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臨終備覽(下)  慧律法師

(2011-06-08 00:02:39)
标签:

臨終備覽

慧律法師

分类: 臨終關懷

 臨終備覽(下)

慧律法師 講述‧編撰

 

《第五章  助念》

1.助念之意義

    眾所皆知,五濁惡世,苦惱無量,世壽既盡,誰不思捨此穢軀,投生清淨莊嚴之極樂聖土?阿彌陀佛於無量劫前,為法藏比丘,即於世間自在王佛前發四十八大願,成就西方極樂世界之殊勝莊嚴。十方眾生,唯除五逆、誹謗正法,但聞其名,發菩提心,至心信樂,欲生其國,乃至臨終,十念求生。又言:「一心念我,晝夜不斷,臨壽終時,我與諸菩薩眾迎現其前,經須臾間,即生我剎。...若有宿惡,聞我名字,即自悔過,為道作善,便持經戒,願生我剎,命終不復更墮三惡道,即生我國。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往生西方,不但神通自在,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且永脫生死輪迴,無有眾苦,但受諸樂。

 

    極樂世界固具種種莊嚴,但並非人人皆得往生,何故?緣命終之際,畢生所為,歷歷在目,業力強者先牽,惡業重,下三途;善業多,生人天。念佛工深,方得往生西方。《地藏經》:「是閻浮提行善之人,臨命終時,亦有百千惡道鬼神,或變作父母,乃至諸眷屬,引接亡人,令落惡道,何況本造惡者。世尊,如是閻浮提,男子女人,臨命終時,神識惛昧,不辨善惡,力至眼耳,更無見聞。是諸眷屬,當須設大供養,轉讀尊經,念佛菩薩名號。如是善緣,能令亡者,離諸惡道,諸魔鬼神悉皆退散。世尊,一切眾生,臨命終時,若得聞一佛名,一菩薩名,或大乘經典,一句一偈。我觀如是輩人,除五無間,殺害之罪;小小惡業,合墮惡趣者,尋即解脫。...若有臨命終人,家中眷屬,乃至一人,為是病人高聲念一佛名,是命終人,除五無間罪,餘業等報,悉得消滅。是五無間罪,雖至極重,動經億劫,了不得出。承斯臨命終時,他人為其稱念佛名,於是罪中,亦漸消滅。何況眾生,自稱自念,獲福無量,滅無量罪。」助念者,助彼往生之念。恐其願力不勝,故須助之;且因病人心力孱弱,即令平日以念佛為事者,亦須仗人助念,方能相繼長念,更遑論素未念佛者!此時,若得善友開導,則欣厭心生,貪愛情息。耳聞佛名,心緣佛境,自可與佛感應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蓮邦。

 

人即將亡故,聽覺為諸根中最後喪失者。《楞嚴經》亦云:「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欲取三摩提,實以聞中入。」是以病危之際,以助念佛號,最能令病者安詳往生。

 

飭終助念,不唯利益亡者,兼且自利。一者,增長善根功德;二者,由玆獲眾多閱歷,以為自身法戒;三者,我為人助念,來日,他人亦為我助念;四者,彼因助念而往生西方,以此善緣,他日,彼亦侍佛前來接引。是故,若聞人臨終瀕危,當慨然前往,安慰勸勉,為其助念,視彼為己,心不疲厭,始合慈悲度眾之旨。

 

世出世間諸法,皆隨因緣而得成就。以病者了生死之信願為因,輔以善友助念之緣,一心稱念佛名,別無雜想,自可蒙佛慈悲攝受。即素未修淨業者,眾人異口同音,一句佛號充塞於耳,依隨念往生之理,可令彼頓生正信,專志念佛,而得往生。乃至五逆十惡之人,臨終地獄相現,倘心生懺悔,專稱佛名,亦得蒙接引。印光大師曾言:「臨終助念,譬如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幸有前牽後推,左右扶掖之力,便可登峰造極。」可見助念一法,時短功大,修淨業者焉可輕忽!

 

緣何助念僅單提一句佛號,而不誦經持咒或稱觀音名號?蓋梵語「阿彌陀」,意即「無量光、無量壽」,無量光即消災,無量壽即延壽,倘虔誠唱誦,求佛力加被,若壽未盡,自可消災延壽,病體痊癒;若壽已盡,當蒙佛接引,安詳生西。念經既比念佛吃力,且不能如念佛毫無間斷。若念觀音名號,則無求往生之心,若壽盡則徒然誤事。故臨終助念,當以「阿彌陀佛」四字佛號,最為簡便易行。且命終之人氣息孱弱,心念不易集中,故字數愈少愈好

 

 

2.助念應備物品

 

1、設置臨時佛堂:桌子一張,上鋪黃布或黃紙,置三尺大西方三聖或彌陀像,釘掛或置於桌上皆可,高度以不低於腰部為宜。方位以病者得見為原則,不拘何方。因屋宇方位各異,十方原不分東西南北,有佛像即為西方,但病者腳底不可朝佛像。若限於場地,病者無法得見佛像或病室不潔,可將佛像供於淨室,每日請至病者面前,令其熟視一、二次,以為億念。

 

2、供佛物:臥香爐、蓮花燈一對、香(以不含化學香料之上品沈香為佳,不可間斷,亦不可過旺,致空氣混濁,影響助念)、清水一杯、鮮花、水果等。

 

3、引磬二把:以備換班之用,然音量不可大於念佛聲。

 

4、念佛機、四字佛號錄音帶或佛號鐳射唱盤(CD)。

 

5、金光明沙、往生被、咒輪。

 

6、椅子:依助念人數酌量預備。

 

7、助念通告、迴向文:以大字書寫助念通告及迴向文,張貼之,俾令素未參加助念之親友,知悉助念應遵守事項,並共同參與念佛、迴向。

 

 

3.助念須知

 

Ⅰ.助念對象

臨終之人神識昏迷,若非修行工深,斷難保持正念,念佛不輟,故須由親朋及諸善友為其助念。唯助念時,當徵得直系眷屬首肯。若病者或家屬無正信,見人前來助念,即心生恐懼,或起絕望厭惡之情,堅拒與助念者配合,則難收助念實效。

 

家屬若已請淨眾或助念團助念,勿同時邀外道師巫(俗稱師公)之流混雜其間,以免妨害正念,又損佛法尊嚴。若有出家僧眾前來助念,家屬當代病者頂禮法師。

 

助念時,應遵守助念通告所列規定,家屬及助念團員均聽從團長指導,庶幾不致令亡者受墮落之苦。當知,成就一人往生,即是成就彼作佛,功德非小,但壞其正念,令墮惡道,罪愆亦非輕。

 

助念之責,重在家屬。能情商僧尼淨眾或助念團前來飭終,自是甚好,倘不能,當由家屬一力承擔,以至誠懇切,助彼正念,此功德利益甚大。臨終最後一念,乃升沈之關鍵,當令自力之正因、他力之助緣,二者和合,方能感應道交,成就往生大事。

 

 

Ⅱ.助念者注意事項

助念者至喪宅,應先面見戶長,由其帶領入內,以免有物品遺失等情事時遭嫌疑。

 

發心助念乃代佛荷擔度生重責,亦為來日成佛之因,故須虔敬為之,萬不可敷衍了事。視病者若親眷,態度誠懇平和。

 

助念時,力求一心不亂,避免咳嗽、噴嚏或其他雜音,免病者遭驚嚇而魂飛魄散。

 

病室內禁止閒談,恐病者因此分心,失卻正念。倘有人前來探視,可邀其參加助念,不願助念者,領至他處招待,以免病者見之,觸動情執。

 

為人助念,喪家所備茶水,可以飲用,但三餐應自行解決,不可增添家屬困擾。助念完,喪家結緣之臉巾、肥皂等可接受,若自覺福德不夠,可轉供養出家眾。紅包則萬不可收,緣自身為在家眾,無法令眾生種福田。

 

助念畢,返家後應沐浴、洗頭,全身衣著換過,方可在佛前做功課。

 

助念時,不必一定著海青。若著海青,可準備二件,一件為拜佛、做功課用,一件為助念專用,可免時常清洗。

 

按戒律而言,蔥、蒜等係植物中之葷食。《楞嚴經》:「是諸眾生,求三摩地,當斷世間,五種辛菜。是五種辛,熟食發淫,生噉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縱能宣說,十二部經,十方天仙,嫌其臭穢,咸皆遠離。諸餓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與鬼住。福德日消,長無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薩天仙,十方善神,不來守護。」故為人助念,切勿食蔥、蒜等五辛。病者若要求飲食,可餵其素食。餵食時,不作閒談,仍應持念佛號,防病者分神。

 

為免邪穢沖煞,助念時可戴咒輪。

 

 

4.助念程序

 

Ⅰ.排定座位

進入病室後,先安置佛像、香燭等,一切就緒後,即安排助念人員座位。座位應儘速排定,此舉極為重要,若及早排定,可安定病者心情,不致隨助念指揮者東張西望。

 

Ⅱ.輪班助念

臨終助念,應以「阿彌陀佛」四字佛號首尾貫之,其餘經咒偈讚,俱為枝蔓,只可於緩時開首念之。若已病勢沈重,瀕臨命終,只須單刀直入,稱念四字佛號,以其字少易念,病者隨之念、攝心聽,皆省心力。香讚、《彌陀經》、讚佛偈、六字佛號可略過不念。若助念人數多,可四、五人一班,分批助念。每班念一至二小時即輪替,助念者方不致體力透支而無法持久,若念久,恐精神不濟,心之念力(即光明)減弱。若未至將終,可分三班,頭班出聲念,二、三班默持。一小時後,由二班接念,頭、三班默持。有事者當於默持時處理,值班時,則應克盡職責,不可擅自離去。如此三班相續,佛號不斷。若不分班助念,恐大眾疲憊而停歇,致令病者,佛念間斷。若值飯時,當輪班用餐,勿斷佛聲。欲斷氣時,可三班同念。病者力逮則小聲隨念,力未逮則攝耳諦聽,心中默持。或謂:「念佛當至誠潔淨,病者恐無力為之。」殊不知,佛之於眾生猶父母之於子女。平日子女固當孝養奉事父母,然於病苦時,父母必不以常儀見責,甚且為其撫摩身體、洗濯污穢。是故,但心存至誠,出聲、默持功德並無差別。縱常人,睡時尚宜默念,何況病者?此際,應勉囑病者悉心持念,由家屬代為上香。

 

Ⅲ.助念聲調及速度

誦念時應高低快慢得宜,念佛聲太高則傷氣,難以持久;太低恐病者聽不清楚。因人臨終氣息急促,心跳加速,助念速度宜稍快。此際耳根雖尚可聽聞,意識卻漸趨渙散,若速度過慢,難收實效。太快則恐臨終者氣弱,無法跟念。應令佛號字字分明,句句清楚,使病者聲聲入耳,字字經心,方易得力。

 

Ⅳ.助念時機

何時助念為宜?應於奄奄一息時即為之助念,不可至體溫全無方行助念,因彼時神識恐已脫離,未能掌握機先,助念恐徒勞無功矣!若太早助念,病者精神猶旺,則助念人力恐耗損過多。因此,應於脈博、呼吸漸弱方行助念。

 

Ⅴ.使用法器

誦念時,於「阿」、「陀」二字時敲打引磬。以引磬聲清,聞之令人心地清淨;木魚聲濁,故不適用於助念,此就尋常狀況而言。若病者神經衰弱,依弘一大師主張,應避免使用引磬、小木魚,僅以音聲助念,最為妥當。以免引磬、小木魚聲音尖銳,刺激神經,反令心神不寧。或可改用大鐘、大磬、大木魚,因其聲宏壯,令聞者肅然起敬,但人各有所好,故須先徵詢病者意見試行,倘未得宜,可隨時更改。

 

Ⅵ.以念佛機輔助

若助念人數少,可播放錄音帶或念佛機以輔助,但不可僅播放錄音帶,而不參與助念。錄音帶之作用在伴念,令助念者及病(亡)者提起正念。因活人具陽氣,有心力、念力及光明,念佛時能放光、加持、避邪,而機器音聲,鬼神不懼,必以活人助念,方可感得佛菩薩前來。助念者眾,往生機率益高。故平日應多與法師、蓮友結善緣,臨終方不致無人助念。

