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洁尘
洁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71
  • 关注人气:1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行札记之美食两篇

(2014-11-27 12:01:47)
标签:

杂谈


乌冬面、蛋包饭和吉野家

                                              洁尘

 


2014年夏天,例行地跟儿子暑期旅行,去了日本。走之前做美食功课时就对儿子说,我们自己吃东西还是不要太贵了,省着点,但有两样一定要吃,而且不贵,平民美食。

这两样东西都跟影视有关。

一样是著名的乌冬面。在中国的各家日式料理,也有乌冬面可以吃,但到了日本就想吃吃正宗的。据说,最好的乌冬面在日本香川县,但不在我们这次的旅行路线中,那就在东京吃一下吧。

以前看过一部日本电影叫做《我爱乌冬面》。电影情节很简单,说是一个不得志的喜剧演员,在演艺圈混不下去了,只好回到香川县的家乡,不情愿地接手家传的乌冬面餐馆。后来,他居然彻底地爱上这一行,做出了无比美味的乌冬面,生意十分红火。那个红火法十分夸张,从日本各地赶来品尝美味的人排成长队,蔓延数里,我印象中电影的最后有航拍排长队的镜头,相当油爆。这部电影呈现的乌冬面的制作过程和最后成品,都让人流口水。查了一下资料,据说是这样做的:锅中放入高汤、日本大酱、日本酱油、墨鱼素、清酒和味林,小火煮约5分钟开后,放入乌冬面,3分钟后捞入盛入碗中。然后在面上面放焯熟了的油菜心或者香菇,再放上煎好了的肥牛片,最后再淋些许酱油。

在东京台场,点了乌冬面。乌冬面的口感介于面条和米粉之间,有一种筋道的糯滑感;最关键是面条本身有盐味,所以对汤汁的盐分要求就不高,汤的鲜香也就特别突出。点面的时候,品种太多(主要是选择各种浇头),导致我和儿子的选择困难症同时发作,我一边沉吟一边胡乱指着,柜台里的日本男孩儿无奈地看着我,突然男孩儿旁边冒出一个女大胖子,我吓一跳,更让我吃惊的是女大胖子突然用中文说:我给你选,就这两种,经典的,包好吃。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就端出两碗面放进了托盘里。

在日本,因为有大量跟中文意思差不多的汉字,虽然发音差别比较大,但意思总是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旅行时十分方便。但是乌冬面的日本汉字写法是“饂饨”,也就是馄饨啊。如果事先不知道,看汉字点了“饂饨”,然后上来一碗面,还是挺晕的。如果直接叫“乌冬”,反而发音正确,没有一点问题。

我事先跟儿子说的另外一样美食也是从影视剧里看来的。那就是蛋包饭。蛋包饭是典型的日式西餐,是日本自己发明的一种吃法,一般是将鸡蛋煎成厚薄均匀的蛋皮,再放上炒好的米饭和其他各种材料,压紧边缘包好,像个大蛋饺,然后在上面淋上酱汁。

蛋包饭在好些日影日剧里出现过,在日剧《午餐女王》里更是作为最为关键的菜式反复出现。这部电视剧也是典型的美食剧,除了美食之外,辅以女主角、大美女竹内结子,配以江口洋介、堤真一、妻夫木聪和山田孝之四大当红帅哥,是一出让人赏心悦目且让人垂涎不已的轻喜剧。在《午餐女王》一剧中,江口洋介那家店里的蛋包饭出名的原因就在于老父亲秘制的牛肉酱汁。

一路上,儿子特别心仪日本的一家牛肉饭连锁店,叫做“吉野家”。吉野家是百年老店,始创于1899年。现在吉野家遍布全球,在中国境内据说也有上百家了。儿子本身就喜欢吃牛肉,而咖喱牛肉饭是其最爱的食品之一,何况吉野家还有好些其他的选择,鸡饭、鱼饭、蘑菇饭也相当不错。我问他,要不我们还是试试蛋包饭?他想了想,算了,还是吉野家吧。

