是不是交给霍兰·黎德或者其他什么人了?
    答:是的,答案在后面几卷里。
    2.军队可不可以从西边绕过长城?
    答:不行,那里高耸的山脉和深纵的河谷使其根本不可能被大规模的军队穿越,当然,小规模熟悉地形的掠袭者是可以的。
    3.君临的私生子小孩会取怎样的姓氏?多恩呢?铁群岛呢?
    答:等到我写到那些地方的私生子,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4.密尔火刀僧和梅阿姨信仰的神是一样的么?密尔和尚还有唐德里恩爵士还活着没?
    答:既是又不是,既不是又是。具体细节在《冰雨的风暴》中公布。

    (毕竟,我还得为新书保留一些惊喜。)

 

1999年1月5日
    未来的计划
    冰与火之歌最终成型将要耗费六本书,所以我还有三本半没写完呢。看来我要忙个一些年了。
    此外,未来会发生什么我无可奉告。就算我最后写了一部冰火的前传故事,但是,那也和推翻伊里斯二世无关(错误春天党们,泪目吧)。我会追溯到更早之前的一些事情,跟随“雇佣骑士”中邓肯伊戈的脚步来写。
    关于英美版本出版日期不同
    出版业者干的活都是神神秘秘的。我将《列王的纷争》原稿同时交给了我的英国出版商(HarperCollins)和美国出版商(Bantam)。
    Haper的版本却先出来……好吧,是因为他们刚好腾出了一个空档来搞我这档子事,所以英国版投入制作和印刷出版也就快一些。
    
1999年1月7日

    邓肯的后裔
    【概要:ALANMAC同学问:邓肯的后裔会不会再冰火系列中登场?】
    可能吧。

1999年1月20号
    私生子的后代
    【概要:帕梅拉同学问:如果两个私生子结婚——比如一个姓雪诺的跟一个姓河文的结婚——他们的后代会取什么姓?】
    有爱的问题。他们的孩子有非常大的可能会跟父亲的姓。

1999年1月28日
    高庭和凯岩
    高庭和凯岩是所有城邦之中最富裕的两个。稍有不同的是兰尼斯特家族财大气粗,而高庭则人多势众。

1999年1月31日
    在《冰雨的风暴》中登场的提利尔
    【概要:一个读者问会不会在《冰雨的风暴》中看到更多洛拉斯爵士的戏份。】
    还不止洛拉斯爵士一个人呢,你还会看到他母亲,父亲,兄弟还有一帮子表亲,当然你们也会了解到他留在高庭的另外一个兄弟的事情,还有他的叔叔们,以及其他一些表亲。给你一篮子“玫瑰”,满意了吧?

1999年2月3日
    粉丝站点
    【注:其中的一些链接和站点根本就不活跃。】
    维护这些站点的不是我,而是一些热心帮忙的朋友和读者。  
    SFWA网点有很多的参考书和传记可看:http://www.georgerrmartin.com/
    这里则可以买到一系列我已经出版过的书:http://www.horrornet.com/georgerr.htm
    建立七大王国的网站是为了粉丝们更方便讨论“冰与火之歌”以及“雇佣骑士”系列。其中最早建的是“龙石岛”,站点在:http://www.users.bigpond.com/dragonstone/
    从“龙石岛”站的友情链接里,你也可以顺利找到其他王国的站点。
    但我必须说,我没有空回答这些网站的读者所提出的大部分问题。有些网站有时会很繁忙。而且我宁愿花更多的功夫在写书上而不是回答太多的问题。同时,我也更喜欢读者们相互谈论他们自己关于故事的一套理论和一些观点,如果作者在场参加讨论,那无疑会破坏讨论的自由度。
   《魔戒》的寓意
    托尔金常常愤愤不平地否认《魔戒》是一则寓言故事。  
    也对,有些时候你在故事中发现了一些东西甚至连写它的作者都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尤其适用于那些故事的灵感是从潜意识里冒出来的作家(补充说明:当然不是指所有作家)。我们都有个怪物藏在本我里,有的时候它们会在我们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跑到我们写的故事中。
    我不知道该相信上面的哪一类说法,但在这种情况下我更倾向于相信托尔金叔叔。顺便说一句,他很鄙视寓言这种东东。


1999年2月7日

    关于地理问题
    我会把我签售游的日期和时间在“旅游”这个话题里贴出来的,谢谢关心。
    关于你其他的一些问题(小子,你这问题真不厚道。),我目前手头上没有关于君临人口占维斯特洛人口多少的准确数字。
    但大体上看,君临的人口是要超过中世纪的伦敦和巴黎的,但还没有达到中世纪君士坦丁堡和古罗马城的程度。
    有些读者从形状相似性和两者同时位于某个更大的大陆的西对岸就推断出维斯特洛的原型是英格兰。后面那个理由是正确的。(至于前面那个理由,我是没看出来两者形状哪点像。)但维斯特洛比英格兰要大很多,很多,很多。要我说,面积上看,它更接近于南美洲的大小(形状当然不同)。
    另一片大陆当然还要大,和欧亚大陆差不多。
    是的,一里格相当于三英里。
  