 

又有令病者使用耳機,聽聞佛號者,此舉甚是不當。助念音量須視亡者臉色而調整,使用耳機,音量不易控制。就諸實例而言,助念若有感應,亡者臉色必轉慈和。

 

Ⅶ.助念至何時

一般而言,斷氣後應持績助念八小時,但為確保無虞,可延至十六小時,甚至二十四小時更佳。最正確者為,助念至遺體冰冷,毫無體溫,方表神識已完全脫離。若未足十六至二十四小時,即倉促蓋棺,倘有回陽現象,豈非於無知之下,置人於死地。撿骨時,偶值屍骨為俯臥者,即因回陽時掙扎所致。為免此悲劇,切勿急忙蓋棺、安葬。

 

或以為既已斷氣即告死亡,諸根不再作用,助念有何助益?然則亡者氣絕多時,遇親人趕至而流淚之情形俯拾即是。吾人眼見為死亡,實則仍在彌留狀態。筆者學生之弟因意外喪生,亡故三日後未婚妻前來,原已如木石之亡者竟七孔流血,可見亡者並非毫無知覺,斷氣後應持續助念,必有利於亡者。

 

斷氣而遺體未冷透前,值班助念者須嚴禁家屬探摸遺體或哭泣,切不可依世俗之見,謂「不哭,凶星不退。」、「應趁體有餘溫,早為更衣」或「人死不早搬鋪、會欠眠床債。」等迷信言論,鑄下大錯。此時,大眾更應發心,提高音聲助念,切勿時時觸摸亡者,察其身體何處未冷,致亡者起煩惱。除非深諳加持之高僧大德前來,方可探視其體溫若何。否則,須待一晝夜,始可謹慎輕探遺體。俟全身冷透,方停止助念,在佛前代亡者迴向,往生西方。

 

 

5.特殊情形

 

Ⅰ.神識昏亂

臨終若神識昏亂,可用棉花蘸大悲水塗嘴唇,即可令神識清明。民初亦有以大悲米水或以大悲咒加持之香灰沖水飲用者,此係融合中國道教思想之故,今以礦泉水盛行,但以大悲咒加持清淨、無蟲之水即可成大悲水。

 

Ⅱ.昏迷

一發病即昏迷,甚且耳目二根斷絕,苟彼神識尚未離體,助念者當視如清醒病者同等看待,盡忱助念,仍有效驗。

 

Ⅲ.中風失語

若病者平素信願念佛,臨終中風失語,神識昏迷,遇善友助念,其功德利益,不可思議,或有轉醒,得聞佛聲,則能發起平素信願。設令昏迷至死,於中陰期間,得聞佛聲,亦可憶起平素信願,即或不能,值善友念佛勝緣,亦能增來世淨土之善根。

 

Ⅳ.聾者

聾人因宿世耳根所造之業,感得此報。其耳根雖缺,聞性不失,故氣絕之後,第八意識自然能聞能覺能知,倘得善友助念,以堅固信願,一意求生西方,亦可感佛來迎。

 

在瀕死體驗中,殘障者之神識脫離肉體後,失聰者能聽見聲音,盲人可看見東西,即可證明,氣絕後,第八意識之知覺作用已不受此限。

 

Ⅴ.未及助念即氣絕

病者甫斷氣,或已氣絕未超過三小時,助念者方至,此刻,宜以簡明扼要之生西信願,高聲開導亡者,再行助念。緣其斷氣時,心必惱亂,高聲開導,令其知覺,而有所依循。此乃緊要關頭,切莫等閒視之。

 

Ⅵ.掙扎嘶吼

倘臨終者因極度痛苦掙扎而吼叫嘶喊,或如《地藏經》所言,陰間眾生幻化為眷屬親友,前來接引,令臨終人心生怖畏,面色發青等情形時,係冤親債主纏身,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為解冤釋結,超度其冤親債主,令自他兩利,此時暫不念佛,先取小木魚持往生咒一○八遍(至少四十九遍),令鬼魂莫近,俟病者意識、情緒穩定再助念。一信徒死不瞑目,由晨助念至暮,雙眼未闔。筆者聞訊趕至,見亡者全臉泛黑,乃令一人打木魚,大眾齊誦一○八遍往生咒,筆者亦為亡者加持,未及二十分鐘,亡者雙眼即緩緩闔上。

 

Ⅶ.惡業深重

倘亡者生前障人修行、毀壞佛像、經典...等,以其惡業深重故,死相必不忍卒睹。助念時,先為其三皈依,令求懺悔。

 

一人生前誹謗三寶,障妻修行,死後面呈黑色,助念無效。此時,宜先代亡者懺悔,持誦安樂妙寶,始為其助念。

 

Ⅷ.墮胎

某次,為一曾墮胎之子宮癌及口腔癌患者助念。其母前來探視,但聞童聲喚外婆,凝神正視,卻不見人。故曾墮胎者,應虔誠禮拜八十八佛求懺悔,持大悲咒或往生咒迴向冤親債主,解冤釋結已,方不致命終生障。

 

Ⅸ.病苦疼痛

或有臨終,因病苦而疼痛難當,此時應注射止痛劑、鎮靜劑,免因病苦而無法攝心念佛。注射針劑須發揮止痛作用,但以不傷害腦部清醒為原則。若全身麻醉,病者昏迷,即無法念佛,當謹慎揀擇。

 

對癌症患者而言,疼痛乃最大苦惱。據統計,末期患者中約60%~90%有癌痛現象。此時,癌細胞多已轉移至骨髓,而骨痛乃癌痛中最嚴重者,此刻若欲念佛,為劇痛所擾,恐已力不從心。所幸,近年醫界已研發鍶——89之治療,注射一針可止痛逾三個月,且不傷及腦部之清醒,其中尤以肺癌、乳癌及攝護腺癌成效最著,患者可衡量自身病情,是否接受此種治療,免因劇痛而無法專心念佛。

 

Ⅹ.回光返照

助念一段時間,病者或有精神旺盛,病勢好轉情形,此乃回光返照現象,切莫等閒視之,應注意其變化,恐於二小時內即會斷氣。

 

XI.橫死

橫死者無法助念,唯賴金光明沙、咒輪及往生被或可得度。此外,楞嚴咒亦有無上功德。《楞嚴經》:「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能於十方,拔濟群苦。...大小諸橫,同時解脫。」

 

生死事大,人命無常。《大集經》云:「末法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故念佛法門,為十方諸佛所護念。臨終之際,多有惡境現前,唯有念佛,可消諸魔障。即令病者平素未嘗念佛,臨終不生反對,即具超昇資格。助念者但無躁急狂妄態度,無論男女老幼貴賤僧俗,皆可參與。故知念佛飭終最為方便切要。

 

 

 

《第六章  斷氣後處理原則》

 

1.勿急於搬動遺體或蓋棺、安葬

 

亡者甫斷氣,心跳、呼吸固已停止,其神經系統及腦部尚在運作,未全死透,仍處有知覺之彌留狀態,即令身軀僵冷,耳識猶在,聽聞家屬悲泣,自必哀戀難捨,而其身如生龜脫殼,苦不堪言。必待通身冷卻,神識離體,方謂之壽終。斷氣後十六小時,不可移動遺體之說,非出自《藏經》,乃係依據古來祖師大德經驗所集,歸納出較能利益亡者之方式。試想:值此命終之際,家屬應急於見亡者最後一面、更衣、悲啼,抑或開腸破肚,取出五臟六腑捐贈,令臨終者忍受千刀萬剮而口不能言之苦,或使之安詳躺臥,為其助念。三者優劣立判,自不待言。

 

臨終固然正念昭彰,然為眷屬搬動、哭泣而破壞者,猶如勇士上山,自力雖足,卻不堪諸眷屬之負荷,終至望崖興歎。於此氣絕而神識未去之時,應力求病室氣氛祥和、寧靜,眾口一心,念佛而已,切莫以死屍看待,致亡者枉受痛苦,心生瞋恨,因此而墮惡趣。今者,家屬每於氣絕即送太平間、殯儀館、蓋棺、安葬,或撫屍哀號、搬動遺體,強令正寢、沐浴更衣...,此誠乃落井下石之舉。

 

前哲言:「三七猶有餘識。」儒教亦有斷氣後三日,始行大殮之禮。古來回陽者,不勝枚舉。吾人雖不望其復生,但唯恐造成不幸,應避免上述不當舉動。

 

遺體視氣溫不同,處理時效亦互異。嚴寒之冬季,遺體於七日內尚未變色,未滿七日,舉行火葬,恐其回陽,須滿七日始可蓋棺、安葬。炎熱之夏季,經一對時即諸孔流血,七日之後必已腐爛不堪,故雖未滿七日,燒亦無妨,唯至少應候三日方可蓋棺、安葬。苟有重症亡者,死前即已發出惡臭,於此情非得已狀況之下,應待斷氣一日後,屍身冰冷,再行蓋棺。

 

斷氣後,切忌冷凍遺體或施打防腐劑,若天熱,恐屍體發臭,可以冷氣、冰塊令室溫降低,或使用冷藏棺。

 

至於大修行者、高僧大德,多於四十九日後方火化。以其平素修持得力,遺體不致如一般凡夫迅即腐臭。於此七七之內,由徒弟念佛做功德,增其品位,而無率爾蓋棺等情事。又為恭敬故,勿抬棺柩自大殿或塔下過。

 

 

2.勿拜腳尾飯

 

某次,筆者應邀為一老菩薩助念。良久,老菩薩仍未斷氣,搖手表示:「太熱!」,又經數小時,筆者問:「是否已見佛?」彼點頭示意。又問:「佛在何處?」答:「外面。」將往生之際,右手頻指腳底。家屬問:「是否腳癢?」老菩薩搖頭否認。其時已呈昏迷狀態,口不能言,唯指腳底,竟忽爾清醒。筆者問:「菩薩,何以未往生?莫非未見佛?」答:「佛身碩偉,於門外放光,惜以子孫拜腳尾飯,阻擋出路,致無法邁步向前。」

 

拜腳尾飯之典故,源自明季。一犯人之妻攜飯一碗、雞蛋一枚及筷子一雙前去探望。至刑場,其夫已遭處決。因未備香爐,遂以飯碗為爐,以筷子為香,於腳尾祭拜,告慰亡夫。後世遂有拜腳尾飯之俗。細思之,亡者未必為犯人,何以必定沿襲此俗?由上述實例,即可得知腳尾飯非但無益於往生,且可能反成障礙。

 

 

3.勿焚化冥紙、往生錢

 

世謂:「中國窮困,由斯三火所致。一曰灶火,二曰菸火,三曰燒紙火。」灶火者,以中國人重美食,每逢節慶即宴客聚餐,所耗不貲。菸火者,指鴉片遺毒。燒紙火者,即焚燒錫箔冥紙。

 

子孫為免親人亡故後遭受困厄,焚冥幣供其花用,此固一片孝忱,然並不如法,全係以自我主觀之幻相,妄以人道形式加諸鬼道。須知,凡以貨幣金錢流通之處,必生痛苦,必充斥現實、鬥爭、殺害、仇視。因金錢令人起諸分別,貧富貴賤於焉而生。既為親焚化冥幣,即是認定亡者無法往生善道。或謂:「有修者往生善道,自是衣食無虞,無修者未知其趨向何道,倘墮惡趣,不焚冥幣當若何?」此種說法非僅平添亡者執著,更容易促使其墮入鬼道。試問:臨終執著錢財,豈能往生極樂蓮邦?