哪家吉野家最好吃呢?儿子说,蒲郡那家特别好吃。蒲郡是爱知县的一个以温泉著名的小城市,估计是泡了温泉后胃口更好了。

 

                                             2014-8-3

葛之初花京果子

                                                    洁尘

 

   对于糯米点心,我是怎么抒情也不够。要说最喜欢的甜食品种,想来想去,首选糯米类,比如各种汤圆,比如北京的驴打滚,比如成都的三大炮,还比如京都的京果子。

  清代时就有京果子这种说法,指的是地方进贡给皇宫的糯米点心,后来通指糯米炸制的形似花生的小茶点。现在的中国,似乎很少使用这个词汇了。

  在日本,和果子是甜食代表,以精致著称,以京都生产的为名产,叫做京果子。台湾作家舒国治先生在《理想的下午》一书中谈到京果子时说,“京果子,在京都堪称重头戏。名店极多。我人在京都,见到果子,不免这尝一块、那尝一块,顿感口中甜不可耐,几乎要责备于它了。”舒国治先生认为,京果子这么甜,是因为古代人们不容易吃到糖,偶尔吃上一口,得管个三五年,所以必须在极小的点心容量里放入最大限度的糖,让人吃上一口,感激得欲哭欲死。

可能男人对于甜食的耐受力比较差,我就觉得京果子的甜非常合适。那种甜度跟糯米的糯劲配合在一起,入口让人不禁微笑,有人生恰好的意思。

要说甜得欲哭欲死,应该是中东以及土耳其那一带的甜食。我在土耳其吃过各种糖、各种糕点,这才充分理解了“齁”这个词的意思。汉典解释“齁”,吃太咸或太甜的东西后使喉咙不舒服。真是如此。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正值中秋,当然吃了不少月饼。要说月饼这东西,还是云腿那种咸甜味的好吃,芝麻、豆沙这一类都是纯甜,莲蓉尤其甜。今年有朋友送了一个盘子那么大的五仁,接近齁甜的境界。怪不得网上那么多人黑五仁,还是有点道理的。

  在京都,京果子店比比皆是,进去转一圈,什么都不吃都是极大的享受,各种淡雅的色彩、各种精致的造型,各种诗意的名字、再配以各种考究的器皿,深蕴日本日常美学风雅纤细的精髓。京都的京果子店有不少都是百年老店,它们分为几个流派,有鹤屋系、若狭屋系、龟屋系、镒屋系、俵屋系、虎屋系等等;京果子的种类也有不少传统制式和口味,并标以很美的名字,比如“游河”、“葛之初花”、“濡燕”、“苔清水”、“嵯峨野之月”、“峰之松风”等等,听这些名字,就令人十分向往其滋味的美妙。我尤其喜欢“葛之初花”这个名字,好幽美,好玄妙。

上面关于流派、种类、品名的这些说法,对于我这个游客来说,当然不会了解得那么清楚,我是从寿岳章子教授的“京都三部曲”里面看来的。就我自己来说,在京都逛街,到处可以遇到京果子店,总是会进去看看,然后被诱发严重的选择困难症后再出来,这种感受的确十分难忘。

寿岳章子教授在“京都三部曲”之《喜乐京都》中说,有一种超高级的京果子店,从不对外做生意,他们的店面只挂着十分朴素的布帘,旁人完全看不出究竟。他们的产品直接销售给举办茶席的人家,而这些人家也不是普通人家,一般是各个技艺流派的掌门,有着讲究的茶席传统。茶席现场,京果子师父默默地躲在布帘后面,现场捏制后端出呈上,而且,份量很少,仅几人份。寿岳章子教授说,这样的京果子店在京都也很少,不超过十家。

日本人有一种深刻的朝内理念,源于其民族不欲给别人添麻烦的自省意识和社交规则,因此在个性难以朝外界扩张的种种约束的同时,个人的专注点、创造性、爆发力等等都集中于可以自控的范围内,深入,深入,再深入,于是产生了高度细节化、精致化乃至极致化的日常美学体系,京果子就是范例之一。

 

                                         2014-9-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