1999年2月8日
    Tad Williams

    【概要:丹·肯尼同学说:‘那两兄弟'(Josua和Elias,Renly's court的 Willum公爵的子嗣。)肯定是对Tad Williams作品的致敬。刚读到这里时他还以为这是抄袭Tad的人设,后来渐渐觉得这不过是一次友好的致敬。】
    是的,我是Tad的《回忆,悲哀与荆棘》这本书的书迷——事实上我可以说,如果没有受到他的作品的启发,我是写不出我的系列的。
    我的书中还有埋有许多对其他我喜欢的奇幻著作或作家的“致敬”片段呢。
    至于回答了太多的问题……这个么,我马上就要出行参加各地举行的售书会了,所以在这里你们一个月内是不会碰到我的啦。
  
1999年3月3日
    画集
    【概要:Yasmina问:冰与火之歌有没有关于角色设定画集的计划?】
    恐怕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1999年4月3日
    梦与写作
    我的梦常常太颠三倒四了,所以没法用在我的创作中。
    但是,我常常在睡前构思我的故事,当我躺在床上,灵感,场景,曲折的情节往往会接踵而至。有些时候,我隔天醒来都记得它们。
    关于龙
    龙的自然寿命往往比人类要长,自然——大部分坦格利安家的龙都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卷入了战争,所以其实很大一部分龙在达到它们寿命极限之前就死于暴力和战争。当你们在《魔龙的狂舞》中看到敌对的双方都用龙进行战斗的时候,你们就可以了解了。
    在未来的章节里我还会透露关于坦格利安家的龙的更多的信息,但我肯定不会花很多心思编本什么龙家族谱。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的建议。

1999年4月20日
    魔龙的狂舞
    我听到很多关于《魔龙的狂舞》的留言,其中的有些说它将会是系列的第四本书。而第三本是《冰雨的风暴》封面画。
    就像大部分的作家一样,我对我的书的封面画没有半点的主控权。画画是画家还有美术总管的领域,有时候编辑也能提点意见。
    六本书
    六本,绝对是六本,不会再多了!(懒得吐槽你了)
    六本书能够完整地表达出我想说的故事,三本太少了。
    而且我在余生中还有很多其他的故事要写呢。

 

1999年4月24日
    创作始源
    《权力的游戏》的第一章,我是在创作一部计划很久的与“冰火”毫不相干的科幻长篇故事时突然找到灵感的。所以我坐下来一直写一直写,根本就不知道它会将我带向何方.
  
1999年5月8日
    读法
   【概要:这篇帖子问道一些关于读法的问题。】
    Rhaegar = RayGar
    maester=mayster
    插画家
    恐怕,我目前对选插画家这种事没有什么可说的。那些都是出版商的美术总监管的领域,连编辑都难插手。
    Michael Whelan是个很好的选项,但《权力的游戏》正在投入制作的时候,他已经向封面设计工作请两年的假去为画廊创作原创画了。
    他现在也许还会回来画封面,但是为了保持一个持续性的风格,出版商对于一个固定的系列往往就保持一个固定的画家。就《冰与火之歌》系列来说,就意味着未来的封面画的作家已经是固定的那几个人了。——美版的 SteveYouell,英版的Jim Burns。
  
1999年5月9日

    同人小说
    大部分作家不喜欢同人小说是基于法律上的原因。如果你没有捍卫自己的版权,那么法律上看你就已经抛弃了对这个版权的拥有,所以你就失去了进一步保护你作品的权力。
    其实我也认为以创作同人小说的方式作为训练写作能力的途径对于一个有抱负的作家来说无异于缘木求鱼。有了现成的世界设定和背景设定,写手们就永远学不到创造这些东西的能力。同人小说就像是用别人已经调好的颜料来作画一样。
    当然,对于大家喜欢我创造的世界,并迫不及待的用自己的故事来充实它这一点,我感到受宠若惊,而且我也很讨厌泼粉丝们的冷水……但总的来说,这确实是个坏主意,无论是对粉丝还是职业人士而言。

 

1999年5月9日
    提利昂的训练
    提利昂是受过战斗的训练,但他也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每次战斗前他都使自己鞍配妥当,装备精良,并准备好一票小弟以及一个贴身护卫(绿叉河的布朗,黑水河的曼登)。尽管如此他还是每次战斗都负伤,有几次甚至差点要了他的命。他能在混乱的战斗中保持冷静,但这不代表他是一个技巧高超的战士……他哥才在这方面具备卓越的才能。
    