 

以因果論而言,人死未必為鬼。造如是因,得如是果。亡者既未造餓鬼因,焉能感得餓鬼果?即使知其生前所為,恐投生鬼道,亦當依佛法超度之,以念佛、誦經迴向其早生善道,何可施以鬼用之物,令其永淪惡趣?太虛大師即言:「故此種風俗,實與佛法不合,信佛法者,宜速廢除!」

 

往生錢上面印有咒語,焚燬經像、咒語,其罪業非同小可。印光大師謂:「世每以往生咒寫作圓形,刻而印之,名曰往生錢,多有焚之以濟孤魂者。光緒十六年,光在北京龍泉寺,於清晨至三門外,見其夜間放燄口,所燒之紙及錫箔灰中,有二寸厚一疊往生錢,只燒了半邊,儻非我見,則佣人打掃,恐一同掃於垃圾中矣!是知燒此神咒之過,無處不有也。有僧放蒙山,用黃表紙及錢紙,內夾一往生錢,摺作一頭大一頭小形,待出生(又稱出食)時燃之。至近手,則丟於地,其中每每有字未燒完者,即燒完,而其灰則完全落於地下,豈能無過。此係不慧親眼見者。故知一法才立,百弊叢生,乃真語實語也。凡事均以慮及久後無弊為妥善,焚經縱有功德,恐無細心之人料理,則功德事反成罪過事,況未必真有功德乎!」

 

一、兩千年來,大、小乘之爭,猶未消弭。小乘誹謗大乘,大乘鄙視小乘,迄今未歇。中國人善開方便,亦頗能圓融,然往往因方便太過,遂失佛法原貌。以燒往生錢而言,即大乘廣開方便、濫用開緣之實例。實則佛在世時,並無往生錢。《大藏經》亦未見記載,乃純係中國人自創。若焚化往生錢,即可助亡者往生,佛陀於其父淨飯王臨終,即毋須告以念佛求生西方。且佛在世時,並無紙張,一切記錄係書寫於樹葉上,至佛滅度後數百年,始見文字記載,既無紙,何來「往生錢」?

 

諸蓮友於焚化冥幣、往生錢之前,應先探究其源由。後漢年間,蔡倫以樹皮、破布等物為原料發明造紙術,締造社會文明,貢獻人群至夥,但以普遍傳授製法,致生產過剩。紙商遂打造冥幣,復詐死於無底棺,由其妻趁無人時,送予飲食,又連燒冥幣三晝夜,繼而向鄰舍偽稱:「人死焚冥幣,可買通閻王,活命還陽。」此計奏效,愚民信以為真,凡值婚喪喜慶、或遇病苦、或逢忌辰...,皆焚紙錢,以祈平安,沿襲至今。此本為古人促銷之詐偽詭計,今人豈可被古人之伎倆所欺?

 

目下通行世界之金融貨幣,必有定額、定規,由政府統一發行,偽造者當受法律制裁。今之冥幣,但隨廠商不同,形式大小互異,豈非令人莫衷一是?且未聞係何方神明交付監印,唯憑廠商隨心所欲,何足採信!

 

往生係依阿彌陀佛本願,念佛見佛。若視焚化冥幣多寡,決定是否往生,往生豈非富者之專利?佛法主張心法,即心即佛,當相即道,見處即真。今人做法,多重表象,大違佛教本旨。須知此舉僅徒費金錢,於亡者毫無實益。何若如法念佛、做功德較具意義。

 

 

4.勿燒紙紮冥具

 

焚化紙紮之房屋、汽車、電器用品...等,與焚燒紙錢如出一轍,係子孫孝思,欲令親於冥界生活優渥所衍生之習俗。此係以陽間觀念強加在亡者身上。但佛教尚理性,詳加探究,燒紙厝,是否燒所有權狀?汽車無油,如何行走?有電視無電視台,如何觀賞?有冰箱無電力公司,如何使用?諸如此類,冷靜思考,即知此舉無甚意義!

 

 

5.勿悲泣痛哭或觸動屍身

 

依據本省習俗,人甫斷氣,家屬即搖撼屍身,失聲悲啼,或披髮赤足前來哭靈,奔喪時須一路哭進喪宅(哭路頭),或請師巫之流吹吹打打,令存、亡二者皆不得安寧。前已述及,神識未去而碰觸遺體、悲傷啼哭,適足以擾其正念、增其眷戀,萬不可順任一己哀傷,行不利亡者之措施。縱令哀慟逾恆,亦當暫避他處,以免障礙親人往生西方。此際為神識升沉之重要時刻,應當給予寧靜、安詳之環境,令亡者心無罣礙地往生。

 

 

6.廢除傳統儀節

 

死亡乃人生大事,自古以來,即因環境及人為因素,衍生諸多繁文縟節。今乃資訊掛帥之世紀,於死亡一事,應以莊嚴肅穆、簡單隆重且合於時宜為原則,免遭食古不化之譏。下列傳統儀式,應配合時代需求,予以廢除,但此俗例已行之多年,倘家中其他眷屬不願廢除,則不宜過於堅持,致家庭失和。

 

1、接棺:以一斗米及細竹圈捆上稻草,點燃後,尾隨棺木泣曰:「收租回來了!」此為抬棺者為賺取紅包所設,既無意義,兼且污染環境。

 

2、乞水:孝眷遠至河邊,向水公水婆乞取河水,為亡者清洗。目今家家戶戶皆有經消毒之自來水,實毋須捨近求遠。

 

3、辭生:大殮時,師公祝禱:「吃一口豆,子孫活到老老老;吃一口豆干,子孫做大官;吃一口魚丸,子孫中狀元。」此為世間人凡事求平安、吉祥之舉,可謂「自我安慰」,並無實質效用。

 

4、披麻戴孝:農業時代,以麻布表樸素,居喪期間,不事妝扮,以示哀思,今宜以素服代替。戴孝章,以區別亡者性別。亡者為男眾,孝眷不論男女,皆戴孝於左側,反之,則一律戴於右側。目下,眷屬輒以自己性別為準則,實令人啼笑皆非。

 

5、戴頭圈:因親亡故,無心整飭儀容,髮長即以稻草為圈,繫於頭上。女眾為防雨,將置物之麻袋摺疊,以為頭罩。此即孝眷頂戴頭圈、頭罩之因由,及今視之,已無必要。

 

6、著草鞋:古代本以草鞋為慣常用具,且可防滑,今者鞋店林立,各類鞋履一應俱全,何以必退而著草鞋?

 

7、哭喪棒:古代交通不便,孝子四處報喪,恐不勝跋涉之苦,遂以棍棒助行。今日傳訊業興盛,以電話、電報、信件...,即可報喪,故哭喪棒已成虛設。

 

8、梅花球:居喪期間,無心問事,遂塞耳不聞,後人取其用意,以梅花球二枚附於孝帽,象徵哀思之情。時代變遷,此物已不合時宜,徒具形式,當思改良。

 

9、撐傘送葬:子孫手捧牌位,為親送葬,尚有一人在旁撐傘。此係明末遺民,誓死「不頂滿清之天」,遂成此儀式。今者幾經改朝換代,自已不具意義。今人則誤以為鬼怕陽光,已大違原意。

 

 

 

《第七章  如何利益亡者》

1.薦亡有何作用

俗云:「人死不能復生。」係就一期果報之色身而言。其神識並未死亡,而隨業力、念力及習氣,轉換為另一生命形態,此即吾人所謂「輪迴」。氣絕至投胎前,為善惡未判之中陰階段,亡靈覺受力尤勝生前,倘家屬於此七七期內,為其廣修眾善,造諸功德,令亡魂得聞佛法,心生懺悔,自能減輕罪業,免淪惡趣。或有人以為:「人死為鬼,此事實既無法改變,何須超薦?」殊不知,人死未必為鬼,乃隨其業力招感,而投生於六道,如是流轉不息。是以但能歸命三寶,修善斷惡,受行法戒,志心淨土,自可頓超三界,了生脫死。倘能至誠念佛,回向亡者,可令未往生者得往生,已往生者蓮品增上。

 

親眷亡故後,家屬宜節哀順變,依循佛法,令亡靈得度。莫依俗見,行無謂儀式或耗費,既無實益,又增其貪執。可於舉辦報恩精進佛七、梁皇寶懺、三壇大戒、水陸法會等道場,立牌位拔度,或懇請高僧大德於早、晚課時,迴向亡者罪障消滅、往生佛國。

 

倘火化後,遺骨變黑,若非久病服藥所致,即表示亡者惡業深重,助念無效,應立即為其超度,除前述方式外,尚須為亡者求懺、印經、放生...,做諸功德,祈能轉變業力,救拔亡靈。

 

超薦之目的,在為亡者祈求冥福,冀其業障消除,度脫生死輪迴。一般家屬於佛門超薦儀式知之未詳,故多禮請出家淨眾為亡者念佛、誦經或拜懺,使其體悟佛法真諦,放下諸般執著,往生西方。即令未能生西,亦可免墮惡道。倘已墮惡道,亦可增添福報。如本應投生為牛,以超薦功德,或可投生為人。倘已出世為牛,以此功德,亦可改善境遇,飲食豐足,免遭勞役或屠宰。

 

下列各節為薦亡之方式及家屬應具備之觀念,宜恪遵無悖,方可令亡者獲真實利益。

 

 

2.作七

 

作七之俗源自佛經,據《中陰經》:「中陰眾生壽命七日。」而《瑜伽師地論》亦云:「又此中有,若未得生緣,極七日住;有得生緣,即不決定;若極七日未得生緣,死而復生,極七日住。如是輾轉未得生緣,乃至七七日住,自此已後,決得生緣。」《梵網經》:「父母、兄弟、和尚、阿闍黎亡滅之日,及三七日,四五七日,乃至七七日,亦應講說大乘經律。」《釋氏要覽》云:「人亡每至七日必營齋追薦,謂之累七,又云齋七。」作七通常皆禮請法師蒞喪宅或家屬至寺院作佛事,其餘六日,家眷可自行為亡者念佛或誦經。因中陰身雖名七日歷一死生,實則,每一動點皆有可能投胎,故應每日為其念佛回向。如週五往生,下週四為頭七,下下週四為二七,再下週四為三七,以此類推。但做七宜提前一日,即每週三做,原因即如前述,恐其於每一動點皆可能投胎,故提前做。今者偷日陋習盛行,即將七七四十九日易為二十四日,頭七、尾七仍為七日,二七至六七則每二日為一七,此法不足取,孝眷切不可投機取巧。民間尚有「作旬」習俗,每十日作一次,共作四次,今已名存實亡。

 

印光大師嘗云:「諸惡業中,唯殺最重。普天之下,殆無不造殺業之人。即畢生不曾殺生,而日日食肉,即日日殺生。以非殺決無有肉故,以屠者、獵者、漁者,皆為供給食肉者之所需,而代為之殺。然則食肉吃素一關,實為吾人昇沈,天下治亂之本,非細故也。其有自愛其身,兼愛普天人民,欲令長壽安樂,不罹意外災禍者,當以戒殺吃素,為挽回天災人禍之第一妙法。」

 

在七七期間,切莫殺生。遺屬應以茹素為宜,若無法習慣,亦應勉力為之,至少茹素七日。凡祭祀、供靈或待客,均以素齋代葷菜,此舉較放生功德更大。弘一大師即曾言:「在家人敬神,每用豬雞等物。豈知神皆好善而惡殺,今殺豬雞等物而供神,神不受享,又安能降福而消災耶?惟願自今以後,痛革此種習慣,凡敬神時,亦一例改用素食,則至善矣。」喪中不用酒肉,此非獨佛教主張,儒家古禮亦嚴禁之,若皇太子居喪飲酒,必載之史書,視為失德。以親亡故而殺生,令其擔此業力,陷親於不仁,何異弒親?今人每以食肉飲酒、作樂唱戲為體面,誠乃背道而馳之作為。

 

《圓覺經》:「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由有種種恩愛貪欲,故有輪迴。」

 

虛雲老和尚亦言:「三界輪迴淫為本,六道往返愛為基,可見有淫就有生死,斷淫就斷生死了。」所謂「淫心不除,塵不可出」,若耽溺淫慾,則與佛道相違,難以感應道交。是以,喪中家屬應斷淫,持守五戒。然亦或有茹素四十九日尚可忍受,斷淫四十九日則形同受酷刑者,此皆因眾生習氣太重,無法克制。若果真無法斷淫,至少亦須忍耐七日。

 

藏人尤重四七及七七,緣中陰身多於四七前投胎,而七七則為中陰身最後之期限,故應擴大舉行。

 

