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权佳果
权佳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357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希腊民主制的极端化

(2019-09-19 15:56:40)
标签:

古希腊

雅典

斯巴达

极端

苏格拉底

        古希腊民主制的极端化

雅典当时的民主制度,倒的确有其民主的一面,甚至是极端民主的一面。这极端的一面,当时就遭到苏格拉底、柏拉图等人的批评。在色诺芬的《回忆苏格拉底》一书中,指控苏格拉底有罪的人,就指证苏格拉底说过如下的话:

“用豆子拈阄的办法来选举国家的领导人是非常愚蠢的,没有人愿意用豆子拈阄的办法来雇用一个舵手、或建筑师、或奏笛子的人、或任何其他行业的人,而在这些事上如果做错了的话,其危害是要比在管理国务方面发生错误轻得多的”。[1]

就是这样一段话,在当时的雅典人来看,就是犯罪的。在今天的人看来,这种情形真是匪夷所思,但被后世人无比推崇的古希腊人,就是这样来维护他们的民主的,他们的民主也就是这样的民主!古希腊人最常用的抽签拈阄的选举方法,不知现在还有什么地方在继续使用?

《希腊人》一书谈到,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的

“公民大会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在超出其成员个人知识范围之外的事情上所作的决策。尽管(就像修昔底德所讲的那样)极少有人知道西西里到底在哪儿,究竟有多大,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的中期,公民大会还是作出了入侵西西里这一灾难性的决定。”[2]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的惨败,主要就是由公民大会的这个决定所决定的。

    附带还可以谈一个斯巴达的民主制的几近荒谬的现象。本来,斯巴达是陆上强国,几乎就没有什么海军,在与雅典的海战中一直处于下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后期,斯巴达任命了才干出众、精力充沛的来山得为海军司令,在公元前406年,来山得率领的斯巴达海军就开始取得了一次不大的胜利。不过,事情不可能一切遂顺。“尽管来山得第一战就获胜,但他仅指挥了一年海军就不得不离职,因为斯巴达人有个规定,平民不能连续担任指挥官。由于来山得无法再发挥他的外交和军事指挥才能,斯巴达舰队很快失去战斗力”,[3] 在与雅典的战争中遭受重大失败。“第二年来山得重新担任斯巴达海军司令官,在赫勒斯彭特海峡的伊哥斯波卡米决战中(公元前405年),他乘雅典舰队在岸边停靠之机,几乎将其全部俘获。雅典没有舰队就无法供养城中的居民。第二年,雅典被迫投降。”[4] 人们都夸古希腊的民主制度,而斯巴达的制度,平民身分的人就不能连续担任军队的指挥官(显然,贵族身分的人是可以的)。这样的民主制度,也值得我们羡慕吗?

在法律审判方面,雅典人早就实行由陪审团来审判案件,“陪审团实际上是一个小型化的公民大会,其规模根据案件的重要程度变化,人数可从1011001不等。” [5] 判处哲学家苏格拉底死刑的,就是501人组成的陪审团。叶秀山说:“雅典民主政府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政策,它们对于政敌常常是很宽大的,而对于‘思想犯’却常常非常严厉……阿那克萨哥拉只说了‘太阳是火石’,就要被处死,只是因为伯利克里的政治力量,他才逃出了雅典;而据说智者普罗底柯就真的被处死了。”[6] 苏格拉底被处死的一个罪名,就是说他“信奉新神”,可见雅典人的确也有思想不宽容的一面(事实上对政敌也不会是多仁慈的)。而且不仅仅是对思想的不宽容,雅典的陪审法庭经常有错判。色诺芬的《回忆苏格拉底》中提到,在苏格拉底受审期间,苏格拉底的朋友海尔莫盖尼斯对苏格拉底说:“难道你看不出雅典人的法庭由于受到言辞的影响常常把无辜的人处死,而在另一方面,由于言辞所引起的恻隐之心或由于申辨的人话说得中听,也常把有罪的人释放了吗?”苏格拉底回答道:“的确是这样”。[7] 雅典的公民法庭,不仅几百人有些乱糟糟的气氛,而且特别容易受言辞的影响。要注意,古希腊盛行修辞术的研究与传习。所谓修辞术,也就是雄辩术。在其合理的范围内,可以说是教授人们如何尽量有效地论述、证明自己的观点;但在更多的情况下,可以说就是给人们传授如何将自己未必正确的观点说得绝对正确,将对方本来有道理的观点歪曲得一无是处。在苏格拉底之前的长时期里,古希腊就有一批所谓“智者”,近年有人将这个称呼改译为“智术师”,倒是更合理、传神一些。这些人也有一些有益的哲学研究,但他们一个重要的职业就是教授人们如何在法庭上进行辨论,以便打赢官司。当时的一些讽刺喜剧,就揭露了这些人的真实面目,揭露了雄辩术教人如何巧舌如簧、以非为是的本质。雅典的公民基本上都不需要从事生产劳动,他们是职业公民,整天就是开会,或者审判。所以,能说会道是他们最基本的本领。除过在法庭上经常进行辩论之外,就是在公民大会上滔滔不绝地进行争辩。

滔滔雄辩是雅典的政治家的最基本、也是最普遍的特色,这个特色,是政治家的本领,但在一个程度上,恰是人民的祸害。伯里克利,是雅典最兴盛时期的最有名的平民领袖,也叫人民领袖。伯里克利于公元前439年死后,距离古希腊被马其顿人所征服,还有将近一百年,在这一百年中,后世的人们一致认为,再也没有出过像样的、正派的领袖人物。亚里士多德说:

“在伯里克利担任平民首领的整个期间,政局趋于好转,但在伯里克利死后情形变得糟多了……伯里克利死后……平民的首领则是克勒艾奈托的儿子克勒翁,此人被认为以其狂暴最大限度地败坏了平民,而且是第一个在讲坛上嘶嚷和辱骂的人,并在讲话蛊惑平民之前把外衣翻卷起来……自克勒翁以来,平民领袖的位置便一直为这样一些人占据着,他们肆意妄为,盯着当下的利益以取悦于大多数人。”[8]



[1] 《回忆苏格拉底》【古希腊】色诺芬著,吴永泉译,第8页。

[2] 《希腊人》,【英】基托著,徐卫祥、黄韬译,第161页。

[3] 《西方文明史纲》,【美】威廉·哈迪·麦克尼尔著,张卫平等译,第7374页。

[4] 《西方文明史纲》,【美】威廉·哈迪·麦克尼尔著,张卫平等译,第74页。

[5] 《希腊人》,【英】基托著,徐卫祥、黄韬译,第157页。

[6] 《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叶秀山著,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一版,第41页。

[7] 《回忆苏格拉底》【古希腊】色诺芬著,吴永泉译,第189页。

[8] 《亚里士多德全集·第十卷》,苗力田主编,第3132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