1999年6月8日
    关于出行
    作者真的鲜少能够有机会选择自己出行的目的地。我们去的都是些出版商选好的城市。而且到了那里通常都是先去书店。一般书店会提前请我们过去,预定一大摞我们的书,然后再帮忙打一场签售广告,好把书都卖掉。有些书店希望更多作家来,却不肯在广告上多花点钱,于是那些签售会简直变成一场灾难。
    嗯,上一场签售的结果会影响下一场的举行。假如出版商把作家A送到某个特定城市的书店,结果最后买书的只有三个人(或者根本一个都没有,这也发生过。)那么这个书店就不太可能可以请到六个月后作签售之旅的作家B了。
    签售不会选择固定的地址。至于为什么俄克拉荷马州的书店很难请到作者去签售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答案。也许你们那儿书店的经理知道。

1999年6月11日
    乌鸦

    【关于“为什么七大王国的信使不是信鸽而是乌鸦”这个问题的回复。】
    伊利欧所说的话是真的;乌鸦的确比鸽子要聪明,飞得更好,更能抵抗老鹰等其他一些掠食者,等等。
    我更喜欢用神话上的理由来解释,奥丁就拿乌鸦作为信使,它们也被认为能够在生者和死者的领域间穿梭。
    但是,乌鸦真的比鸽子作信使要好么?大概不会……不过既然这个世界连龙和冰原狼这么扯淡的东西都有,那么有几只会送信的乌鸦自然也是无伤大雅的啦。毕竟,冰与火之歌仍要算个奇幻故事嘛。    
    格雷果爵士的个子

    【概要:回答一个读者问的关于格雷果·克里冈爵士的个子的问题,他猜测的身高是七尺。】
    还要更高,事实上,格雷果爵士的身高几乎要达到八尺了。
    我也不确定他多重,但他浑身都是肌肉。
    谢谢你的厚爱。

1999年6月13日
    欧洲签售
    目前没有去欧洲签售的打算,但我打算在明年10月的第一周去德国的莱比锡参加一次见面会。我希望有一些德国读者在那儿。
    伊戈和伊利昂
    这个问题的答案涉及到一些剧透,所以还没有读过“雇佣骑士”的同学请自行略过。
    伊戈并没有想要暴露身份,尤其是在他最讨厌和害怕的兄弟伊利昂的面前。他最后暴露身份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暴露邓肯就挂了)。

1999年6月8日
    系列作品的长度
    很难在写作的过程中得出准确的答案。故事也在成长,有时候比龙长得还要快。
    冰火系列会有六本书,下一本是《冰雨的风暴》再下一本是《魔龙的狂舞》然后是《凛冬的寒风》,但我不确定最后一卷书该叫什么,我预设了一个《奔狼的年代》这个名字,但我还不甚满意,也许等我找到一个更中意的名字后我会改了它。

1999年6月28日
    地图
    每一卷都会有新的地图,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张世界地图。目前也没有制作海报地图的计划。

1999年9月10日
    森林之子
    【有个读者问,目前还有没有森林之子存在,如果他们的血统较从前稀薄了,那么他们的魔法产生的效果是否与从前不同。】
    你得等到后面几卷出来才会得到你想知道的答案了,不好意思。
    瓦雷利亚的末日
    不单单是在《冰雨的风暴》中,你在后面的几卷里也可以找到关于瓦雷利亚末日的内容。
    瑟曦和荷马
    荷马我当然知道啦,不过,瑟曦Cersei的原型并不是赛丝Circe,很多名字读起来都很像。
    艾丽亚(Arya)是双音节。


1999年12月4日
    Josua and Elyas
    我非常的萌Tad Williams。虽然我喜欢托尔金有好些年了,但是我最近几乎都没有看什么近代奇幻作品,因为他们中间的大部分都是糟糕的衍生品。就在这种情况下,我读了Tad的“龙骨之椅”,不禁拍桌叫好
“牛逼!这种类型的故事在一个好小说家的手里原来能够诠释得这么棒!”
    如果没有那次阅读的启发,我恐怕永远都写不出‘冰与火之歌了’。   
    是的,"Josua and Elyas" 是对我最喜欢的奇幻写手的一次小小地致敬。暗示你一下哦……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类似的致敬片段埋在我的小说里,看看你能否找到它们。    

2000年1月13日
    加利福尼亚签售
    谢谢大家的厚爱,我希望你们就像喜欢我的前两本作品一样喜欢这本新书。
    关于加利福尼亚签售……给前两卷,Bantam安排了圣地亚哥的Mysterious Galaxy书店,洛杉矶的Dangerous Visions书店,以及湾区的一些书店(Kepler's in Menlo Park and Dark Carnival in Berkley)。我想,等《冰雨的风暴》出版后,我还会回到上述地方的。