 

3.誦經

 

誦經源自佛陀時代,其時無紙張、印刷術,聽經聞法採口耳相傳方式。佛弟子代佛說法,即為背誦熟記之經文。欲熟記某經,亦須靠背誦,故誦經即成學佛及宣揚佛法之先決條件。於佛前誦經,其目的有二:一者,猶如親聆佛教,以鑑察自身思想行為。二者,代佛說法。六道眾生皆有佛性,誠敬專一誦持佛經,可感得各道眾生聽聞信受,為亡者誦經,以其靈性較高,或可得度。

 

據《地藏菩薩本願經》所載,地藏王菩薩生生世世救度其母,故此經又名《孝經》。家屬可於頭七、二七、三七誦《地藏經》回向亡者。

 

他如:《心經》、《彌陀經》、《金剛經》等,皆可用於薦亡。

 

 

4.拜懺

 

《地藏經》云:「我觀是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是故,我輩凡夫當時時反省求懺,惕勵修行。

 

誦經拜佛,為己或代人懺悔,稱為拜懺,又名禮懺,始於南朝梁武帝,結集之《梁皇寶懺》。求懺非為規避業報,乃坦誠認罪,誓不再犯。拜懺即在洗滌心垢罪業,獲清淨解脫。

 

目前通行懺法儀軌,係由歷來祖師依佛經所成,修懺法獲感應者,亦不乏其人。盛行至今者,如:

1、梁皇寶懺:係梁武帝為皇后郗氏所集,以其后生前嫉妒瞋恚,死後墮而為蟒,苦不堪言,帝遂延攬高僧,搜索佛經,錄其名號,共成十卷,為其懺禮。郗氏蒙此功德得度,生忉利天。自古迄今,虔禮此懺,所為所祈者,皆有陰騭感應,為我國流傳最久之懺法。

 

2、水懺:又稱慈悲三昧水懺,唐悟達國師以三昧水洗人面瘡,濯除累世冤業,遂依宗密所撰《圓覺經道場修證儀》,輯成此懺法,至誠虔修,可解宿世冤業。

 

3、大悲懺:又名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係據大悲咒所作之懺法。

 

4、藥師懺:又稱藥師三昧行法,係依《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所作,祈消災延壽,多禮此懺。

 

5、淨土懺:又名往生淨土懺願儀,係採《大無量壽經》及稱揚淨土諸經所成。

 

6、地藏懺:又名慈悲地藏懺法,所成年代較晚,凡報親恩或祈父母冥福,多拜此懺。

 

此外,如:金剛懺、八十八佛洪名寶懺、千佛洪名寶懺等,今皆盛行。眷屬延僧禮懺,家人亦當齋戒精誠,始能有感,倘能親自禮懺,功德更形殊勝。

 

世俗以誦經拜懺可轉為冥錢,供鬼魂於陰間受用,此見不合佛法。誦經拜懺乃在消除亡靈業障,超薦其往生極樂,非愚民迷信之作為。

 

 

5.打佛七

 

《彌陀經》:「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東晉慧遠大師提倡打佛七以來,經靈巖山印光大師發揚光大,一時蔚為風氣,盛行迄今。

 

佛七係以一句「阿彌陀佛」念佛七日,或多個七日。為何以「七日」為期?蓋「七」為一圓滿數字。除《華嚴經》以「十」為圓滿數,其他經典多以「七」為圓滿數,蓋取七七無盡之意。以七日為一循環念佛,謂「打佛七」。佛七期間,每日除早、晚課外,加誦《彌陀經》、讚佛偈,終日繞佛、念佛、靜坐。通常皆設有超薦拔度及消災牌位,家屬可勉力參與,將功德回向亡者。

 

《觀經》云:「念一句阿彌陀佛,能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是以親人亡故,家屬當以念佛代替靈前哭泣。超度亡者,應以念佛為主,此乃最切實、最易行且功德最殊勝之方式。惟參加念佛者,應忌食酒肉五辛,果能至誠念佛,必可冥陽兩利。

 

 

6.水陸法會

 

施齋食供養水陸有情,以救拔諸鬼之法會,凡在水、陸、空死者皆可超度。梁武帝蕭衍夜夢神僧教設水陸齋,普濟六道四生群靈,帝乃披覽經論,自行撰集。後儀文散佚,齋會亦告中絕,至唐再興修設之。今之水陸法會,內、外壇逾八十個,感應殊勝。

 

 

7.放焰口

 

焰口為餓鬼名,其體枯瘦,咽細如針,口吐火焰。以生前慳吝,遂感此報。曾於阿難定中現身,阿難求告於佛,佛乃為說《焰口經》及施食法,放焰口之法事即由此而來。該法會係以餓鬼道眾生為主要施食對象;亦為迫薦死者佛事之一。做此法事,可使餓鬼仗佛力得以飽餐,再為彼等宣揚佛法,令其信受而脫此苦厄。即令亡者未墮鬼道,做此法事亦等同代亡者布施餓鬼道眾生,仍有功德。

 

 

8.延請出家淨眾主持佛事,勿請巫道師公 

 

出家法師辭親割愛,荷擔如來家業,茹素持戒,精進修行,悲心度眾。不若一般外道師公之流,或有家累,或賭博酗酒,本身即不清淨,二者相較,功過立判。 

應至正信道場,本乎至誠,禮請法師,始能獲真實功德利益。

 

 

9.一切度亡以虔敬為要

 

倘經濟拮据,無法做前述佛事,可備四字佛號錄音帶一卷,子孫齊聚念佛,亦可超度亡者。須知,超度力量之大小,關乎內心虔誠與否。做同一佛事,效果迥異,原因在此。

 

 

10.家屬應任佛事重責

 

有家屬誤認超度、誦經乃法師之任務,既已花錢即可了事,更有甚者,於靈堂前五喝六,賭博玩牌。當知「各人生死各人了」,由人代作佛事,遠不及自身親作。倘亡者生前未及學佛,由與其有血緣關係之親屬代作,較能引發至誠,若無親眷遺族,則依與亡者關係親疏次第代作。

 

家屬延請僧眾主持佛事,所超薦者為亡故親人,焉可置身事外?若欲得真實受用,家屬應摒除葷腥淫慾,虔誠參與,且應專心致志,莫僅視為具文,照本宣科,敷衍了事。

 

 

11.破除迷信

 

民間咸以服喪為不淨,急忙遮蓋佛像,唯恐亡者晦氣觸犯佛祖,家屬亦避免造訪他人。此乃錯誤觀念,亡靈本需佛祖接引,何須遮蓋!

 

大陸另有一俗,男子亡故須做一名為「過渡橋」或「破地獄」之佛事,女人亡故則做「破血湖」佛事,此於佛法無據,因為人死未必墮地獄,故毋須將亡靈引至「奈河」或「血湖」。

 

古代陰陽家有「回煞」之說,即按人斷氣之年月干支,推算魂氣返舍時間,並謂返舍之日,有凶煞出現。此乃世俗迷信,不足採信。

 

民間盛行之牽亡未必可信。家屬當儘其所能為亡者做功德、布施,不須牽亡,又徒增情執,甚或為江湖術士詐騙。

 

 

12.隨侍在側,親視含殮

 

自亡者斷氣至安葬之前,家屬應保護遺體,免受虐待。於殯儀館諸般作為,應負監督之責。亡者沐浴、更衣、化妝乃至大殮,應隨侍在側,親視含殮。不可為圖省事,將亡者送至殯儀館即不聞不問。何以故?據聞,某些殯儀館以極不人道之方式處置遺體。或開膛剖肚,剜取內臟,以木屑稻草填塞;或視同雞鴨,將遺體吊起,以便沖洗;更有駭人聽聞之「姦屍」事件發生。諸如此類作法,置「死亡尊嚴」於何地?孝子賢孫情何以堪?是以,當與殯儀館執事者協商處理方式,並隨時監視其處理過程,方可免不幸事件發生。

 

 

13.撙節喪葬用度,移作諸功德

 

亡靈之昇沈苦樂,繫諸家屬,切勿鋪張浪費,為冥器、排場而虛擲金錢,如請五子哭墓、孝女白琴、購置上好棺木、闢建大墓園,乃至歌舞團等,於亡者毫無實益,又增其貪執之事。應節省種種妄費,布施濟貧、印造經像、齋僧、買物放生,或以亡者名義作諸功德。據《往生十方淨土經》云:「若以亡者嚴身之具、堂宇舍宅、園林浴池,以施三寶,此福最多。功德力強,可得拔彼地獄之殃。」故可將亡者所遺財物布施三寶,以資冥福。若逢節令佛誕、忌辰冥壽、週年紀念...等,皆可以慶賀之資,作諸功德,代替一切無益之禮數。

 

14.結論

 

《地藏經》云:「若有男子女人,在生不修善因,多造眾罪,命終之後,眷屬大小,為造福利,一切聖事,七分之中而乃獲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故吾人應於生前積極行善布施,將錢財化作功德,莫待百年後由子孫代作。若所做不如法,吾人已做不了主,豈非哀哉!

 

為人子女當婉轉勸請雙親茹素念佛,所謂「吃素則不造殺業,兼滅宿殃;念佛則潛通佛智,暗合道妙。」善報親恩者,非唯現世色身之給養,亦當令其靈性頓超三界為務。親亡故後,當念佛薦親。此舉非獨超拔亡親,兼可令歷代祖妣同沾法利。所有薦親功德,當回向法界一切眾生,以廣自他存亡之心量,冥合菩提誓願,兼可培福。

 

某書載及回陽者經歷,一美國婦女,心地善良,斷氣後,神識脫離肉體,至一如茵綠地。草原羊群竟作人語,與其交談。眼前一片淨土,氣候怡人。婦人行至水池邊,池中游魚頻頻致意,以示問候,此美妙情景令其流連忘返,不欲回至人心險惡之現實世界。詎料,於空中驚見醫師為自己施行急救,旋即清醒,懊悔不已。是以喪家輒為亡者辭世而悲慟,焉知亡者去處更勝人間。究應存者悼念亡者抑或亡者為存者哀泣,令人大惑不解。

 

由前述實例可知,人心善良,臨終可感得淨土。正、依二報隨心而轉,念佛必然符合因果。阿彌陀佛意即「無量壽、無量光」,吾人日日口誦心維,一心求生西方,臨終自可感得無量壽、無量光之世界。精進念佛,八識田中種滿清淨種子,臨終隨念而至清淨世界。

 

 

《第八章  設置靈堂》

 

1.設靈

靈堂佈置宜莊嚴肅穆,簡單隆重。供奉西方三聖,前面懸掛亡者相片,陳設香爐、水果、鮮花等。亡者靈前以蓮花燈,代替民間之金童玉女。祭品宜素戒葷。佛像後面垂掛黃布,再置放棺木,亡者遺體為腳朝外方向,應備念佛機,二六時中不停播放佛號。

 

助念時不宜旁務他事,應俟助念完,始設置往生蓮位及靈堂或靈桌,朝夕「捧飯」,此表示,親雖亡故,子仍按時晨昏定省。

 

2.安靈

出殯前,蓮位及香爐由靈桌移至出殯奠禮會場,奠禮結束,隨棺柩至墓地,安葬後,由孝眷捧回喪宅,復安置靈桌,謂之「安靈」,此時,除祭拜外,或念佛或作佛事,以此功德回向亡者。

 

 

3.除靈

七七四十九日或百日,撤除靈桌,並將蓮位及香爐安置於祖先牌位旁,謂之「除靈」。

 

4.合爐

將蓮位火化,亡者名字寫進祖先牌位,與祖先同饗祭祀,取爐灰一小撮入祖先香爐,謂之「合爐」。

 

祖先牌位應與家中供奉佛像隔開,然一般住家受限於空間及傳統作法,無法如寺院另設往生堂,但儘可能另設一低於佛桌之靈案供祀之,倘實無空間安置二桌,始因陋就簡,將祖先牌位安於佛像右側下方。

 

 

《第九章  殮、殯儀式》

1.入殮

古代殮分大小,今者多已變通,無嚴格區分,或皆一併完成,統指為亡者沐浴、化妝、更衣及入棺之儀式稱之。入殮時,家屬宜念佛,並將此功德回向亡者。

 

亡者應著何種服飾並無明文規定,民間以穿皮鞋、高跟鞋,恐亡者神識返舍時,會發出聲響,故主張著布鞋,此說並無根據,不足採信。目今殮禮,家屬輒為亡者備數套古代服飾,穿戴之後,彷若置身古代,頭戴瓜皮小帽,直與彊屍無異。此種妝扮,令人百思莫解。既為現代人,生前慣常穿著亦為現代服飾,何以往生反著古裝?

