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缕霞光
一缕霞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87,833
  • 关注人气:2,5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诗整整一百年,如今还在余光中

(2017-12-27 07:46:04)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转帖
新诗整整一百年,如今还在余光中

 

新诗整整一百年,如今还在余光中

 


今年,是中国新诗问世100周年。

也就是说,100年前,即1917年,一本叫《新青年》的杂志,发表了胡适的两首白话诗,标志着新诗问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白话诗激荡文坛100年。

直到100年后的今天,当今最有影响的白话诗人余光中逝世。

中国,是诗的国度,我们无法想象,
一个没有《诗经》《离骚》唐诗宋词的中国文化史!

诗歌,是情怀的表达,
无论是安宁还是苦难,不管是奋进还是回归,
无论是抒情还是言志,不管是愤怒还是欢欣,
无论是沉默还是放歌,不管是个人还是集体,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可以没有诗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歌,
古歌、诗经、楚辞、乐府、唐诗、宋词、元曲……
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到了二十世纪,因为倡导个性解放、表达自由,摆脱格律约束的新诗——白话诗,应运而生!然而,一百年过去了,我们的新诗,却一直生长在余光中!

(对余光中先生道个歉,这三个字正好与你的名字相同)。

 
胡适轻唱: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时过,
急坏种花人,苞也无一个。

依然是“汉乐府”的模样,这是生长在古诗词的余光中。

郭沫若高吼:
我是一条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这是席勒、惠特曼的风格,是生长在西方诗歌的余光中。

戴望舒低吟: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这是马拉美、艾略特的格调,是生长在现代派诗歌的余光中。

顾城默念: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这种标新立异的朦胧诗,
却又沐浴在西方后现代派的余光中。

余秀华写道: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分明又映照在网络段子的余光中。

 

余光中走了,我们一边缅怀,一边开始重读他的诗,忽然发现,余光中的诗,也是笼罩在古典诗、西方诗、流行歌、段子手的余光中!

他是新诗的集大成者,却也集在所有前人、外人的余光之中!

在中国,屈原冲出了诗经的余光,
曹植冲出了楚辞的余光,
李白杜甫冲出了风骚的余光,
柳永苏轼冲出了唐诗的余光……

在西方,但丁冲出了荷马的余光,
拜伦冲出了但丁的余光,
惠特曼冲出了拜伦的余光……

 

我们的新诗问世整整一百年了,
余光中都走了,
该到冲出余光的时候了!

 
非常想说:
我们不是不爱读新诗,
我们爱读的,一定是“新”诗!

新诗整整一百年,如今还在余光中
                       作者:周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