2000年2月28日
    编辑进程
    是的,我的书正在被编辑们鼓捣着呢,他们是——Anne Lesley Groell at Bantam (US) and Jane Johnson and Joy Chamberlain at HarperCollins Voyager (UK).   我以前是把我写作的片段发给他们过一些——但还不至于整节地发给他们,只是一些写好的小片段——但是编辑工作是在我将整稿发过去后才开始进行的。这时候他们才开始读我的书,并给我建议,于是我修改。然后将改稿交给编审去查语法,拼写,语言的整体一致性,和雷同章节等问题。接着我再修改。然后书稿交给负责打印的人,我得到一个校样来作最后的检查和纠正。排版过程我们可以发现一些以前没发现的错误并纠正。
    这些过程都要耗时间的,同志们。   
    我还听到你们说有些作者,能够在写一个章节的时候,同时写另外两个,但这种事情我可干不来。我写作时还是遵循严格的连续性的,并一路地推敲和打磨我的文字。我有个好办法就是在边写第四十二节的时候,再回过头来修改第三节,九节,还有第二十一节的相关内容。如果你没法这样做,因为前面的章节已经打印出版,而导致写后面时受到限制。你这不是给自己穿小鞋嘛。

 

2000年2月29日
    影响我的作家
    我也希望近几年可以去参加圣何塞举行的世界科幻年会,或许用不着等那么久……但是,首先,谢谢你能省下钱来买我的书。
    高中时候,我喜欢的作家是 J.R.R. Tolkien, H.P. Lovecraft, Robert E. Howard, 还有Jack Vance以及一些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的一些人,比如:Robert A. Heinlein, Andre Norton, Eric Frank Russell, 还有 Poul Anderson.同时我也很萌架空小说和漫画书。(我的第一篇被登载的文章是发表在FANTASTIC FOUR上的一封信。)
    在高中我常向爱好者杂志投稿。
    影响多恩的历史元素
    我读过不少历史,并在其中挖掘一些材料,但我同时喜欢混合搭配不同的元素。那就是说,我不会像某些作家一样,从历史上一对一地抄什么东西改个名字放到我的书里,所以你无法说维斯特洛的A就是现实世界的B,准确的说,应该是维斯特洛的A,是现实世界的B和C的混合体,再加上一些D,E,F的作料。
    就拿多恩的创作来说,我确实用到了威尔士的素材,的确不枉你仔细列举理由的一片的苦心。但是,你该看到,我还用到了许多非威尔士的元素在里边。比如连绵起伏的山脉之南,是一片如同西班牙,或是巴勒斯坦那般干燥,酷热的土地,那儿没有如同威尔士一样的绿树成荫,而且大部分的居民聚居在沿海以及一些大河湾地区的。你也应该注意是娜梅莉亚带领而来的洛伊拿人给这里带来了文化。在现实世界中如果有什么可以匹配的事件的话,那也是渡海而来的摩尔人对西班牙一些地方的影响。所以你可以这么说,多恩是威尔士西班牙以及巴勒斯坦还有一些纯虚构的元素的混合体。或者你不如干脆说:这就是多恩。

2000年3月25日
    铁民
    铁民是一个非常尚武的民族——比维斯特洛其他地方的人都要勇武。在七国的其他地方,阶层分工非常详细,战斗属于战士阶层(比方说:骑士)的义务,他们的地位位于雇农,自由民,工匠,商人等之上。但铁民则遵循古道,他们会鼓励所有年轻健康的男性(甚至是女性,比如阿莎)参与到掠夺和战斗之中去。
    
2000年9月14日
    龙迷会
    我从前参加过“龙迷会”,所以最近几年我没有再去的打算。“龙迷会”的日期改到了劳动节的周末,那就和WSFC(世界科幻创作年会)冲突了,科幻年会我从1971年开始就年年不落下的参加,我做梦也没想过会为了参加其他什么会而错过这场世界幻迷的传统盛事。
    但,我也许会为了别的什么事情来亚特兰大的,比方说给“西号角作家工作室”的人上几堂写作课。

2000年9月30日
    第四本书
    第四本书已经确定叫做《魔龙的狂舞》了。可能会在2002年秋天出版,当然,是在我按时完成的情况下。《凛冬的寒风》是第五本。

2001年10月1日
    群鸦的盛宴
    如果我能顺利地写完,《群鸦的盛宴》将在2002年秋天出版,关注我的主页我会随时通知你们最新的信息。
    第六本书
    我还是想在六本书内把故事完成……但是,回想起以前的承诺“如果六本没写完我就枪毙自己。”现在觉得还是有丁点的,厄……草率了。
    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停止在这里发帖,但是没有从前发的那么勤了。所以这里也自然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了。

2001年10月25日
    信息板
    好吧,我打算在我的主页上加一个信息板,但因为一些原因我还在犹豫。我恨担心这样做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因为我没有时间回答大家提出的所有问题,但把他们全部忽略不看就太没有礼貌了。如果读者们想要相互讨论我的书或者是争论其中的一些理论和看法——跟我没多大关系——那就别在我的留言板上灌水了,可以去BBS的EZ版那里讨论。
    Vance, King, Cornwell,及其他
    我最喜欢的当然是Jack Vance了。Stephen King也不错。Bernard Cornwell,至少喜欢他的Sharpe's 系列,我也很喜欢他的中世纪系列,但是内战系列就饶了我把。如果新一期的闪电侠小说出来,我马上就把它揣兜里。我希望得到William Goldman的签名。还有我得承认我看 Colleen McCullough的"First Man in Rome" 系列看上了瘾,虽然有些时候她是个糟糕的写手,但我发现她的故事非常具有可读性。