 

佛教徒入殮,可著平常服飾或居士服,外罩海青即可。殮衣宜用舊者,不宜用新。新衣布施他人,可令亡者得福,應尚簡樸,不務奢華。

 

佛在世時,並無縵衣,此物係佛法傳入中國方創製,非屬福田衣,故無固定處理方式,或轉贈他人,或遺後代至親留作紀念,倘破舊不堪,可懷恭敬心火化。

 

皈依證及戒牒雖有佛像或師父法相,以其非發惡心焚燬,可採火化方式處理。

 

 

2.出殯

 

殯指大殮後,下葬前之停厝。出殯則為結束停厝,前往下葬。

 

殮、殯祭品宜用鮮花、水果、素餚,萬不可殺生,緣此祭祀所殺生靈之罪,皆須由亡者承擔。倘其人生前已無善根,家屬復殺生祭拜之,令其挑此殺業,於亡者實可謂雪上加霜,即親友來弔,亦應款以素筵,切莫囿於世俗之禮,以為非盛筵必慢賓。即令親友中或有無法接受茹素觀念者,為利益亡者,開弔時仍須用素。

 

出殯行列宜簡單隆重,不必請五子哭墓、孝女白琴等壯聲勢,更不宜請淫歌艷舞團而貽笑大方。應撙節費用,以亡者名義供養三寶、印經、濟貧...等。

 

 

《第十章  葬禮》

1.鳥葬

葬禮依各地習俗、信仰各有不同,約而言之有四,即:土葬、火葬、水葬與鳥葬。此四法由來已久,據《南史》所載:「死者有四葬,水葬則投之江流;火葬則焚為灰燼;土葬則瘞埋之;鳥葬則棄之中野。」

 

鳥葬行之於西藏,作法為棄屍於野,任鳥啄食。遺體送至荒郊後,吹奏一螺旋形法器,禿鷹旋來啄屍。頭骨部分較堅硬,恐禿鷹啄食不動,乃以刀刃或石塊敲擊之,以利鷹食。藏人重往生,冀求靈魂升天,咸認色身填於鳥腹,魂魄亦隨禿鷹翱翔而升天。亦有落後地區,設「棄屍林」,棄屍於林內,任飛禽、野獸食其腐屍。東瀛京都鳥邊山,迄至中世,猶盛行風葬。作法為放任遺體風化,其間自必有禽鳥前來啄食。故「棄屍林」、「風葬」與「鳥葬」名雖異而體實同。拜火教沿襲風葬至今,印度孟買某處,為當今世上唯一純拜火教徒社區,彼於該市內哥拉巴山,設一名為「沈默之塔」之風葬處。每遇葬儀,該處上空必有禿鷹、烏鴉來集。

 

《窮神祕苑》:「頓遜國...其俗,人死後鳥葬。將死,親賓歌舞送于郭(郭,外城)外。有鳥如鵝而色紅,飛來萬萬(萬萬,數量極多之意。),家人避之。鳥啄肉盡乃去,即燒骨而沈海中也。」頓遜為南海古國名。足見鳥葬非行於一時一地,然以「慎終追遠」為務之中國,恐難以接受。

 

 

2.水葬

 

水葬者,顧名思義即葬之於水。作法有二,一為將整具遺體綑以繃帶,行宗教儀式,始投之於海。行水葬者,多遵亡者遺願——願與大海常存,或為海軍亡故於軍艦上,或遺體遠在外地,不便運回,乃採行之。倘亡者為海軍,則將遺體綑紮畢,行軍禮始投之於海。證件、遺物交還遺眷。

 

另一水葬方式為,火化後,將遺骨磨成灰,撒於大海。亦有將骨灰混合麵粉,製為丸狀,餵食飛禽、水族者。然骨作麵丸,須將骨研成細粉,以羅斗篩之,與麵粉無異方可,以免小魚食之鯁刺於腹。

 

 

3.土葬

 

土葬者,將遺體納入棺槨而埋之,為中國傳統安葬方式。然土葬須具備諸條件,若經濟寬裕,略有田產,可葬於自家土地,不與旁人混雜,倘家無恆產,唯棲身公墓、亂葬崗。然每年皆有人亡故,是以年有新塚,如是層層相疊,俟三年五載,恐連墓碑亦難尋獲。縱令墓塚猶在,亦難免荒煙蔓草,尋覓耗時。

 

土葬須慮及風水、地理。修行工深者,心無所著,所見所處皆為好地理、好風水。然於凡夫,則不可言無。就物理學觀點而論,歷經風之侵蝕、水之阻隔,所生之影響或改變,謂之風水。如棺旁水路,阻擋孔洞,令棺內缺氧,無法產生細菌或電解物質以分解屍體,致屍身不爛,遂成「蔭屍」。以科學知識,即可解釋風水成因。

 

一地主之子皆為博士,地理師建議彼等,將雙親葬於某處。彼等斥為迷信,另行覓地安葬。詎料,葬後三載,兄弟中三人相繼辭世。地理之說,焉可言無?實則,地理為一客觀環境,不識修行者,未能主宰自心,受環境影響自不待言。筆者俗家家人嘗求卜,謂祖墳傷及四房。筆者行四,今既出家為僧,何來四房?故倘能致力修行,地理之說,影響不大。

 

土葬後,俟遺體腐化殆盡,尚須撿骨。據云,男眾喜見美色,故雙目先爛;女眾多造口業,爛自嘴始,待屍身全爛,須四個月至半年。

 

中國人謂「入土為安」,然土葬講究甚夥,兼且費錢耗地,入土是否平安,尚待商榷。

 

 

4.火葬

 

印度葬法之一,又作荼毘,意指焚燒遺體,埋其遺骨。佛世前,印度即視此法為正葬。後阿難入定,見群鬼奪屍,知有守屍鬼,是以出家淨眾亡故採火化,以去其我執。佛涅槃後荼毘,佛教徒遂廣泛採行。迨佛法東來,僧皆火化,唐宋佛法興盛,高人達士亦多火化。唯儒家以此為背孝非禮之舉,故宋高宗明令禁行民間。

 

火葬於我國未能普遍行之,除儒教影響,另有下述二項因由:一者,以烈燄焚屍,必生劇痛;二者,人既亡故,復以火焚,豈非又死一次。殊不知神識既已離體,色身僅為軀殼,不復感受疼痛。且火葬符合衛生原則,不若土葬者,遺體遭蟲蟻咬囓,其窘況非如火化,可一舉解決。歷代高僧,多行火化,以人之煩惱,係由我執身見為根本,乃至婬慾等大患,皆由此起。欲了生脫死,求神識得所,不拘僧俗,均當火化。焚之,則知此非我而不復耽著。

 

日本、西藏,亦行火化。西藏復有火化修法。視遺體為亡者之罪業,藉烈火淨化其染污,轉化為智慧之光。印度、尼泊爾等國,亡者不入棺,裹以薄布,以肩輿(小轎)送至火葬場。

 

火葬既毋須講求地理、風水,又省時節約,兼有益於亡者神識之超升。家屬可將火化遺骨安置寺院,由出家眾誦經超度,兼以早、晚課之薰習,尚能聊種善根,復以講經、打七及諸法會功德回向之,令消宿業,培植冥福,終至成佛。

 

火化後,倘遺骨呈黑色,有二種可能:一為亡者久病,長期施打藥物所致;二為惡業過重,助念無效。若為後者,當多做功德、行善布施,回向亡者。

 

目下災禍頻仍,客死異鄉、溺斃、失蹤、空難等,時有所聞。倘因意外,未尋獲屍體,應於寺院設牌位超度之。

 

 

5.基本原則

 

生死事大,每值喪事,親友輒來獻策。囿於宗教、風俗互異,所提建議南轅北轍,令喪家無所適從。世風日下,無奇不有,甚或於送葬時,聘清涼歌舞團,大跳艷舞。邪風至此,令人匪夷所思。家屬最應把握者,為臨終及斷氣後十六小時內之助念及注意事項,餘者雖不免隨順世俗,但宜從簡。避免鋪張浪費、虛排場面,可將喪葬費用,轉作弘法利生、救濟貧困之事,以培亡者冥福。

 

喪葬事宜,應合情合理,可恭請出家淨眾指導,或委託代辦佛教儀式之葬儀社籌辦。一切儀節但求莊嚴肅穆、簡單隆重,於死亡應有正確認識,庶幾不致迷信妄為。治喪畢,經書、佛像等當妥善處理,若不用,可與人結緣。

 

《第十一章  僧伽臨終及善後》

1.病危

同參道友應悉心照料,如法供應飲食、湯藥。病室應保持整潔,焚香以杜絕臭穢。墊褥宜柔軟暖和、空氣暢通,以減輕病僧痛苦。令其面西坐臥,設彌陀像或三聖像供瞻視。勿與之閒談他事,應懇切勸其萬緣放下,念佛求生西方。

 

倘病僧住院,見其病情嚴重,即儘速出院返寺,準備助念。以免院方無法配合臨終處理,致遺體遭搬動,益增亡者痛苦。

 

病僧倘有後事交代,宜預先備妥遺囑,交人保管,俾助念時可專心致志而無罣礙。

 

 

2.助念

 

勿悲哀喧嘩、沐浴更衣、移動盤腿等。唯輕鳴引磬,助其念佛。速度快慢可先徵詢病者意願,利其隨念。將捨報時,加鳴無常磬(即大磬),至斷氣乃止。倘亡僧為方丈和尚、長老上座、上座法師或他寺退居方丈來駐錫者,應鳴大鐘。倘無大鐘,則代之以大磬。何故?緣鐘磬聲可引生正念。

 

一切施為應俟助念畢,方始進行。注意事項,前已述及。總之,臨終至氣絕後十六小時,甚為緊要,此際不務他事,唯念佛助其往生而已!

