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缕霞光
一缕霞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87,833
  • 关注人气:2,5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微信物语

(2020-07-23 18:56:38)
标签:

分享

情感

分类: 随笔

我的微信物语

微信成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已经有几年了。从国际国内大事,到锅碗瓢勺的小事;从诗和远方,到一地鸡毛,朋友圈分享共情,一本活色生香的日记。

相信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微信故事。而我也是有自己的感慨。我因为是一位主妇的缘故,又不爱交际,所以一直不需要手机,家里的电话足矣。记得微信开始盛行时,我对微信还一无所知。

难忘五年前一个暑假,我回国后去拜访一位长辈,她是一位已经七十多岁的退休教授,老北京人。她给我看她的发小同学圈,分享着一位正在外面旅游同学发来的旅游照片,我惊讶极了,觉得微信太神奇。她又给我看了一篇微信好文,我那时还不知道这是心灵鸡汤,就觉得这文字太能给人以精神力量了,不觉就读出声来 。

微信这么好,我第一次觉得拥有智能手机的必要性。所以回到日本后,就在网上买了一款新出的华为手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微信。

有了微信后,一不留神就身处在几个亲友微信群里。有一个微信群是童年亲友大家庭群,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由童年最好的小姐妹把我加上的。这个群里除了他们三姐弟的家族外,还有我这个外人和他们在上海的阿姨。

我很高兴,身在海外,可以知道国内亲友的一切,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呀。时隔二十多年,居然可以及时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真是神奇又美好。但这个群度过了初成立的喜悦后,慢慢就冷清了起来。对于我的问候也没有回音。结果就是他们很少交流,长时间潜水,只偶尔会发几张出游的图片。

平时只有我和不认识的上海阿姨在群里发消息和链接分享。阿姨比我更活跃,最流行的微拍和精彩动画,还有各种健康常识,几乎每天都发,我也受益。出于礼貌 ,我总是回应。说一些客气话 ,发几个动图,慢慢就和这个阿姨有了一些交流。

一日,我看见阿姨发了她外出旅游的动画美图。居然是去了我的老家江阴和张家港玩,就很开心,发了感想和祝福的话。阿姨回答说这么巧。于是我们就开始了愉快的交谈。最后我开玩笑说:你的外甥外甥女们经常潜水,只有我们两个谈得热烈。谁让我们两个都姓徐呢!

知道我也姓徐,徐阿姨更是开心,我们聊得更热烈了。停了一会,我再去圈中看时,徐阿姨的妹妹,也就是三姐弟的母亲、我的徐姑姑不知什么时候也入群了,而且发了几条声音,向她的姐姐介绍我。

徐姑姑刚工作时是我父亲的徒弟,因为同姓,又是上海人,和我家的吴系方言相通。所以我祖母很关爱她,把她当女儿看待,我从懂事起就叫她姑姑 。我们两家一直就和亲戚一样来往。

暑假,不是她的女儿住我家,就是我住他们家。她的两个女儿和我年龄接近,就和我的妹妹一样,我们的童年都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成年后,因为生活的变动,我们疏远了。而自从我来了日本后,因为回国匆匆,几乎是中断了联系,多亏微信把我们又联系在已起。

徐姑姑和徐阿姨聊天的话勾起了我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心中是满满感动。这种感动一直持续到洗过澡躺在床上,还继续在梦里发酵。

为什么会这样激动?我问自己,也许是这么多年的海外生活让我更渴望亲情友情吧。我回忆起童年在合肥科学岛她家度过的每一个暑假。

徐姑父是激光研究所的研究员,激光研究所是最先搬进合肥郊外东浦岛的科研机构,所以这个小岛后来就被称为科学岛了。

如今这个小岛早已从最初的荒芜变成了中国著名的现代化科学研究基地。如今提起“合肥科学岛”,几乎无人不晓吧?但我还一直没有时间去好好看看,那里还留有多少我熟悉的影子呢。

从小学起,我的暑假除了偶尔回老家,大部分都是在科学岛上度过的。那里有无数的小河和和林荫。所以我们姐弟四人,总是在暑假里领着小篮子到小河里摸鱼捉虾,晚上就会有美美的饭菜。或是在林子里捉迷藏,在空地上放风筝......

深藏在心中那么多开心的日子,一下子全都跳了出来,一颗心变得软软。

如今,微信的功能越发强大,不仅聚集起失散三十年的发小和同学,也实现了和母亲视频的多年愿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