(“错误的春天”大概不会写成前传的形式出来了。作为春天控之一,感到很是遗憾,于是只能从冰火系列的只言片语里来拼凑关于那个春天的零零碎碎的美好印象,再用自己的一点点不成熟的想象来填补空缺的部分。突然想到《三国演义》中曹操和韩遂的一段对话,“吾与将军之父,同举孝廉,吾尝以叔事之。吾亦与公同登仕路,不觉有年矣。将军今年妙龄几何?”韩遂答曰:“四十岁矣。”操叹曰:“往日在京师,皆青春年少,何期又中旬矣!安得天下清平共乐耶!”——是的,往日在京师,皆青春年少。那时候的洛阳,袁绍,袁术,孙坚,曹操那些日后挥斥方遒挞伐天下的英雄,都还只是一方少年,他们没有后来那么多权力,没有后来那么多金钱,只有年轻的身体,以及大把大把的理想,甚至那时候他们的理想都是相同的,剿灭黄巾贼赢得功名,杀死董贼,匡扶汉室。可是后来渐渐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分道扬镳?又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一个一个的死去?  
    和错误的春天一样,那些人那时候都在,后来,就都不在了。——译者注)

 

    (注:此处与下篇之间间隔了8年,此8年为第三卷《冰雨的风暴》与第四卷《群鸦的盛宴》之间的空档期,作者在此期间未在论坛留言,或许是在专心写作,或许是旅游去了——编者注)

 

2008年4月14日
    关于洛拉丝,劳勃·艾林,克里冈姐妹,寡妇的哭号
    【梅斯·提利尔还有荆棘女王知道洛拉斯的性取向么?】
    嗯,都知道。
    【琼恩·艾林是不是劳勃·艾林的老爸?】
    就目前所知而言是的。既然那时候没有验血和测DNA,那么亲子鉴定还是门不靠谱的活儿。
    【克里冈兄弟是不是有个死了的姐妹?是泰莎么?】
    第一个是,第二个不是。
    【寡妇的哭号这把剑在哪?】
    还在红堡的武器室里,等托曼国王长大了会拿起它的。
    桑铎能不能作为POV?
    【马丁同志先前曾说过要在《魔龙的狂舞》中用到一个新的POV,人们猜测是不是以下这三个之一:桑铎·克里冈,洛拉丝·提利尔,还有梅姨。到底是谁?】
    不是桑铎。   
    ‘冰火’之中的幽默
    【有读者提到提利昂和詹姆都是会搞笑的主。】
    什么?你难道不认为忧郁的艾迪更搞笑么?
    我同意‘幽默感’是重要的组成成分之一。甚至黑色幽默也算,你看当消防员和警察讲笑话的时候,他们通常是想使自己在日常危险的环境中获得一份平常心。
    我想,你还能在书中找到更多的幽默的东西,但是我得强调,认为什么东西“好笑”其实是很主观的事情。
    Sandy Blair
    【你是用自传体的体裁来写The Armageddon Rag书中的Sandy Blair吗?】
    我写的角色中或多或少都有点自传体的影子。毕竟,你唯一真正了解的人就是你自己,所以要让一个角色变得鲜活,首先要深挖他的内心。    
    话虽如此,但我可能在创造Sandy以及《WILD CARDS》中的Tom Tudbury时影射我自己真实的生活,比我所创造的其他角色都要多。但就性格而言,我怀疑自己像Tom比像Sandy要多一点。
    囧·雪诺的双亲
    【我们会知道更多关于囧雪诺的双亲的信息么?】
    会真相大白的。
    冰与火之歌的角色扮演游戏
    【马丁被问到会不会最后创立一个冰与火之歌的角色扮演游戏?】
    不好意思,不会。WILD CARDS就是基于一个我八十年代玩过的角色扮演游戏做的,但是冰与火之歌还没有跟任何RPG挂钩的打算。

 