 

 

3.入殮

 

縱比丘病重,仍禁止女眾入寮房,須俟殮畢,方可隨喜助念,反之亦然。

 

不宜厚殮,應衣以潔淨舊服,新衣布施他人,以增亡者之福。一切以簡約為原則,不尚奢華,棺柩不宜過好。殮後至少停放七日,輪班助念不絕,此時可用引磬、小木魚,一律念四字佛號。

 

停龕、停棺期間設靈堂,靈桌上舖黃布,供鮮花、燈燭、茶果(每日更換)。晨、午供飯菜,然應於午前供,晚間不供,以合過午不食之旨。即使晚間施食,亡僧靈前仍不供飯菜。

 

 

4.殯葬

 

出殯儀式切忌舖張。

 

送葬起靈時,弟子為報師恩,當為師抬龕或抬棺上靈車。倘有多位弟子,可一人捧遺像,餘為抬棺、龕。若僅弟子一名,則捧遺像隨靈而行。闔寺僧眾,送至葬所。

 

出家僧眾多以火葬為主,禪宗則有荼毘、全身入塔二種方式。

 

若為火化,收取靈骨時,可細心檢尋,倘有舍利,可取出供養,標明亡僧法號暨生卒日期,以誌其修持。

 

禪宗之葬法,倘亡僧為住持,則由法緣或鄰山尊宿為主喪者,並行入龕、移龕、鎖龕、掛真、對靈小參、起龕、奠茶、奠湯及秉炬等九項佛事。

 

5.遺物

 

就戒律而言,亡故之比丘僧尼係屬十方僧,其遺物任何人皆不可擅取。因其為十方僧,既取自於十方,亦應用之於十方。所遺之物,須做僧羯磨,再行處理。否則,縱令私交甚篤而擅取之,即犯根本大戒。

 

出家僧眾所遺衣物,究應如何處置,《阿含經》及大乘經典,皆未述及。依筆者主張,海青可火化,袈裟留下,以資紀念,俟殘破毀損,再行火化。倘尚堪使用,亦可留給其他法師。

 

 

6.追薦

 

因亡者於中陰時期,罪福未定,可燒香、燃燈續明於塔寺中,七七日內,為其修福,最為有效。逢七應營齋追薦,或誦經禮懺,此謂「齋七」。此後,逢年節、週年亦當追薦,以盡弟子或晚輩之義,不可謂其已得解脫,即毋須追薦。

 

 

 

《第十二章  往生實例》

1.往生之徵驗

由死時相貌可判斷升沈何趣。倘面呈黑色,乃地獄相;青色為畜生相;黃色為餓鬼相;常色為人相;鮮花色為天相。亡故後,由善惡業,其體溫後冷之部位,亦各不同。捨報後,通身冷透,熱氣歸頂者,往生聖道;熱氣至眼、額者,生天道;至心者,生人道;至腹者,生餓鬼道;至膝者,生畜生道;至腳底者,生地獄道。此說固有所據,亦不當堅執全信,平日但能信願真切,臨終正念分明,輔以旁人助念之力,即可證其往生。

 

畢生修行,萬般放下,無非為求生蓮邦。自來往生西方淨土者,多有瑞象,諸如:

1、自知時至

2、面容安詳,相貌莊嚴,猶勝生前。

3、體無惡臭,滿室生香

4、天樂鳴空

5、見佛來迎

 

歷來往生者,瑞象不一,唯臨終應秉持一原則,即安詳最重要。或有荼毘後得舍利者,然以各人修持境界不同,所見舍利顏色亦互異。

 

《淨土聖賢錄易解》詳錄自古迄今,修習淨業得生蓮邦之賢哲事跡,堪為淨土行人之典範,讀者可參閱之,以增淨土行願。

 

 

2.典型在夙昔

 

歷來諸祖,深讚淨土。身體力行,圓證菩提。幸得人身,當惕勵精進,永脫輪迴。玆舉二例,令眾等見賢思齊,當生了辦。

 

(1)印光大師

為淨宗十三祖。幼隨兄讀儒書,曾闢佛,病困數載,始悟前非。年方二十一即薙染,於曬經時得讀《龍舒淨土文》,知念佛往生之淨土法門,乃了生脫死之要道,即專心念佛。因念世風日下,非提倡因果報應,不足以挽頹風而正人心。人根陋劣,非實行信願念佛,決不能了生死而出輪迴。故凡請益者,不拘貴賤賢愚,男女老幼,皆以敦倫盡分,閑邪存誠,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及因果報應,生死輪迴等實事實理,諄諄啟迪,令深生憬悟。歸依者不可以數計,依教奉行,得遂生西者,亦難枚舉,且化及囹圄異類。常持大悲水米,救諸病危。儉以自奉,厚以待人。凡善信供養,悉代廣種福田,捐助急賑,救濟饑貧,印贈經書、佛像,中興淨宗,功難思議。二十九年十月集眾選任住持,次月初四早一時半起坐云:「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言訖即大聲念佛。二時十五分索水洗手畢,起立云:「蒙阿彌陀佛接引,吾去也!大家要念佛,要發願,要生西方。」說畢,即面西端坐椅上,一心念佛。五時,在大眾念佛聲中,含笑安詳西逝,如入禪定。翌日午後三時入龕,仍端身正坐,面色如生。百日荼毗,得五色舍利珠百餘顆,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千餘粒。齒全存,頂骨裂五瓣如蓮花。

 

(2)弘一大師

幼穎異,嫺大悲咒及往生咒。甫就學,過目成誦。潛心文藝,擅詩詞書畫、金石音樂,旁涉戲劇,悉臻神妙,名震一時。卅九歲出家、受具戒,從此盡摒所習,以戒為道本,發心扶律,遍蒐中外律藏,校勘南山三大部,重興律學。雖律紹南山,教宗賢首,而行在彌陀,從不談玄說妙,惟示人以念佛持戒。暮年色力漸衰,知將遷化,盡力弘法,不辭勞瘁。六十後,息心念佛。後示微疾,拒醫藥及探問,惟專念佛,寫「悲欣交集」一紙,並囑以「如在助念時,見我流淚,並非留戀世間,罣念親人,而是悲喜交集之情境所感也。」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而逝。荼毗獲舍利一千八百粒,舍利塊六百。

 

除上述二位外,尚有廣欽老和尚、李炳南老居士等當代高僧大德,皆盛讚淨土法門並身體力行,念佛往生。平凡如我輩者,得見淨土法門之殊勝利益,切莫躊躇,當以諸大德為楷模,精進用功。

 

 

 

《第十三章 結語》

1.預作準備,早積資糧

弘一大師嘗言:「古人以除夕當死日。蓋一歲盡處,猶一生盡處。昔黃檗禪師云:『豫先若不打徹,臘月三十日到來,管取你腳忙手亂。』然則正月初一便理會除夕事不為早;初識人事時便理會死日事不為早。哪堪荏荏苒苒,悠悠揚揚,不覺少而壯,壯而老,老而死;況且更有不及壯且老者,豈不重可哀哉?故須將除夕無常,時時警惕,自誓自要,不可依舊蹉跎去也。」

 

死亡乃生命必經之歷程,亦可謂生命現象之部分。達賴喇嘛嘗言,忽略死亡抑或正視死亡,皆不能克服死亡,以其為必然發生之事實。吾人每每為諸事預做準備,雖未知死神何時降臨,但知其終必來訪,焉能不於事前妥帖預備?

 

生死乃意識狀態之轉換,吾人當常作是念:無常隨時會降臨。縱今日不修行,明日仍須修行;此生不修行,來生仍須修行。今既聞佛法,應透視人生,作心理建設,當知:一切法不可得,世間無一物為我所有。應將金錢化為功德,切莫將之化為惡業。地藏菩薩對大辯長者言:「未來現在善男女等,聞健自修,分分己獲。」是以布施放生、印經造像、供養三寶、做諸功德,應趁生前及時行之,倘身後由家屬代作,所得利益,七分之中乃獲其一,此尚屬不幸中之大幸。儻家屬不具正信,枉做種種無益舖排,而未能如法利益亡者,豈非徒然!佛道乃獨行道,我人一切惡業,須仗由衷至誠以求懺,非何人能取代,是故,與其亡故後由家屬代作功德,何若生前精進修行,廣學多聞,增長智慧,斷除煩惱,培養健全之生死觀,方免病危抱佛腳之窘境。

 

吾人所處乃五濁惡世,具無量苦,而西方極樂淨土,乃彌陀願力所成,具諸莊嚴。吾人儻能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以至誠懇切持念佛名,求生彼國,自可出娑婆,生極樂。平日可備念珠二串,一為一○八顆,置於佛前,方便計數;一為隨身攜帶之小串念珠,自我惕勵,隨時念佛。萬不可以卑劣自居,謂業重,恐不能生。當知至誠念佛求生者,無論根之利鈍,惑之厚薄,皆可蒙佛接引,切不可妄自菲溥。倘作是念,即是未能真信切願,自無從感佛來迎。

 

自來修淨業者眾,往生者寡,其因有二:一為不依佛教,口言淨土,心戀塵境;一為未於平日告諸眷屬正確臨終處理方式,致彼依世俗知見,瞎張羅或更衣哭泣等,反成障礙。是以,倘罹重病,當一心待死,若命不該絕,自能速癒,因為放下身心念佛,最能消業,業消則病癒。否則唯求速癒,若不治亦無由往生,以其生西之志未切也。臨終之際,為免眷屬處理失當,妨礙往生,平日即應就自己之意旨,囑咐家屬,切莫以談身後事為不祥而諱莫如深,應令彼等於平日即常持佛號,嫻熟正確臨終處理,庶不致破壞自己臨終正念,亦可使其早植善根。世人遇病及危難,每求神問卜,致殺生害命,誠為不智。當知所有境緣,多由宿業所感,當念佛求懺,自可業消病癒。彼鬼神猶在六道中輪迴,浮沈於業海內,何能為人消業?即令彼為有大威德力之正神,較之佛菩薩,直如螢火之於日光。

 

或以佛法為超度幽冥而設,視為不吉,此乃庸愚瞽見。《華嚴經》即載,佛升諸天說法,無量天帝共讚佛法最為吉祥。是以當破除邪見,切勿貪生怕死,應將軀殼看破,專志念佛。當知持念佛名,功德利益不可思議,非僅現世消災獲福,亦可為往生之資糧。臨終一念至為緊要,儻念佛工深,八識田中具足佛種,何愁不往生。此外,當力行家庭佛化,家屬即可為己念佛飭終,復以淨友助念,自可神超淨域。

 

平日應具足信願,齋戒念佛,並廣結善緣。以臨終一念,為後有生因,彼時,病者無始以來所造諸業,聚集顯現,此際唯恃佛號為護身浮囊。善友助念,猶似以無數浮囊,繫諸頸項,終抵彼岸。若道念不堅,或因疑成障,或無善友助念,豈非功虧一簣!應備電子念佛機、四字佛號錄音帶或鐳射唱盤(CD),病中宜時時靜聽,或隨念、默持,令耳根常受薰聞,可增上淨緣,長養蓮胎。

 

高僧大德臨終之際,灑脫自如,自在安詳,聞者莫不心嚮往之,倘能起而效尤,深信切願,精勤不懈,高登蓮品,自可預期。

 

某比丘自覺業障深重,無福消受十方供養,意欲還俗,老和尚告以:「你今年四十五,若以享年七十而論,僅餘二十五年。以二十五年賭注極樂世界,無異以二十五元賭注一千億,為何不敢下注?」該比丘遂打消還俗之念,精進念佛、用功經教,終至見佛,以五十四歲之年往生。幸聞老和尚言,辛苦九年即得豐碩成果。

 

實則毋須九年,若堅持對淨土之信願,求生西方僅在一念之間而已。設若有人生重病,自知死期不遠,即可摒除諸緣,謝絕親朋好友探訪,關起門來,專心持念四字佛號,並播放「阿彌陀佛」錄音帶(或念佛機),二十四小時毫不間斷。若有人前來,亦告以念佛。因為探視無助於了生死,反而增添眷戀不捨,不若念佛,於己更有實益。能身心放下,如斯實踐,筆者敢以性命擔保,此人必可贏得極樂世界。

 

 

 

臨終切要

{慧律法師 講述‧編撰}

○本段為《臨終備覽》之綱領和重點,沒時間閱覽長篇大論者,讀此《臨終切要》,既可省時,亦可大大獲其臨終助念之益,有心人切莫等閒視之。

 

一、病重時

 

1、勸慰病者放下萬緣,助其完成遺願,以免罣礙執著。

 

2、若已回天乏術,切勿急救或使用復甦器,以免徒增病者痛苦。

 

3、倘已藥石罔效,應儘快送回家中,讓病者於熟悉環境斷氣,較為安適,且便於助念。

 

4、病者飲食,應以素食為主。

 

5、病者宜事前預立遺囑,俾子孫處理後事時有所依循。

 

 

二、臨終至斷氣後十六小時內

 

1、勿令執著者靠近,致生情愛或瞋恨。

 

2、病者若大量出血,為防蟲蟻爬上屍身,可於病床四腳放水盤。此係防止人之常情,因揮趕時產生惡念。

 

3、甫斷氣勿立即送冰庫或施打防腐劑,此作為將令亡人如入寒冰地獄或成守屍鬼。

 

4、勿急忙沐浴、更衣。

 

5、切勿臨床揮捩,或與病者悲淒話別,以免增其執著,應勸其放下、念佛。

 

6、勿撫觸病者或搬動,姿勢應以病者最舒適者為主。

 

7、斷氣後,原有鼻管、胃管等,輕輕拔除,以便助念。

 

8、撒金光明沙,覆蓋咒輪及往生被。

 

9、分班助念,令佛號相續不斷。

 

10、勿試探彼之熱氣,後冷於何處,但大修行人則不在此限,可以手之中指指背輕輕試探。

 

