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坚庭
张坚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8,268
  • 关注人气:2,5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廁所父子情

(2013-12-18 16:31:47)
标签:

杂谈

明报专栏
张坚庭
厕格父子情
香港人的父子关系,这一代和上一代很不同,上一代一般指四十岁上下的壮年人,他们的父亲刚刚从工作退休,老父经歷香港几波的经济危机及繁盛,不知何时失业,一开工就天昏地暗,所以什么亲子活动一慨不知,吃饱居安是一切,于是父子关系总是在黙黙无言中度过,更惨烈的关系是过分严苛的父亲手口并用,只怕子女好逸乐,不积极,连话也不多一句,但心底的慈绳爱索紧紧勒着自己,不敢表露,下面一篇文章是我Facebook的朋友写的实况,没有虚饰的文句,浅白真挚,但父子间拘谨处,让今天的年轻爸爸摸不着头脑,但父子情来得深刻亦掩饰不了,录下与与家长们分享:10

「但被困在会议室半天,手机来电显示有十多个missed calls,大部份都是他的。

没有留言,只有数字,这是他的习惯。
正想覆他电话,刚好他又再次打来…

「老豆?你找我有事?」

他努力压着那份喜出望外,以一贯严父的口吻淡淡的问:「吃了饭没有?」

老父总是喜欢用另一问题来代替回答问题… 当然,一朝早找了我十多次,我没有理由相信这是他的目的。

再三追问下他才告诉我原来昨夜被送进了医院,因知道我刚从外地回港,也没有立刻通知我。

他说是右膝盖痛得厉害,没有力,行不了,连站着也有困难,医生要他留院观察。 老父是一名跌打师傅,他忍受不了的痛,必定相当之痛。

挂线前他叫我不用担心,专心工作,也不用到医院,以免我把病菌带回家。

做儿子的,有谁会听从父亲的说话呢?更何况,这些并不是他的真心说话。

知道中午有一段探访时间,快快的赶去看看他。

在没有提示下找到了他的床位,他正在一个人独自吃饭,抬头望见站在房门边的我,脸上露出了一点甜。 「我不是叫你不用来吗?」接着又是那一句:「吃了饭没有?」

我模仿他的说话方式,以问题替代答案:「脚还痛吗?医院没有给你打止痛针吗?」

老父努力地把所有饭菜吃光了,用行动表明他很有胃口,着我不用担心。

他把裤管拉起给我看,没有伤口,但他的脚却瘦得叫人心痛。

忍不住,用手抚摸着他的腿,轻轻地为他按摩… 这么多年,今天才是第一次替他按摩,而手按着的并不是肌肉,是一层包在骨头上的皮…

就是这双瘦弱的腿支撑了一家人几十年的生活、为着我们走过了不少辛酸;按着按着,父子俩久久也说不出话来,泪在眼眶中凝住,彼此也看不清楚对方。

他说想上厕所,扶他由病床到不多于20步距离的洗手间是一项挑战,因他每一个动作也觉得痛。替他向邻床的伯伯借了步行架,让他可借借力,多一点安全感。 他说,人老了,甚么也不行,连上厕所也要人帮… 我说,我小时候你也常带我上厕所呢,没有你在,我就是要濑也不敢自己去呢…

过去说话不多的父亲,今天竟然跟我有说有笑… 虽然大家身在厕格,也没有影响这份父子情。

老豆,真心祝你早日康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崖城馬薩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崖城馬薩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