2008年4月15日
    主要角色的命运
    【一个读者问起詹姆和瑟曦将来会不会便当。】
    不好意思,虽然我恨希望能帮你解决问题,但是我也不会把情节的重要走向剧透给你,更不会把主要角色的结局提前说明。你只要继续读后面的书就知道了。
    系列的长度,还有瑟曦的POV
    【日益爆棚的系列和编辑上的担忧?】
    没有啥强硬和时间的限制。全都是一本一本书来的。我有一打编辑来为我出谋划策。我也不认为这部书的成功会影响到什么。就算我换了一家只有几百个读者的出版社,艺术性上的挑战还是不变的。
    【是抱着怎样的打算来创造瑟曦这个POV的,要把她变得很可悲还是怎地?】
    我并不过于关注我创造的角色是“讨人喜欢的”或者“可悲的”(在做电视剧的时候我得这样)。我的兴趣是将他们写得更加真实更加有人性。如果我能够创造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角色,就肯定会导致一些读者喜欢他们,另有一些则讨厌他们,这才是我想要的。毕竟,这就是现实世界的人们待彼此的方式。看看我们看待政治家和电影明星时候的差异。如果每个人都喜欢一个特定的角色,或者讨厌他,那么这个人物就是纸板做的脸谱。从大家对珊莎,凯特琳,詹姆,泰温等角色看法的广泛分歧,我就知道我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柏柏尔人和丹妮
    【阿拉伯文化到柏柏尔文化过度时期的动荡是否对丹妮那条故事线的创作有启发?】
    没有,不过听起来很棒,不过可惜的是我并不太了解柏柏尔人的历史,所以也不够从中受到启发呢。   
    宗教军队的灵感,还有冰火影视化
    【宗教军队的灵感来自十字军战争么?】
    是的,尽管他们形式很松散。  
    【冰与火的影视化后的理想选角?】
    在1995年,我即将完成《权力的游戏》的时候,我脑子里曾想过一些特定演员作为候选。但很不幸,现在那些演员都比从前老了12岁,但角色不会老。所以我从前所设想的理想演员对于我创造的角色来说都太老啦。
    【将来的会面,POVs,艾丽亚的角色,东方的大陆,还有刺客们】
    【珊莎和猎狗还会再见么】
    为毛?猎狗已经死了,珊莎也可能死了啊。现在活着的只是阿莲·石东。
    【有更多的POV?】
    叹气,是的,我打算在《魔龙》中用更多的POV。
    【未来艾丽亚在系列中的角色?】
    无可奉告。
    【POV们将会看到那些东边的地方,像是比如亚夏、瓦雷利亚、密尔、夷地等么?】
    有些也许会,但我不是很同意‘THE ROUGH GUIDE TO FANTASYLAND'里面的理论,说什么角色必须走遍书中提到的每一个地方。
    【Bayasabhad, Shamyriana, and Kayakayanaya 在哪?那里有亚马逊么?】
    他们在多斯拉克的东北,我不认为那里的习俗对于故事来说有多重要。
    【无面者和遗憾者会不会有某种形式的关系】
    没有,他们观念不同。

    【未来龙女和囧会见面么。】
    继续读。
    一系列关于泰温,奥伯伦,格雷果,北方人,和珊莎的问题
    【泰温有私生子么?】
    你当他面问这个看看,看他不拿鞭子抽你。
    【反叛伊利斯的时候奥伯伦·马泰尔在哪?】
    好问题。够犀利,我想不起这个答案了。也许在多恩,也许在狭海对岸跟武器商在一起。嗯,我得尽快搞清楚这档子事。
    【魔山是不是在赫伦堡加封骑士的。】
    不是,但具体在哪我也记不清了。在赫伦堡时魔山已经是骑士了。
    (翻译插嘴:我记得书中说魔山是在红堡接受封冕的,而且加封他的人是雷加王子。)
    【临冬城有没有女王?或者叫冬之女王?】
    没有。虽然我希望有一天能写邓肯和伊戈他们去临冬城时跟“女狼”们会面的故事。
    【贵族妇女们会不会受一些礼仪训练?比如怎么接待客人,作奶酪等?】
    珊莎不仅仅是个贵族女孩。她还是领主的女儿,他老爸不仅仅是贵族而且是全维斯特洛最有权势的贵族之一。大贵族的地位远在小贵族之上,小贵族的地位则比平民要高。
    她当然不干做奶酪这么低贱的事情,绝不。但艾丽亚也许会认为那很有趣。
    【群鸦的盛宴序幕POV】
    【马丁被问到完整的《群》中谁将是POV的序幕主角?】
    佩特。

 

2008年4月15日
    世界地图
    【在系列的尾声是不是会公布一张整个世界的地图呢?】
    全世界?不,不会的。中世纪的欧洲地图也不会涵盖美洲和澳大利亚吧,还有那时候的人对于中国(Cathay)和印度的想象都是非常……厄,不准确的。
    将来一些老角色的登场
    【热派,大牛,娜梅利亚,瑞肯和毛毛狗他们以后会出场么?】
    以后的话,他们都会出场的。
    但在《魔龙的狂舞》中,只有一些会。
    维斯特洛的一夫多妻制
    【如果至今坦格利安家族还在,维斯特洛的人会接受一夫多妻制么?】
    如果你养了一些巨大的喷火的魔龙,你就可以强迫你的子民接受很多他们不是很情愿的事。