11、勿拜腳尾飯、塞手尾錢,因亡者未必為犯人,而新台幣是否能在陰間通行仍待商榷。

 

12、聽任亡者斷氣時之姿勢,勿扭動遺體,令其正寢。助念完,若關節變硬或不瞑目,可以毛巾熱敷。

 

13、勿急忙蓋棺、下葬。

 

14、勿焚化冥紙、往生錢。

 

15、勿燒紙紮冥具,例如:燒紙厝、紙車等,此係以陽間觀念,強加在亡者身上。

 

16、廢除諸不合時宜之繁文縟節,如接棺、乞水、辭生、戴頭圈、著草鞋、哭喪棒、梅花球、撐傘送葬等。

 

 

三、金光明沙使用法

 

1、使用分量:約一指甲之分量即可。

 

2、使用部位:額頭(兩眉間上方,約頭髮與眉毛中間)、心、喉、雙手(手心)等五處皆可。

 

3、功用:凡其投影處,皆會放光。

 

4、土葬:

(1)臨終時及斷氣後,撒第一次(此時不必用強力膠)。

(2)蓋棺之後,於頭部垂直線之棺蓋上,撒第二次。

(3)葬畢,於頭部之垂直線上撒第三次(應撒於墳上而非墓碑上)。

(4)亡故多年始獲金光明沙,使用前,應以此功德,回向亡者及該處之無祠孤魂野鬼、法界眾生,撒時,可邊念佛或持往生咒。

 

5、火葬:

(1)臨終時及斷氣後,撒第一次(此時不必用強力膠)。

(2)火化後,撿骨畢,遺骨入罈之後,撒於骨灰上。

(3)若骨灰罈已密封,可擠少許強力膠於骨灰罈蓋上,再撒下金光明沙。

 

 

四、咒輪

 

計有三張。臨終時,置於胸前,放置順序並無明文規定,一般以大寶廣博樓閣善住祕密陀羅尼輪置於最上,方向為塔尖向上。

 

咒語為法,咒輪亦為法,乃毗盧遮那佛所說,為佛之清淨法身,為表重法,故不可損毀或火化。

 

1、土葬:臨終時置於胸前,更衣時取下,俟更衣完再放置。

 

2、火葬:臨終時置於胸前,更衣時取下,俟更衣完再放置。蓋棺前,應先取下,垂直對胸部,置放棺蓋上,以紙鎮等物壓住,令其固定。火化時應取走,俟火化完,撒過金光明沙,再將咒輪置於骨灰上。

 

若往生多年,骨灰罈無法打開,可將咒輪置於骨灰罈上,以保鮮膜或他物固定之。

 

 

五、往生被

 

1、作用:此物集諸佛密咒,以梵文(或藏文)書寫而成,猶似一部《藏經》,具不可思議之加持力。陰間眾生見之,為一片光明,可令亡者消業滅罪,免遭宿世冤家、魔障損惱。

 

市面流通之「蓮花被」並無加持力,僅為「莊嚴」而已,若病者堅持欲蓋,可在其上加蓋往生被。

 

2、覆蓋方式:以有「南無阿彌陀佛」字樣者在上方,蓋至胸部即可,若死相難看,可覆蓋至頭頂。

 

3、土葬:

(1)未斷氣即可為其覆蓋(先撒金光明沙,次放三張咒輪,再蓋往生被)。

(2)助念完,掀開往生被,俟更衣畢,依舊覆蓋之。

(3)遺體入棺,往生被及咒輪亦隨棺入葬,但應覆蓋於亡者身上而非棺木上。

 

4、火葬:

(1)未斷氣即可為其覆蓋(先撒金光明沙,次放三張咒輪,再蓋往生被)。

(2)助念完,掀開往生被,俟更衣畢,依舊覆蓋之。

(3)欲蓋棺、火化時,將往生被取出、摺好。俟骨灰入罈,撒下金光明沙,擺上咒輪,再以往生被包裹骨灰罈。

(4)為避免往生被沾污,亦可將之摺為小塊,放入罈內。唯應俟遺骨冷卻方可行之,以免餘溫過高,致往生被損壞。

(5)往生被不可火化,因上有咒輪、佛號,焚燬有過。除非整件沾染血跡,方可以恭敬心火化,火化時應邊持「阿彌陀佛」佛號。

(6)不慎弄濕,應另取新被為亡者覆蓋,待濕被曬乾,再舖於新被下。

 

 

六、助念

 

1、意義:病者心力孱弱,無法相繼長念,必須仗他人相助,方能得力。

 

2、預備物品

(1)設置臨時佛堂:方桌一張,上舖黃布或黃紙,置三尺大西方三聖或彌陀像,釘掛牆上、置於桌上皆可,以不低於腰部為宜,方位以病者得見為原則,但病者腳底不可朝佛像。若限於場地,病者無法得見佛像,可另備一組佛像,時時請來,令病者瞻視。

(2)供佛物:香爐、蓮花燈一對、上品沈香(不可間斷,亦不可過旺,致空氣混濁,影響助念)、清水一杯、鮮花、四果等。

(3)引磬二把,以備換班之用,然其音量不可大於念佛聲。

(4)念佛機、四字佛號錄音帶或鐳射唱盤(CD)。

(5)金光明沙、咒輪、往生被。

(6)椅子:依助念人數酌量預備。

(7)助念通告、迴向文。

 

3、注意事項

(1)家屬部分

a、若已延請淨眾或助念團助念,勿同時邀請外道師巫(俗稱師公)之流混雜其間,以免妨害正念,又損佛法莊嚴。若有出家僧眾前來助念,家屬當代病者頂禮法師。

b、參與助念者,應聽從助念團長指導,全力配合。

c、若無法情商蓮友前來助念,家屬應全力承擔助念之責。

 

(2)助念團部分

a、助念前,應徵得直系眷屬同意。

b、至喪宅,先面見戶長,由其帶領入內,以免物品遺失而遭嫌疑。

c、應誠敬為之,視病者若親眷。

d、喪家所備之茶水可飲用,三餐則自行解決,以免增添家屬困擾。

e、喪家結緣之臉巾、肥皂等物可收受,或轉供養出家眾。

f、喪家致贈之紅包,萬不可收,因為在家人,無法令眾生種福田。

g、助念畢,返家後應沐浴、洗頭、全身衣著換過,方能在佛前做功課。

h、如助念時,不必一定著海青。若著海青,可準備二件,一件為拜佛、做功課用,一件為助念專用,可免時常清洗。

 

(3)助念時

a、助念前應先漱口,助念者勿食蔥、蒜等五辛。為免邪穢沖煞,可戴咒輪。

b、病室內禁止閒談,若餵食病者,仍應持念佛號,以免病者分神,失卻正念。倘有親朋前來探視,可邀其參加助念。不願助念者,領至他處招待。

c、以「阿彌陀佛」四字佛號,首尾貫之。因命終之人氣息孱弱,心念不易集中,故字數愈少愈好。速度音調緩急高低得宜,應避免咳嗽、噴嚏等雜音。

d、應於脈搏、呼吸漸弱時,開始助念。誦念時,於「阿」、「陀」二字時打引磬,以其聲清,聞之令人心地清淨;木魚聲濁,不適於助念。

e、助念人多,可分批輪班助念。一班最久二小時,恐念久精神不濟,心之念力(即光明)會減少;若人少,可播放錄音帶(念佛機)輔助,令助念者及病者提起正念,但不可僅放錄音帶而不參與助念,因活人有心力、念力及光明,念佛時會放光、加持、避邪,機器音聲則無此作用。

f、播放佛號錄音帶,不可以耳機塞於病者耳內,以免音量難以控制。

g、斷氣後,應持續助念十六小時,若能助念二十四小時更佳,原則上,應俟遺體冷透方止。

h、助念完,在佛前代亡者迴向。

 

(4)、特殊情形

a、病者臨終時若神識昏亂,可用棉花蘸大悲水塗嘴唇,令神識清明。

 

b、氣絕後三小時內,助念者方至,此時應簡明扼要開導亡者生西信願,再行助念。

 

c、臨終極度痛苦,乃至掙扎嘶喊,此係冤親債主纏身,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為解冤釋結,超度其冤親債主,令自他兩利,應先取小木魚持往生咒一○八遍,俟其意識、情緒穩定再助念。

 

d、生前惡業深重、誹謗三寶、障人修行等,死相難看,助念時須先為其三皈依,令求懺悔。此時,先在亡者面前,告知皈依三寶可種下善根,獲無量福報,故欲代其在佛前皈依。以下在佛前念:

我弟子XX代為亡者XXX三皈依。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皈依佛,兩足尊。

皈依法,離欲尊。

皈依僧,眾中尊。

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三稱)

 

復念:

我弟子XX代為亡者XXX在佛前求懺悔。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三稱)

 

e、臨終疼痛難當,可注射止痛劑、鎮靜劑(以不傷害腦部清醒為原則),以利攝心念佛。

 

f、助念一段時間,恐有回光返照現象,切莫誤為病情好轉,應注意其變化。

 

 

七、如何利益亡者

 

1、家屬宜節哀順變,依循佛法,令亡靈得度。

 

2、可於舉辦法會之各道場,立牌位拔度或懇請高僧大德於早、晚課時,迴向亡者罪障消滅、往生佛國。

 

3、火化後,遺骨變黑,表亡者惡業深重(長期服藥,不算在內),應立即為其超薦,並為其求懺、印經、放生...等。

 

4、作七

(1)七七算法:應自往生當日起算,第七天為頭七,第十四天為二七,依此類推。

 

(2)因每一動點皆有可能投胎,故作七宜提前一日作,並每日為其念佛迴向。

 

(3)時下偷日之風盛行,但此法不可取。

 

(4)七七期間,家屬宜茹素、斷淫。祭祀、待客應以素代葷,禁絕酒肉,因祭悼而殺生之罪業,將由亡者承擔,不可不慎。

 

5、參加誦經、拜懺、打佛七(或地藏七)、水陸法會、放焰口等,將功德迴向亡者。

 

6、延請出家淨眾主持佛事,勿請巫道師公。

 

7、度亡以虔敬為要。

 

8、家屬應虔誠參與超度法事,不可委之法師而置身事外。除作七及參加諸法會之外,家屬每日亦應念佛、誦經,並將功德迴向給亡者。

 

9、破除迷信,如牽亡、回煞,或以喪事為不淨,而遮蓋佛像等。

 

10、隨侍在側,親視含殮,以保護遺體,維護亡者尊嚴。

 

11、撙節喪葬用度,移作諸功德,如:布施濟貧、印經造像、供養三寶、鋪路造橋、放生...等等,不必請五子哭墓、孝女白琴以壯聲勢或豪棺厚殮。

 

 

 

 

《附錄一  助念通告》

一、來訪親友及眷屬,請遵守下列事項:

1、務必節哀,萬不可在病(亡)人面前哭泣、流淚、與其交談或觸摸其身體、更衣等,以免其割捨不下,無法安心而去,或因疼痛而生瞋恨。

 

2、此刻最能表達孝思,於病(亡)人最有利者,即是念佛送終,令其安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3、助念時,聲調高低、速度快慢應得宜,避免咳嗽、噴嚏或其他雜音,以求專一。若未諳助念者,亦請小聲隨念。

 

4、念佛時請保持肅靜,禁止閒談,欲談論他事,請至他處。

 

5、勿焚燒冥紙、往生錢,或抽煙,以免污染空氣,影響念佛。

 

 

二、迴向文

 

願以此功德    迴向ooo(亡者姓名)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塗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薩摩訶薩

摩訶般若波羅蜜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慧律法师 1953年生,大学时就对佛法颇有兴趣,大学毕业后在台湾水里莲因寺,皈依忏云老法师,后又进台湾凤山佛教莲社净土研究所,1979年披剃出家!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慧律法师述: 