2008年4月16日
    多重POVS写作
    【马丁同志经常用多重POV的方式来写作么?】
    是的。
    【这样写的优缺点是什么?】
    第三人称并限制视角的写作方式,是唯一能把一个拥有宏大背景,广阔设定,复杂结构的故事讲好的方式。
    龙的身体结构和性别,瓦雷利亚武器,学士的项链
    【龙有几个肢?】
    上肢和下肢。
    【龙都是雄性或者雌性还是双性?还是他们的繁殖必须要涉及到魔法呢?】
    龙的性别是复杂的,将来你从书中就知道了。    
    【所有的大家族都拥有瓦雷利亚武器么?】
    噢,现在登场的瓦雷利亚武器还只是冰山一角呢。并不是所有的瓦雷利亚武器都属于大家族。一些有钱的小贵族也能够买到一些,为了家族的威望。在从前的拥有者死掉或者逃跑时丢弃后,一些骑士或者一些自由战士有时候也能够在战场上捡到。但是,在瓦雷利亚的末日浩劫之后,这种武器就没有再制作了。
    【同样的金属能不能在一个学士的项链上重复出现?】
    重复出现是可能的,那意味这这个学士对某一领域钻研得十分深刻。
    HBO系列剧
    【马丁被问到如果HBO坚持拍冰火的话,他会去帮忙么?】
    如果HBO认定要拍冰火系列,每一季我都会给他们写剧本。
    但在小说还没有完成的前提下,我不能做到更多了。
    【最喜欢的角色是谁?】
    提利昂。艾利亚写起来也挺有趣的。    
    其他种族
    【森林之子就像精灵族一样么?除了他们还有什么其他的种族没?】
    不,不像精灵,森林之子就是……好吧,就是森林之子。
    维斯特洛也有巨人,在这个的世界还有其他的一些种族存在。但是没有精灵。精灵们死绝了(Elves have been done to death,如果这句不该这么翻请提醒我一下哈)。

 

2008年4月17日
    魔法和成人内容
    【越来越多的不思议的魔法的出现这种设定上的变化是你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么?】
    是的,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出版商会不会担忧这系列上的***片段太多了?】
    一些出版商非常喜欢我在写这书时的成人腔调。但如果有读者不喜欢冰火这种类型,他们还可以看一些YA幻想之类的清洁溜溜的奇幻故事。
    我确实时不时受到读者的来信说不喜欢书中的性描写内容……但很奇怪的是,几乎没有人对暴力内容有任何意见。所以我不禁仰天长叹:看到书中OOXX片段时就大发雷霆,但看到一把斧子砍进人脑子时反而笑呵呵的美国人,你们真是一茶几的杯具啊。
    维斯特洛的大小
    【维斯特洛有多大?和欧洲一样大?还是要大些呢?】
    我其实故意地模糊这一块不告诉大家的,所以我没有那种读者拿着尺子丈量地图后指着我脸说:“奈德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A走到B的,你写错了。” 的这种后顾之忧。
    但是,如果你还是想知道,其实你可以DIY。长城的长度是一百里格,一里格是三英里长,就从这开始吧。
    但是,万一你到时候发现我书中某角色地图行进速度比现实生活中开着奔驰撒丫跑还要快等类似的小BUG的话,请替我保守秘密哈。
    小指头,卡里古拉,提利昂:
    【小指头的原型是卡里古拉么?】
    绝对不是,盖乌斯·卡里古拉是个疯子,小指头则是要多理智有多理智。卡里古拉喜欢四处拉风和炫耀自己,小指头则注重韬光养晦。
    【提利昂为什么这么牛逼呢?是什么启发你创作他?】
    有关他的灵感有一系列的来源,甚至还包括我自己。当然,我比他高。   
    【某读者发现自己在威斯康星的麦迪逊市没看到马丁同志。】
    这种事情常常在我参加了什么同好会或出现在什么场合后发生。而且是不可避免的,这周我刚从Xville赶回来,就有人发邮件给我抱怨:“你怎么从来都不来Xville?”
    我要说的是,请你们认真查看我主页上的行程表。我的行程安排全列在那儿,今后也是。那个东西至少已经在那里摆了三年了。
    【马丁同志还会再来麦迪逊么?】
    好吧,我曾经在2005年在麦迪逊办过《群鸦的盛宴》的签售,《冰龙》则是2006年在爱荷华州的迪比克市。以及回溯1998年在密尔沃基签售《列王的纷争》。所以很可能我就在你家附近的城市进行签售。请关注我的行程表。
    我要说,如果真正想要见我的人与其参加签售会,还不如去参加同好会。在同好会,也许我们会一起在大厅里喝一杯,然后我也许还会跟你东拉西扯,有时候能扯几个小时。但在签售会上,也许轮到你时,你只有三十秒钟跟我面对面的时间。
    【剧本创作和小说创作有什么不同】
    形式上就大相径庭。电视和电影的创作需要剧作者在日常生活中,对结构性故事的嗅觉以及拥有一对善于捕捉对话的耳朵。写文则需要……嗯,也需要哪些,但必须也要培养一种写文的感觉(没有读者会对文中出现电视上类似的优雅对白有多少兴趣)。

 