实例一:有一天,朋友打电话来要我去助念。我进门之后,没见有人在亡者身边帮忙,我说:“你们这个念佛会,是在做什么?人死了怎么没有人帮忙念呢?”他们说:“师父,不是的,你进去看了就知道,那人的脸好难看,没人敢去那助念”。进去一看,果真吓人,牙齿紧闭,眼睛向上吊。我立刻给死者灌顶、持咒,但他死相仍然难看。那天持咒也不知为何常常念错,我自己也很奇怪,平常作课时持咒总不会错的,今天怎么了?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种抗拒超渡的力量在阻止我。难道自己的功力差么?念到一半,我出来问死者的太太:“你先生在世时,是否拜佛?”她说:“拜佛?我每次去听经拜佛,请回来的经书,都被他斯破,甚至用火烧掉,连我拜佛用的海青也被他剪破,我拜个佛都必须躲躲藏藏的。” 


  我了解了情况,于是再进去加持。我先给他三皈依,要求他忏悔,跟他说:“我今天虔诚来这里,想帮忙你往生,加持、持咒都没有办法,你恶业太重,佛像撕破是出佛血,经典不拜不念没关系,但你还烧掉,又不准你太太修行……你要赶紧忏悔,不然我也没有办法了……”结果他流出泪来,死了两三天的人流眼泪你听过吗?你想都想不到,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实例二:有一个在家修佛的老居士,非常有修行,每天念佛、拜佛、持咒,凡是法会,他都到场很精进。但他就有个毛病——好色,就是这一关断不了,很执著他的小老婆。由于他精进地念佛,获得感应,到临命终时,他告诉家人:“阿弥陀佛再过几天要来接引我了。”他知道自己的往生日期,自知时间至了:“你们在几天后,我洗个澡,你们就开始帮我助念吧。”

 

  那天,他准备死了,助念的人就拿起引磬来,阿弥陀佛……这样一直念,念到一半,他就大声地喊:“喔,太高兴了。”别人问他:“是不是看到阿弥陀佛了啊?”他点头:“是的!是的!”他太高兴了,非常欢喜。就在此时,他的小老婆突然从外面哭著冲进来,抱著他大哭大摇:“老公啊,你就这样忍心放下我吗?我还年轻,你死了,叫我怎么办啊?”还边摇边打老公,别人拉她、拖他都不走,一直执著她老公放不下。

 

  这位老居士,突然见他小老婆进来,也很执著,放不下这份感情,接著就很紧张地说:“阿弥陀佛不见了,西方三圣不见了!” 后来断气的时候,整个脸都是黑的,很可惜。修行了一生一世,临命终时单单为了一个女人,放不下这一念,全完了。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实例三:有一个学生是国际商专佛学社社长,他告诉我有一位同学患尿毒症,在左营海光三村,要我去看看。因为可能到最后阶段了,希望老师我去给他们开示一下。 我去了,看到他肚大如牛。我问他父亲这孩子的情况,他说:“我是军人,这孩子花了我八十多万元,钱都用光了。”他妈妈也讲:“洗肾很贵”。 

 

  我去看那孩子,对他说:“老师来看你,现在会不会感到很痛苦?”他回答:“老师,我很痛苦,走路都没有办法走。”我说:“你听老师的话,我先问你,晚上睡觉时,是否看见过什么人来?讲些什么话?”这孩子说:“有,每次我躺在床上,就看到一位很高的人,还有一位很矮的人。” 我心想,这黑无常和白无常常现身,已经无法救了。我说:“你会怕吗?”这孩子说:“我很害怕喔!他们一直跟我讲,我的寿命到了……”我说,你不要怕,老师来救你。这其实是我在安慰他罢了。我教他全心全力,一心念“阿弥陀佛”。 

 

  我告诉他妈妈:“这孩子这辈子可说是来讨债的。”她说:“对!他自读书后,一直花钱,花到今天。”我说没有关系,总是有缘才来做你们的儿子,花完他就会走的。我拿了六字大明咒给她念,烧完后让孩子喝水,叫她天天念,希望能为他们解决冤业。我留下电话给他:“你儿子危险时赶紧打电话给我,我再远都会来,牺牲性命也会帮你儿子。” 过了21天,在802医院要洗肾,孩子说“我不要洗了,我时间到了。”病到今天,这孩子脸色苍白,实在不好看,但是断气以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脸色由苍白转达为红润,非常漂亮,比活著时美了百倍。他姐夫来时,怎么也认不出来,念佛只有21天,竟然有这种效果。 

 

    但不幸的是,他被立刻送进冰库。这是她母亲后来告诉我的。我说:“怎么不通知我呢?”他母亲说:“当时,我怎么也找不著你的电话号码。”我当时赶至,肯定不准将他送进冰库,要坚持8小时后才行。这孩子从冰库里拖出时,我看了,很可怜,冻得硬绑绑的,如同寒冰地狱一般……这孩子福报太浅。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实例四: 我大学里的一位教授,太太得子宫癌,曾经堕过胎,在她临终时,把我叫去助念。我的老师看见我还问我:“你怎么出家了呢?”我打趣的说:“唉!你怎么没有出家呢?” 我发现师母嘴唇变黑,不会讲话了,便赶紧助念。师母的母亲从台东赶来,她一直听到有个小孩在叫:“妈妈!妈妈!”张开眼睛四处仔细看,却又看不到。这就是曾经堕过胎的女人,临命终时,小孩来了。 

 

  所以,如果是堕过胎的女人,要礼拜88佛忏悔,持大悲咒或往生咒回向冤亲债主方能超度。解冤释结了,临命终时才不会有障碍。助念时,看师母实在非常痛苦,痛得直哀叫嚎。医生征求我的意见:“法师,打镇静剂吧!”我同意了,这是正确的。这样可以有助念佛,否则太痛苦了,无法摄心念佛,镇静剂以不影响脑部清醒为佳。
 
  我用手印加持师母,还用往生被盖在她身上,教她一直念“阿弥陀佛……”,师母是个聪明的人,很配合,我的教授也同样念著佛号。就这样,她在佛号声中,非常安祥地走了,脸上红润的,很好看。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实例五:  有一位在家修行的女居士,临终时,我去助念。他家开钟表店,全家就她一个人信佛。对于我们的到来,她的家人表现出不悦的脸色:“这些人都是要赚红包的。”我听了想掉头离开,但她女儿一直请求:“拜托,我妈妈生时有交待,一定要请你们来助念。”我也想,她妈妈既然有交待,她生前都待我们不错,只好留下来,否则听了那些话,实在很难过。 

 

    于是,我们留下来助念。念到最后,看到她的面貌如生,火化后有六颗舍利子。我问她儿子:“你妈妈修持得不错啊!”他说:“没有啦,没见她做早晚课,只是听到她天天念‘阿弥陀佛’”她常说只要念佛号,阿弥陀佛说临终时念十声,就会来接引她往生。
 
  他妈妈就这样一生念佛,一生坚信佛会来接引她,绝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她没有读过书,也没有读经,也没有精进什么,只是心中坚定一定往生西方,坚信佛就好。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千万不要触摸刚去世亲人的身体 

      人去世8-16小时内,神识逐渐离开躯体,此时逝者的感觉宛如老牛剥皮,异常痛苦,一丝轻微的触碰都会令逝者如千刀万剐,生大愤怒,一般8小时后神识完全离开,此时方可搽试、换衣、化装等,也有少数人16小时后才会完全离开... 人去世后全身冰冷,但唯独有一个地方发热,8-16小时神识离开躯体后可触摸判断出逝者投生去那一道:


          脚心发热:地狱


          膝盖发热:畜生


          腹部发热:鬼道(人死后大部分腹部发热)


          胸口发热:人道


          眉心发热:天道


          此为五道,因阿修罗五道皆含有,共称六道。


          顶门发热:往生佛世界。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她就这样往生了?她不是在睡觉更不是在禅坐够潇洒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瑞相:身体柔软如棉、头顶门发热、面色红润、散发檀香(此香非人间那种,但可清楚闻到),火化后有舍利子或舍利花。念佛人此种瑞相全国各地无数,有心想见的人皆可亲见。事实胜于雄辩,谁云佛法是迷信也?阿弥陀佛!


     病人临终时,家属勿在病人面前相对而视,以免病人生起爱恋之情。如家人信佛,念佛时切不可带著哭泣的音调,以免病人引起悲伤之心,而失去正念也。家属万万不可哭泣,致增情爱牵连烦恼痛苦,甚或使病人因刺激而生嗔恨心,因嗔恨心而堕恶趣,岂不贻误往生大事么!病人临终前后,若有食酒肉五辛者,不可走近病人前,否则病人易失正念,会堕三恶道的。       
       
     病者气绝之后,以神识尚未离去,仍然是有知觉的。须经过一段时间,通身冷透,神识出离,寿、暖、识都离开了身体,方算死亡。在气绝之后,神识未去之前,心灵正是很痛苦的时刻。且有因感伤往事而流泪的,亦有因贪恋世间情爱子孙财宝而难割难舍的,或有因心愿未了竟遽然离世而悲伤苦恼的,复有因冤屈未伸而不甘瞑目的,故此时此刻,正是悲苦交集。若又被搬动,又闻哭声,岂不更使将去未去的心灵,受极大的刺激,生者能这样忍心害理吗?世人不知,认为气绝就是死亡,往往因这种误解而铸成大错,病者家属及孝顺子女,不可不知也。       
        

     以一般错误举动来说,只要病人一断气,马上就悲哀啼哭,
或抚搂病人而嚎啕,或任意搬动强其正寝,或趁身体未冷先为之沐浴穿衣,或注射强心针,或注射防腐剂,或方断气立即被送太平间,或当天被移殡仪馆。或更有两三天即行火葬者。这些残忍举动,对神识未去仍有知觉的病人,可算受尽惨毒虐待了。生者所行所为,实贻害临终人不浅,将使死者痛苦堕落,爱之反足以害之,这是最可怕的。       
       
     不知神识未去,其所感受的痛苦,与常人无异。常人还可以呼痛呼救,可以抗拒
。病人虽气绝而神识未去的这段时间,硬要当作死尸看待,致使病人冤枉受极大痛苦,而口又无法申诉。因不解临终常识,而导致如此悲惨,宁不痛心!病人因遭受痛苦而心生嗔恨,因嗔恨心而使神识堕落恶趣之中,虽孝子贤孙亦无所知也。
       
       
     因此呼吁世人,在病人气绝之后,神识尚未离去之前,假定为十小时至十二小时,在此时间之内,病室宜维持肃静,不能有上述种种举动,加害病人之身,以维护神识得到宁静与安全。病人睡的姿态,要听其自然,不能移动他。过此时间之后,如见其身体僵硬,可用热水毛巾敷其弯节,使其转软。此时间内,不要探摸其冷暖,不要使蚊蝇触及,病室内不闲谈或悲泣。要利用十至十二小时,作有效的救度,引导病者的神识走向光明前途,往生圣境永享快乐。这是家属唯一的责任,也是为子女者唯一的孝道所在。
       
       
     若已气绝,因神识尚未离去,故仍在有知觉的弥留之际,如在各公私医院或在自家,基于人道的精神,与谨慎的态度,应予以十至十二小时的宁静时间,并供给冷气或冰块,使病室温度降低。同时对病人不可稍有移动,不可有一切错误举动,前文中已经说过了。至于卧的姿态,要听其自然。以后可用热水毛巾敷其弯节,自能转软如生。病房要肃静无声,不要闲谈杂话。若断气前未及请人开导,此时亟待善友于病者耳边如前所说高声开导之,亡者的心,即能觉知,使心有所归,心有所依。家属及亲友应换班念佛,先念六字洪名十数分钟,以后专念‘阿弥陀佛’四字佛号,一字一句要念得清楚分明。最好随著法师念佛的录音带念佛,心中兼想,求佛慈悲摄受,亲垂接引。念佛声不要间断,要能使病人的神识,自耳根听得句句分明,方能感应佛的愿力,而随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在病房助念佛号,注意不要扰及其他病人。 欢迎各方贤达仁者,转帖传阅,广结净缘,辗转流传,使现在未来人人受益,功德无量,福慧无量,祖先皆获超升,子孙贤孝仁慈.

慧律法师给人[送终]的实例(很感动啊,值得一看)!!

 

 

 

 

 

 

 

 

                                        臨終備覽(下) <wbr> <wbr>慧律法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