2008年4月18日
    瓦雷利亚龙骑士
    【坦格利安是仅存的瓦雷利亚龙骑士么?】
    他们是自大毁灭后仅活下来的一批骑龙者。   
    【你会拿维斯特洛各地的方言口音与现实世界中的方言口音作类比么?还是诸如“多恩人拉长音调说”这种片段你只是信手拈来的?】
    当然,维斯特洛是存在地区上的方言。我用一些有读音目的的拼写错误来表现它们,当然我是通过一些没受过多少教育的角色来表现的(翻译注:比如说山羊身边那个口吃,砍詹姆手那个)。但这种做法快把我搞疯了。所以我尝试用一些语法和注音上的手段来代替。
    【书中有很多历史上的迷案——不仅仅是不久前发生的什么东西然后再目前的章节中揭秘,而是更加古老的关于世界背景的一些秘密——这些让读者很感兴趣。请问你知道那些带有目的的历史迷案的答案么?还是等你真正不得不去解读他们时再编个一些出来?】
    我想,那要看是哪些迷案了。我已经知道其中很多的答案。
    【看到《群鸦》时我想,多恩人是不是有一股比七大王国其他地方还要严重的民族主义情感(不知道该怎么更好的表达这个意思)?举例来说,多恩有许多小市民为了奥伯伦的死聚集起来叫嚣战争,而貌似七国其他地方的草民则更加期待和平和稳定等。Timeon也曾经跟布蕾妮说,把他送到多恩去,还不如杀了他。这是设定好的么?还是我想多了?】
    多恩只和其他六国有来往还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所以,是的,他们有很强的民族主义情感。
    【热夜之梦中的吸血鬼需要吸血才能生存么?】
    不像神话中的不死生物(或者其他一些小说),我的“夜之属民”实际上也可以吃一些普通的食物,实际上这样才是维持他们生命的方式。“血红饥渴”更像一种压倒性的欲望。如果没有满足它就会让他们很抓狂,但是不会杀死他们(反正他们也很难被杀死)。
    【可不可以将群鸦的盛宴和魔龙的狂舞合计起来出版?】
    我不会说不可能。但如果这样,这一卷就太肥了。你可以看见它们捆在一起就像本字典一样厚,用特别的书架才能装下。或者也可以做成正常版本的大小,不过那字可要小得你要用放大镜才能看了。
    【马丁被问到,他有没有向Parris透露关于下一本书的重要信息,或者她有没有向马丁问起过这些信息?】
    第一个没有,第二个还是没有。
     
2010年1月16日
    布拉弗斯的剑
    【我想起来,书中说瓦雷利亚钢铸剑的剑柄都是十字型的。但是有些人说在布拉弗斯剑跟在维斯特洛的不同。我对此没有印象,但我非常好奇,这是不是意味着布拉弗斯的铸剑剑柄有各种不同的类型?比如说:卷型,铃型,等等种类。】
    不,我已经否决了篮型,铃型等等的剑柄样式。因为那些形式剑柄的制造工艺要在现实世界中相对中世纪较晚的一些时代才出现,还有,他们和维斯特洛的城堡铸剑势格格不入的。    
    【HBO样本】
    很不幸,电视版本的《权力游戏》铸剑将采用与书中不同的样式,因为这出剧有他特雇的道具师,他们偏好于用自己设计的武器和铠甲样式。
    至于你问,那你为什么要买他们呢……好吧,和你买的奈德的手办看起来不像Sean Bean或者你家收藏的Dark Sword的囧·雪诺的模型和Kit Harington根本是两个人是一样的道理。你更喜欢书中的那些还是电视剧中的物品?等电视剧开播了,你自然会得出答案的。
    并且,我拥有对那些剑的版权,只有我能够授权给那些高仿真的用瓦雷利亚钢铸成的剑。而HBO则能够授权给那些便宜的玩具剑的制作。如果你喜欢塑料做的东西,你可以在日后再在沃尔玛买一个……那些和系列剧中的看起来一模一样。
    HBO还有权做一些关于冰火的午餐盒子,钥匙链,摇头娃娃等东西。这真是一场费劲的谈判。

2010年1月26日
   【《神秘骑士》什么时候刊载?】
    我也希望能够多出一只手来创作《神秘骑士》,但现实是,我可能在把WARRIORS弄完,也许是两年后才有时间。毕竟后者你签了合同,具有优先性。

 

2010年2月3日
   【有没有一些《魔龙》的章节给挤到《寒风》里了?】
    这是很有可能的,当然,如果我早知道他们会被挤到《寒风》里去,我就不会现在还在写他们了,我原先的打算就是将它们放到《魔龙》里。但有时候,当我把手稿交给编辑的时候,他却说:“这个章节放在下一本书里可能更好。”珊莎的全部章节以及艾利亚的其中一节已经是这样了。
    关键因素是成书究竟要有多厚。如果我说它不会比《冰雨的风暴》更厚了,那你可以赌你的命说一定会有章节被移到下一卷去。但这不是全部的因素……不用担心,我还没写完呢。
    而且只有1200页没写了。

2010年2月15日
   【邓肯伊戈的未来】
    “雇佣骑士”刊登在DREAMSONGS杂志以及最早的LEGENDS杂志Silverberg选集那期上。
    “誓言骑士”则只在LEGENDS II上登过。
    最终我会把所有邓肯和伊戈的故事收集起来合成一本书的(或者两本,三本)……但首先我得将更多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发表才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